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一八章 蘇醒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若山腹內就那點異常也就罷了,偏偏還有更大的異常接踵而至。

  嗡隆,整個山腹都在震顫。

  似地底的火山熔漿要噴爆一般,四周紅彤彤的液體黃金開始反反復復噴涌,坑坑洼洼里的液體都如同噴泉一般起落不斷,一時間火光四射,地底下的滾燙液體隨時要倒灌山腹一般。

  擠在生長金色蘭株焦石上的人驚恐四顧,紛紛以法力護體,隔離那滾燙的液體。

  就因為某人手多摘了顆果子,把好好的一個地方給搞這么驚險,一伙人的眼神恨不得將南胖子給生吞活剝一般。

  就連庾慶和牧傲鐵,都想一腳將南竹給踹黃金熔漿里去。

  然師兄弟之間不高興歸不高興,不至于當著外人的面內訌。

  也看出了外人的不高興,庾慶趕緊扯了南竹袖子一下,偏頭示意。

  南竹會意,師兄弟三人迅速閃身離開了。

  沒辦法,大家好不容易找到這里,如今卻被某人給搞的要塌了似的,眾怒難犯,還是先避一避的好。

  山腹空洞的頂部開始有稀里嘩啦的石頭落下,山體震顫的越來越厲害,有落石開始砸在了里面的黃金巨人身上。

  黃金巨人的胸膛忽略有起伏,眼瞼微微顫動,之后驟然睜開了雙眼,恍如金色琥珀般的眸子冷冷盯上了驚慌四顧的一群人。

  而驚慌四顧的一群人卻沒有注意到他。

  鐵面人沉聲道:“這地方的東西,不清不楚的就敢亂動,吳兄,不是我說你的人,那死胖子的手待會兒要給他剁了才好。看這動靜,感覺這座山要塌似的,沒辦法再繼續尋找了,還是先出去等等看再說吧。”

  吳黑嗯了聲,眼角余光忽一瞟,見到黃金巨人動了,見到黃金巨人松開了一只手,另一只手順勢抓向了劍柄,驚的他汗毛乍起,一聲驚呼脫口而出,“走!”

  他帶著兒子第一個先閃身而去。

  眾人順勢察覺到了,稍一看,也差點嚇得魂飛魄散,還真是怕什么就來什么。

  修為高的,反應確實也快,鐵面人亦一個閃身跑了。

  當然,和站位也有關,他這幫人站的位置,視線上能先知先覺。

  黃金巨人已拔劍在手,一劍橫掃,劍嘯如雷,輕易掃斷堅硬的焦石石柱、倒懸的犬牙,震潰如噴泉般的滾燙液體。

  那一劍的威力,摧枯拉朽,可謂無堅不摧。

  雙雙跳起躲避的賊鴛鴦夫婦,見勢不對,情急之下的朱寬鎮救妻心切,又出手為妻子加力一把,他拼盡全力一把將聶品蘭送出了死亡威脅。

  巨劍鋒芒是擦著聶品蘭腳底板過的,朱寬鎮卻失去了平衡,成兩截翻滾開了,被一劍給攔腰斬斷。

  騰空而起的寧朝乙見陸星云和沈傾城難避鋒芒,亦緊急出手,凌空抓了母女二人的肩膀,將兩人提飛了出去。

  然此舉卻造成了他自己凌空而起的速度有所遲滯。

  他以為自己能避開這一擊的,卻終究是低估了這一劍的速度,因為他從未見過這么快的出劍速度。

  最重要的是黃金巨人手中的劍太大了,容易給人造成視覺上的錯覺,以為移動速度并不快,待領教到便已經晚了,他的一雙腿,從大腿中間掃斷了。

  鮮血噴出,一雙腿飛向了兩處,陸續砸進了黃金熔漿中冒出黑煙,被吞沒。

  因這一擊,寧朝乙身軀遭受重創,上升的速度再次被拉扯,未能夠到頂部倒垂的石筍,又要下落。好在沈傾城及時飛來,一把撈住了他飛走。

  聶品蘭倒是撈到了頂部的石筍,卻親眼目睹了丈夫被一劍腰斬,目睹了分成兩截的丈夫掉進了沸騰的黃金熔漿中。

  “啊……”

  倒掛在頂上的聶品蘭發出一聲凄厲慘叫,瞬間淚珠滾滾,隔空伸著手,想挽回丈夫,然而就算跳進熔漿里也救不回了,惟有痛哭悲鳴。

  先知先覺跑得快的也未必能順利躲過這一劫,人雖然躲過了劍斬,卻難躲過那一劍打爆的黃金熔漿。

  噴涌而出的一股股黃金熔漿,掃爆后,如流星雨般沖刷而去,點點滴滴的呼嘯射出,其威力能將焦石給洞穿和轟爛。

  先知先覺以為躲過了一劫的人嚇的夠嗆。

  鼠太婆四妖并非善茬,來不及躲藏,就順手扯了自己人做擋箭牌。

  一個個默契的連招呼都不需要打,直接就出手偷襲,把鐵面人的那三個手下給扯了一把,一個個給強行推了出去做擋箭牌。

  一道道噴涌而出的黃金熔漿,擊潰成一波波光點射出。

  幾聲慘叫,三個斗篷人情急之下拼盡修為想以護體罡氣抵御,卻輕易被一波波光點給破防,瞬間如同被打成了篩子一般落下,傷口冒煙,一時不見流血。

  由此可見那黃金巨人一劍的攻擊威力有多強悍,初玄修士竟連那一劍附加的余威都擋不住。

  擋過一波攻擊的四妖終于爭取到了一口喘息之機,幾乎不約而同地閃向了一坨巨大的焦石后面躲藏。

  剛閃身躲了過去,便見一陣光點擦過,巨大焦石被打的轟隆隆連爆,慢慢裂開了。

  而就在此時,白蘭見鼠太婆、高遠、江山窩成一團剛好藏在自己前面,她迅速掃了四周一眼,見其他人的視線剛好被這大焦石給擋住了,不知怎么想的,突然間就爆發了,雙掌全力狂轟而出。

