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八九章 三生泉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三位莊主被罵的有些尷尬,但還是趕緊飛掠而去了,庾慶等人也未阻攔。

  至少對庾慶師兄弟三人來說,就是來發財的,只要不影響他們,他們也不會跟人拼命。

  待到三位莊主走遠了,吳老太爺才找準機會與老男人來了個猛烈的硬碰硬,旋即脫身,急速而去。

  老男人浮空稍作目送,閃身落在了臺子上,打量著吳黑父子兩人,問了句:“沒事吧?”

  抱著兒子的吳黑看到父親手中的雙戟只剩下了一支,略感慚愧,“還好。是我大意了。”

  老男人:“沒事,他只拿到了一支,也無法自由進出。何況這是我應該做的,不過,只有這一次,因為是你自找的,我已經盡了一個父親、一個爺爺應盡的責任,你若再不回頭,我不可能再為了救你們拿手上的戟去做第二次交換,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吳黑點頭,“我明白。”

  “找到了,洗身后,立刻離開,記得在這里留下出去了的記號。”老男人叮囑后,直接轉身,就要離開。

  吳黑喊住:“父親,您去哪?”

  老男人背對著說道:“在他找到‘三生泉’洗身之前,我要找到他繼續打下去,消耗掉他的實力,也是為了纏住他,為你們父子在這里的尋找爭取時間。我有我的使命和承諾要去兌現,我能為你們做的也只有這些。”

  三生泉?寧朝乙等人聞言震驚,一臉的無比震驚,迅速環顧四周,似乎明白了什么。

  吳黑瞬間紅了眼眶,熱淚從臉頰滑落,“繼續打下去,消耗的也是您自己啊!”

  老男人一聲嘆,“當年是我鬼迷心竅,聽了他的鬼話,妄想長生,以致留此后患。既然已經走到了這一步,就當是贖罪吧!”

  話畢回頭,以留戀不舍的眼神看著小男孩,自己的孫子啊,還未來得及多親近呢。

  吳黑趕緊示意懷中的兒子,“小黑,快,快叫爺爺,快點。”

  幾番催促下,小黑終于試著喊出了一聲,“爺…爺。”

  老男人頓時開懷大笑,向他伸出了手,想握握孫子的手。

  小黑眼睛眨了又眨,最終出手啪一聲,在爺爺的掌心快速打了一巴掌就縮回。

  老男人又是一陣哈哈大笑,握起了被孫子打過的手掌,握著拳頭向孫子扭動示意了一下,才再次轉身,大步前行,人影忽一閃,便快速飛向了天際。

  這邊幾人還在目送,那邊的聶品蘭已經忍不住了,出聲追問道:“這究竟是什么地方?”

  庾慶轉身看向了他們,“我想你們已經猜到了,沒錯,這里就是傳說中的金墟!”

  “金墟?”

  盡管已經猜到了,可寧朝乙等人還是忍不住發出了失聲驚呼,包括喬且兒在內,皆震撼到無以復加。

  傳說中的仙家洞天福地,傳說此地有無數黃金,傳說此地能得長生不死之身,他們做夢也沒想到自己竟然已經進入了無數人夢寐以求的仙家福地。

  庾慶臉上也算是露了笑意,“沒錯,就是金墟!你們不是想發財嗎?我說了一起發財的,如今帶著大家一起進了金墟,我沒有食言吧?”

  環顧四周的寧朝乙喃喃自語,“我就知道那黃金戟不一般,不可能僅僅是發財,果不其然,果不其然,果不其然…”他忽又盯向庾慶,沉聲道:“你早就知道黃金戟與金墟有關,你早就知道自己要找的地方是金墟,你怎么會知道這些,你究竟是什么人?”

  庾慶攤手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總之我與你們無冤無仇,也無害人之心,也兌現了自己的承諾。你如果非要知道我是誰,那我還是那句話,在下‘林二慶’!”

  那些人一陣沉默,仍然沒有從震驚中緩過來。

  陸星云有些失魂落魄,嘴上嘀嘀咕咕,“金墟,金墟,是金墟,竟然是為了金墟…”

  吳黑忽道:“林兄弟,你們要發財請自便,不過還請不要貪得無厭,何況弄太多財物出去對你們未必是好事,差不多了就盡快離去,因這出入口隨時會關閉。”

  此話一出,嚇眾人一跳,愣是把走神的一群人給拉回了注意力。

  庾慶忙問:“隨時關閉?還有這樣的事?沒規律的嗎?如果真是這樣,未必也太不靠譜了吧,豈不是隨時要被關在這里面?”

  吳黑解釋道:“不是你想的那樣,正常情況下,打開的金墟大門要二十七天才會自動關閉。問題是黃戟和藍戟合在一起就是鑰匙,既能打開大門,也能鎖上大門。無論我父親和我伯父誰勝誰負,拿到了雙戟的,隨時都有可能關門,他們無論是誰,都不可能讓門一直長久開著,也不會再輕易為人開啟,為了開啟一次花多大的心機你們也看到了。”

  原來是這樣,大家頓時松了口氣,還以為門隨時就會關了,那還真是一刻都不敢多留了。

  庾慶又試著問道:“聽你父親說,你要去洗身,是去找什么?”

