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一一章 進階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第四一一章進階  濃稠的金色小河流在大地上涌動,最終化作瀑布墜落山崖之下的幽窟中。

  蜿蜒的金色小河流來自一座山腹內,山腹上裂開了猙獰的巨大口子,像是妖獸張開的巨大嘴巴,隱隱還有騰騰熱氣往外冒,金色小河流就是從那猙獰口子里流淌出來的,像妖獸在熱的吐舌頭。

  小河流剛從山腹流出時,是紅彤彤的熱流,流淌至半途才漸漸冷卻成金色的液體。

  這里的溫度很高,站在山崖上的吳老太爺和一左一右的兩只妖魔能感覺到,熱浪滾滾撲面而來,衣袂被熱氣所攪動。

  這里的山崖和整座大山是放眼所及之地唯一能看到的土石之地,焦黑焦黑的顏色在這金燦燦的世界格外顯眼。

  此時此地,在新一天的黎明光景映襯下,給人一種詭異而不真實的畫面感。

  突然,兩只妖魔雙雙回頭看去,吳老太爺也不例外。

  山呼海嘯般的巨大動靜,隱隱從遠方傳來。

  吳刀驚疑著問了聲,“什么動靜?”

  吳老太爺微閉目,稍側耳凝聽了一陣,手中藍戟杵了杵地,“沒事,仙宮從天上降落到了水里。”

  吳刀錯愕:“降落到了水里?”

  吳老太爺:“要進階的不止是陸地上的動物,還有海里的,既然落下了,就說明這片水域里有進階的動物。”

  原來如此,吳大莊主和三莊主微微點頭。

  吳和運又盯著前方的山腹裂口道:“老祖宗,這是哪?”

  吳老太爺:“早年進來時也不敢過多亂跑,這里我也是第一次來,當年倒是聽仙宮里的人說過,說此地是驅動整個仙宮陣法的中樞。天泉是有可能在此的,走吧,進去找找看。”

  他沒有直接飛過去,而是拄著藍戟小心向前一步步走去,神情中透露出了罕有的謹慎。

  興奮跟隨的兩位莊主察覺到了,吳刀試探道:“老祖宗,可是有什么問題?”

  吳老太爺:“你以為我和我那弟弟當年進來后不想到處看遍?不是不想,而是緊張害怕不敢久留。這里是仙家洞府,你們以為‘仙人’只是說說的不成?生活在這里的人,確實有長生之能,可不敢保證沒有活人存在,當年我們兄弟兩個算是監守自盜、做賊心虛吧,可謂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吳和運頓驚疑道:“老祖宗的意思是,仙人可能在這里還留了活人看守?”

  吳老太爺:“有沒有留人看守,我不知道,但海市和小云間都有守山獸看守的消息你們也聽說了,誰敢保證金墟就能例外?小心點沒錯,都給我警醒點。”

  說到底,他們兄弟倆當年只是兩個給金墟看門的,對金墟內部的真正情況了解并不多。

  “是。”兩位莊主應下,已是提心吊膽著四顧。

  快速上升的水位,從峽谷內灌入大裂縫,躲在大裂縫里的人不斷上爬。

  直到快要將一群人給逼出地面時,波濤洶涌的水位才停止了上升。

  也就是說,高落差的深淵峽谷幾乎被水給灌滿了。

  看著眼前洶涌晃蕩的水,攀附在裂縫壁上的鼠太婆鼻子嗅了嗅,忽道:“像是海水的氣味。”

  大家或多或少都感覺到了,都想伸手嘗嘗,但又不敢觸及,怕這突然而來的水有問題。

  唯獨有一個膽大的,連吳黑和鐵面人都不敢干的事情,他干了。

  只見南竹下意識單手掬了點水,捂在鼻子前嗅了嗅。

  庾慶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南竹已經直接伸舌頭舔了一下,這實在是令庾慶無語,難道不知道吳老太爺在這里面發生異變的事?他真想一腳踹這死胖子進水里去,虧小師叔還說這胖子更有江湖經驗,有江湖經驗的人能干出這事來?

  不但是他,包括吳黑和鐵面人在內的其他人都注意到了南竹的舉動,都被南竹的勇氣給驚著了,皆怔怔看著他。

  “呸。”舔了舔的南竹啐了口,甩掉手里的水,一抬頭,見眾人盯著自己,立馬點頭道:“沒錯,是海水的感覺。”

  對于海的味道,他并不陌生,當初從小云間運仙桃樹去幽角埠時,可是在海上飄了幾個月的人。

  見他確認了,好吧,眾人除了無言以對也只能是無言以對。

  看著腳下晃蕩的海水,鐵面人驚疑道:“吳兄,這什么情況?”

  見大家都盯著自己,吳黑道:“仙宮應該是已經沉入了海底,應該是海底有東西要進階了。”

  “進階?”鐵面人越發驚疑,“什么進階?”

