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七七章 惹不起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隔著衣服捏住了那顆墜子,他也搞不清是怎么回事。

  總之就是剛才邪氣爆發時,他不怕邪氣,并未運功施法抵御,一手持槍,一手欲拔劍,準備應變,誰知邪氣侵犯到衣服里面的墜子后,墜子突然有了反應,他自己也說不清楚,反正就是震顫了一下,然后就攪動風云似的將廟堂內爆發的邪氣全給收了。

  他此時看了看四周,油燈滅了大半,廟堂內一片清明,沒錯,就是把邪氣給收了。

  南竹和牧傲鐵看到他捏出的衣服下面的墜子輪廓,當即也反應了過來,云兮死后曾被這邊收走了一顆古怪的珠子,老十五覺得可能是什么寶貝,裝進了自己的項鏈墜子里面,一直隨身配戴著。

  反正沒人知道那珠子是什么玩意,他們也不好對別人說明來歷,導致不便打聽到底是什么東西,也不知有什么作用,結果就不了了之了,現在突然來這么一出,是什么情況?

  牧傲鐵也忍不住問了一句,“你自己沒事吧?”

  珠子不珠子的都是其次,突然一下吸入這么多邪氣,也不知對人會不會產生什么影響。

  庾慶仍搖頭,“我一點感覺都沒有,我沒事,邪氣都進了這里面。”示意了下衣服里面的墜子。

  喬且兒與他是經常赤條條相見的,自然知道他衣服下面的那顆墜子,以前也沒當回事,今天真的是難以置信了,也忍不住問了句,“那到底是什么?”

  庾慶苦笑,“我也搞不清是什么,我說是我撿來的東西你信么?”

  撿來的?喬且兒將信將疑,這種東西能隨便撿到?

  南竹覺得沒必要繼續這種不方便的話題,當即招呼道:“別傻了,出事了,還發什么愣。”他帶頭跑了出去。

  于是其他人也跟著跑了。

  說實在的,幾人在打斗意識方面的緊張態度,差了別人還真不止一點點,寧朝乙等人早就追殺去了,他們現在才磨磨蹭蹭而去。當然,也是知道已經有人去追了,但一開始的反應上也確實是差距蠻大的。

  等他們找到人時,只剩下了賊鴛鴦夫婦守在了一處地洞口。

  洞口之前有一處堆砌裝飾物,如今崩了一地,只剩一處黑漆漆的洞口,可見吳謝山逃的緊急,顧不上小心掩飾洞口。

  “怎么回事?”追來的庾慶等人免不了一問。

  聶品蘭沉聲道:“還用說么,那位二莊主逃進了密道,寧先生和陸星云母女追去了。”

  這里話剛落,地洞里傳來了動靜,搞的幾人迅速拿起武器警戒,庾慶手中的黃金戟分外顯眼。

  然冒頭出來的卻是陸星云母女,寧朝乙隨后也出來了。

  聶品蘭見母女兩個臉色不太好看,當即問道:“怎樣?”

  寧朝乙搖頭,“這山莊里面的每條路都跟地道差不多,鉆進去追到正路上去了,岔路又岔路的,我們也不熟悉地形,遇上岔路就猶豫一下,也不知被他跑哪去了,追丟了。”

  追丟了都是其次的,這次輪到陸星云來質疑了,“聶品蘭,你不是已經制住了他嗎?為什么他還能像個沒事人似的運功施法?”

  提到這個,眾人立馬以狐疑目光盯向了聶品蘭,人陸星云說的沒錯,也的確是可疑。

  “我…”聶品蘭凝噎,旋即叫屈,“我確實在他身上下了禁制,而且是下了好幾重禁制,是把住了他的脈下禁制的,就算是個妖修也被制住了,誰知他突然就能跑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不會懷疑我跟他是一伙的,不會懷疑是我故意放了他吧?”

  聽她這么一解釋,眾人又有所思。

  寧朝乙抬住,讓不要爭了,“這事確實蹊蹺,你們也看到了,這位二莊主露了邪性,冒出了一身的邪氣,明顯和正常的人或妖不同。看樣子,他之前不是不能逃,而是不想逃。”

  南竹呲了呲牙道:“乖乖,這二莊主是趁機打入我們內部,是想趁機看看我們是什么情況,這是把我們的底給摸了。”

  聶品蘭驚疑,“我怎么感覺有點不對,我親眼看到陸星云一劍刺穿了他胸膛,傷成這樣還能從寧先生手下逃掉,這是不是有點不正常?”

