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零四章 帶他們兩個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白蘭停步,聽完叮囑,回頭看了眼,又繼續前行。

  四肢都有傷口,后背也開了條血淋淋的大口子,衣不蔽體,給人衣衫襤褸的感覺。

  雖然受傷了,只是打斗不利,并不妨礙她的離去,忽閃身躥向對岸而去。

  南、牧二人也快速到了庾慶身邊,上下打量,發現沒事,頓松了口氣。

  當然,二人也很不解,南竹道:“老十五,這女人留下是個禍害,已將她小命擱在劍下了,當立斬之,怎能放過,這不是給自己找麻煩么?”

  很疑惑,但又感覺老十五這樣做必有緣由,故而一問。

  庾慶盯著遠去的人影,“是禍害,只是個在我劍下求生的禍害,那邊還有個我等不能力敵的禍害,憑我們的實力想殺他很難,也許白蘭比我們更容易得手。”

  聞聽此言,南、牧二人恍然大悟,明白了這廝放過對方的用意。

  南竹嘆了聲,“難怪你一開始不說清,非要跟她打一頓才肯說。”

  庾慶:“我一開始就這樣說,她能輕易相信嗎?我能殺她而不殺,她才會相信,她才有可能按我誘導的去做。”

  南、牧二人相視一眼,眼中皆有莫名驚疑感,盡管在二人的眼中,老十五本就不是什么好東西,干出坑蒙拐騙的事情不足為怪,可他們這次還是莫名感覺到了,老十五好像哪里變了。

  “你剛才使的就是那封塵劍訣?”牧傲鐵忽又問了句。

  庾慶微微點頭,看向了金棺,“此地不宜久留,走吧。”

  三人剛走回到金棺旁,庾慶剛俯身要去搬起金棺,忽見棺蓋上好像出現了什么倒影,他猛然抬頭看去。

  另兩人自然也跟著抬頭看,頓感驚悚。

  一只體型大如一棟房子的蜘蛛浮空,緩緩向他們飄來,確切的說是倒掛著沉降下來。

  此時此刻,師兄弟三人終于明白了那金色絲網是什么。

  問題是還不止一只,大大小小的金蜘蛛不知怎么就冒了出來,最小的也有一間房大,高高低低紛紛從天而降。

  三人哪還敢猶豫,庾慶扛起金棺第一個就跑,并喊了聲,“走!”

  將要,還沒有沖到對面崖壁跟前時,便見大大小小的金蜘蛛從崖壁上倒爬下來。崖壁上的大裂縫和洞窟,似乎就是這些蜘蛛的巢穴,不斷有這種東西爬出來,崖壁上的碎石稀里嘩啦如雨落下。

  還有倒吊下來的金蜘蛛已落地,成群結隊朝他們沖來,那一只只節肢攀爬的飛快。

  三人回頭看后面,也回不去了,大群的蜘蛛也落地了。

  更要命的是空中,金色蛛絲如千絲萬縷的絲線,紛飛著撒下來。

  這玩意的黏性,南竹之前已經嘗試過了,真要是被這么多蛛絲給纏上了,再想脫身,恐怕是難如登天,他當即連連揮出掌風,將飄來的蛛絲給吹飛。

  牧傲鐵亦如此,三人一起向著金蜘蛛少的地方沖去。

  然天降的飄舞蛛絲越來越多,金棺過于笨拙,最終還是被一些飄舞的蛛絲給粘上了,動作稍一遲滯,飄搭上的蛛絲也越多。

  庾慶還想盡力挽回,可目光一掃南、牧二人,終究還是放下了金棺,與兩人先一起閃身逃離。

  三人一手拔劍,一手不斷發出掌風吹飛那些絲絲縷縷的蛛絲。

  很快,三人被四面八方而來的蜘蛛給包圍了,一只只節肢如長矛般鏗鏗戳向他們,三人快閃躲避,地面的金疙瘩不斷被節肢長矛給貫穿,攻擊力之兇猛可想而知。

  好在這些大蜘蛛也有缺點,它們難以攻擊到自己的背部,三人飛落到了它們的后背,躲避著不斷空降的蜘蛛和蛛絲,形勢非常兇險,一旦被那些蛛絲給纏上,后果不堪設想……

  崖上,吳黑等人,還有鐵面人都聽到了山崖下隱約傳來的隆隆聲。

  正凝聽之際,一條人影飛身而上,飄落山崖,正是披頭散發、衣衫襤褸的白蘭。

  見她一身是傷的樣子,鐵面人頗驚訝,問:“怎么傷成這樣?”

  白蘭稍凝視他雙眼,咬牙道:“你的消息有誤,他的修為已經破玄,實力比我想象的強,我差點命喪在他們手上。”

  “修為破玄了?”鐵面人錯愕,繼而又問:“人死了?”

  白蘭:“沒有,大量蜘蛛出現纏住了他們,我才得以脫身。先生,那些蜘蛛攻擊力很強,吐出的蛛絲黏性極強,黏我手背上直接撕掉了一塊皮才得以脫身,大量蜘蛛已經被驚動了,隨時會上來。”

  鐵面人當即揮手喝道:“走!”

  兩人雙雙閃身而去。

  寧朝乙當即問吳黑,“先生,我們怎么辦?”

