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九零章 尾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這話說的在理,不管是求財還是求長生,關死在這出不去的話,任何收獲都沒意義。

  還不等大家表示贊同,庾慶剛想責怪,南竹已經順勢樂呵呵道:“玩笑,就是開個玩笑,大家不用當真。”

  話畢,雙手搭在肚子上東張西望,什么都沒說過似的。

  他既然這樣說了,大家到嘴的埋怨話也就說不出來了。

  總之,再怎么想發財,沒人敢再打這黃金臺的主意了。

  大家繼而也向四周張望,奈何也看不遠,周圍有高大樹木遮擋了遠處的視線。

  庾慶只好向吳黑求助,“吳兄,俗就俗一點,我也不跟你客氣,我們想發點財,你看這附近往哪走能最快找到金子?”

  正在臺子邊緣扯拽藤條快速編織簡易物品的吳黑反問:“你覺得我父親會跟我講這種事?”

  “呃…”庾慶想想也是,人家也是頭回進來,就老男人那尿性,應該是不會跟兒子講進了金墟哪里有金子撿的事。

  不過吳黑又補了句,“這里不缺那些東西,你們四處找找,應該很容易找到。”

  庾慶見他用藤條做了個簡易背簍,將小黑放入,背在了身后,解放了雙手就要離開的樣子,當即問道:“你往哪走?”

  吳黑搖頭:“隨便,走到哪算哪。”

  庾慶愕然:“你不是要找‘三生泉’嗎?你父親沒告訴你在哪?”

  吳黑:“告訴了也沒用,‘三生泉’并不固定在一個位置,是活的,有時在地上,有時在天上,有時也會在水上。”

  活的?

  在場眾人都聽愣了,一臉訝異。

  庾慶驚疑道:“‘三生泉’是活物?”

  吳黑想了想,還是告訴了他們,“玄金上仙在此有一座仙宮,外表上看起來是一座金山,能四處飄移,有時在地,有時在縹緲云端,而‘三生泉’就在仙宮里面。”

  眾人聽懂了,明白了。

  庾慶:“那你怎么找,豈不是要碰運氣?”

  吳黑點了點頭,又對眾人給了最后一句提醒,“這里和外界不一樣,有許多超乎你們想象的怪物,會攻擊人,你們小心點。”然后就跳下了黃金臺,一路探查著離去。

  在叢林中探查著走了沒多久,后方突然傳來一陣動靜,他回頭看去,只見庾慶等人又成群結隊跟來了。

  庾慶蹦起跳過一棵傾倒橫欄的樹木,到了他身邊樂呵呵道:“反正我們找金子也要出去,剛好跟你一起走一程。”

  吳黑無所謂,大家遂一路同行。

  途中,南竹手中撿了根棒棒逗吳黑背后背著的兒子,逗的小黑不時發笑,兩人倒是玩熟了。

  牧傲鐵則在這陌生環境中時刻警惕著四周。

  庾慶一路干些拔草、摘樹葉、折樹枝之類的事,在不斷觀察這些植物的斷口。他清楚記得小云間里發生的事,所有的植物都被邪氣給侵染。然而經過一系列的觀察,他意外發現這里的植物并未受任何影響。

  之前他發現二莊主吳謝山和密室死者身上都冒出了大量邪氣,以為是受了金墟影響,認為金墟里面的情況可能會和小云間里的一樣,結果發現自己誤判了。

  同時,他不斷回頭看向身后的那群人,發現寧朝乙等人的神色似乎很凝重,就連喬且兒似乎都有些精神恍惚。

  庾慶放慢了步伐,待與喬且兒并肩后,問道:“少珺,怎么了?”

  在大家面前,他還是稱呼她的假名。

  似乎是為了不讓他擔心,喬且兒明顯露出了強顏歡笑的笑容,柔聲道:“沒什么。”

  庾慶疑惑:“是嗎?我看你好像一副心神不寧的樣子。”

  喬且兒:“是沒想到能來金墟,太過震撼了,有做夢的感覺。”

  是這樣嗎?庾慶不禁反思,自己師兄弟三人是一開始就有心理準備的,進來后可能并不覺得,對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的人,可能確實如此吧,他發現除他們師兄弟三人和吳黑父子外,其他不知情的人都有同樣的狀況,都有點神不守舍。

  他試著解釋道:“一開始不跟你說,不是要騙你…”

  喬且兒搖頭打斷,“沒事的。”

  就在此時,聶品蘭突然“哎喲”一聲,惹得眾人紛紛止步回頭看去,只見她把手掌攤在自己眼前,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匪夷所思的東西,瞪大了眼盯著的樣子,不知怎么回事。

  “怎么了?”寧朝乙問了聲。

  聶品蘭怔怔道:“蚊…好像是蚊子…金蚊子。”

