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二九章 新老板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第四二九章新老板  卷四:《冥海極蹤》

  丹蘊閣,幽角埠內一家專營丹藥買賣的商鋪。

  外面街頭人來人往,鋪內也有零星客人。待客的偏廳,一張精致圓桌上擺了只盤子,里面裝著一堆嫩黃色的丹丸,小黑坐那晃蕩著赤足,如同吃糖豆般往嘴里扔丹丸嚼。

  小黑的背上斜著那只“大棒”,不斜背不行,比他人高。也不算背著,“大棒”自己伸了兩條腿攀他身上,自己顧著點自己,總比被人拖在地上強,一路的磨損也不好受。

  當然,小黑偶爾也遞個丹丸給后面的“大棒”嘗。

  佟掌柜在旁笑瞇瞇端著茶盞喝茶,瞅著披頭散發的小孩胡吃亂吃。

  等到盤子里的丹丸快吃光的時候,鋪外快步進來了一人,直闖偏廳,店里伙計也沒阻攔。

  吳黑來了,撥開偏廳珠簾直接闖入,盯著嘴里嘎嘣不停的兒子,一張臉沉了下來。

  小黑一把抓干凈了盤子里最后幾顆丹丸,趕緊背手在身后藏著。

  佟掌柜笑模樣站起,“吳老板來了,你兒子我可是給你好好看著呢,不敢有一點閃失。”

  吳黑繃著臉道:“佟掌柜,你又給他吃了什么?”

  佟掌柜:“這個您放心,不能亂吃的肯定不讓他吃,就一點‘雪心丸’,清心明目的好東西。”

  吳黑:“佟掌柜,我說過,不許再給他東西吃了。”

  佟掌柜嘆道:“你說的我懂,可我能怎么辦?你兒子你還不知道嗎?扛著大棒子上門,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派頭,頭回來,我不給他,他就一棒子把我柜臺給砸爛了自己拿,吃丹藥跟吃糖豆似的,還挑味道的。

  我當時都驚呆了,就沒見過這么野的,還有人敢在幽角埠這么囂張,我真是頭回見,愣是不知什么來歷,不敢招惹呀。我告幽崖去了,人幽崖的跑來一看,發現是個不懂事的小孩,也懶得管了,讓私了。

  這不,他又扛著棒子來了,就你兒子脾氣,我能拿他怎么辦?你信不信我把他趕出去了,他立馬能把我鋪子的大門給砸了,我聽說已經砸過幾家了吧?真沒辦法,只能當祖宗伺候著。”

  吳黑一臉陰郁道:“別廢話,說吧,多少錢。”

  佟掌柜立馬指了桌上三只瓷瓶,“不多,就三瓶,五萬多兩,咱們老熟人,整五萬兩好了。”

  吳黑二話不說,掏出銀票清點出五萬兩扔在了桌上,然后繞到桌子那邊,一把掐了兒子的后頸脖子給直接押走。

  佟掌柜很快追出了門口,手里拎著一雙小孩的鞋子,喊道:“鞋,吳老板,孩子的鞋。”

  吳黑回頭一看,接了鞋子繼續大步走人。

  佟掌柜卻朝回頭看來的小黑俏皮地眨了個眼睛,下回還招待的意味很明顯,鼓勵再來。

  小黑還在把手里的“糖豆”往嘴里塞,繼續咔嚓咔嚓吃著。

  繃著一張臉的吳黑則有點火大,這是哪,這是幽角埠,什么東西都貴的離譜,才來此幾個月,這兔崽子就禍禍了他近百萬兩的銀子。

  他現在真的懷疑帶兒子入世是不是一個錯誤。

  以前一個人帶著兒子真沒這么多糟心事,現在這個兒子搞的他如同防賊似的看著,稍不留神跑出去了就得惹是生非。

  他本想做個低調的老板,如今被這兒子搞的這附近很多商家都認識了他。

  沒錯,他如今已是“妙青堂”的老板,接了鐵妙青老板的位置,和鐵妙青之前一樣,當了個掛名的老板。

  至于鐵妙青,已經離開了妙青堂,也無顏再留下。

  庾慶等人從金墟回來后,挑明了妙青堂內部有內奸,導致了鐵妙青自查。

  掌柜的孫瓶坦誠了內奸就是自己,原因是自己丈夫朱上彪并沒有死,落在了對方的手上,對方以此逼迫,而孫瓶又覺得庾慶團伙始終并沒有把她們當自己人,許多事情都刻意回避著她們,總之方方面面的情緒疊加,令其做了內奸,之前一直在提供庾慶等人的情況給外面。

  至于幕后黑手是什么人,她也不知道。

  鐵妙青大概是最奔潰的那個,她妙青堂的人一個個都成了別人的奸細,連她最信任的人亦如此,讓她情何以堪?

  庾慶沒有對孫瓶怎樣,雖然連殺了她的心都有了,但終究還是沒動她,孫瓶幽角埠的身份也是原因之一。

  也沒有說趕孫瓶走的話,但孫瓶自己也呆不下去了,不動她已經是很寬待了。

  差點害死庾慶等人,鐵妙青也難辭其咎,遂主動請辭。

  庾慶沒趕她走,但面對鐵妙青的請辭,他也沒有挽留。

  家里有這么一個大美人他也喜歡,平時看著也舒服,何況兩人之間還有點小曖昧,然他真的是不敢留了。

  原因簡單,這次是孫瓶自己供認不諱,可他怎么知道孫瓶說的是真的,怎么知道孫瓶是不是在幫鐵妙青打掩護,誰敢保證鐵妙青不是奸細?誰敢保證朱上彪的性命就不能要挾到鐵妙青?

