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九二章 殺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第三九二章殺機  他帶著兒子跑到最高的山頭來,只是想站的高看得遠,想看看仙宮在不在附近,并非是要趕夜路。

  原因,別人沒有問,他也沒必要跟別人說。

  其他人的情緒還沒有從剛才峽谷內的打斗中出來。

  “你們注意到剛才那蛇的蛇鱗沒有?片片蒲扇般大,開合之間的動靜,還有那么大身軀的爬行動靜,輕巧的跟什么一樣,簡直和真蛇一模一樣。”

  站了起來的聶品蘭一番驚嘆。

  南竹頷首,“你們看那頭熊的皮毛,一根根須毛也好像是真的,不知身體里面是什么樣的,誰跟我下去切開來看看?”

  無人響應。

  南竹無語一陣,旋即又道:“你們不好奇嗎?”

  寧朝乙:“你沒看到下面一眼眼的窟窿嗎?應該是蛇穴,那頭熊出現在蛇穴附近打斗,應該是誤入這蛇的地盤,才打了起來。那些蛇的攻擊威力你剛才也看到了,攻擊力之大,不下于初玄的修士,還是一群,也不知它們還有什么本事,下去驚動了怕是會有點麻煩。咱們來發財的,沒必要節外生枝。”

  南竹想了想,只好也就作罷了。

  一群人沒有多事,回去干活。

  夜宿,自然是成群結伴比較好,吳黑拉扯上兒子,跟著一群人返回那座黃金谷。

  途中,眾人依然在議論著之前的怪獸打斗情形。

  很高的高空之上,一只白頭巨鷹盤旋著,夕陽余暉下,不盯著高空仔細看根本發現不了它的存在。而盤旋在高空之上的它,千山萬壑的地面上發生的巨大動靜它卻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夜幕降臨后,山崖上的吳黑脫下了外套,裹在兒子身上,安撫兒子早點休息。

  然而小家伙不安分,不時爬起來睜著亮晶晶的眼睛,看一群為錢而奮斗的修士。

  這群苦力自然是庾慶和寧朝乙那群人,動輒扛著上萬斤的金疙瘩爬上山,往戈壁灘上送,份量小的還不愿扛,不愿為塊小的來回跑一趟,實在不行那就扛兩塊。

  “阿爹,他們累。”

  滿眼同情的小黑扭頭看著父親說道。

  吳黑搖頭,“他們不累,他們很喜歡。”

  小黑不解,堅持道:“累。”

  吳黑撫摸著他的腦袋,將他摁躺下了,“你現在還不明白,等你長大了就懂了,明天很早就要醒,早點睡。”

  小黑帶著疑惑閉上了雙眼,忽然山崖下又是咣咚一聲震響,小黑瞬間又瞪大了亮晶晶的眼睛,又爬起來,又爬到山崖邊伸出腦袋往下瞅。

  吳黑頓感頭疼,估摸著兒子今晚是很難睡著了……

  扛著大坨金疙瘩的人翻山越嶺不停,到了戈壁灘前,就直接往地上扔,大金疙瘩自己會往下滾,會自動在山坡下匯聚成堆,然后人飛掠返回。

  一伙人計算好了的,今晚通宵運出山,明天整個白天再轉運出戈壁,到了明天晚上再轉運進叢林從通道送出去,估摸著忙到后天早上就結束了,運出去的黃金就算大家伙分一分也已經是一筆巨大的財富了。

  嗡隆,大金疙瘩往山下一扔的寧朝乙轉身飛回,途中遇到扛著東西的聶品蘭,后者喊了聲,“寧先生。”

  寧朝乙停下,又閃身回來,落在她邊上,問:“怎么了?”

  聶品蘭:“我們在干什么?跟著那家伙折騰什么?真的是來發財的嗎?”

  寧朝乙默了默,徐徐道:“我想你們夫婦跟我一樣,同樣被捏住了什么軟肋,我想說的是,這里是傳說中的金墟!已經進了這里,你以為外面那些人還會兌現承諾嗎?”

  扛著重物的聶品蘭黯然,寧朝乙閃身而去,前者也繼續扛著重物前行……

  摸清了這些人搬運的路數,蒙在黑斗篷里的高遠終于慢慢接近了,藏身在一座小山丘的后面,待到扛著重物的喬且兒來了,他立刻摸出了熒石,雙手合住,只把光線亮給固定方向的喬且兒看,不斷以亮光發出會面的信號。

  喬且兒看到了,卻沒有理會,到了最后一道坡上,扔下了黃金,立馬飛掠而去。

  不斷朝其發出信號的高遠錯愕,雙手捂住熒石的光芒后,悄然撤離了。

  離這邊遠了后,他才緊急飛躍戈壁而去,鉆入了幾里外的一個地坑里。

  見到鐵面人,他立刻稟報:“先生,那個女人不知怎么回事,我給了信號,她居然不給任何回應。”

  鐵面人:“她是不是沒看到?”

