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二一章 化解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對于這個任務,鐵面人有些遲疑,確切的說是搞不明白什么意思。

  吳老太爺看出來了,為了便于執行,解釋了一下,“仙宮已觸發全面封禁,外面的進不來,里面的也出不去了。黃金巨人能留守仙宮,應該是知道怎么解除封禁的。”

  鐵面人越發驚疑,“老先生何以認為黃金巨人會與您弟弟一起離開仙宮?”

  吳老太爺:“我那弟弟已經是活得不耐煩了,太過迂腐,他可以不在乎自己的死活,但兒孫的死活他多少還是會有些顧慮,他一定會去求黃金巨人放自己兒孫離開。而黃金巨人也不會坐視仙宮長久被冰封,需要利用他手中的黃戟化解。”

  鐵面人遲疑道:“那巨人會駕馭黃金戟嗎?”

  言下之意簡單,若黃金巨人自己會駕馭,還需要你弟弟嗎?換句話說,又怎么會跟你弟弟一起離開仙宮?

  吳老太爺略沉靜了會兒,徐徐道:“就算巨人殺了他,也還是要解開禁制的,巨人會化解仙宮的封凍,屆時便是你我脫身離開的機會。”

  說這話時,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他之前借故從阿弟身邊離開時,對自己阿弟可能會遭遇的危險有所預判,但是他并沒有提醒。

  鐵面人懂了,黃金巨人的實力超凡,這老家伙自己怕死,不敢靠近了觀察,所以讓他去冒險,否則人家大可以自己躲在仙宮內觀察。

  他也不想去,不想冒這風險,可是面對這老家伙沒得選擇,只能點頭應下。

  然就在這時,樓閣內,老男人飛了出來,站在山頂環顧四周,手中黃金戟重重用力杵在了地上。

  轟!轟!轟!

  連杵不止,震響不斷。

  聞聲看去的吳老太爺目光復雜,嘴里嘀咕了一聲,“找死的家伙。”復又回頭對鐵面人道:“你繞過去,伺機進入。”

  “是。”鐵面人應下后,后退著離開了,以繞彎的方式接近那座樓閣。

  遠處,沈傾城等人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中,黃金巨人站在了他們的眼前。

  陸星云落在了黃金巨人的手中,毫無還手之力,后者突然來到,一把就將她給抓在了手中,想躲都來不及。

  陸星云身段好,個子也不矮,但在巨人手中,一把便掌握住了整個人,只露了肩頸以上部位在外。在巨人的掌心握力下,臉色漲的通紅,仿佛隨時要被捏爆一般,正在接受巨人的盤問。

  巨人正在詢問來了多少人,都是什么人,為什么要來這里。

  沒了雙腿的寧朝乙坐在地上,斷腿處血跡斑斑,臉色依然蒼白,面對黃金巨人這樣的恐怖高手,他也無能為力。

  沈傾城則是跪在了地上,乞求黃金巨人放過自己的母親。

  聶品蘭劍在手,滿臉悲憤,眼前人殺了她的丈夫,可她此時也只能是敢怒不敢言。

  弄清了事情原由,獲悉了這些人跑進來的主要目的居然是為了找三生泉,黃金巨人一聲冷笑,“一群螻蟻,擅闖仙府,妄窺仙機,簡直荒唐!”

  正這時,遠方隱隱有嗡嗡聲傳來,不斷傳來。

  黃金巨人驟然回頭看去,稍作傾聽,繼而抓人的那只手驟然用力一握。

  陸星云立時一口鮮血噴出,繼而整個人的血肉從黃金巨人的指縫間爆出。

  黃金巨人一甩手中血跡,巨大身影已再次騰空而去,殺一人真正是如同捏死一只螻蟻一般,似不帶任何感情色彩,也無視了其他活人。

  霎時身亡的陸星云砸落在地,身上的衣服已被鮮血染透,瞪大著眼,七竅流血狀,死狀猙獰。

  連滾帶爬過去的沈傾城跪在母親身邊,仰天發出慘絕人寰的悲鳴。

  雙手撐地一彈,寧朝乙飄了過去,落在邊上看著,面色凝重,也不知該說什么好,發現有些事情一旦卷入了,生生死死真的是半點不由人。

  聶品蘭也提劍走到了一旁,感受到了這金燦燦世界的涼薄,似毫無人性可言,在沈傾城的凄慘哭聲中問了句,“我們還能活著離開嗎?”

  現場無人應答,不遠處卻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總得試試,不然怎么辦,坐以待斃不成?”

  聶品蘭和寧朝乙回頭看去,只見白蘭不疾不徐地走來……

  山頂樓閣外,老男人終于停下了手中黃金戟的敲擊,仰望上空。

  黃金巨人從天而降,落地后,俯視著他,注意到了他手中的黃金戟。

  老男人一手扶戟,單膝跪地,低頭道:“金墟持戟守衛吳歲,拜見大力士!”

  終于報出了自己塵封于漫長歲月中的真正名諱。

  俯視的黃金巨人沉聲道:“起來答話。”

  “是。”老男人吳歲起身,繼而浮空而起,浮至與黃金巨人眼界齊平的位置后才懸停。

  黃金巨人盯著他的樣貌審視了一番,“是挺眼熟,老了點,是你。”

  吳歲:“大力士,你怎變成了金人?”

