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九六章 心有靈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第三九六章心有靈犀  她做出這樣的抉擇,既是為了報仇,也是因為感情。

  知道這里是金墟后,和寧朝乙等人的想法已經趨同了,覺得幕后黑手應該不會兌現承諾,應該不會讓人把秘密泄露出去,手上握的人質不會給活路,也要滅她的口。

  不能白死,她要報仇。

  可她又能清晰感覺到,幕后黑手的勢力和實力非常強大,不是她想報仇就能做到的,只能是能殺多少算多少,能給庾慶減少一份壓力,庾慶便能多一份活著離開的希望,他比自己更應該活下去。

  說到底,做出不惜一死的決定,歸根結底最大的誘因還是感情。

  這也就是上了年紀的人經常會勸年輕人的一句話:不要感情用事!

  她終究還是比較年輕,終究還是感情用事了。

  但她并不后悔,因為她從庾慶的眼色、動作、話語、神情中都能看出和感受到對她的好,他是那樣的在乎她。

  此時此刻,她很從容,為一個真心喜歡自己的人,不存在什么后悔,心里只有那么一絲遺憾!

  然而有些東西終究是她一廂情愿了,或者說,有些事情不適合她做,沒經驗,不擅長。

  突然,她察覺到了不對,后面的腳步聲似乎消失了。

  她驟然回頭看去,明白了腳步聲消失的原因,那些人停止了前進,頓有些不明所以。

  “賤人,把我們當傻子嗎?”

  高遠說了句不知道喬且兒那邊能不能聽到的話,面露獰笑,突然出手狂轟洞窟。

  巨大的轟隆聲中,洞窟坍塌,他們一群人從凌亂坍塌的場景中飛射而出。

  到了洞外也不罷休,繼續轟塌洞口,要把喬且兒給困死在洞窟中的樣子。

  罷手后,一群人施法蕩滌煙塵,守在了外面。

  雙袖甩停的高遠冷笑,“我就說這賤人不對勁,她明明知道這里是蛇窟,居然還裝糊涂,擺明了想誘我們進去撞巨蛇,現在咱們來個打草驚蛇,關門打狗,看那些巨蛇能不能跟她這個闖入巢穴的人好好說話!”

  鼠太婆遲疑道:“會不會是誤會了,真有問題的話,她自己也在里面,而且還在前面帶路。”

  高遠:“鬼知道她在搞什么花樣,若是我們誤會了,若是里面沒有危險,她自然沒事。這女人和阿士衡睡了那么久,誰敢保證沒有日久生情?”

  洞內,突然陷入坍塌煙塵中的喬且兒大驚,閃身過去,想沖出去,卻發現已經晚了,路已經被堵死,拼盡修為也無法推開。

  這并不是最危險的,巨大的動靜似乎驚動了洞穴深處的龐然大物,洞窟內傳來一陣唰唰的摩擦動靜,是那種能讓人毛骨悚然的唰唰聲。

  喬且兒猛回頭,于煙塵中推送熒石照明,唰唰的摩擦動靜突然消失了,只見煙塵中隱隱約約朦朦朧朧有東西,然后看到了金色的蛇信在快速吞吐,也看到了巨蛇腦袋慢慢破開煙塵出現。

  熒石光芒下,突然讓她看清了蛇嘴里的情形,蛇信吞吐。

  巨大的蛇頭上,金鱗綿密,層層疊疊反光,濃郁的邪氣在雙眼繚繞不散,似乎正在審視她。

  這一幕的猙獰恐怖,深深印入她心。

  巨蛇的腦袋在慢慢收縮,就在喬且兒以為它要退開時,稍作收縮的蛇頭突然如閃電般發起了進攻,如一道錐芒撞向了她。

  喬且兒雙臂撐住了蛇唇,腳下一滑,后背撞上了坍塌的石頭。

  盡管震的渾身的血氣翻騰,雙臂發麻,可她還是死撐住不放。

  她知道,這還是因為空間有限,巨蛇進攻前沒能聚集出足夠的勢能,否則攻擊力會強大許多……

  風來,吹開了遮蓋在孩子身上的衣裳,吳黑伸手幫孩子掖好,手未收回,突然猛回頭看向了遠處月光下的最高峰。

  坐在這的其他四人也陸續抬頭看去。

  因都聽到了最高峰那邊傳來的一陣響聲。

  南竹感到奇怪,嘀咕道:“那邊怎么回事,不是要引誘老十五過去嗎?怎么冒出這么大動靜?”

  所謂心有靈犀,有時往往就在剎那間。

  尤其是兩情相悅之人,有時真的會很懂彼此間的心意。

  庾慶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臉色突然劇變,驟然起身拔劍,瘋了般全速飛了出去,沖向了茫茫夜色中,并扔下了兩個字,“救人!”

  救人?

  在場的幾位愣了一下,旋即想到,最高峰那邊還能有誰?

  雖不知庾慶是怎么篤定的,幾人還是緊急閃身跟了去。

  吳黑目光盯向了地上沉睡的小黑……

  人在空中的庾慶突然翻飛落地,落在了一行字跡旁,明顯是捏碎了熒石打入地面形成的字:寧朝乙眾乃外敵奸細,且!

