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三一章 異化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這肯定是有問題的,三人可以肯定,甚至懷疑和地泉有關,因三人都被地泉的水浸染過,否則整個妙青堂內不應該就他們三人有這般的身體不適。

  當初被地泉水濕身后,南竹和牧傲鐵心里就一直有疙瘩,擔心會有什么問題,現在還真是有點怕什么來什么的感覺。

  總之這種不適也不會讓人很難過,不會影響生活,也不影響修煉,一切正常,但心理上的影響很大,時間一長,把三人的心理上給折騰了個不輕。

  如果僅僅是一直感到不適,那也沒什么,可問題是和地泉有關,鬼知道會不會出現什么異變。

  一直折磨到今天,師兄弟三人終于受不了了,終于決定對自己下刀子了,哪怕把自己身體給切開了,也要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否則頭頂上懸把劍隨時要落下的感覺太難受了。

  現場擺弄好后,把門一關,進行隱私保密,防止被不相干的外人看到。

  南竹把大頭扔進了盆里燒開水,吳黑對這個已經是見怪不怪了,對大頭能避邪也不以為然,他父子的血也能辟邪。

  牧傲鐵則在點燃的烈酒上燒小刀子。

  庾慶脫光了上衣,趴在了一張長案上,下巴擱在了案外,腦袋下垂。

  吳黑當即也搭了把手,幫忙多拿了盞燈火照明。

  牧傲鐵捏著小刀子站在了案頭,一手摸在了庾慶的后頸部位,摸準了鼓起的棘突位置,問了聲,“可以嗎?”

  趴那的庾慶苦笑道:“來吧,干凈利索點,千萬別慢刀子割肉。”

  牧傲鐵:“不會,你運功壓住血脈,不要讓血滲出來。”

  庾慶嗯了聲,立刻讓后頸部位的血色褪去,變成慘白一片。

  牧傲鐵抓起烈酒往他后頸脖子上一澆,放下烈酒,手掌在其后頸部位稍作拍打,再次摸準了棘突后,手中刀光一閃,快速在其后頸皮膚上劃開了一刀,略見血線,沒有明顯鮮血滲出。

  庾慶也只是嘴角繃了繃,忍痛未吭聲,烈酒滲進傷口的滋味實在是不好受。

  牧傲鐵兩指摁住傷口,左右將傷口分開了,露出了庾慶后頸上的棘突骨節。

  一旁的二人立刻伸頭湊近了查看,只看了一眼,三人便面面相覷,旋即又再次細看,只見這棘突骨節已經變成了兩種顏色,一半是白色的骨頭,一半赫然是金燦燦的金色。

  牧傲鐵上刀,以刀尖背輕輕敲擊了一下金色部位,竟真發出了當當響的金屬聲音。

  忍痛趴那的庾慶聽出了不對,“什么情況?”

  三人沒吭聲,因為一時間也說不清楚,南竹拍了拍庾慶后腦勺,示意他別動。

  三人繼續盯著異變部位仔細觀察,發現白骨和金骨交接之處的漸變區是那般的自然。

  牧傲鐵忽又再下刀子,將傷口再次上下拉長了,查看其它頸骨,結果發現都是正常的骨頭,有異變的僅僅是棘突處。

  大概知道了皮下癢癢是怎么回事,牧傲鐵又開始給庾慶清理傷口,之后將其脖子用繃帶做了包扎。

  完事的庾慶爬了起來,光著膀子摸著后頸問:“怎么回事?”

  “你看看就知道了。”牧傲鐵給了一句后,又示意南竹脫衣服。

  南竹也配合,脫光上衣后的那身肥肉,那叫一個白嫩,漂亮!

  和庾慶一樣,趴下了,后頸稍作收拾,牧傲鐵又下了刀子。

  查看的結果也是和庾慶差不多的,后頸棘突果然也發生了異變,只不過金色骨骼的范圍明顯比庾慶小一些。

  清理收拾了傷口后,南竹爬起,又換了牧傲鐵脫下上衣趴下,換了庾慶主刀。

  結果也是一樣的,皮下癢癢的后頸棘突部位也出現了金色變異,但他的變異程度是最少的。

  三人都動了刀子扒開皮肉做了查看后,互相做了對比也就有了答案,吳黑給出了結論,“老十五的變異最大,老七次之,老九最少。”

  相處的時間久了,對大家的稱呼也跟上了趟。

  三人默默穿好衣服之際,南竹嘆道:“看來咱們的猜測沒錯,確實和地泉有關,變異程度和咱們三個沾染泉水的量完全一致。”

  確認了猜測,庾慶心中有愧,老七和老九是被他給連累的,現在這個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變異的問題本身。“我能感覺到,這幾個月來,變異的范圍是在一點點擴大的。”

  牧傲鐵抬手摸了摸后頸包住的傷口,道:“沒錯。”

  南竹問吳黑,“這樣變異下去會變成怎樣?”

