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九一章 大開眼界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話畢,他又回頭看向了白蘭,補了句,“答應過你的事,會兌現。現在,他可以死了,你可以報仇了,我們會幫你報仇,前提是不能壞了大家好不容易得來的永生的機會。不過事情也好辦,找個合適的機會,安排內線讓他落單。”

  此話一出,白蘭眼中的怨毒神色又再次浮現,“我要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鐵面人:“到時候你想直接殺了或是留著慢慢折磨,都行,隨你意!”

  “謝先生。”

  白蘭似乎放下了心中的忐忑和畏懼,又有了繼續前行的動力。

  這時,前去查探的人回來了,指了庾慶等人的去向稟報道:“先生,人往那邊去了。”

  鐵面人回頭看向了高遠,“目前這里,盯人和探路只有你最適合了,就交給你了。”

  “是。”

  高遠應下,繼而縱身彈向上空,人在空中化作了一只體型碩大的白頭鷹,振翅飛去。

  稍作目送,鐵面人又看向了手中的黃金戟,頗為不解,“不是鑰匙嗎?難道是我聽錯了?費盡心思弄到了這東西,怎么會遺落在外面的地上?總不能說是假的吧,這不已經打開了入口么?”

  這個問題沒人吭聲,身邊也沒人能回答這個問題,因線人并未把這方面情況告知。

  不管怎么樣,鐵面人先將黃金戟牢牢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上,哪怕身邊有人表示代勞,他也不用,自己拿著就行……

  走出了叢林,庾慶等人眼前又面對著一片茫茫戈壁,遠處有起伏的山巒。

  再回頭看,才發現那片面積頗大的叢林是在一片洼地中。

  兩眼到處張望的庾慶納悶道:“哪有金子?”

  話剛落,南竹興奮指去,“那!”

  眾人順勢看去,看到不遠處地上有一塊閃閃發亮金燦燦的東西。

  南竹已經閃身過去了,落在了七八丈外,彎腰撿起了一塊東西,朝眾人揮手示意。

  眾人立刻也趕了過去,湊近一看,發現是一塊半個巴掌大小的金塊。

  眾人陸續要到手確認了一下,掂量了一下份量,估計也就一斤多的樣子,憑他們的眼界,哪看得上這點東西。

  “你們看。”南竹又指了幾處地方,眾人看去,又是幾處遠遠近近的金色反光,他高興的不行道:“地上隨便能撿到金塊,真是好地方啊,大家還發什么愣,抓緊時間,開始動手撿吶!”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牧傲鐵忽將手中的金塊仍在了南竹腳下,明顯看不上。

  南竹頓時不樂意了,撿起來拍了拍灰塵,“我說老九,你才闊氣了幾天,這就看不上了?積少成多懂不懂?”

  庾慶抬手示意他打住,“別廢話了,這一兩斤的東西,別說發財,光要堵我們的缺口就至少得上百萬塊,就這地方,就這樣撿下去,得撿到猴年馬月?”

  南竹一愣,再看看四周零星有的閃光,想想也是,手上金塊也隨手扔了,嘆道:“那起碼得找個小金山來搬,才能滿足我們的胃口。”

  “應該是有的。”吳黑扔下了一句話便繼續大步前行。

  眾人立馬懂了,在金墟里面,成堆的黃金應該不少。

  庾慶看了看斜陽,“看山跑死馬,別磨蹭了,趕路吧,爭取天黑前到那邊山里面再找找。”

  也是,天黑了目測就不方便了,一群人當即繼續趕路,甚至比吳黑更積極。

  看著一個個從身邊飛過去的人,小黑頓時心癢癢了,坐在吳黑后面的簍子里使勁搖晃,“飛,要飛……”

  如子所愿,吳黑腳步加快,健步如飛,越來越快,在地面如一縷青煙般飄去,后發先至,迅速超過了飛掠的眾人。

  不時起落飛掠的眾人看著下方飄過去的人影,皆驚,才意識到這位的實力遠勝過他們,大家伙都被之前吳老太爺輕易將其挾持為人質給誤導了。

  之所以輕易被抓,第一可能是當時的情況下疏忽了,沒想到吳老太爺還活著,其次是吳老太爺的實力更強,那也是明擺著的,看了吳老太爺的出手便知,足足的高玄境界實力。

  看著下方飄過的人影遠去,寧朝乙朝伴飛的庾慶道:“他竟有上玄的實力!”

  庾慶苦笑,他聽過老男人父子的談話,吳黑起碼活了好幾百年,修為突破到上玄不是很正常的事么?大多人一輩子止步于初玄境界,一方面就是壽限的問題,活著的時間越多,突破的概率自然就越大。

  大家都飛起來了,抵達的速度很快,沒多久就飛出了戈壁,站在了一座山頭上,眺望眼前的千山萬壑,全部是寸草不生的光禿禿。

  至于吳黑,已經走遠了,隱約能見其身影朝遠處最高的山頭上飛奔而去。

  “我們還跟他走嗎?”南竹問了聲。

  庾慶嘆道:“算了吧,道不同不相為謀,他找他的東西,咱們發咱們的財吧。”

  一旁的寧朝乙好奇道:“你不想找到‘天泉’洗身,成就永生?”