  這是算準了有人可能會聽到動靜往那趕,故而捏碎了熒石在此留字。

  庾慶一看這留字就知道是誰的,看清了字上內容,也越發印證了心中的猜測,頓時心慌如麻。

  只看了眼,便立刻再次騰空而起,全速趕去。

  牧傲鐵和南竹也先后落地看了眼地上字跡,又緊急追去。

  落地的寧朝乙見字愣了會兒,旋即臉色變了,也意識到了什么,亦緊急飛去……

  山體內不斷有沉悶而震撼地面的聲音傳來,守在洞口的一群人無動于衷,就是看熱鬧。

  側耳傾聽一陣的江山道:“看這滾地龍的架勢,應該已經和里面的東西打起來。”

  突然,四妖目光皆看向了洞口數丈外的山腳,感覺山體內的震撼動靜離那越來越近了。

  轟!土石崩飛,動靜處崩破了。

  一條人影從崩開的碎石中飛了出來,看身形正是喬且兒。

  四人臉色一沉,紛紛閃身而去攔截,不能讓人跑了。

  嚇四人一跳的是,崩開的口子中,緊接著射出一條龐然大物,月下張開獠牙大嘴追著飛起的喬且兒狠狠咬去。

  峽谷兩邊亦出現了異常動靜,數條巨蛇突然出洞,順著山壁飛一般游走,都沖這邊來了。

  就在喬且兒飛身落在山壁借力一下,再次升空而起時,空中突然出現如雷霆般的呼嘯動靜。

  一塊巨石被現身的鐵面人扔了下來。

  喬且兒大驚,能感覺到,若被這一擊的威力打中,自己不死也得廢,倉促之下拼盡全部修為合雙掌之力一擊。

  轟!隔空掌力轟碎了巨石,破解了致命一擊,她自己卻遭力道反噬,口中嗆出一口血。

  致命的是,震的她身形猛然下挫了一下。

  下面追來的龐然大物,甩頭一口將她給咬走了。

  金屬獠牙透穿了她的胸背,下半身已進蛇口的她,雙手卻死死撐住蛇的上下唇,扼制巨蛇的吞噬力道。

  巨蛇一口撞向了石壁,口中嗆血的她拼盡修為硬抗,一路撞擊的土石崩飛。

  “來人了,走!”

  山上的鐵面人剛對山下喊了聲,便驟然回頭轉身,一拳呼嘯,轟向一道瞬間閃來的人影。

  來人亦拳出如雷霆,正是后發先至的吳黑。

  轟!如驚雷炸響。

  強勁罡勁隔空撞擊,化作四溢狂卷的罡風,最近的地面直接爆出一個大坑,崩飛的土石中,兩條人影沖撞,拳對拳撞在了一塊。

  如流星一撞的兩人又迅速分開,皆噔噔后退了幾步。

  下面一群人本還想再給喬且兒補一擊,突然見到這般能和鐵面人硬碰硬的高手出現,皆趁了鐵面人那句走人的話,嚇得倉惶飛逃而去。

  鐵面人撞擊過的拳頭,五指伸縮了幾下,手指有疼的斷裂的感覺,暗道好硬的拳頭,繼而也不再糾纏,扭身飛閃而去。

  吳黑回頭看了眼單臂摟著的兒子,小黑自然驚醒了,不過對暴力打斗卻沒什么害怕反應,頗為習慣的樣子。

  顧慮到帶著兒子不方便,再看峽谷里的情形,沒有去追兇,一個閃身而下,凌空一個單膝跪擊。

  如游龍般咬著喬且兒的黃金巨蛇,突然攔腰折斷了一般,身軀突然以中間一個點對折,那個點撞向了地面。

  土石崩飛,巨蛇對折點在地面爆出了一個深坑,然后便真斷了,邪氣爆出,軀體兩頭轟然砸落在地。

  此時的庾慶等人才來到,紛紛跳了下來,庾慶幾乎是一到場便直接唰一聲,跪趴在了喬且兒身邊,劍插在了一旁地上,趴著看喬且兒被巨蛇銜在口中的情況。

  大峽谷里并不能完全被月光照到,但被山體遮掩的月光偏偏垂憐,剛好將倒地的蛇頭照了一半,也將蛇口中的喬且兒的情況照了個分明。

  胸膛被一根鋒利的金屬獠牙給貫穿了,口中不時嗆血,看到了庾慶后,浮現滿臉柔弱的微笑,帶血的手要去觸摸庾慶的臉。

  到旁的牧傲鐵也單膝跪下了,又緊急摸出了熒石幫忙照明。

  庾慶滿臉慌張,手忙腳亂救治。

  到旁的南竹打開了他手,怒斥,“你瘋了,現在還不能掰開蛇口弄她出來。我記得馬蹄島喬莊密室的藥匣里還有一顆‘血坤丹’被她帶在了身上,趕緊找出來讓她先吃了吊住命!”

  他現在也顧不得男女有別,抓住了喬且兒的手施法助其壓制傷勢。

  庾慶則趕緊在喬且兒身上找藥。

  峽谷內的轟隆聲還在繼續,吳黑在以一己之力清場,人影在峽谷兩側山體間來回閃爍不斷,如釘子一般,一雙拳腳,不斷將一條條黃金巨蛇給釘死在崖壁上,或地面上。

  要逃跑的,哪怕是嚇得鉆進了洞里的,也被吳黑拖住尾巴給硬生生揪了出來,殺!

  小黑絲毫不怕,還很興奮,瞪著亮晶晶的大眼睛,在父親的臂彎里從裹身的衣服中伸出了雙手,揮舞稚嫩拳頭。

躍千愁說  祝喜歡我的人國慶假期快樂!

  嗯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