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二五章 戒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庾慶暈過去了,沒動靜了,將其糾纏的南、牧二人才松開他從濕漉漉的地面爬了起來。

  看看三人弄濕的身上,再看看還在動蕩不安的池水,兩人真的是有心無力。

  兩人知道庾慶很在乎喬且兒的遺體,然而這是地泉,看起來似乎很深的樣子,兩人真的沒有勇氣鉆入地泉中撈起那口金棺,也不會讓庾慶去干這種不計后果的事。還是那句話,逝者已逝,活著的人沒必要搞的活不自在。

  外面,冰塊砸在仙宮外體上的動靜還在陸續隆隆,不過最劇烈的那一下已經過去了,動靜漸漸平息。

  南竹給了牧傲鐵一個眼神,兩人抬手抬腳的,將暈過去的庾慶從一灘水的地上抬開了,抬到了干爽的地方擱置,并施法祛除了庾慶身上濕漉漉的水汽。

  之后兩人又迅速施法弄干了自己身上。

  不趕緊的不行,兩人也怕,這畢竟是地泉的水,雖沒泡進去洗身,但鬼知道會有什么樣的后果。

  身上干爽后,南竹問牧傲鐵,“身上有沒有感覺有什么異常?”

  牧傲鐵仔細感察了一下,搖頭:“好像沒感覺到什么異常。”

  南竹在自己身上左摸摸,右摸摸,琢磨了一下,嘀咕道:“好像是沒什么感覺,應該沒事吧。”

  確實都沒感覺到什么異常,可還是感覺有些不安。

  不遠處的寧朝乙和沈傾城也正盯著他們打量。

  沈傾城的目光重點盯在暈過去的庾慶身上,為了愛人遺體不惜一切的情形,她都看到了。

  此時的庾慶在她眼里,是個完美的男人,長的不差,還是天下第一才子,年紀輕輕就突破到了玄級修為,真正的文武雙全,對情愛又是這般至死不渝。

  寧朝乙則重點打量著南、牧二人的反應,他在驚疑這三人之間到底是什么關系,那可是地泉,明知其兇險,還能搶著鉆進水里去拽人……

  仙宮已經重新飛到了天上,金山上到處是破碎的大大小小的冰塊,四周也再次出現了縹緲云霧。

  吳歲祖孫三人落在了金山最高處的一座亭子頂上,黃金巨人則落在了地勢較低處,保持了雙方對話視線的平衡。

  吳歲本想為兒孫再次懇求饒過,誰知黃金巨人先開口了,“其他人可以離開,你們兩兄弟監守自盜,豈能放過?本該將你直接打殺,念你忠心守護仙府幾千年,才予另行懲處。”

  吳歲當即欠身道:“謝大力士,吳歲甘愿受罰。”

  吳黑卻是大驚,“父親…”

  吳歲抬住,看著兒孫,嘆了聲,“一開始我就不信他們能輕易殺了你大伯,我就猜到你大伯可能在借機再入金墟,當你說出不愿再接受傳承守護金墟時,我就覺得這一切都該結束了。黑子,從進入金墟的那一刻開始,我本就沒打算再離開,本就做了制不住你大伯的準備,毀了手中戟,讓入口徹底封閉無法再開啟。”

  吳黑艱難道:“父親…”

  吳歲擺手,“什么都不要再說了。金墟入口已經暴露了,而我會越來越虛弱,外界的事我已經應付不下來了,我畢竟追隨上仙,豈能遭一些俗人羞辱。對我來說,與其在外界沉睡,還不如回歸這里,這是我命中注定的歸宿,能得心安。”

  說到這,又向黃金巨人拱手請求,“大力士,能否指點人泉所在?我兒孫不奢求長生,只想變回正常人離開,還望大力士成全。”

  黃金巨人倒是奇怪了,“你們怎么會認為天泉和人泉也在金墟?”

  吳歲驚愕:“三生泉不是指三口泉嗎?”

  黃金巨人:“是三口泉沒錯,但另兩口泉并不在金墟。眾多仙家福地,金墟能得一口地泉,已是得了大造化之能,若能集天、地、人的造化于一身,你可知意味著什么?那是不得了的事情,你們想多了。”

  吳歲父子相視無語,一臉錯愕,方知折騰了這么久是一場空。

  吳歲緊接著追問:“不知人泉在哪方仙府?”

  黃金巨人哼了聲,“怎么,你還想你兒子再闖其它仙府不成?其它仙府可不會像我一般念你的功勞,找死嗎?”

