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九三章 排斥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高遠想想也是,給他們下達的任務就有保護性質,寧朝乙突然要對目標下手,其他人確實可能不會隨便配合,遂說道:“那你就直接給你們‘頭’,讓她去執行。”

  寧朝乙頷首,痛快答應了,“好,我這就去辦。”

  他轉身就要走,高遠想起了喬且兒對他發出的信號視而不見,心中有疑慮,當即喊住,“你告訴她,我就在這里等她的回復。”

  “好。”寧朝乙點頭應下,等到外面來往搬運的人出現了空檔,迅速蹦了出去。

  不過他并沒有直接去找喬且兒,而是藏在了途中的山坳里,陸續等來了賊鴛鴦夫婦和陸星云。

  說實話,讓陸星云那種范的女人干扛那么大重物的活還真是很不搭的感覺,好在陸星云自己并沒有表示出什么不適,大家決定了的事也就陪著默默干了。

  陸星云一到,聶品蘭便對寧朝乙說道:“人來了,說吧,什么事?”

  寧朝乙朝金墟出入口方向偏頭示意,“外面那些人跟進來了,剛跟我見了面,又指派了事情干。”

  聶品蘭咬牙道:“還有事?不應該是招呼我們收工嗎?”

  寧朝乙:“收工?真到了收工的時候,恐怕就是收我們性命的時候。我沒想到他們折騰的秘密居然是傳說中的金墟,進來后,知道這地方是金墟后,我一點都興奮不起來,后脊背直發涼,當時心里就是陣陣寒意不斷,感覺那些人一開始就沒打算給我們活路。

  你覺得他們得手后,還會留我們的口嗎?能使這種手段的人,是不會讓這個秘密外泄的。我們被掐住的軟肋,他們不但不會放手,應該還會把我們給滅口了。我不知道他們掐住了你們什么軟肋,我先挑明我的意思,我已經不指望他們會兌現承諾了,我要反!你們呢?”

  聶品蘭又浮現一臉的黯然。

  陸星云木訥著,都不需要多說,基本上進入金墟后都感覺到了點什么。

  聶品蘭忽慢慢轉身面向了自己的丈夫,在黑暗中與朱寬鎮對視著,輕輕給了句,“我盡力了!”

  朱寬鎮默默點頭。

  聶品蘭:“你做決定吧。”

  寧朝乙不知兩人打什么啞謎,催促:“咱們不能在這里藏久了,恐惹懷疑,你們什么意思趕快說。”

  沉默寡言的朱寬鎮終于開口了,聲音低沉而渾厚,“寧先生,你想怎么做?”

  寧朝乙:“左右沒有活路,豈能坐以待斃?更不能任由擺布,當反擊,當自己去爭取。”

  朱寬鎮:“他們的背景應該不簡單,能在那么短的時間內把我們聚在一起,勢力應該很大,我們不是對手。”

  寧朝乙:“在外面我們不是對手,在這里,他們未必,否則已經找到了金墟,犯不著再偷偷摸摸,完全可以采取強制占有手段,既然不敢,那就說明他們進來的實力有限。”朝山谷方向抬了抬下巴,“那邊還有個上玄的高手,還有個高玄實力的爹,對金墟的情況也更熟悉,我們應該跟那邊聯手。起碼爭取搞清那群狗賊究竟是什么人,不管最后努力的結果如何,要死也得回咬一口才行!”

  朱寬鎮:“寧先生想怎么做?”

  寧朝乙:“不知為什么,也不知是不是過河拆橋,總之那邊要對林二慶下殺手……”

  他把高遠對他下達的指令跟幾人說了一下。

  眾人若有所思,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現在確實是取信那邊跟那邊合作的大好良機。

  朱寬鎮:“就按寧先生的意思辦。”

  寧朝乙又看向了陸星云。

  陸星云艱難道:“我兒子一家人都在他們手上,真的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她還有兒子,對此,其他人竟一點都不意外。

  朱寬鎮平靜道:“寧先生說的對,你兒子一家基本上沒了活路,唯一的辦法是弄清他們是誰,興許還有營救的可能。你們母女不要妨礙我們!”

  陸星云神傷著撫著鬢邊的小白花,輕聲道:“行。”

  意見一統一,幾人迅速躥了出去,路上陸續遇見了搬運黃金來回的師兄弟三人。

  三人剛剛還有點小意外,因為來回時好像突然發現他們不見了。

  現在一見面又發現幾人鬼鬼祟祟的成群,結果還招呼他們一起暫停干活。

  南竹嘰嘰歪歪有所不滿,“我說,這是去哪,干嘛呢,抓緊時間賺錢吶,少跑一趟得少多少銀子?”

  寧朝乙:“見了那對父子再說。”

  “搞什么?”南竹嘀咕,還對庾慶示意了一下。

  庾慶不語,默默觀察著幾人,隱隱感覺有些不對。

  之前在山崖邊休息的吳黑父子,后因太吵,搬遠了些,也躲在了一處山坳后面,小孩蓋著東西在他身邊已經睡著了。

  一行找到了他們。

  寧朝乙坐下了,于是聶品蘭他們也就跟著坐下了。

  吳黑不解的看著他們,這些人不去扛金子,跑這來閑是什么意思?

