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一二章 山中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太陽漸漸高照,同時有大片陰云籠罩而來,令大地上的金燦燦也漸漸失去神采。

  偷偷摸摸盯著那山上的樓閣,觀察了許久后,遲遲觀察不出什么名堂,鐵面人看了看漸被烏云籠罩的天空,又忍不住道:“吳兄,我們還要等到什么時候,真就這樣一直等下去不成?說不定里面根本沒人。也許我們看到那三人離開前,已經有一人先離開了。”

  眾人不語,也覺得這樣一直等下去不是個辦法。

  吳黑想了想,也實在是沒有別的辦法,最終下了決心,“就算有人,左右也就一人,不是我們對手。”目光盯向了鐵面人,“切記,一旦發現有人,立刻全力以赴,切不可讓他發出警訊。”

  要對那位吳老太爺的人動手嗎?鐵面人猶豫了一下,但他最終還是點頭道:“好,我定不手軟。”

  吳黑:“你們先在這里等著,我們先進去查看,等我們進去后,你再立刻帶人過去堵住出路防逃。”說罷就要招呼庾慶等人一起離開。

  “慢著。”鐵面人抬手緊急阻止。

  吳黑等人只得暫停看著他。

  鐵面人語氣倒是客氣,“吳兄,事已至此,咱們兩邊當共進退才是,扔下我們先走,這不太合適吧?”

  他顯然是在擔心會被玩什么貓膩。

  面對質疑,吳黑不得不解釋,“按你說的,他們并沒有發現你們,也可以說是并不知道你們進來了。那山頂樓閣的位置居高臨下,對四周的環境一覽無余,靠近過去被發現的可能很大。

  如果對方真的還有一人在那里面,看到我們過去了,不會再疑其他,我們進去后能吸引他的注意,你才有機會趁其不備帶人過去把那樓閣的所有逃逸方向給堵了,防止他去通風報信。

  就算是這樣,我們都未必能攔住對方,那里面的出口太多了。好在此時的仙宮沉入了大海深處,一雙翅膀在水里想甩脫我的可能性不大,進去一逼,只要有人,大概率上是從這樓閣的窗口逃出來。”

  鐵面人若有所思,但還是與寧朝乙那邊碰了下眼色,見后者微微點頭,當即釋然笑道:“原來如此,吳兄高見,好,就依吳兄的安排來辦,咱們就來個里應外合。”

  吳黑也不跟他再廢話,帶著兒子,招呼上庾慶等人,一起縱身而出,飛躍而去,直奔前方山頂而去……

  山上樓閣窗口內,恢復人形的吳謝山負手而立,不時環顧四周窗外的情形,突然,目光一定,繼而迅速身形一矮,靠在了墻邊,窗邊側臉向外多看了幾眼,然后又迅速貓身,輕輕下了樓。

  他從樓下出口一溜出,便置身在了宮殿內部,在亭臺樓閣中躲藏,暗中觀察著入口方向。

  吳黑領著一群人進來了。

  庾慶等人紛紛摸出熒石照明,也都跟著吳黑溜達了起來。

  眾人大概明白吳黑溜達的意思,在給鐵面人那伙人爭取靠近的時間。

  一群人走到了地泉池臺旁后,吳黑忽然喝了聲,“我那伯父帶走了兩個,此地應該還留了一個,給我搜!”

  此話一出,庾慶等人響應附和是自然的,暗藏在壁上的吳謝山卻是嚇了一跳,不敢遲疑,迅速貓身而退,又鉆回了通往外面的樓閣空間內。

  跑進樓閣沒二話,立刻從窗口躥身出去,人在空中,身上彌漫出邪氣,當空化作了雙翅妖魔,欲振翅高飛而去。

  然就在這時,他猛然察覺到了什么異常,驟然回頭看去,只一眼便目露驚駭。

  早已靜候在樓閣頂上,鎮守著四面八方的鐵面人,如離弦之箭射來,一腳如錐矢,差點命中吳謝山后背心。

  吳謝山拼命扭身躲過一劫,卻被鐵面人凌空一爪給抓住了一只翅膀,后者也不管吳謝山身上籠罩的淡淡邪氣的侵蝕,總之扯住了翅膀便不放手,扯住對方瘋狂進攻。

  圍在樓閣外的白蘭等人都紛紛冒出,紛紛抬頭看著空中的廝殺。

  “啊…”吳謝山忽一聲慘叫,當空血灑。

  一個扯住翅膀不放,一個欲擺脫,于是那只被扯住的翅膀硬生生被撕扯了下來。

  轟!吳謝山身形砸落在地,砸落在硬邦邦的黃金地面,砸出一陣邪氣。

  他背后的斷翅處,冒出大量邪氣,竟又有一只翅膀在奮力重生。

  人影閃落,鐵面人落地,一腳踩在了吳謝山的胸口,將他硬生生踩回了地面,同時拔劍,劍鋒頂在了吳謝山的腦門上,“再敢動,一劍切了你腦門!”

  口角嗆血的吳謝山只剩下了喘息,緩過一口勁后,沉聲道:“你是什么人?”