  第一掌打在鼠太婆的后背,做夢也沒想到的鼠太婆一口血嗆出,人也撲了出去。

  第二掌打在了江山的后背,江山亦嗆血撞墻。

  高遠倒是剛扭了半個頭,便被一掌給轟的撞塌了那本就出了裂紋的巨大焦石。

  三人直到被打傷都沒看清究竟是怎么回事,便被巨大焦石的垮塌給活埋了……

  帶著兒子的吳黑顧不上其他人,第一個緊急閃身出了山腹。

  鐵面人是第二個沖了出去的,也顧不上了自己的手下,看了眼黃金巨人的出手威力,便知逃命要緊。

  為免眾怒,為了安全計的庾慶師兄弟三人倒是提前站遠的合適,他們倒是安全了,可眼前的驚變卻把他們給嚇傻了。

  親眼目睹了一場突發的慘變,那蘇醒的黃金巨人只一劍,一群玄級修士便死的死、傷的傷,連吳黑和鐵面人這兩個上玄修士也被嚇得只有逃的份。

  南竹低頭看了眼掌中握著的黃金果子,人都是懵傻懵傻的,嘴角連連抽搐不已。

  他自己心里在問自己,這真的是自己摘果子惹出來的事?

  庾慶雙手左右打了下兩位師兄,“還發什么傻,趕緊跑。”

  他第一個先跑了,南竹和牧傲鐵亦連忙跟著跑人。

  不跑不行,三人一見那黃金巨人蘇醒就立馬聯想到了,這可能就是金墟的守山獸。

  之前都抱了僥幸,認為守護金墟的可能就是吳老太爺兄弟倆,現在看來,是自己想的太美了,這不就是自我安慰么。

  醒悟過來的師兄弟三人,瞬間逃命似的跑了。

  跑出山腹不見能庇護他們的吳黑,那就只能是靠自己了,庾慶立刻揮手示意,帶著兩位師兄直接跳下山崖,落到崖底便立刻找隱蔽的地方躲躲藏藏。

  山崖下的地面也能感覺到震顫,但是沒有山腹內明顯。

  庾慶在前,領著兩位師兄弟專挑不容易發現的溝壑路線,偷偷摸摸一路急奔跑人。

  追在后面的南竹問:“老十五,這不是去仙宮宮殿的方向。”

  庾慶回頭爆了臟口,“你他媽的還想直線跑回去不成?你瞎了狗眼嗎?聶品蘭的丈夫被殺了,寧朝乙的一雙腿廢了,死傷這么多人,都怪你手欠,這賬回頭都得算你頭上去。殺夫之仇,憑聶品蘭的性子,你覺得她能放過你?鐵面人死那些個手下,他能放過你才怪了,吳黑不知去了哪,現在兩邊都想干死你,不拐彎抹角怎么辦,我們兩個可救不了你。”

  南竹頓小汗一把,邊跑邊亮出了手里的黃金果子,悲兮兮道:“摘了顆果子就能搞出這么大動靜?我說,這玩意有那么重要嗎?怎么看都不至于啊!”

  牧傲鐵一瞅,也有點急了,“你怎么還捏著這東西,萬一那黃金巨人真找果子來了,你不是找死嗎?”

  南竹頓又心虛,自己也覺得奇怪,惹出這么大麻煩的東西,自己怎么還死攥著不放?二話不說,直接揮手扔了出去,撞在前面的崖壁上叮當落下。

  誰知沖在前面的庾慶又一把給接了,往后扔回給了南竹,“先收著,黃金巨人若真是守護這東西,說明這是寶貝,若對方真要找這東西,回頭我們被他找到了卻交不出東西來,那也是個要命的麻煩。”

  “對對對。”南竹連連點頭,趕緊塞進了衣服里面放好。

  山腹內,坐著的黃金巨人收了劍,一劍倒插杵地,借力慢慢站了起來。

  枯坐的年頭太久了,雙腿似有不便,他稍作活動,然后便邁腿彎腰,從橫攔的焦石缺口中鉆了出來。

  沒有理會相互扶持逃離的寧朝乙等人,也沒有理會躺在亂石堆旁裝死的白蘭。

  他已經一劍試出了這些人的實力,不值一提,便視同螻蟻不再理會了。

  他提劍大步而行,走到了山腹中間的一處廢墟地帶,抬腿轟隆隆連掃帶踢的,很快便清理出了一塊烏黑色的金屬空地,平地中間有一環套一環的金屬輪盤。

  黃金巨人走到空地中間,倒提巨劍插了下去,嗡聲震蕩,一劍插進了金屬輪盤中間的缺口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