  高遠:“應該不可能,我離她已經很近了,她只要不瞎,就不該看不見。”

  一旁的白蘭沉聲道:“我去吧。”

  鐵面人抬住,“你怨念太深,容易沖動,把守門人的兒子驚跑了的話,我們可不敢離進出通道太遠。高遠,你再跑一趟,再試一次,實在聯系不上,你就聯系寧朝乙,讓他去想辦法。”

  “好。”高遠應聲而去。

  回到山谷里的喬且兒久久走神,其他人看到也沒說什么。

  直到庾慶回來發現后,才走近問道:“怎么了?進了金墟后,你好像一直是精神恍惚的。”

  喬且兒搖頭,“沒什么。”

  庾慶感覺她眼神中藏著深深的憂慮,安慰道:“放心,這批黃金弄出去后,幫你還錢綽綽有余。是不是這兩天過于驚險,讓你身心俱疲了?累了就去崖上打坐休息去,不差你一個人干活。”他張開雙臂向她展示出我很強壯的樣子。

  喬且兒被他逗笑了,甚至笑出了淚光,伸出一只手,頭一回當眾撫摸上了他的臉頰,滿滿的愛戀神色,“你怎么這么傻呀?”

  庾慶嬉笑,“在你面前傻一點不好嗎?這么快就嫌棄我了?”

  喬且兒搖頭,雙手捧住了他的臉,柔聲道:“怎么會,我是怕你將來會恨我。將來你若是不喜歡我了,恨我了,我不知道我該怎么辦,我真的好怕看到你厭惡我的眼神,那時的我該怎么辦?”淚水突如斷了線的珠子般滴落不斷。

  庾慶一臉心疼,趕緊伸手幫她抹淚,“說著說著怎么還哭起來了,你們女人都這么多愁善感的嗎?高興點,你看,這么多金子,我們發財了,我答應你的事做到了。回頭有了錢,我風風光光把你給娶了,不喜歡你是不可能的,保證纏你一輩子不放,你到時候別嫌我煩才好。”

  喬且兒破涕為笑。

  庾慶覺得她是喜極而泣,畢竟真的找到這么多錢了,終于可以解除所有壓力了。

  當眾卿卿我我的情形,令一旁經過的人無語,尤其是寧朝乙那些人,看到這一幕后,看向庾慶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從旁經過的南竹抬手掛起袖子,側擋著臉經過,表示什么都沒看見。

  將喬且兒安撫好了后,庾慶又攔了沈傾城,借口峽谷里夠大的金塊已經沒了,大家來來回回搬運東西啥的還要到崖壁上去挖金塊,可能不夠效率,讓她和喬且兒專門負責挖,搬運的事情交給他們。

  其實就是不想喬且兒太累,暗中還叮囑沈傾城幫忙照顧點。

  沈傾城也是怪怪的眼神看他,不過算他說的有理,還是答應了……

  龐大的金疙瘩扔下了山坡,寧朝乙轉身時看到了小山丘一側向他閃爍的亮光,他一個閃身迅速借著起伏的地形溜了過去,與暗中躲藏的高遠碰在了一起。

  高遠本是想再次嘗試與喬且兒聯系的,誰知后來等了好一陣都沒見到喬且兒出現,只好聯系寧朝乙。

  一見他,寧朝乙便訝異道:“你怎么進來了?”

  高遠:“入口電閃雷鳴那么久,搞出那么大的動靜,我能不進來看看嗎?先把大概情況說一下吧。”

  寧朝乙看了看四周,推辭道:“現在正干活呢,真不方便說什么,久了不見我,會惹人懷疑的。這個時候,有什么話能不能簡單點說?”

  高遠想想也是,問:“你們的頭呢?”

  寧朝乙簡單直接:“在里面山谷干活,從崖壁上挖金塊。”

  高遠默了默,“那就交給你去辦吧。”

  寧朝乙:“又什么事?”

  高遠:“簡單。你想辦法把那個‘林二慶’給引開,將他帶離遠一些,讓他落單了就行,其它的不用你干,自有人會處理。”

  寧朝乙暗凜,一聽就懂,這還能干什么,要么綁人,要么殺人,當即試探道:“你要殺他?”

  高遠:“做好你自己的事,其它的用不著你操心。”

  寧朝乙皺眉道:“我不操心,我只是搞不明白什么意思。你不是說他能解開秘密,說他修為還未破玄,讓我們暗中保護他,讓我們暗中利用他解開秘密嗎?又讓我們保護,又要殺他,搞什么?我們馬上就要出去了,去了外面,你們想怎么殺都行,何必多此一舉?”

  有件事他本想找這邊解惑,那就是庾慶等人的修為問題,然而他現在不想說了。

  高遠:“秘密已經解開了,處理他自然有原因,不該問的不要問。”

  寧朝乙兩手一攤,“這事我做不了。”

  高遠臉色瞬間一沉,“你敢抗命?”

  寧朝乙擺手,“別誤會,我不是要抗命,而是這事我一個人沒辦法做。有一個情況你們可能不知道,我們這當中出現了個帶孩子的披頭散發的家伙,那家伙是上玄的實力,和林二慶關系很好,一直保護著他。”

  高遠略驚,“上玄實力?”

  寧朝乙點頭,“對呀,想動林二慶,就要有人穩住那家伙,我勢必要招呼其他人配合,但其他人可不會對我惟命是從。最大的問題出在任務起了沖突,他們接到的任務之一是保護林二慶,你說他們能輕信嗎?這事還得交給我們那個‘頭’,那女人發話了,大家自然就配合了。”

躍千愁說  感謝“村上夏樹君”的大紅花捧場支持。..

筆趣閣(m.xcxsg)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