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一五章 救星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養著大頭,隨身的靈米自然是有備著的。

  南竹很快抓了一大把在手,只不過濕了,運功弄干了,將大頭放在了掌心。大頭也不客氣,撲在了米堆里咔嚓咔嚓狂吃了起來。

  站在冰原上的師兄弟三人再看四方天地,視線所及之地不見海。

  “這是把整個大海給冰封了嗎?”南竹驚疑而問。

  庾慶對牧傲鐵道:“助我上去看看。”說罷縱身而起,又飄然落向了牧傲鐵,以己之力,欲再借一把力。

  師兄弟幾個配合默契,不需要多說,牧傲鐵一個獨臂擎天,一掌將借力使力的庾慶給送向了空中。

  炮射騰空的庾慶四周張望,看到的也還是冰原,竟然還是看不到海,飄然落地后,他對兩人搖頭道:“看不到邊,冰封的海域不小。”

  南竹不解,“怎么突然就冰封了,能把這海水給快速凍住,可不一般吶。”

  庾慶腦海里閃過了在山谷中見到吳黑父親以藍戟冰封水潭的畫面,他有點懷疑是吳老太爺利用藍戟所為,然自己也不敢確認,一只那么小的戟,真能冰封這么大的海域?

  不敢確定也就沒有亂說。

  接下來怎么辦?三人看向地面的冰窟窿,此時方覺萬幸,真正是逃出生天了。

  大太陽底下,卻是涼颼颼的。

  南竹看了看掌中咔嚓啃食的大頭,忽感慨而嘆,“我們這次出山…轉眼有兩三年了吧,也就兩三年的工夫,我們已經是多少次死里逃生了,放之前在觀里的時候,做夢也想不到咱們能經歷這些個。

  老九,老十五,可能咱們真的錯了,再這樣搞下去,保不住哪天就要馬失前蹄栽了。現在想想,山里雖然窮了些,但是真自在,很安逸,要不還是聽小師叔的,回去吧,回山隱居去吧。”

  聞聽這些個,庾慶和牧傲鐵腦海中亦是一幕幕出山后的畫面閃過,真正是屢次歷險,又屢次死里逃生,想想都有些后怕。

  牧傲鐵偏頭瞅了眼庾慶的反應,回了句,“沒有這屢次的冒險,你我到了七老八十的年紀,修為也未必能破玄。”

  庾慶低頭低聲道:“你們先回去吧。”

  見他這樣說,南竹又岔開了話題,“唉,吳黑父子好像還被冰封在下面,怎么辦?”

  庾慶一聽便懂,勸不走的,偏頭看向他手中消耗太大導致體虛正在咔嚓啃食的大頭。

  從冰層下逃出來的途中,他不是沒有考慮過去救吳黑父子他們,途中隱約也看到冰層中不知多遠的地方隱約有熒石光芒,但是大頭燒出的水橫向破冰難度太大,遠沒有向上化冰簡單。

  事實上他擔心大頭的持續發熱能力能不能持續到把他們三個給救出冰層,與其大家都困在下面等死,不如能活幾個先活幾個。

  他也確實有私心,先救老七和老九!

  如果大頭還有能力,他才會考慮去救吳黑父子。

  和吳黑父子的交情也確實沒到生死與共的地步。

  結果證明他的抉擇沒有錯,大頭確實是吃不消了,逃出生天已是強弩之末。

  而大頭現在的狀況也明擺著,根本沒有能力在冰層下橫穿救人。

  思索一番后,庾慶說道:“如果僅僅是困在這冰層中,他們父子應該死不了。”

  南竹訝異,“何以見得?”

  庾慶這樣說自然有原因,他把吳黑父親從干尸變成人的過程說了一下。

  南竹和牧傲鐵聞言駭然,沒想到竟還有如此匪夷所思之事。

  兩人還想再問點什么,卻發現庾慶在看著空中,不知在看什么,兩人順勢看去,頓也愣住,只見空中浮著一人。

  不需要看清來者輪廓,已能猜出來者是誰,南竹喃喃道:“還真是不經念叨,剛說他,他就來了。”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吳黑的父親,那個從干尸泡發成人的老男人。

  浮空而立的老男人手持黃金戟,長發飄揚,在高空之上俯視著下方海平面上的大面積浮冰。

  在他的高度,在他的視角就是如此,能看到庾慶跳起來也看不到的大海。

  他一直在飛來飛去四處尋找吳老太爺,也在尋找仙宮,找到了仙宮就不愁找不到吳老太爺,若不是這塊面積如此之巨大的浮冰,從附近一帶飛過的他也很難注意到這邊。

  此時拐向飛來,浮空稍作凝視后,看到了冰面上的人,他也頗感意外。

  閃身飛去,帶著一陣風落在了冰面,拄著黃金戟站在了三人跟前,沉聲道:“你們怎么在這,大黑和小黑呢?”

  庾慶拱手道:“老先生來的正好,吳黑父子應該被困在了下面的冰層中,冰層太厚了,我們無力搭救。”

  老男人:“他們怎么會困在下面冰層中?”

