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一九章 大力士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第四一九章大力士  缺口與巨劍剛好吻合。

  一劍到位,黃金巨人立刻雙手操持劍柄,明顯能看出他正在使用大力氣擰轉劍柄。

  巨劍和缺口在慢慢轉動,他腳下的金屬輪盤底下在發出沉悶嗡嗡轉動的動靜。

  倒在亂石旁的白蘭剛好能遠遠看到這一幕,暗暗心驚,不知巨人在干什么。

  而她身邊坍塌的亂石陸續被嘩啦推開,鼠太婆、高遠、江山陸續從亂石中爬了出來,一個個搖搖晃晃的樣子,明顯都受了重傷。

  看清周圍的情況,看到那巨人后,又一個個嚇壞了,一副不知該往哪藏的樣子,被偷襲之下,傷的也不輕,已無法自如躲藏。

  從亂石中爬出的一只“竹節蟲”,鼠太婆的那支拐杖,受到了驚嚇,先振翅飛走了。

  巨人已經拔劍走來,但并未將幾個妖修當回事,在亂糟糟的山腹內大步離去。

  出了山腹,走到山崖邊,面對空曠天地,黃金巨人縱身飛去,掀起一陣狂風。

  山腹內的黃金熔漿還在劇烈噴涌不停,將許多阡陌和焦石都給淹沒了,黃金熔漿以一種不正常的方式沸騰,像是被卡住了導致不順暢一般。

  鼠太婆三人躲過了黃金巨人那一劫,卻未躲過白蘭這一劫。

  聽那沉重的腳步動靜,確定黃金巨人走遠了,地上裝死的白蘭迅速起身,一睜眼便毫不客氣地出手了,又將三名受重傷的同伙給制住了。

  她也不敢在黃金巨人的老巢久留,施法扛上三名同伙立刻走人,逃出山腹,立刻往山下犄角旮旯的隱蔽之地鉆。

  之前逃出到外面躲著的“竹節蟲”發現了他們,立刻振翅跟上了。

  好一頓亂鉆,找到了一處較為隱蔽的溝壑,白蘭才將三妖給扔在了地上,也解禁了三妖的嘴巴。

  能開口說話了,高遠和江山看向白蘭的反應中明顯透著巨大的驚疑不定,鼠太婆卻立馬叫囂道:“白蘭,你想干什么,你瘋了嗎?”

  白蘭則目露兇光道:“阿士衡之所以能殺死我丈夫,是因為我丈夫事先已經遭受了致命傷,是誰干的?”

  此話一出,鼠太婆愣住了。

  高遠和江山則下意識互相看了眼,兩人被白蘭打傷那一刻開始,就隱隱意識到了白蘭是因何而對他們出手,否則沒理由,如今果然不幸猜中,兩人頓感不妙。

  下一刻,鼠太婆突然朝兩人瞪眼,“白蘭,這事不關我事,我可沒對你丈夫出手,是他們兩個干的。我不但沒有打傷你丈夫,反而還阻止了他們對你丈夫下最后的毒手。”

  到了這一刻,她也感受到了白蘭的殺機,死別人不死自己是本能,搞清狀況后立馬第一時間撇清和自己的關系。

  高、江二妖當即慌了,這事哪能承認,一認就得死。

  江山怒吼:“鼠太婆,休要信口雌黃!白蘭,你別聽她胡說八道,沒有的事。”

  高遠亦大聲道:“白蘭,這老太婆純粹是為了撇清干系而胡言亂語。白蘭,這是不是阿士衡告訴你的?你不要上了他的當,那小子狡猾的很,你千萬不要干親者痛仇者快的事,千萬不能上了那家伙的當。”

  聞聽此言,江山也反應了過來,“對,那小子乃奸詐之人,萬不可信。”

  兩人大概已經猜到了,之前白蘭死活追著阿士衡報仇,現在突然轉向了他們,十有八九是阿士衡說了什么。

  兩人甚至已經估摸到了,肯定就是白蘭之前到深淵大峽谷里追殺阿士衡而發生了點什么不為人知的事。

  令兩人驚疑的是,阿士衡怎么會知道他們打傷了黑云嘯,難道事發時那廝就在現場不成?

  白蘭心中殺機愈盛,已從三妖第一反應中看出了點什么,立馬盯向了鼠太婆,惡狠狠道:“也就是說,是你在說謊?”

  高遠和江山嘴角頓有抽搐,有點啞口無言,他們倒是希望白蘭能不讓鼠太婆說話就直接將鼠太婆給殺了,然知道不太現實。

  鼠太婆一愣后,頓時慌了,生怕白蘭亂來,急忙叫喊道:“冤枉啊!白蘭,他們兩個家伙才是胡說八道。當初途中截殺赴京舉子不力,我撤回時,已經看到他們把黑云嘯給打成了重傷。

  如何打傷的我沒看到,憑你丈夫的實力,我懷疑十有八九是趁你丈夫不備偷襲。

  至于打傷黑云嘯的原因,是高遠接到消息,說地母已經把棲霞娘娘給殺了,事已不可為,他們怪你們夫婦連累了我們,害的我們要如同喪家之犬般逃命。怨恨之下,不但打傷了黑云嘯,還要殺他,是我出手阻止了。