  吳黑沒藏著掖著,“去找‘三生泉’洗身。”

  庾慶訝異,“你伯父要找‘三生泉’洗身,你也要找‘三生泉’洗身,什么意思?”

  吳黑默了默,也許是看在眾人聯手救了他父子性命的份上,徐徐說道:“父親和伯父,本是人間一普通人家的兩兄弟,父母饑寒交迫而亡,兩人隨之逃荒求生,也算是運氣好,恰逢遇上了在人間云游的‘玄金上仙’,結下仙緣,至此徹底改變了命運,后就在此出入口為上仙看門。

  后來金墟出現了變故…總之,就是關閉了出入口,嚴令無仙諭不得擅自開啟。

  一開始還偶會傳出仙諭讓開門放客進去,后來不知怎么回事,仙諭沒了,訪客也沒了,也沒人告訴外界的他們怎么回事。

  后來外面漸漸有傳言,說世間的仙人都回了仙界,大家都想找仙家洞府求長生什么的。

  他們一直等,一直等著,發現里外再無音訊,后漸漸相信了外面的傳言可能是真,但依然堅守使命。

  后來我伯父惦記里面的‘三生泉’,想借此脫胎換骨得長生,然一半鑰匙掌握在父親的手中,于是便不斷鼓動父親。

  一開始,我父親是不答應的,后來我父親覺得年紀漸大,若能長生,便能一直履行自己的使命,最終還是被伯父說動了,遂與伯父一起干了抗命的事,再次開啟了嚴令不得擅自開啟的金墟入口。

  后來他們找到了‘三生泉’,借此脫胎換骨了,做賊心虛,也不敢久留,又趕緊出去了。

  出去后,恰逢天下大變,世人于亂世爭雄,沒了約束的伯父不甘寂寞,野心也漸漸暴露了,父親方知惹了大禍,深以為恨。誰知更可怕的還在后面,也可以說是他們擅闖金墟的懲罰,發現所謂的長生壓根不是他們想象的那樣,存在缺陷,像個活死人那樣一動不動活著才能長生,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后來,他們找到了原因,發現所謂的‘三生泉’原來是三口泉,代表著天、地、人三種人生。

  經受了天泉洗身的才能脫胎換骨成永生的天人。

  經受了地泉洗身的人則會脫胎換骨成地人,變成他們那種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經受了人泉洗身的則會變成天地間的正常人,在天地間去經歷正常的生老病死。

  他們一開始因為無知,以為‘三生泉’是指一口泉,后來才知道自己是進入了地泉洗身,活生生把自己給變成了怪物。伯父自然想再進去找‘天泉’洗身,結果就如同你們看到的我父親阻止他的那樣。”

  庾慶聽的兩眼放光,“也就是說,你也想找‘天泉’洗身得長生。”

  吳黑:“不,我只想找‘人泉’洗身成普通的凡人。”

  話畢發現大家看自己的眼神都怪怪的,頓也懶得解釋了,愛信不信。

  南竹忽冒出一句,“莫非‘地泉’不止一口?”

  吳黑不解,“自然就一口,莫非你認為有幾口不成?”

  南竹搖頭,“那就不對了,你父親和你伯父既然都是在‘地泉’洗身的,就算脫胎換骨成了你所謂的怪物,可兩人怪的方式好像不太一樣,好像連體內流的血都不一樣吧?”

  吳黑:“我明白你的意思,事實上他們自己都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他們確實都是在同一口‘地泉’洗身的。他們至今不明白,為什么兄弟兩個同時在同一口泉里以同樣的方式洗身,脫胎換骨出來的卻會是兩種不同的結果。所以我也沒辦法告訴你真相。”

  還有這么古怪的事?眾人面面相覷。

  “原來是這樣。”南竹點了點頭,似乎信了他的說法,雙手兜在大肚子上,一本正經的問眾人,“咱們是發點財走人,還是也奔永生去闖一闖?”

  沈傾城喊出一聲,“若是出口關閉了,都出不去了,怎么辦?”

  “若是為發財,那就簡單了。”南竹樂呵呵一聲,腳下一滑,把地上覆蓋的野生草皮給蹭開了一塊,露出了一塊黃燦燦的地面。

  之前兩個老家伙打斗的時候,刮來的樹枝劃開了地面,他就發現了。

  眾人這才意識到腳下的臺子竟然是黃金打造的,紛紛刮開地面查看,在陽光下金燦燦發光。

  南竹揮手,大氣道:“這臺子,你們看,長寬都得有個十幾丈,高得有一層樓啊,地下不知還有沒有地基,咱們只要把這臺子切塊弄出去,這輩子就夠用了,犯不著再到處找金子,還得來回跑來跑去運輸…”

  轉身樂呵之際,話音忽戛然而止,他發現吳黑正冷冷盯著自己。

  眾人旋即也發現了。

  吳黑終于忍不住開口接話了,“要發財,要黃金,最好別在這里亂來。我也不知道什么,我只是懷疑,出口為什么會設在這黃金臺上,會不會與陣法相關?你把這臺子給毀了,萬一搞的大家拿著雙戟都出不去,怎么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