  南竹點頭,“確實不像正常人,確實透著邪性。”

  陸星云忽冒出一句:“之前還怪我不該出手,看到了吧?若不是我出手刺他一劍,再讓他繼續潛伏下來,一旦被他突然出手,后果不堪設想。”

  這話說的眾人好無語,大家心里都清楚,你那哪是什么刺一劍的事,吳謝山若是不逃,你能只刺一劍就罷了?恐怕刺個七八十來劍都是有可能的,哪怕是死了都有可能被你剁開了。

  然而畢竟是沒發生的事情,眾人都不好說什么,反正經由此事后,都感覺這女人好像有點不正常了。

  表揚她的話也沒人能說出口。

  寧朝乙盯上了庾慶手上的戟,“既然這位二莊主在使詐,有能力脫身還老實交代出山莊的寶貝,這根本就說不過去,看來林兄弟判斷的沒錯,這只戟確實是假的。”

  南竹嘀咕了一句,“不知這戟能賣多少錢。”

  眾人目光也都落在了黃金戟上……

  一條人影從一口山體洞窟內飛射而出,落在了三莊主吳和運身邊,正是脫身逃離的二莊主吳謝山。

  見他歸來,吳和運松了口氣,又見到他身上傷口,頓關切道:“你沒事吧?”

  吳謝山擺手:“我沒事,老大呢?我有重要情況告知。”

  “老大去了村里那邊,你看,回來了。”

  看向村莊的吳和運揮手指去。

  吳謝山順勢看去,果然看到了大步而回的吳刀。

  村莊明顯出現了異動,留村的村民正把一些馬匹從圈養的馬廄里牽出來做準備的樣子。

  這是個有點奇怪的村子,甚至對整個裂谷山莊的大多數人來說,這里基本上就是個與世隔絕的地方。

  不過畢竟還要與外界交易,以維持這么多人的生計,所以除了三莊主偶爾會帶人去外界和外面人接觸外,其他人,不管是村民還是山莊的修士,一輩子都難得與外人打交道,偶有的新媳婦娶進門是村民少有的與外人接觸的機會。

  當然,也不太容易娶外人,這里的莊民還是挺驕傲的,就因為個吃穿不愁,外面經常會吃不飽肚子嘞。閑暇時,村民們聚在一起經常談論的便是外界的饑荒是什么樣的,為了維持生計有多難,聽外來媳婦講路邊經常有餓死的枯骨。

  而山莊里的修士,都是從莊里資質好的小孩中選拔出來修行的,成年后娶的也基本上是莊里的女人,所以父母家人都在這里。所有人的生活方式基本上就是在這里輪回,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一代又一代人生存在此,生活也算是平靜。

  總之,沒有山莊的允許,任何人不得擅自離開,違規者也逃不掉,不管往哪逃,總能被追回來,然后就接受處罰。

  不太與外界接觸,自然也就沒什么恩怨。

  村中出來的吳刀,顯然也是看到吳謝山回來了,遂快速飛掠而回,見面便問:“沒事吧?”

  吳謝山:“沒事,本來還想留那邊多打探點情況,或者伺機而動,誰知碰上了個瘋女人,二話不說就拿劍捅我,簡直有病,我實在是繃不下去了,只好脫身回來了。”

  吳和運不解,“瘋女人?哪來的瘋女人?”

  吳謝山:“就那個陸星云。”

  吳和運回憶著說道:“我怎么感覺那女人的性子還挺溫婉的?好好的,二話不說拿劍捅你干嘛?”

  吳謝山嗤聲道:“別提了,果真是沖戟來的,我遵祖訓,把黃金戟指點給了他們,這幫有病的家伙,居然懷疑黃金戟是假的。明明是真的,他們卻懷疑是假的,讓我到哪說理去?就因為我交代的太坦誠了,便認為我在說謊,那女人就直接下殺手了,我不逃還等他們把我給剁了不成?”

  大莊主和三莊主都有點懵懂的感覺。

  晃了晃神后,吳刀沉聲道:“好了,回頭慢慢說,先不管了,先把剩下的人手召集起來,立刻走人。”

  “走人?”吳和運不解,之前這位才紛紛把人馬散布在了四周做眼線,現在又要撤回來走人是什么意思,當即問道:“去哪?”

  吳刀:“跑遠點,躲起來,惹不起,躲的起。”

  吳謝山忙阻止道:“老大,不用跑,我有情況告訴你,那幫家伙雖是沖戟來的,卻壓根不知戟的真正秘密,只知戟藏著秘密,只知解開了秘密就能發財,不是我們想象的有什么背景。還有,先來的四個家伙和后面來的六個壓根不是一伙的。所以我們沒什么好怕的,可以反擊,把這些人給滅了就沒事了。”

  “不知道戟的秘密?”吳刀沉吟思索嘀咕著,復又回頭看向了村莊方向,眼中雖有猶豫,但最終還是斷然道:“不管了,立刻召集人手走人!”

  二莊主和三莊主一臉驚訝,吳和運:“為什么呀?”

  吳刀朝村莊那邊抬了抬下巴示意,“剩下的事有人自會處理。”

  二莊主和三莊主看去,旋即明白了點什么,目中神色一凜,立馬不再多言了。

  “我去召集人手。”吳和運扔下話就走了。

  吳謝山則疑問道:“想跑人,帶著那么多村民可跑不動。”

  吳刀:“村民不管,留這。”

  吳謝山大驚,“下面大多人的家人都在這里,讓他們知道了怕是會有意見。”

  吳刀:“所以直管走,不需要告訴他們原因。”

  吳謝山凝噎無語,最終也只能是默默點了點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