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一零章 沉海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其實對他們來說,目前最穩妥的辦法就是立刻離開,在吳老太爺發現他們之前趕緊離開。

  然而卻沒人這樣做,明知進去可能會遭遇巨大危險,都還要硬著頭皮往里闖。

  鐵面人貪圖長生,欲壑難填,一幫手下則是不得不從。

  被脅迫的高遠等人更是沒辦法,不說有把柄在鐵面人手上,更察覺到了對方背后勢力的恐怖,也許金墟的出口外就有人盯著,曾領教過鐵面人折磨人的手段,他們連擅自逃出金墟的勇氣都沒有。

  吳黑走到了命運的岔路口,母親的慘死,愛妻的身亡,令他毅然決然選擇改變命運,不想讓自己的后代再不斷重復這樣的愚忠悲劇,也正是因為他這樣的抉擇,才導致了金墟的再次開啟。

  小黑不知自己在干什么,只覺得鐵面人的面具好玩,滿眼稀奇的盯著,毫不知自己的命運已被父親做出了新的抉擇。

  庾慶則已失去正常的理智,明知不現實的事情,還是要去做,復活死去的喬且兒成了他最想干的事情。他沒辦法,他難以輕易放不下,這是他生平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女人,心田早已被濃濃的哀傷給籠罩,只是表面上看不出來而已。

  現在就算是小師叔來了,他也不會聽勸的,年輕人赤誠的情愛之心,是這般無悔,不撞個頭破血流不知道什么叫做此路不通,謂之純粹!

  南竹和牧傲鐵也是沒辦法,不能扔下這該死的掌門不管。其實庾慶并不想連累他們,甚至已經把他們帶出了金墟,可他們兩個還是跟來了,還一路上幫忙抬那沉重的金棺。

  至于寧朝乙等人,其實和高遠四妖的處境一樣,也沒有多余的路走,但他們多了一項選擇,選擇在吳黑這邊碰碰運氣,因為和庾慶的恩怨,高遠四妖想都不會往這方面去想。

  此時自然是吳黑說的算,他開口了,鐵面人立刻照辦,讓手下分了四只黃金飛鳥給吳黑。

  吳黑沒二話,要了一只在手,其它的都給了庾慶等人。

  庾慶等人立刻按吳黑的吩咐做嘗試,庾慶師兄弟三人拿了一只黃金鳥,陸星云母女和寧朝乙一伙共一只,賊鴛鴦夫婦一伙共一只,三伙人陸續觸發漣漪消失在虛波中后,在后戒備的吳黑這才帶著兒子闖進了洞窟虛波中。

  由此可見,吳黑始終不太放心鐵面人那伙人。

  沒辦法,是個人的都不會放心,何況他還聽寧朝乙等人說了鐵面人的所作所為,挾持了那么多人的家眷做人質,想也能想到不是什么善茬。

  鐵面人也不耽誤,讓手下人趕緊有樣學樣的做嘗試,見果然奏效,頓大喜。

  兩幫人就此順利闖了進去。

  從崖壁內出來,瞬間到了另一個世界一般。再見黃金大峽谷,走過一趟的庾慶等人還好,只顧著警戒四周,鐵面人那一幫子卻是驚詫莫名。

  轉身盯著實實在在的崖壁摸索一陣后,鐵面人忍不住問道:“吳兄,這什么情況?”

  吳黑現在有點想過河拆橋,因實在是不想理這種不擇手段暗藏危險的人,之前答應合作只是因為對方能及時弄來黃金動物助他們及時進來,而現在已經沒了利用價值。

  但終究是已經把人給帶進來了,人在身邊,目前的情況下,不理也不行,他只能是應付道:“這入口不安全,先離開這。”話畢揮手,先帶著庾慶等人迅速潛行而去。

  鐵面人自然是趕緊帶著人跟上。

  一群人潛行在峽谷內不敢冒頭,悄悄遠遁……

  空曠的黃金宮殿內,不時傳來咚咚聲,拄著冰藍戟的吳老太爺如孤魂一般四處游蕩著,不時停步在精美的壁雕前,那些壁雕似乎在講述什么故事,而他就是那個看故事的人。

  經過一道穿堂的月光時,將他臉上蒼老如樹皮的褶皺照了個清晰。

  空中,三只妖魔陸續從四周壁上的亭臺樓閣中飛了出來,碰頭在一起,確認都搜查到位了,旋即一起倒飛而下,臨近地面又一個拋滑而起,紛紛落在了吳老太爺跟前。

  頭戴金箍的吳刀稟報:“老祖宗,沒有發現任何人。”

  吳老太爺的目光似乎被一幅壁雕給吸引了,嘴上呢喃自語道:“我這大侄子帶著兒子跑進來究竟想干什么?也是為天泉來的不成?按理說不應該呀,真要是沖天泉來的,我那兄弟的尿性不可能讓兒孫進來,在找什么呢?”

  嘀咕著轉了身,面對吳刀,“你來時還看到他們在這里到處找什么,等我們來到,時隔并不久,他們卻不見了,去哪了?無非兩個可能,發現了我們躲了起來,或是在這里沒有找到想要的東西,去了里面尋找。”

  吳刀:“老祖宗,會不會是他們已經找到了,已經離開了?”