  黃金巨人答非所問,“我就懷疑是你們兩兄弟開啟了仙府大門,事實果然如此,你們兄弟竟然活到了現在。”

  吳歲汗顏道:“慚愧,入口封閉了數十年后,我們兄弟起了私心,就曾開啟入口進來過,誤把殿內那口地泉當成了長生泉,結果把自己搞的不人不鬼活了這么多年。”

  黃金巨人:“聽說你幾千年來一直在想辦法阻止你哥哥吳年再次開啟金墟?”

  聞聽此言,吳歲知道他應該已經從其他人口中了解到了點情況,點了點頭一聲嘆,“幾千年了,一言難盡。”

  黃金巨人:“吳年哪去了?”

  吳歲看了看四周,“知道大力士蘇醒了,不知躲哪去了。”

  “做賊心虛。”黃金巨人一聲冷哼,旋即道:“仙宮沉在深海,負重過大,難以浮起升空,導致陣法中樞負荷過大,亂象叢生,還不速速以黃戟化解冰封。”

  “是。”吳歲拱手領命,然又有所猶豫,“大力士,吳歲有一請求,乞望開恩。”

  黃金巨人臉上瞬間浮現怒意,“怎的,還想討價還價不成?”

  吳歲忙道:“不敢!實在是舔犢之情難免。我在人間多年,已有子嗣,然后輩卻受我之累,亦成了不人不鬼的怪物,此番進來,為尋解藥,總之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還望大力士不要殃及無辜,放他們一條生路。”手指向了門口。

  吳黑背著兒子站在門口,小黑昂頭盯著巨人一臉驚嘆模樣。

  黃金巨人瞥了眼,冷冷道:“不要跟我討價還價,先為仙宮解去冰封!”

  “是。”吳歲領命。

  黃金巨人轉身走到門口,又彎腰鉆了進去。

  吳歲亦閃身落地,跟了進去,吳黑抱著兒子跟隨。

  到了正對宮殿大門的墻壁前,黃金巨人從墻壁精美雕刻中找到了一個缺口,又一劍插了進去擰動,墻體內傳來一陣嗡嗡聲,到位后,他才拔劍而出,繼而轉身走向了大門口彎腰鉆了出去。

  在他的揮劍示意下,隨后的吳歲飛身落在了城門樓子上,這次再次嘗試觸碰禁制,結果發現輕易穿透了虛波漣漪,當即揮戟刺了出去,半截戟在外令堅冰快速變化,飛速融化成水。

  融化的速度明顯不如凝結的速度。

  外界有了大量的水域空間后,吳歲和黃金巨人都穿過虛波出去了,吳黑看了看身后,擔心遭遇自己伯父,遂也跟了出去。

  冰封在海底的仙宮漸漸有了自由,隨著融化的速度慢慢升起。

  宮殿內,地上有前人遺留掉落的幾顆熒石在微微搖晃,仙宮的平衡明顯有點晃動。

  一條人影從壁上的亭臺樓閣內現身,飛身落地,快速摸到了大門外四處張望打量。

  幾乎前后腳的事,又有三條人影爬進了樓閣窗口內,走小路悄悄摸進了宮殿內,潛藏在了隱蔽處觀察。

  這三人不是別人,正是庾慶師兄弟三人。

  忽見有人影從宮殿大門口閃回,三人頓時嚇得如同雕塑般一動不敢動,生怕撞上吳老太爺。

  那人影走向了大殿中央的地泉,從地上一顆熒石旁經過時,讓人看清了面容,正是鐵面人。

  鐵面人站在了池臺旁,雙手不安的互相捏著,還不時回頭看向大門口,很猶豫的樣子。

  哪怕不是吳老太爺,憑鐵面人的實力,也足以讓師兄弟三人靜悄悄的不敢發出動靜。

  三人不明白的是,鐵面人在地泉邊上猶豫個什么勁。

  稍后,鐵面人邁腿踏上了池臺,整個人站在了池臺上,再次猶豫了一陣,忽一腳踩在了水面,踏波到水中央,整個人慢慢沉入了水底。不一會兒,水面開始咕嘟嘟冒出了大量的氣泡。

  師兄弟三人著實被驚著了,難以想象,竟有對自己這么狠的人,竟主動往地泉里泡,什么情況?

  山頂樓閣外,正對的一處山坳里,也是鐵面人之前藏身的裂縫里,吳老太爺朝外打量的眼神忽一頓,漸漸一臉驚疑,嘀咕自語了一聲,“死了?”

  就在剛剛,他發現自己突然失去了對鐵面人的感應,這種情況意味著人已經死了。

  怎么死的?除了那位大力士和自己那阿弟,他想不出什么別的原因。

  他那看向山頂樓閣的目光中越顯忌憚神色。

  正這時,他目光微動,只見幾條人影又悄悄摸向了山頂樓閣,背著寧朝乙的沈傾城,還有白蘭和聶品蘭。

  都回來了,什么亂七八糟的想法都先扔到了一旁,現在都想著離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