  白蘭,阿士衡若告訴了你什么,那他應該是知情的啊,你讓他來跟我對質,看我說的可有假,若有半句假話,任殺任剮,絕無怨言。”

  白蘭眼中浮現出悲憤,看向江山和高遠的眼神那叫一個怨毒。

  兩人越發心慌,高遠驚呼道:“對,對質,讓阿士衡來對質,看看誰在說假話。”

  他在找機會拖延時間,想先把眼前的危險拖過去再說,遲則生變是至理,最大的變故就是時間,有了時間才有機會。

  可對白蘭來說,要不要對質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阿士衡說這邊有人謀害了她的丈夫,而這邊有人承認了。

  她突然矮身撲地,化作了一只體態修長的雪豹,呲著獠牙湊近了過去,殺機畢露。

  江山和高遠這次徹底慌到家了。

  高遠頓時哀叫,“我們承認打傷了他,但也僅僅是打傷了他,鼠太婆自己也說了,她阻止了我們下殺手,我們并沒有殺他,黑云嘯是阿士衡殺的,你不要搞錯了報仇的對象。”

  江山也叫喚道:“沒錯!白蘭,你給我們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我們發誓,一定幫你報仇雪恨。”

  高遠:“對,我們幫你報仇,我們發誓,啊…”話沒說完便是一聲凄厲慘叫。

  雪豹狠狠一口咬上了他的腦袋,直接咬了個頭骨破裂,腦漿爆淌,爪子摁住了抽搐的高遠,一口獠牙瘋狂撕咬。

  高遠很快就現出了白頭巨鷹的原形,被咬了個血肉橫飛,鳥毛亂飛。

  白蘭沒有采取痛快宰殺的手段,而是用其最原始的手段一口口將仇家給活活撕了。

  高遠的骨架子很快都被撕散了,羽毛亂飛的血腥現場,令兩位旁觀者倍感鮮活刺激。

  撕碎了高遠,滿嘴鮮血的豹子又扭頭看向了江山。

  江山頓知在劫難逃,眼看血盆大口逼近,他忽大喊道:“鼠太婆并非想救你丈夫,她是想留下黑云嘯和你拖延錦國朝廷的追兵,啊…”

  鼠太婆聽的心驚肉跳,那邊已是一聲慘叫,只見雪豹又是一頓血腥撕咬。

  待雪豹撕碎了那只巨蛙,又扭頭看向了自己時,鼠太婆驚顫道:“這大蛤蟆是在故意害我,是想拉我墊背,啊…”

  話未說完,又是一陣慘叫。

  雪豹又撲了上去一陣撕咬。

  白蘭已不想去辨別什么真偽,只要被指證了參與了殺她丈夫的,她需要一個個去核實嗎?只要有機會,她一個都不會放過,包括庾慶。

  趴在崖頂上的“竹節蟲”,驚的迅速振翅飛去……

  大地一直有微微震顫,就像一直在地震一般,只是震感沒有山腹中那般強烈而已。

  失去了雙腿的寧朝乙臉色慘白,沈傾城背著他一路急速飛掠,陸星云陪伴在旁。

  聶品蘭隨行,不時抹淚。她的悲憤和傷心無人能感同身受,丈夫是為了救她死的,支撐她繼續向前的動力,是要好好活著,想辦法救出丈夫和丈夫前妻的孩子。

  忽然,空中傳來異響,幾人抬頭一看,只見一道巨大的身影呼一下從上空飛過,是那黃金巨人。幾人面面相覷,不知黃金巨人去了哪里,感覺好像也是朝仙宮宮殿方向去了,幾人一時間有點不知還要不要繼續向前……

  抱著兒子急速飛掠的吳黑,忽抬頭,看到了從頭頂急速飛過的黃金巨人……

  空中,吳老太爺和老男人一前一后疾飛,后者身上有被鋒利物劃破的長條血痕,明顯受傷了。

  此時的兩人暫時放棄了拼命廝殺,只因大地突然震顫不止,不知發生了什么事,兩人懷疑是不是和仙宮的中樞有關,遂趕了來一看究竟。

  忽然,兩人幾乎同時瞪大了雙眼,幾乎同時閃身落向了地面,然后抬頭望,眼睜睜看著黃金巨人從他們上空飛了過去。

  吳老太爺驚疑喃喃道:“真的是活的,這是金墟的守山獸?”

  不需要猜疑,一看便知,應該是之前山腹里的那尊黃金巨人蘇醒了。

  老男人瞥向他,給了句,“看長相,好像是大力士。”

  當年,給仙人干活的一些巨人,移山填海力大無窮,被人稱為力士,而這些巨人有個領頭的,就是他口中所謂的大力士。比他們兄弟兩個的地位都高,畢竟,他們兄弟只是個看門的。

  吳老太爺頓感震驚,“是他在留守?他怎么變成了金人?”

  老男人:“他怎么變成了金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們擅自開啟金墟,還擅自闖入仙宮使用了地泉,如今已經驚動了他,你的長生夢要斷了,你我只怕都將在劫難逃。”..

筆趣閣(m.xcxsg)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