  吳黑毫不猶豫道:“我們也走!”

  話剛落,呼呼聲起,三條人影從山崖下沖了上來,正是庾慶三人。

  懸崖下面還有嘩嘩聲如潮水般涌上來,庾慶長劍歸鞘,提醒眾人,“深淵下的怪物驚動了,已經追上來了。”話落,忽退后一步,雙手突然偷襲,戳在了南、牧二人的后背,又迅速補了幾指。

  吳黑等人一臉錯愕,不明所以。

  南、牧二人亦大驚,卻無能為力,身子癱軟著倒下。

  庾慶左右出手托住了兩人,緊急朝眾人道:“幫我帶他們兩個走。”說罷雙臂一推,將兩人推飛了出去。

  寧朝乙和朱寬鎮立刻出手,各自接了一人。

  南、牧二人目光急閃,動不了,口又不能言,把兩人給急的不行。

  庾慶扭頭便沿著懸崖邊飛奔而去。

  “你干什么去?”寧朝乙喊了聲。

  庾慶:“我回頭去找你們。”

  懸崖下的隆隆聲已經逼近,吳黑沉聲道:“走!”

  一群人當即飛掠而去,很快又陸續回頭,只見一群金燦燦的龐然大物已經攀爬了上來,見到人群,立刻掀起一陣塵煙隆隆追擊,腿長跑的也快。

  庾慶已經跳進了地面中的一處裂縫躲藏,待到外面動靜消失了,他才從裂縫爬到了懸崖峭壁那邊,伸頭出去看了看懸崖下面,確認沒了大蜘蛛的身影后,才飛身跳了下去。

  到了深淵底下,又一路小心飛掠。

  沒多久,他又回到了之前的事發地,也看到了自己遺棄的金棺。可問題是,金棺已經被大量的蛛絲給覆蓋了,那一塊的地面也到處是蛛絲,別說弄出金棺,他根本沒辦法靠近。

  急的撓了一陣頭后,他突然摸出了火折子,想起了人間的蛛絲怕火,不知這里的會怎么樣。

  吹燃了火折子,純粹是死馬當作活馬醫,將燃燒的火苗點在了蛛絲上,誰知突然“嗡”一聲,一片火光突然就像是一陣風似的吹開了,快速蔓延波及了所有能牽連到的蛛絲。

  庾慶愕然,沒想到這些蛛絲的燃點這么低,火一碰就著。

  燃燒的火光很旺盛,燒出了一陣怪異焦味。隨著烈火的燃燒,那些金色蛛絲似在扭曲。火燃燒的快,去的也快,火光很快就都熄滅了,那些被燒過的蛛絲似乎都萎靡了,也失去了應有的光澤。

  他試著揮手掃出掌風,看蛛絲還有沒有黏性,結果燒過的蛛絲不但飄起,還殘碎成了金粉飛舞。

  之前萬分難以擺脫的蛛絲,如今輕易被火給搞定了,庾慶大喜,收了火折子,立刻閃身蹦到了金棺旁,揮手蕩開了已經焚毀的蛛絲,露出了金棺的真容。

  金棺上面已經變得坑坑洼洼,明顯是被大蜘蛛的節肢給踩過。

  好在沒戳破,庾慶扛起金棺就跑,要趁那些大蜘蛛回來前趕緊跑人。

  誰知怕什么來什么,待他爬到崖壁下,剛爬上沒多高,便停下了,窸窸窣窣的碎石在從上方落下,抬頭一看,只見正上方有一個洞窟,一只蜘蛛半趴在洞口盯著下面的他。

  很顯然,那些個蜘蛛并未完全走光。

  大蜘蛛忽然從洞口撲了出來,尾部吊著蛛絲,直接沖向了下面的庾慶。

  庾慶一個彈身飛了出去,半蹲落地,放下了金棺,繼而又一個彈身而起,反撲了回去。

  大蜘蛛剛落地,拔劍在手的庾慶從天而降,落在它后背,趁它還沒站穩,直接就是一劍倒刺進了大蜘蛛的后頸部位,一股邪氣頓時從傷口噴薄而出。

  大蜘蛛頓發出“嗤嗤”鳴叫,快速轉圈,劇烈甩動身子,甚至是以身體撞墻,最后又拼了命地向崖壁上爬回,然它身上的光澤在變,攀爬的節肢也漸漸無力的感覺,搖搖欲墜,隨時要掉下去的樣子。

  它后頸傷口處的邪氣還在往外冒,不是噴薄形態,而是變成了抽離形態。

  掛在大蜘蛛后背的庾慶低著頭,看著龍卷風似的邪氣呼呼灌入自己的胸口,自然不是灌入自己的體內,又是項鏈那顆墜子,又是云兮的那顆珠子在吸食邪氣。

  他能明顯感覺到,大蜘蛛非常害怕,非常恐懼,一心只想逃命。

  然大蜘蛛的生命力似乎也在快速被抽離,金屬表面出現了類似被腐蝕過的萎縮感,失去了那份圓潤神采。

  最終,大蜘蛛無力再鳴叫,更無力掛在崖壁上,失足轟隆一聲墜落。

  庾慶飛身彈開落地,強耗法力催生的法眼,眼睜睜看著大蜘蛛傷口處的最后一縷淡淡邪氣飄來,吸入了自己的胸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