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二八章 有潛質的小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第四二八章有潛質的小黑  目送那對男女上了離開山莊的大路后,庾慶才回頭問兩位師兄,“都弄好了?”

  “差不多吧。”南竹吞吞吐吐一句,瞥了眼不遠處的吳黑父子,又放低了聲音道:“這點錢回去,缺口很大,不夠啊!”

  庾慶也回頭看了眼,疑惑,“裝了這么多車,缺口還能很大?”

  南竹:“嗨,大部分都不是我們的,估算了下,我們的黃金大概有五萬來斤,兌換成銀子也不過才幾百萬兩,這還是加上了沈傾城和寧朝乙幫忙送的一大塊。不說葉點點那邊,光碧海船行那邊每年的利息,就差了一大截。”

  庾慶不解,“那大部分是誰的?”

  南竹朝吳黑瞟了眼,“還能是誰的,大部分都是那位弄出來的,人家修為高,咱們加一塊也沒辦法跟人家比。你是沒看到,人家把大金塊打成餅摞一塊,一下就扛了十幾塊出來,我估算了一下,他一個人就差不多扛了二十萬斤出來,他一個人扛的就夠我們捱一年了。聽人家那意思,以后肯定不在這呆了,到了外面要花錢了,要留錢傍身了。”

  庾慶皺眉,“那你們怎么不知道多扛一點出來?”

  “你以為我們不想嗎?來得及嗎?來不及啊!”

  南竹兩手一攤,將那黃金巨人限期離開的事說了遍,另外強調了扛著重物飛不起來只能靠腿走路,搬一趟要花不少時間,再三表示確實來不及了。

  庾慶聽后琢磨了一陣,目光在那些已經裝車的貨物上來回掃了遍,最終轉身向吳黑父子走了去。

  南竹和牧傲鐵相視一眼,都有點意外,以為庾慶回過頭來要因為喬且兒的事找他們算賬,誰知連句罵的話都沒有,就像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般,好像恢復了正常。

  小黑正在練飛行,扯著飛蟲的腿,被吊著飛來飛去。

  那飛蟲顯然也被吳黑教訓怕了,還挺配合的。

  “喲,這不是鼠太婆的拐杖嘛,弄來當你兒子玩具了?”

  庾慶樂呵呵湊到了吳黑身邊。

  吳黑上下打量他,其實也很想問一句他怎么樣了,或者讓他節哀之類的,但看庾慶的樣子,最終也沒說出口,“嗯”了聲回應。

  庾慶又問:“離開這后準備去哪?”

  吳黑:“還沒想好。”

  庾慶直截了當道:“去幽角埠吧,我在幽角埠有間很大的鋪子,有漂亮的庭院,有好多的空房間,偏偏我鋪子里還沒什么人,也沒什么客人,足夠你們父子自由自在住下。”

  吳黑緊盯著他,思索的意味很明顯。

  庾慶:“這四周看似平安,誰知道暗中有沒有眼睛在盯著我們,鐵面人背后的勢力隨時可能會對你們父子出手。我知道你不怕,但你兒子還小。相對來說,這天下可能沒有比幽角埠更安全的地方了,在幽崖的眼皮子底下,沒人敢造次。住我那,關起門來得清凈,打開門則能領略世間繁華。”

  見對方還是沒什么反應,他又朝小黑努嘴,“說實話,我覺得小黑這孩子還是挺不錯的,只是沒攤上一個合適的老子,搞的連話都說不利索,這是你的過錯。你既然要帶他入世,他要不要學著像世間人一樣生存?

  我是真覺得小黑不錯,覺得在你手里廢掉了可惜,你覺得你能教好他嗎?說句不客氣的,打打殺殺我可能不如你,但真要論拿起筆來寫寫畫畫的話,你大概是不如我的,不妨把小黑交給我來教教看吧。”

  南竹和牧傲鐵的目光互碰,又各自一臉麻木地看向一旁,心里是數不清的王八在爬。

  這位可是天下第一才子啊!一向神情淡漠的吳黑,此時滿臉動容,竟略有忐忑感,反問道:“我們父子住過去,會不會太麻煩你們?”

  庾慶立刻問兩位師兄,“你們覺得麻煩嗎?”

  牧傲鐵肯定道:“不麻煩。”

  南竹挺胸道:“麻煩什么,都是自己人,咱們也算是生死與共的交情了,去了就當是自己家。說句不中聽的,這天下想讓老十五教自家子女讀書的人多的是,多少人捧著數不清的錢來登門請求,老十五一個都不肯答應,能讓老十五主動愿意教的人,小黑真的是第一個,看來小黑真的是挺有潛質的,浪費了就太可惜了。”

  庾慶擺手,“說那些個沒意思,我只是覺得去哪不是去,我們還能害你們父子不成?”

  吳黑看向吊在空中玩耍的兒子,嘴角繃了繃,最終點頭道:“好,那就聽諸位的。”

  南竹頓眉開眼笑道:“哎呀,不用那么客氣,以后都是自己人,若老是這么客氣的話,將來還怎么相處。”

  吳黑立馬給予了回應,“以后叫我黑子吧。”

  庾慶笑了,扭頭看向空中,喊道:“小黑,下來了,出發了。”

  吳黑立刻閃身去了空中,去逮玩得不亦樂乎的兒子。

  南竹趁機在庾慶邊上嘀咕道:“讓他們住我們那合適嗎?”

