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零八章 緊迫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答案明擺著,天泉在哪,沒人知道,得去找。

  聞聽此言,眾人或多或少為之怦然心動。

  不管之前是不是為了天泉來的,在未靠近前,多少覺得和自己距離太遠,又還有其它心思,在這方面是沒什么過多念頭的,當發現自己真的有可能接觸到“長生”時,真的可能會擁有永生之軀時,說一點感覺都沒有,那是假的。

  下意識都往四周看了看。

  庾慶又問:“有地泉、人泉和天泉,若找到三泉,如何區分?”

  吳黑:“不知道,就算是我父親和伯父也不太清楚。不過他們當年偶然間知道‘三生泉’其實是三口泉后,獲悉了一句話…”說到這,似乎有些猶豫,掃了眾人一眼,顯然是不知該不該說。

  眾人目光互碰,能理解人家的心情,如此隱秘,確實不足以隨便對外人言。

  庾慶看了眼自己扛著的金棺,最終還是問出了口,“你說這是地泉,便已經排除了最大的兇險,剩下的無論是人泉還是天泉,都無害了,不管找到哪個,任何人都可以不加區分的浸泡了,你說是不是這樣?”

  吳黑想想也是,終于開口說了出來,“天道以九制,地理以八制,人道以六制。”

  眾人聽后面面相覷,南竹問了句,“完了?就這個?”

  吳黑點頭。

  南竹又問:“什么意思?”

  吳黑:“不知道。”

  好吧,南竹當自己沒問過,又看向其他人問:“你們誰懂?”

  庾慶放下了金棺,拿著熒石圍著水池的池臺轉圈查看,看能不能找到與那句話的對應處。眾人見狀意識到了什么,也跟著一起查看,包括吳黑在內,他也是第一次來此見到地泉,以前只在父輩的傳說中聽過。

  細看之下,能發現池臺上雕刻的圖案十分詭異,似乎是各種妖魔鬼怪。

  沈傾城嘀咕了一句,“堂堂仙宮里面雕這些東西是什么意思,感覺奇奇怪怪的。”

  眾人同有此感,繼續繞著圈觀察,光芒下的池水依然非常清澈,不時氣泡咕咕翻涌上來。

  “八!”

  寧朝乙忽發出一聲,停下了,指了指在水池邊圍了一圈的人。

  眾人齊刷刷看著他,南竹反問:“寧先生,什么意思?”

  寧朝乙再次指了指幾乎繞了一圈的他們,“池臺,你們看,花瓣狀,剛好是八瓣拱合的花瓣。八,地理以八制,算不算是剛好吻合上了!”

  眾人依言觀察,沒錯,發現果然是八瓣。

  “三生泉是以池臺瓣數來區分的嗎?”南竹問眾人。

  眾人皆無言以對,這個誰知道?

  于是大家繼續查看,最終也未能看出任何名堂,接下來也無需多說,看不出名堂就去找,找到了其它泉再繼續研究也不遲。

  南竹帶頭之下,其他人先紛紛跟著他朝大門口去了。

  不是剛才進來的大門口,而是仙宮的大門口。前者是樓閣的大門口,現在看來,反而像是一處后門了。

  大門像是一處城門樓子,廳堂內出來向下是出城門,不下臺階走兩側則直接走上了城墻,一群人走到城墻,眺望宮外風光。

  星月輝映,還有圍繞仙宮的云霧。

  “果然這里才是正門。”南竹舒爽而嘆。

  牽著兒子走來的吳黑,朝城樓上的屋檐示意了一下,再次提醒眾人,“走出封印是不會有任何感覺的,所有能進出的地方,基本都以屋檐為界,越界了就出了禁制,再進來要再次兜圈了。”說罷又轉身牽著兒子離開了。

  庾慶也轉身走人,對兩位師兄招呼了一聲,“找天泉!”

  南、牧二人知他惦記著嘗試用天泉復活喬且兒,當即放下賞景事,趕緊跟著回去了。

  面對可能就在眼前的長生,其他人也沒了心思,也趕緊入內去了。

  等他們都進去了,城樓外的一座山頭后面,鐵面人等才緩緩冒了出來,如何掌握進入仙宮的辦法,顯然成了他們最要緊的事。

  仙宮大殿異常寬大和空曠,幾乎看不到任何陳設,穹頂更是高高在上,也不知當年的仙人弄這樣的宮殿是干嘛用的,反正看著不像是正常的宮殿。

  庾慶等人一回來,立刻循著四周的臺階上樓,一群人又穿梭在內部的亭臺樓閣中。

  宮外的山壁上到處是亭臺樓閣,宮內的閉上也到處是亭臺樓閣,這也算是奇觀。

  于是仙宮外的一群人立刻發現了異常,不時見到亭臺樓閣內有光亮閃現,一群人迅速朝著光亮地帶摸了過去,一路悄悄跟著光亮走。

  他們很快便排除了庾慶師兄弟三人,沒一會兒便將從一廊檐下露面的寧朝乙給堵了個正著。

  站在扶欄外堵他的是高遠,堵住他后,高遠立刻揮手示意一番,然后就是幾條人影悄沒聲息的溜了過來。

  第一時間趕到的鐵面人伸手試了下,又觸動了虛波,他看了看其它門窗里閃爍的光亮,當即低聲問道:“怎么進去的?”