  此時,吳黑等人也已經因動靜趕了過來圍觀。

  吳謝山眼珠子左右一看現場情況就明白了,進來的不止他們看到的人數。

  于是他放棄了反抗,身形快速變化,眾目睽睽之下又從妖魔形態變回了那個二莊主形態。

  鐵面人對吳黑道:“吳兄確實妙算,果然一網兜個正著。這家伙的實力不弱,竟然介乎初玄和上玄之間。”

  吳黑:“正常情況也就初玄,變身妖魔后,他的實力會增強不少。”繼而又盯著地上的人問,“吳謝山,其他人干什么去了?”

  吳謝山反問:“我告訴了你,你能放過我嗎?”

  吳黑:“那要看你說的值不值得我們放你。”

  吳謝山:“我說我不知道,你信嗎?”

  吳黑:“以我伯父的為人,你確實也難知道什么。”說罷拉扯上兒子,轉身而去。

  鐵面人明顯怔了怔,喊道:“吳兄,這怪物怎么處理?”

  吳黑:“他這個人質要挾不了我伯父那種人。”

  此話一出,鐵面人懂了,留著沒用了,反而還有可能是后患。

  躺在地上的吳謝山也聽懂了,當即瘋狂掙扎并吶喊,“大黑子,你跑不了的…”話音戛然而止,鐵面人手上劍光閃過,地上的腦袋跟身體分了家。

  鮮血,滾動的腦袋,抽搐的四肢,呼呼冒出的邪氣。

  旁觀的陸星云忽出聲道:“我之前殺過他一次,他居然還能復活,還是剁碎了穩妥點。”

  鐵面人哦了聲,當即揮劍連斬,將吳謝山給碎尸萬段了才罷手。

  而陸星云溫柔的面龐上也終于浮現出了些許變態的暢快感。

  庾慶這幫同伙注意到后皆默默……

  炙熱的山腹中,耀目的紅彤彤咕嘟嘟氣泡翻涌不停,猶如地底的熔漿。行走在此間阡陌中的吳老太爺和兩位莊主卻知這都是金汁,一旦冷卻,就是黃金。

  盡管地面到處是紅彤彤沸煮的金湯,四周的險峻石壁和崎嶇地貌卻都充斥著一種陰暗的色彩,給人陰森壓抑的感覺。

  “老祖宗,你看,那是什么?”

  吳刀忽指向一處喊了聲。

  吳老太爺和吳和運順勢看去,只見一片參差不齊倒垂如獠牙的石幕下,一處紅彤彤沸煮的金湯中間,有一大塊焦石聳立,焦石上長著一株半人高的植株,看長條細葉的形態,像是蘭株,金色的蘭株。

  和蘭花不同的是,不但沒有開花,植株主枝上反而長著三顆像雞蛋的橢圓形果子。

  金色的果子,比雞蛋也要小上兩圈。

  三顆金果非常醒目,吳刀也是先看到了果子才注意到了這植株,因果子上偶爾有金燦燦的流光閃過,令此物顯得有些不凡。

  三人哪還能忍住,立刻閃身落在了那塊焦石上,皆俯身看著那金色蘭株。

  吳刀嘖嘖道:“進入金墟以來,黃金動物看過不少,這黃金植物真的還是第一次見到。”

  “這是什么東西?”吳老太爺也頗感驚異的嘀咕。

  “老祖宗,老祖宗……”

  吳和運突然連連呼喚。

  吳老太爺和吳刀抬頭看他,見他正盯著對面看什么,當即又順勢看去,兩人看后亦怔住。

  之前有倒垂的獠牙石幕遮擋,加之那后面的光線比較幽暗,讓人看不清后面的情形,此時站在了獠牙石幕下卻是看了個比較清楚,只見一尊巨大人影端坐。

  一個巨人身影,金色的巨人,是個男人模樣,眉目栩栩如生,閉目安神模樣,靠在石壁上,雙手搭扣扶劍。

  對他們三人來說,那支扶著的劍自然也是巨劍,劍刃鋒利,劍身有流暢的云紋。

  “死的還是活的?雕塑嗎?”

  吳和運小心翼翼地問了句。

  放在外界的話,自然而然會認為是黃金雕塑,可在這鬼地方,黃金動物都是活的,有個把黃金活人怕是也不足為怪。

  別說他了,就算是吳老太爺心里也有些打鼓了,有點不敢輕舉妄動了,嘴上卻在自我安慰,“應該是雕塑吧,真要是什么活人,不會連我們到了跟前都察覺不到,若連這點察覺能力都沒有,就算是活的,也不足為懼。”

  聽他這么一說,兩位莊主頓放心不少,但是說話的聲音都還是不敢放大。

  吳刀:“老祖宗,當年的金墟里面有巨人嗎?”

  吳老太爺:“自然是有的,搬山填海的好勞力,比一堆烏泱泱的凡人好用的多,各地仙人都喜歡招來當力士使喚。”

  吳和運奇怪道:“老祖宗,在這里弄一尊這個黃金雕塑干嘛?”

  “不知道…”吳老太爺剛嘀咕出半句,忽然臉色驟變,猛回頭看向來路,沉聲道:“不好,老二出事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