  庾慶淡淡回了句,“他們不合適,就沒合適的人了,還有比他們父子身世更清白的嗎?”

  南竹歪頭想了想,點頭,“那倒也是。”

  很快,裝著“酒水”的車隊出發了,打著“裂谷山莊”的旗幟出發了。

  師兄弟三人在車隊的頭、中、尾押送。

  此后的途中,遇見城郭就去找錢莊,打著“裂谷山莊”的旗號兌換銀票,一次也不兌多了,看錢莊規模大小,最多也就兌個幾百萬兩的銀票。

  十幾天后,所有黃金全部清空了,和南竹之前的預估差不多,師兄弟三人到手的銀票只有五百來萬兩,而吳黑一個人就有了差不多兩千一百萬兩。

  對比當初從小云間出來那次的收獲,對比動輒上億的收入,這點錢實在是讓師兄弟三人提不起什么精神。

  可師兄弟三人也清楚,那樣的橫財是不可能經常遇到的,眼前這筆收入已經相當豐厚了。

  黃金全部兌換完畢了,車隊也就被他們遣回了,沒讓些車夫白忙活,一次派了十萬兩銀子給他們。車夫們歡天喜地而回,離去時已經是商議著要買什么物品帶回去,反正馬車都是現成的。

  在他們還沒回到裂谷山莊時,庾慶等人已經回到了幽角埠。

  能這么順利,他們自己也很意外,途中還一直擔心幕后黑手會再次出手來著。

  幽角埠繁華依舊,流光飛舞,光影奇幻。

  行走在街頭的吳黑父子皆好奇地東張西望,都是鄉巴佬進城頭一回的樣子,也確實是頭回來。

  小黑尤其興奮,小孩子就喜歡這種奇幻的場景。

  他已經在大人的勉強下穿上了衣服和鞋,只是依然披頭散發,綁起的頭發總是被他弄開了,鞋子也老是會脫掉,衣服也總讓他渾身不自在的樣子,說到底還是不習慣。

  另就是走哪都扛著一根棒子,往誰家門口一站,要么像是扛著打狗棒的要飯的,要么就像是要砸人家門似的。

  棒子其實就是鼠太婆的那根拐杖,現在要么棒子帶著他飛,要么他扛著棒子到處跑。

  走走逛逛,一行終于來到了“妙青堂”的招牌下。

  商鋪門是開著的,庾慶伸手做了個請的手勢,一群人入內剛好撞上了向外看的孫瓶。

  突見庾慶等人歸來,孫瓶明顯愣怔住了,師兄弟三人看向她的眼神瞬間變得深刻。

  孫瓶旋即換了一臉喜笑,“呀,東家回來了。”

  她又連忙跑回了內里大喊,宣告了庾慶等人的回歸。

  蟲兒是聞聲后第一個急匆匆跑來的,一見庾慶,立馬交叉了雙手十指,興奮著欠身行禮道:“公子回來了。”

  “嗯。”庾慶順手捏了把他的臉蛋,總覺得這家伙臉蛋嫩嫩的,看了就想試手感。

  然后迎面而來的就是鐵妙青,見到回來的眾人中還有陌生人,當即矜持有禮。

  哪怕是吳黑,見到鐵妙青的美貌,也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小黑肩頭扛著的棒子立馬朝鐵妙青一指,大聲道:“好看。”

  鐵妙青莞爾。

  吳黑趕緊摁下兒子手中的棒子,瞪了兒子一眼。

  二師兄高云節背著個手不慌不忙來到,端著道貌岸然的范,淡淡問道:“冥海此行還順利吧?”

  庾慶停步了,在眾人目光下靜默了一陣后,徐徐道:“不太順利,差點丟了性命,有人掌握了我們的一舉一動,甚至事先知道了我們要去哪,提前在途中做好了局等著我們。”話畢,就大步離開了。

  南竹也樂呵呵了一聲,陰陽怪氣道:“這個‘妙青堂’真的很奇怪,為什么總是到處透風?”說罷也跟著去了。

  吳黑不管他們怎么回事,掐著兒子的脖子跟了去。

  蟲兒一臉驚疑不定地跟去。

  高云節一張臉沉了下來,伸手攔了一下牧傲鐵,沉聲道:“究竟怎么回事?”

  牧傲鐵撥開他手,給了句,“我們能撿一條命回來,是真不容易。”扔下話也走了。

  高云節皺眉思索著。

  鐵妙青已經怔怔呆住了,如果說庾慶的話說的還不夠明顯的話,那南竹的話幾乎就已經是在指著某些人的鼻子說了。

  她猛然看向了孫瓶,希望是庾慶他們想多了,也希望是自己想多了,然而她所看到的孫瓶已經是黯然垂首,頓令她心弦一顫,顫聲道:“瓶娘,真的是你嗎?”

  孫瓶淚如雨下,當場泣不成聲……

躍千愁說  下一卷:冥海極蹤..

筆趣閣(m.xcxsg)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