  金蚊子?眾人訝異,除了吳黑父子,其他人都閃身圍了過去觀望。

  只見聶品蘭的手掌心已經出血了,掌心肉里扎著一枚金屬渣子,若不是她事先提醒了大家,都以為是金屬渣子,細看之下才發現真是一只蚊子,金色的金屬質感的蚊子。

  “瞥到一只蚊子嗡嗡飛來,我就隨手一把抓了,沒注意之下,把自己手給扎破了。”

  聶品蘭把事發情況補充了一下。

  那邊的吳黑提醒了一聲,“小心里面有邪氣。金墟出現過異變,這里的動物基本上都蘊含邪氣。”

  經他這么一說,朱寬鎮立刻伸手從自己夫人掌心里摘出了那只捏死的蚊子尸體,拿近了觀察一陣后又被寧朝乙拿了過去觀察,大家輪流上手。

  落在了沈傾城手上時,她為之驚訝,“黃金蚊子,它竟能像真蚊子一樣飛,是活物?”

  陸星云又摘到手中觀察了一下,找準了下手的位置后,啪一聲,直接運功捏爆了,果然冒了一縷邪氣。

  眾人面面相覷,都有種超乎了想象的感覺。

  稍為此耽擱,眾人再次繼續前行……

  黃金臺上,旋轉的虛波蕩漾,一個蒙在黑斗篷里的人冒了出來,往四周查探一番后,又回到了虛波前,半截身子探了進去通報,“沒人,都走遠了。”

  話畢靠邊站了,又出來四個蒙在斗篷里的人,迅速散開警戒。

  之后鐵面人出來了,站在黃金臺上環顧四周,從荒涼之地突然來到一大片叢林中,似乎很感慨,“金墟!跟著那幾個家伙果然找到了!”

  他手上拿著的黃金戟杵在了地上,正是南竹之前扔出去的那支,被他們摸來后發現了,順手就撿起了。

  南竹扔了出去,又被他給撿了回來。

  在他身后又跟出了數人,其中就有白蘭、高遠、江山和鼠太婆,四妖亦驚疑不定環顧四周,同樣是做夢也沒想到自己能來到金墟。

  并不是鐵面人告訴他們的,他們也是直到進入了入口,在入口聽到了里面人的一部分談話,才知道他們一路的折騰為的是找到金墟。

  一群人在入口偷聽時,靜伏不動,并不敢冒出來,等到里面的人離開了出口好一陣才冒了頭。

  鐵面人忽下令,“四處看一下,看他們往哪個方向去了。”

  “是。”立刻有兩人領命去了四處搜查。

  拄拐的鼠太婆試著問道:“先生,您要找的秘密就是這個嗎?”

  鐵面人:“除此外,你覺得還能有別的嗎?”

  鼠太婆:“既然已經找到了這個秘密,咱們還有必要再跟著他們嗎?”

  就差說出,你讓我們做的我們已經做到了,你是不是可以兌現承諾了,然而她不敢直接說,尤其是知道了所謂的尋找的秘密是金墟后。

  鐵面人:“既然已經讓我們知道了,既然我們已經進來了,難道你們不想找到他們所謂的‘天泉’洗身,脫胎換骨成就長生嗎?”

  這話說的眾人皆兩眼放光心動不已,但四妖眼中明顯藏有顧慮,有與狼舞共舞的畏懼感。

  鼠太婆小心翼翼道:“倒也想,只是,他們說的那個什么兩個給金墟看門的人也進來了,咱們誰也不知兩人深淺如何,能為仙家洞府守門的人,實力恐不簡單,一旦撞上了,恐有危險。”

  他們一行從頭到尾都沒有見到過吳老太爺兄弟倆的真身,沒看到洞府大門是怎么開啟的,也沒看到兄弟兩人在里面大戰的情形。兄弟兩個在里面動手廝殺時,他們才剛剛摸到入口附近。

  他們也沒有接到線人有關兩個守門人的任何線報,實際上也是太過神秘,雙雙出現的太突然了,就算是線人也來不及有機會報知。

  要不是峽谷里面電閃雷鳴的動靜,讓鐵面人意識到金墟開啟了,他可能還不會露面往峽谷里跑,可能還會等線人的線報。

  “不知深淺就小心避開。”鐵面人態度堅決,已緊握雙拳,情緒明顯有些興奮,“永生!這樣的機會對我們來說,可能只有這一次的機會,錯過了可就不會再有了。”

  四妖相視一眼,隱隱感覺有些不對。

  他們與這位鐵面人接觸了一段時間后,能感覺到,操持這事的鐵面人應該不是此行的最高決策人,因為有些事情也不敢完全做主,幕后應該還存在真正的黑手。

  找到了金墟,這么大的事情,難道不該是第一時間疾報上去的嗎?

  然終究是搞不清情況,不敢質疑,只能贊其英明。

  當然,高遠還是提醒了一句,“先生,他們說了,金墟出入口隨時會關閉,萬一,我是說萬一真的關閉了,我們在里面怎么辦?”

  鐵面人:“所以要跟緊那個守門人的兒子和孫子,只要他們不慌,我們就沒必要擔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