  寧朝乙眨了眨眼,“從山腳下一個大洞窟里進來的。”

  鐵面人:“我知道那個洞窟,我問你怎么穿過這防御進去的?”

  寧朝乙:“不知道,那個叫吳黑的家伙給了我們一人一個金丸,我們拿著那東西就進來了。”

  鐵面人當即伸手:“金丸拿出來看看。”

  寧朝乙則攤手,“沒了,一進洞窟,那金丸就煙消云散了。”

  鐵面人很是懷疑的眼神盯著他,又問:“那你們怎么出來?”

  寧朝乙:“我現在就能出去,眼前就能出去,你們進不來,我出的去,這封印只阻止進入,不阻止出去。”

  鐵面人剛想驗證他的話,負責警戒的人當中忽有人出聲道:“先生,天上有東西。”

  眾人齊刷刷抬頭看去,旋即又紛紛迅速矮身找地方躲藏,寧朝乙也不例外,側身躲在了柱子后面。

  夜空中,似乎有一個人在飛,但明顯又長了一對大翅膀。

  來者從眾人頭頂飛過時,眾人借著月光才看清了大概樣貌,獠牙鬼頭,猙獰恐怖,雙手利爪,膚色黝黑,沒有毛發,頭戴金箍,背生肉翅雙翼,下半身倒是人的裝扮。

  怪物在空中盤旋了兩圈后,落向了仙宮大門,能看出本是想落在那城門樓子上的,結果被虛波撞了一下,只得翻飛落地在了城門外。

  令眾人驚疑的是,怪物落地后,迅速收了雙翅,轉瞬又化作了人形,變成了一個光著上身的男人。

  一見此人,寧朝乙吃驚不小,鐵面人他們沒見過,他卻是見過的,這化作人形的怪物居然是裂谷山莊的大莊主吳刀。

  吳刀顯然是被仙宮內閃爍的光亮給吸引了,又迅速朝光亮閃爍處飛掠而去。

  寧朝乙暗道糟糕,當即對外面的鐵面人低聲道:“先生,那是裂谷山莊的大莊主吳刀,不能讓他跑了,他一跑,很有可能把他背后的吳老太爺給引來。”

  鐵面人聞言立馬盯著夜空到處掃視。

  他的警惕心可以理解,萬一那老家伙就在附近,他這一動手,無異于主動找死。

  然就因為他這猶豫,吳刀已經又化作雙翼怪物騰空而去了,哪怕是高遠也不敢去追。

  寧朝乙暗道完了,那位大莊主肯定是報信去了。

  鐵面人顯然也有些急了,回頭問道:“找到天泉沒有?”

  寧朝乙:“沒有。那個吳黑對這里也不熟悉,正在找。剛才這怪物來了,我得回去通告他們一下,不然等到那位吳老太爺來了,我們都得倒霉。”他扔下話就跑了。

  鐵面人尚在猶豫下一步該如何,對他的離去一時間竟沒反應。

  回到仙宮內,寧朝乙立刻大聲招呼,將庾慶等人全部召集了過來,快速把剛才的事情給講了遍。

  眾人聽后頓感憂心,紛紛看向這仙宮內的巨大空間,南竹撓臉:“這里面大部分地方我們都還沒有查找過,就這樣放棄了豈不是白忙一趟。”

  庾慶思索著說道:“不會,他們要進也要走我們進來的那條路。派個人去后門口盯著,發現他們進來了立刻報信,這里的出口很多,我們隨時可以撤離。老九,你去后門口守著,我們其他人抓緊時間繼續找。”

  他不找到天泉顯然是不肯輕易罷休。

  吳黑點了點頭,顯然也認可這樣做。

  “好。”牧傲鐵應下,飛身跳了下去,直奔后門方向。

  寧朝乙又問:“鐵面人那幫家伙怎么辦?”

  庾慶就一句話,“先不管他們。快點,我們抓緊時間繼續找。”

  一群人頓時又散開了,繼續在內部的亭臺樓閣中穿梭尋找……

  約莫半個時辰后,仙宮外籠罩的云霧中飛出一張抬轎。

  一張簡單而粗糙的木頭躺椅上,吳老太爺翹著二郎腿安躺在那,手上抓著冰藍戟,兩個長著肉翅的妖魔如同轎夫抬著,還有一個頭戴金箍的妖魔伴飛在旁,手上抓著一只黃金鳥。

  兩名轎夫身上也掛著還不時動彈的黃金鳥。

  吳老太爺手中的冰藍戟如同指揮棒,抬轎的妖魔聽從指揮,抬著他飛往了山腳,飛到了那座巨大的洞窟前,直接穿過虛波漣漪而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