  吳黑:“不知道,連那位大力士也不知道。我父親之前問過大力士,說他們兄弟兩個都浸泡了地泉,為何狀況完全不一樣,甚至連變身的形態都不一樣。大力士說,人有千面,地泉也做不到千人一面,凡事都只能是因人而異,什么樣的心性就會得到什么樣的結果,事先很難做到預料,知人知面不知心。”

  庾慶想到了鐵面人變身后的樣子,和裂谷山莊三位莊主的變身樣子也不同,問:“我記得你說過,你不想和小黑繼續不人不鬼下去,你們也能變身?”

  吳黑點頭。

  庾慶好奇,“你變身后是什么樣子?”

  吳黑含糊帶過,“總之不好看。”

  南竹:“那我們身上的變異繼續擴散下去,最終是不是也會變得不人不鬼?”

  吳黑沒回答,要了一旁的小刀子,潔凈后,直接劃破了自己左手中指的指背,撐開傷口,露出了指骨給三人看。

  三人看后無語,發現吳黑的指骨也是金色的。

  吳黑又扯了布包好手指傷口,“我全身骨骼都如此,至于你們最后會變成什么樣,我也不知道,可能會因人而異吧。”

  南竹神情抽搐,“你別嚇我,哪怕變成你這樣也好啊,至少我們知道你這樣也還行,起碼活得夠長。我們這算怎么回事,萬一變異擴散至全身就是死期,那就慘了,好多病患就是這樣。”

  未知的恐怖,不可預測的,才是最可怕的。

  聽他說的怪嚇人的,牧傲鐵安慰道:“不用嚇自己,幾個月才變異了這么一點。”

  繼續談論什么時候死、什么時候變成什么怪物又有什么意義?

  現場突然就安靜了,心情都很沉重。

  門開,都從屋里出來后,吳黑去了書房看兒子練字,牧傲鐵在收拾屋里。

  南竹坐在了屋檐下的臺階上,雙手撐著下巴,也許是想化解那股氣氛,嘀咕著問了句,“不知幽崖什么時候又會掛新的任務出來,能把任務給做了,換上一筆錢,應該能化解咱們錢上的困境。”

  抱臂靠在屋檐下柱子旁的庾慶看了眼黑漆漆的幽崖方向,淡淡道:“任務再掛出來,你還敢接嗎?”

  南竹懂他的意思,之前的幕后黑手其實已經掌握了他們的一些情況,前車之鑒,幽崖的任務他們是不太敢接了,走這條路很容易被盯上,再走老路栽一跟頭那就是自己傻了。

  他們本來還想去找點活干的,一幫玄級修士,出去給人打工的話,一年應該也能賺不少,總比在這里坐吃山空的好。尤其是吳黑,上玄修士出去給人干活,工錢是很高的。加上鋪子里賣點冰魄的話,來年的利息錢說不定就又湊上了。

  這個說來其實也讓他們有些納悶,一幫人辛辛苦苦干活,賺的錢都是幫別人賺的。

  問題是,別說給人干活賺工錢了,他們現在連幽角埠都不敢輕易離開。

  如果說鐵面人是因為全軍覆沒,幕后黑手未能及時掌握情況,才讓他們順利回到了幽角埠,那現在呢?幕后黑手肯定已經知道了他們的回歸,幕后黑手難道不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

  可奇怪就奇怪在這里,庾慶讓千里郎送了封書信去藍寶湖,結果寧朝乙和沈傾城那邊回信告知,他們也在等幕后黑手找來,誰知這幾個月過的好好的,始終不見任何異常,那對男女自己也覺得奇怪。

  大家可以肯定,絕對有幕后黑手的存在,而且對方能動用的勢力很龐大。

  回到幽角埠后,庾慶查了一下那位盤龍島蘇島主的底細,結果卻發現盤龍島發生了莫名的沖突,蘇島主已經慘死,傳言是不知招惹了什么仇家。可庾慶他們知道,應該是被人滅口了。

  也查明了鐵面人是在胡說八道,他壓根不是什么蘇島主,如同白蘭當時罵的,蘇島主是人,不是妖,而鐵面人是妖修。蘇島主是在鐵面人之前死的。

  一個上玄修士的勢力,說滅口就被滅口了,說鏟除就被鏟除了,這哪是隨便什么人能做到的。

  加之為了對付他庾慶,還故意弄了白蘭四妖來做遮掩,令這邊有種感覺,幕后黑手雖然勢力龐大,卻很小心,絲毫不敢暴露自己,是怕其它勢力也插一手嗎?

  念及此,靠在柱子上的庾慶嘆了口氣,這些日子腦子里翻來覆去的想的都是這些事,搞不清幕后黑手到底是誰,不好做針對性的防范。

  現在,又因確認了師兄弟三人身上的異變和地泉有關,讓他內心多了自責,是他害了老七和老九。

  一直到次日清晨,他還寢食不安,歪在榻上琢磨這事。

  南竹卻興沖沖來到,直接敲開了他的房門,跑進來興奮嚷嚷,“老十五,快看,快看。”

  庾慶坐了起來,不知道看什么。

  南竹轉過了身背對,拉下了衣領子給他看后頸。

  庾慶定睛細看,當即愣住了,以為自己看錯了,老七這家伙的后頸居然連傷疤都看不到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