  吳歲略怔,旋即欠身認錯,“是,大力士訓斥的是。”

  黃金巨人忽伸手到衣服里面一陣摸索,不知摸了個什么,總之捅了一根手指到吳黑跟前。

  祖孫三人定睛看去,只見指肚上有一個黑點,細看是一枚黑色的金屬戒指,戒面是一只精美且栩栩如生的游魚。

  小黑倒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立馬伸手就去抓,吳黑趕緊制止了。

  黃金巨人卻道:“拿去吧。”

  吳黑愣住,看了父親一眼,見父親點頭,這才伸手將那枚戒指拿到了手,有點不明所以。

  黃金巨人放手后,對吳黑道:“妄窺仙機,必生貪欲,貪念一起,必有禍來…這是玄金上仙當年的原話,我深以為然,所以我也不知‘人泉’在哪。你持這枚戒指去‘冥海仙府’找一個叫‘麗娘’的女人,把我的境況告訴她便可。如果你非要打探‘人泉’的下落,不妨問問她,興許她看在你帶信的情面上,能幫上你,說不定‘人泉’就在‘冥海仙府’。”

  冥海仙府?吳黑再次與父親吳歲面面相覷,有點不知該怎么接話,因為冥海仙府就是如今的海市。

  最終還是吳歲試著開口問道:“敢問大力士,這位‘麗娘’是您什么人?”

  似沒什么不能說的,黃金巨人干脆道:“我親妹妹。”

  父子兩個再次相視一眼,真的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他這個噩耗。

  黃金巨人看出了什么,問:“怎么,有什么問題不成?”

  吳歲稍遲疑后,回答:“大力士,冥海仙府早已不復存在了。”

  黃金巨人頓時情緒有變,“什么意思?一方仙府怎么可能不在了。”

  吳歲嘆道:“很久以前就被俗世的修行高手破門而入了,里面的守山人也被幾個修行高手聯手謀殺了,如今的冥海仙府名叫海市,成了一處被妖修盤踞的交易市場,人來人往頗為熱鬧。”

  黃金巨人愣住,終于明白了父子兩人的意思,稍思索后,搖頭道:“她在冥海有自保之法,應該沒那么容易被殺。”

  吳黑打量了一下他的身段,接了一句,“外面的世界,早已是物是人非,已無巨人的存在,未聽說海市還有巨人,若有的話,太過明顯,應該也隱藏不住,更不可能隱藏這么多年。”

  黃金巨人懂他意思,淡淡回了句:“她是正常人大小,我本也是正常人大小。”

  父子兩個再次愣住,吳歲又試著問道:“正常人活到了現在?”

  黃金巨人:“天泉洗身,她得了長生。”

  傳說中的天泉果然存在!父子兩個相視一眼,很想問問他,你怎么會由正常人變成了巨人,又變成了黃金巨人,然這種話用人家話來說,就是妄窺仙機,不問也罷。

  黃金巨人又道:“當然,既然冥海仙府已遭殺戮,她活著的可能性也許不大了,要不要找她,你自己掂量。幾千年過去了,我也沒辦法提供太多的尋找線索給你,唯一能給你的線索是,她手上有一枚與你手上相仿的戒指,兩枚戒指分陰陽,能吻合在一塊。”

  吳黑很無語,就這線索,幾千年了,和大海撈針有什么區別?

  吳歲又忍不住問了句,“大力士為何不自己出去尋找?憑您的實力…”

  黃金巨人:“我出不去。”

  出不去?父子二人又是一怔,難道是塊頭太高了?想想又覺得不對。

  略沉默的黃金巨人說出了真相,“只要一踏出仙府,我立時便會化作金粉,煙消云散。”

  父子二人噤聲不語,明白了,仙人在這位身上下了禁足的禁制,否則這位跑出去早已經是稱霸天下了。

  “唉。”黃金巨人一聲嘆息,又說出了另一個真相,“事情能有今天,也是我私心作祟。當年我本該找你們兄弟拿回雙戟,沉戟煉爐,將雙戟融毀,以徹底封鎖金墟,是我惦念著妹妹萬一找來…未遵命行事。”

  搖了搖頭,又對吳黑說道:“走吧,不要在仙府逗留,我只給你一天時間,一天應該足夠你離開了。明天日落時,我將徹底封閉出入口,你若還敢逗留,那就永遠別出去了。”

  吳黑想了想,原路返回的話,一天時間不算寬裕,但若一直趕路的話,趕出去應該問題不大,當即點頭道:“是。”

  回頭看向父親,知道父親這種思想的人說什么都沒用了,當即撥轉小黑,指著父親,示意道:“小黑,叫爺爺。”

  小黑明眸大眼,目光閃爍,轉身摟住了父親大腿,不吭聲。

  最終還是吳歲放下戟,主動將小黑拉了過去,不顧孫子的掙扎,抱住了他,愛撫著孫子的后背,什么都沒說,一切盡在不言中。

  稍作溫存后,他將孫子還給了吳黑,“一天的時間有點緊,走吧,不要再耽擱了。”

  吳黑緘默,父子兩人都不是什么擅于用言語表達感情的人,他目光落在了下方的城門樓子內,看到了鬼鬼祟祟的南、牧二人,他抱著兒子一個閃身飛了下去。

  落在了城門樓子外,朝做賊似的躲在門洞里的人道:“走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