  吳老太爺:“這座宮殿里除了這口地泉,其它物品幾乎都在當年清空帶走了,沒有東西,他們在這里能找到什么?能在這里折騰,就說明他們什么都沒找到。而后門外面又自成一界,地域很寬廣,想找什么都不容易。你來回這么點時間,他們應該還沒有找到什么。”

  吳刀偏頭看向正大門方向,“難道真的是發現了我們跑了?會不會躲在了外面,我們要不要出去搜查一下?”

  吳老太爺一副垂垂老矣的樣子呵呵笑道:“沒必要。我那弟弟既然能讓兒孫進來,就說明兒孫要找的東西很要緊,是不會輕易放棄的。不管是去了里面,還是去了外面,只要他們沒找到東西,就還會進來。”

  吳謝山沉吟道:“所以說,我們可以埋伏在那黃金峽谷的入口處!”

  “誒!”吳老太爺擺手道:“畢竟是我的大侄子,留著他們還有用,又不打殺他們,埋伏他們干嘛。萬一他們遲遲不進來呢,難道我們真要耗在那一直埋伏著不成?不要因為他們耽誤了正事。入口不用管,讓他們進來,老二你留下,守著這出口就行。”

  守這里?吳謝山有些遲疑,但還是應下,“是。”

  吳老太爺又叮囑,“暗中躲這里就行,發現他們來了,你繼續躲著不用管,他們要離開的話,你也不要阻攔,你一個人也難是大黑子的對手,何況他還有幫手。他們出去就讓他們走,你只需發出警訊動靜,然后在空中跟住大黑子父子,我自會趕來找你。”

  吳謝山釋然,頷首道:“明白了,老祖宗放心,不會有誤。”

  吳老太爺嗯了聲,又轉身指了壁上的一處亭臺入口處,“那里應該有一間比較特別,你們誰進去了?”

  妖魔形象的三人相視一眼,最終吳和運試著說道:“老祖宗,我在那看到一間與眾不同的,其它口子看到的都是山外,獨有一個口子里面看到的是山內的情形。”

  吳老太爺嗯道:“沒錯,就是那一間,那一間才是你們進來時看到的山頂樓閣里的內部,在那可以看清后門外面的情況,老二不妨就在那藏身,盯住后門外,有人要進這宮殿瞞不過你的眼睛。”

  吳謝山:“是。”

  吳老太爺就此又一個閃身而去,落在了后門口,他又走到躺椅上坐了下來。

  吳刀和吳和運緊接著飛出,前后抬起躺椅,吳老太爺手中冰藍戟指了個方向,示意往那去找找看,兩只妖魔立刻雙雙振翅飛起,抬著他快速飛去……

  一道大地裂縫內,一些鬼鬼祟祟的腦袋半冒出地面,躲在一堆黃金石頭后面,通過石頭縫隙關注著山頂樓閣的動靜,正是吳黑和鐵面人一伙。

  距離較遠,隱隱約約目睹了月光下的抬轎離開后,鐵面人輕輕咦了聲,“四個,才走了三個,還有一個在里面嗎?”

  沒人回答。

  他只好回頭問一旁的吳黑,“吳兄,他們干嘛去了?”

  吳黑:“我去幫你問問?”

  鐵面人明顯愣了一下,旋即干笑道:“那倒不用。”

  一幫人也不敢輕舉妄動,只能是先躲著。

  躲著躲著后來天就亮了,眾人也漸漸看清了這個炫目的黃金世界,令人驚嘆不已,原來人間追求的珍貴之物在這里什么都不是,人間的土石在這里反而是稀有之物。

  他們看不到的是,整個隱藏于云團中的龐大金山已經漂浮在了茫茫大海上,在這個蒙蒙亮的清晨緩緩向海面沉降。

  巨大金山觸及海面后并未停止下沉,保持著既有的均速一直沉下,海平面很快就將巨大金山淹沒過半。

  此時,聚集在海上的巨大云團似乎失去了凝聚力,快速被海風吹散,露出金山真容。

  海面上,不時有大量黃金游魚躥出,像是在歡迎仙宮的來到。

  而仙宮內部的大地裂縫內,吳黑等人和鐵面人等都傻眼了,都因咆哮動靜跑到了裂縫盡頭,往那個巨大的黃金峽谷內張望。

  他們看到了巨大咆哮動靜的來源,只見巨大水流從峽谷另一頭以沖毀一切的氣勢奔騰而來,轟隆隆瞬間就從他們眼前過了,地面震顫,海嘯一般的呼呼風聲。

  翻騰的激流在快速抬升水位。

  宮殿內,吳謝山也因動靜藏不住了,跑到了城門口的位置看外面怎么回事。

  他親眼目睹了仙宮沉入大海的場景,為之震撼。

  海水淹沒了他的視線,也止步在城樓之外,一道無形虛波令外面的海水難以滲入宮殿分毫。

  只是光線越來越暗,吳謝山眼睜睜看著仙宮一直往大海深不見底的地方沉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