  庾慶呵呵道:“想倒是想,只是目前為止,我見過的所謂永生沒一個是正常的,都是不人不鬼的樣子,想想都怕。再說了,他的父親正在和吳老太爺死磕,兩個高玄修士的打打殺殺,咱們卷進去不夠人家塞牙縫的。吳老太爺也在找‘三生泉’,撞上了怕是不妙,你以為咱們在他身上捅的那幾劍,人家能既往不咎?咱們別想多了,先搞金子,有了錢,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

  說到捅吳老太爺幾劍的事,沈傾城看了眼沉默不語的母親,忙點頭道:“沒錯沒錯,早點離開好。”

  寧朝乙對聶品蘭笑道:“果然是年輕人心態,正年輕的人對長生的事沒那么大欲望,換個老人家來,怕是要不惜代價。”

  都沒了什么二話,一群人立刻撒開了找,在千山萬壑間搜尋,地上依然是不時能看到金塊。

  也沒多久,南竹便跳上了山頭,在夕陽下朝眾人揮手,“這里,來這里。”

  眾人聞聲冒出,紛紛飛掠而去,在南竹的招呼下一起跳下了一座山谷。

  “哇哈哈,看來還是在下比較有財運吶!”

  南竹張狂大笑,一身的肥肉在那顫抖,揮手指向兩邊,擺出了讓大家盡情欣賞的氣派。

  不用他說,大家眼睛里已經折射出了滿眼的金光。

  黃金!山崖兩邊壁上,到處是大塊大塊的黃金,真正是金壁輝煌,還有山谷中,大坨大坨比較圓潤的金疙瘩盡是比人還高大的。

  南竹跳上了一塊高達一丈的金疙瘩上,亢奮道:“我請客,大家隨便拿,誰拿的就算誰的。”

  暴發戶的氣派十足,這輩子也沒這么大方過。

  眾人也確實是滿眼驚嘆不止的模樣。

  寧朝乙搖頭,“倘若把這峽谷里的金子都給弄出去了,只怕天下的金子都得不值錢了。”

  庾慶道:“我看大家還是一起出力,合伙先把這里的黃金給弄出去,盡量多搞點出去,到了外面咱們再均分,如何?”

  聶品蘭感慨,“隨便分,沒人搶,一個人也吃不下。”

  喬且兒亦感慨:“黃金在這里跟石頭沒什么差別。”

  庾慶雙手袖子拎了拎,“出口不知什么時候就關閉了,也別歇了,熬夜干活吧。”

  眾人立刻整理衣裳,做干活的準備,沒辦法,肯定要像苦力一樣搬運的。

  就在大家商議分工時,山谷里忽“嗡”一聲,崖上有些許土石稀里嘩啦落下,繼而“嗡嗡”聲又陸續傳來。

  眾人稍作驚疑四顧,旋即又陸續飛身而起,紛紛回到了山上,頓聽到了遠處傳來的隆隆打斗聲,看去,正是遠處最高山頭方向傳來的。

  眾人立馬聯想到了是不是吳黑出事了。

  唰!庾慶拔劍在手,立刻全速飛掠而去,眾人也紛紛跟了去。

  待趕到那座最高山上時,突見趴在山頂上的吳黑朝他們揮手,示意不要暴露的樣子,其子小黑也趴在邊上。

  打斗動靜來自山背,煙塵翻騰而起。

  眾人意識到了和吳黑無關,立馬低身趴到了吳黑父子邊上跟著偷看,看清山后打斗原因后,皆嚇一跳。

  后面是一座巨大的峽谷,峽谷內有數條金燦燦的巨龍翻騰,正和一頭金燦燦的巨熊纏斗。

  待從煙塵中看清了巨龍的腦袋后,眾人才發現,不是什么巨龍,而是一條條巨蛇,腦袋皆有大圓桌那么大,兩眼中皆有邪氣翻涌。

  巨熊雙眼中也是邪氣翻涌,無比憤怒的還擊,然面對群蛇的糾纏,已經落于了下風,沒多久便被蛇軀纏的死死的,以至難以動彈,靠在山壁上劇烈喘息著。

  一條巨蛇升起上身,張開獠牙大嘴,忽一口咬在了巨熊的腦袋上。

  詭異的事情就在這時發生了,巨熊腦袋上被咬的傷口倒涌出劇烈的邪氣,正被巨蛇大口吸入腹中。

  咣咣好幾口,另幾條巨蛇也咬在了巨熊的身上,紛紛吸食巨熊體內的邪氣。

  很快,巨熊眼中的邪氣消失了,體軀失去了動力,死了般,恍如黃金雕塑,被糾纏的巨蛇慢慢絞纏變形,扭曲至面目全非倒地。

  松開尸體的巨蛇游走在峽谷內,然后便都消失的不見了。

  待到煙塵徹底消散,眾人才發現峽谷內有不少巨大的洞窟,應該是那些巨蛇消失的蛇穴。

  那么龐大的體軀,卻能那般輕盈,讓眾人大開眼界。

  庾慶看了看漸暗下的天色,問吳黑,“要連夜趕路?”

  吳黑略搖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