  他那邊的人都同樣的反應。

  吳黑懶得多解釋,他本就不是說給他們聽的,是說給能聽懂的人聽的,隨口敷衍,“我也不清楚,看下去就知道了。”

  天亮了,他們既不敢冒頭出去,又不敢草率觸碰下面的海水,只能是繼續掛在大裂縫的壁上看著。

  后來,大峽谷里的海水終于漸漸平復了,且平靜的像是一面鏡子。

  然這樣的平靜并未持久,突然一陣波涌,眾人齊齊一個機靈,除了小黑,幾乎都有了同樣的警覺,水里面來了東西。

  能讓這么大的峽谷里的水面產生晃蕩反應,來的東西的體型可想而知了。

  沒多久,果然見到大峽谷的水中有很大很大的龐然大物在扭動著身子經過,奈何水面動蕩不安,誰也看不清水下經過的到底是什么東西,而且水下似乎還起了什么異樣變化。

  最終還是南竹比較有種,竟躡手躡腳輕輕地蹲入了水里,大家注意到他時,他已經埋頭進了水里。

  庾慶頓時火冒三丈,想喊想罵又不敢,怕驚動水里的怪物。

  而水里又冒出了個小東西,正是振翅逃出水面的大頭。

  之前喬且兒死的時候,庾慶把大頭給了南竹,讓他去燒水來著,之后大頭就一直在南竹身上,此時被迫從南竹身上逃離了。

  眾人都抬頭看了看沖上天飛舞的大頭,很快又被從水里冒頭的南竹所吸引。

  南竹露了個腦袋出來,又伸出一只手向下指,朝眾人輕聲道:“快下來看。”說罷又沉入了水中。

  看他那樣子,似乎有什么重大發現,眾人不由面面相覷。

  后來,牧傲鐵跟著沉入了水中查看。

  “嗯。”鐵面人對自己手下偏頭示意了一下。

  立刻有兩個斗篷人迫不得已沉入水中。

  一會兒后,兩人給出了回應,表示沒感覺到什么異常,鐵面人這才也沉入了水中看怎么回事。

  之后便是接二連三的,大家幾乎都鉆入了水下,剩下了庾慶和吳黑父子。

  “下,下,下……”

  小黑可能感覺潛水很好玩,在父親身上鬧騰,想下水玩的意思很明顯。

  見他鬧騰沒完,吳黑臉一沉,抓住兒子后頸直接往水里一摁,自己也跟著鉆了下去。

  最后就剩庾慶一人左顧右盼,他沒堅持多久,自己也沉了下去。

  一到水下,避開了跌宕的水面波光,水下情形立刻就清晰了,視覺上也感受到了某種沖擊。

  庾慶一眼就看到了讓他心里不太舒服的黃金動物。

  一條巨大的魚尾過去沒一會兒,又一條蛇出現了,體型巨大的黃金巨蛇剛好從裂縫前游過,像是一種海蛇,頭上還長著雞冠狀的須,如一頭巨龍緩緩在峽谷中游動。

  更詭異的是,大峽谷兩邊似乎冒出了一縷縷金色云霧,如縹緲緞帶般連接到了巨蛇的身軀上,像是在做某種加持。看著看著,能漸漸感覺到,巨蛇的體軀在明顯變得更加龐大。

  巨蛇長長的身軀過去后,又有各種大小不一的游魚陸陸續續出現。有一根手指大小的魚兒在金霧的加持下變成了兩根手指大小,有胳膊大的慢慢變大至一個人那么大。

  眾人看到這里,陸續都明白了所謂的“進階”是怎么回事。

  忽然,一只體軀更加龐大的巨鯊出現了,獠牙森森,體型古老,身上某些部位如同穿了鋸齒鎧甲一般,兇悍氣息明擺著,體軀龐大到恐怖,大峽谷的寬度似乎都快容不下了它。

  可它游著游著似乎睡著了,后來一動不動的慢慢向谷底安詳飄落。

  與之前看到的情形不同的是,這只巨鯊不但沒有吸收大峽谷里的金霧,身上反而飄散出一縷縷的金霧被大峽谷左右給吸收,裹挾在金霧中的還有濃郁到肉眼可見的邪氣,一起被大峽谷給吸收了。

  沉睡的巨鯊體型越來越小,慢慢墜落谷底,因下面太深,光線太差,眾人的視線漸漸看不清了,不知巨鯊的最后下場如何。

  但是,帶給大家的那種強烈的視覺震撼感是難以形容的。

  大家在這里看到了,也領悟到了另一種生和死的恢宏形態。

  再看下去,反復也就那么回事,滿足了兒子興趣的吳黑帶著兒子離開了水下,鐵面人有所警惕,立馬也出水了,于是大家連鎖反應,都陸續出來了。

  出水后,鐵面人看了看寧朝乙等人,知道自己不太被吳黑信任,問不到什么實在話,準備找機會詳細向寧朝乙等人做了解。

  大家施法祛除身上的水汽后,又悄悄露頭在裂縫地面觀察那座山上的樓閣。

  空中,盤旋飛舞的大頭突然又飛落下來,這次沒有再往南竹那去,落在了庾慶的肩頭。

躍千愁說  說一下,謹遵醫囑,以后不會再出現熬夜更新的事了。..

筆趣閣(m.xcxsg)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