  “我們也不清楚,我們是從海底的仙宮逃出來的……”庾慶把逃逸時被冰封的大概情況講了下。

  老男人聽后了然,“我說這怎么會出現這么大的浮冰,原來是我那兄長用了藍戟的威力。”

  庾慶驚訝,“那只藍戟能冰封這么大一片海?”

  老男人答非所問,“也就是說我那兄長還在仙宮中?”

  庾慶:“仙宮在水下肯定也被冰封住了,他一時間怕是沒那么容易出來吧。”

  老男人:“仙宮在什么位置?”

  庾慶立刻指向剛剛留下的冰窟窿,“我們就是從這逃出來的,直接下去就能到仙宮。老先生,先救人吧。”

  老男人目光盯著南竹掌中咔嚓咔嚓啃食的大頭凝望,若有所思了一陣,才接話道:“救人!”

  他手中的黃金戟拎起振臂一抖,立刻煥發出一陣澎湃熱浪,炙烤的人有窒息感。

  庾慶三人訝異,他們都接觸過真正的黃金戟,沒想到黃金戟還有這效果,看來這玩意不懂的人還真不會駕馭。

  老男人已經是直接揮戟跳入了冰窟窿當中。

  “大頭不宜再潛下去了,你們留這看著大頭,我去給老先生當向導。”庾慶扔下話,轉身也跳入了冰窟窿。

  “你看著。”牧傲鐵也扔下話便跳進了冰窟窿里。

  水花一團又一團的濺出,南竹傻了眼,四周看了看,發現的的確確就剩自己一個人了,當即嚷了起來,也不知是嚷給誰聽,“這放屁蟲哪還需要人看。”

  他快速俯身蹲地,將一小包靈米全部拿了出來,扯開袋子露出靈米,放在了地上,又將大頭放在了靈米上,“大頭,你在這慢慢吃吧,我們要是回不來了,就不連累你了,你自己顧著自己吧。”

  跟大頭處了這么久,多少也了解,只要大家能順利回來,大頭應該就丟不了。若是不能活著回來,那就真的是只能看大頭自己的運氣了,能不能找到路離開金墟,就看大頭自己腦袋靈不靈光了。

  給足了糧,他也毅然決然地跳進了冰窟窿里。

  咔嚓咔嚓啃食了一陣的大頭突然歪頭停下了,挺著撐圓的大肚子,轉圈看了看四周,然后振翅飛到了冰窟窿旁,盯了一陣水面,轉身,屁股對著冰窟窿,后退幾步,屁股坐進了水里才打住。

  噗!一陣飛灰湮滅的屁放進了水里。

  它圓圓的肚子,眼看著癟回了正常后,又振翅飛回,落在了糧袋上,繼續咔嚓咔嚓啃食……

  水中,黃金戟爆發出的熱度不是大頭能比的,首先是熱溫方向可控。

  老男人持戟一路倒栽著下沉開路,將再次冰封的通道給一路打通。

  跟在后面的庾慶等人不得運功抵御那灼熱的水溫。

  也不知下沉了多深,在庾慶的示意下,老男人橫穿冰層,向著一處有熒石亮光的地方去了。

  融冰見人,赫然就是吳黑父子,他們逃的快,離海面的距離也比較近。

  見到父親來營救,吳黑繃緊了面頰,繼續施法為自己兒子撐住了那片不進水的空間。

  老男人示意吳黑掩蓋了熒石的光亮,然后又持戟開路,朝其它有熒石亮光的地方去了。

  很快,冰封中的寧朝乙和陸星云母女也被救了出來,也都還活著,還在絕望中運功硬挺著耗到現在。

  三人見到老男人持黃金戟親自來了,不用再怕吳老太爺了,都是精神一振,沒有離去,隨后跟著去尋找賊鴛鴦夫婦……

  宮殿內,一顆顆熒石在人手中,拱衛在地泉池臺邊。

  吳老太爺持戟站在池邊,吳刀和吳和運陪同左右,邊上的鐵面人又重新戴上了鐵面。

  手中拿著熒石的正是白蘭四妖,還有鐵面人的四名手下。

  人都是鐵面人親自去召喚回來的。

  重新聚集后,這些人才知道自己的頭領已經歸順了吳老太爺,他們能怎么辦?只能是虛與委蛇,為了保命也順從了。

  一群人不知道把他們又帶回這里是什么意思。

  吳老太爺持戟慢慢在池臺旁徘徊了起來,良久后,嘆了聲,“這口泉,乃是仙家之物,是好東西,好東西不能對自己人藏私。鐵面,讓你的人都去池里泡上一泡吧。”

  “……”鐵面人頓扭頭怔怔看著他。

  白蘭四妖和那四名斗篷人卻是嚇一跳,皆驚疑不定,不知那老頭子念的什么經。

  他們若是不知道這口水池是什么東西,還倒罷了,偏偏他們知道這是能讓人異化的地泉,誰敢輕易往里面泡?

  吳老太爺慢慢轉身,盯著鐵面人道:“只有泡過了才是真正的自己人吶,若不是一條心的人,留著還有何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