  孫瓶拿不出證據證明鐵妙青的清白,鐵妙青從頭到尾也沒有自證清白。

  這讓他怎么辦?讓他去查嗎?他查的清楚嗎?

  冒險留下可能是奸細的人嗎?風險太大了,妙青堂原來的這些人太不靠譜了,拿這些同門師兄弟的性命冒險嗎?

  不要了,真的不要了,已經搭上了一條性命,而且是他的愛人。

  他表面雖若無其事,但他寧愿從未見過喬且兒,孫瓶承認自己是內奸的那一刻,他真恨不得將孫瓶碎尸萬段!

  所以在他看來,鐵妙青主動提出離開是最好的選擇,對大家都好,都能保有幾分顏面,也算是好聚好散。否則將來怎么辦?日防夜防防賊似的防著鐵妙青的話,他們不舒服,鐵妙青自己也難過。

  也許鐵妙青是希望看到庾慶挽留她的,但她沒有等到。

  南竹他們多少也幫鐵妙青說了點話,畢竟是個大美人嘛,大家都喜歡的,但庾慶沒有任何回應。

  有些問題,庾慶多少也站在了一個掌門的角度來處理。

  大家也不好多說什么,知道喬且兒的死真的是把老十五給傷慘了,老十五當時是連自己命都不要了想去挽回啊!

  沒挽留就是一個態度!

  鐵妙青又不傻,于是把妙青堂給做了徹底的交割,解除了幽角埠的身份后,便和孫瓶默默離開了。

  庾慶沒殺孫瓶,但臨別前還是送了句話給孫瓶,其實是說給鐵妙青聽的:“這次發生的事情遠比你想象的大,幕后黑手是不會留下任何會暴露自己的線索的,是不可能留你丈夫活口的!”

  這邊當初只知他們去了冥海去競奪幽崖的任務,不知他們最后被人誘去了傳說中的金墟,有關金墟的事情他也不好告訴她們。

  說這個也是不希望鐵妙青被人用朱上彪的性命給拿住,這女人的性格是有點猶豫難斷的,不適合當家,還真就適合做個花瓶。

  于是兩個女人就這樣離開了妙青堂,自己主動離開了,至于后來去了哪里,庾慶他們不知道。

  交割時,庾慶沒有改商鋪的名字,依然叫妙青堂,為鐵妙青保留下了這值得紀念的招牌。

  吳黑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接手了妙青堂,他也沒想到自己一入世就能在幽角埠當一家這么大商鋪的老板,雖然和之前的鐵妙青一樣只是掛名的。

  總之接的有些莫名其妙,反正他一時間也不懂,就聽了庾慶師兄弟幾個的說法,也正兒八經有了幽角埠的身份。

  后來,庾慶就拿出了冰封的仙桃給他們父子吃。

  他們父子也是要修煉的,以前沒修煉資源,完全是憑著命長慢慢累積的修為,如今有好東西自然也不排斥。

  關鍵是,仙桃里的邪氣對吳黑父子不會有任何影響,不像其他人還要喝大頭的洗澡水才能吃,這仙桃對他們父子自然是好東西。

  庾慶又告訴他,妙青堂在大荒原還有一片仙桃林,為了保住這片仙桃林欠了一屁股的賬。本來妙青堂是不愁還不了這些賬的,一個仙桃就要賣五十萬兩一個,誰知被一個王八蛋搗亂,搞的沒人敢買了。

  總之就是現在冰封的仙桃,還有以后長出來的仙桃,也都跟吳黑父子分享。

  然后吳黑就莫名其妙覺得自己占了便宜,拿了一千五百萬兩出來,讓庾慶等人湊了兩千萬兩先去還了利息。

  發現這里條件確實不錯,一來就當了半個主人的吳老板還主動擔負起了商鋪的日常開銷,令庾慶等人拍手稱贊。

  只不過后來發現幽角埠有規矩,這里不是白給你庇護的地方,規定時間內達不到一定銷售額是要被沒收鋪子的,而妙青堂壓根就沒什么東西可賣。

  更讓吳黑心驚的是,又發現庾慶當初為了保住這批仙桃購買了大量的冰魄,買冰魄的錢是抵押了商鋪換來的,約定了兩年半的時間內要還三千萬兩,還不了這鋪子就歸別人了。

  三千萬兩可不是個小數目,不是在金墟隨便撿撿就有了。

  整個妙青堂上下所有錢湊一塊,打死也不可能湊出三千萬兩。

  吳黑有點茫然了,不知自己干嘛要主動出那一千五百萬,那一千五百萬兩扔出去的意義何在?

  錢都給了,代價已經付出了,他能怎么辦?只能是跟著一起熬了。

  他只是沒想到自己帶了那么多錢入世,還能感受到巨大的經濟壓力,偏偏還有個敗家兒子。

躍千愁說  感謝“禁東”的大紅花捧場!..

筆趣閣(m.xcxsg)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