  師兄弟三人是最后坐下的,坐下后,庾慶才問道:“什么意思?”

  寧朝乙盯著他,又老話重提,“你們三個究竟是什么人?”

  庾慶就奇怪了,“咱們各自發財,抱著錢各自走人,各過各的,這么多金子,我們也沒必要覬覦什么,我們是什么人很重要嗎?”

  既然如此,寧朝乙答非所問,直接撂出一句,“你身邊那個叫汪少珺的女人有問題,是別人安插在你身邊的奸細。”

  南竹和牧傲鐵頓時一臉懵,有莫名其妙感。

  吳黑有些意外,左右看兩邊。

  月光下,庾慶一張臉已經扭曲,瞬間炸毛了的感覺,冷冷道:“寧先生,我敬你三分不代表我怕你,有什么話對我不客氣兩句也就罷了,我的女人還輪不到別人來出言不遜!”

  他自認自己又不傻,喬且兒是不是喜歡自己他覺得自己能感覺到。

  寧朝乙:“連句解釋也不想聽嗎?”

  庾慶咬了咬牙,“外人犯不著在我身邊安插什么奸細,所以我不需要聽你什么解釋!”

  確實如他自己所言,不認為認識喬且兒的時候外人有什么必要把喬且兒安插在他身邊。

  換句話說,他內心排斥也絕不接受這個指證,毫無理智的拒絕,也絕不面對。

  寧朝乙徐徐道:“發生在我身上的一些事情,想必你們多少也聽說過一些,只是傳言畢竟是傳言,有些地方有誤。師父全家是我殺的,我妻子也是我師父殺的,但他并未強暴,是我妻子主動的。

  說來你們只怕都不信,那賤人只是為了外在的一些的東西,為了滿足自己的一些虛榮,把我師父那些家底子都給敗光了,我師父實在是給不起了,面對她的索求無度,最終才動了殺心。

  其實我還有個兒子,他那時還小,我也不知道他長大后該怎么向他解釋這一切,就把他送給了一對無兒無女的夫婦當兒子,我不想上一輩人的事影響他,也不想他嫉恨誰,只想讓他安度此生。事情做的很隱蔽,尤其是過了這么多年,我以為沒人知道,誰知前些日子的晚上,突然有人找到了我。

  我兒子落在了他們的手上,以此要挾我幫他們辦點事,連夜就把我給送到了裂谷山莊的附近。這些人的能量很大,讓飛騎載著我直接在殷國上空飛行,一點都不怕被發現似的,顯然,就算事發也有把握把事情給壓下去。

  我要辦的事很簡單,就是針對你們三個,尤其是你林二慶。他們讓找到裂谷山莊族徽上的那支戟,說你能解開這戟上的秘密,他們的目的就是這個秘密,所以還讓暗中保護你們,并在暗中配合。至于如何暗中配合,他們指了汪少珺給我們,讓我們聽汪少珺的指派。”

  他話落后看向了陸星云,“你呢?”

  庾慶臉上的肌肉都在抽搐,明顯要暴怒,擺明了不接受。

  一旁神情凝重的南竹突然伸手死死抓住了庾慶的手腕,“老十五,讓他們把話說完也不遲!”

  牧傲鐵也伸手摁住了庾慶的肩膀,只見庾慶呼吸沉重而急促。

  陸星云神情已陷入了恍惚,“和寧先生差不多,傾城還有個不同父的弟弟,已經成家立業了,很隱蔽的,他們不但帶走了我兒子全家,還以讓我兒子全家知道我是干什么的、讓兒子身邊的親朋好友知道我是干什么的要挾,我不敢不從,我們祖孫三個被逼無奈,只能前來效力,也是連夜被送到裂谷山莊附近的。”

  寧朝乙又看向了賊鴛鴦,“你們夫婦想必也差不多吧?”

  聶品蘭看向了朱寬鎮,“他有一兒一女,我殺了他前妻,但他兒女我知道我是不能碰的,且照顧的好好的,安排的很隱蔽,也不知怎么就被那些人知道了。他的兒女就是我的兒女,我自然是不能不管的。”

  饒是吳黑比較世外,但依然聽懵了,殺了人家的母親,然后將那位母親的兒女當做自己的兒女,這是什么道理?

  寧朝乙:“我們三家都是被那些人安排來的,目的一致,在不好與他們聯系時,全部聽命于汪少珺。”

  南竹和牧傲鐵的神色相當沉重,這才算是合理解釋了為什么這三伙人能湊一塊,比什么聽說裂谷山莊的戟有秘密能發財的說法靠譜多了。

  庾慶掙扎,又被兩位師兄聯手給摁住了,他喘著粗氣道:“這不可能,我們沒有對任何外人泄露過金墟的秘密,哪怕在金墟開啟前都沒有泄露半個字,怎么可能有人沖金墟來設計我?”

  寧朝乙:“怎么泄密的,那我們就不知道了。你想知道是不是真的很簡單,那些人已經跟進來了,剛才聯系了我,要對你下殺手,讓我將令旨轉達給汪少珺,她是直接執行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