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七五章 黃金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隨他怎么說,庾慶不與他對視,也不理他,反正解釋也沒用了,也就不指望能從人家身上留什么退路了,現在最重要的是怎么躲避可能出現的危險。

  反正不是說自己,南、牧二人則當做什么都沒有聽到。

  師兄弟三人現在擔心的是,那個沉睡者身上會不會也有能避蜃蟻毒氣的戒指之類的東西,真要是那樣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一群人可謂各司其職,一邊警戒放哨,防備可能有人靠近,一邊繼續驅使蜃蟻的毒氣。

  約莫小半個時辰后,廟堂那邊還是不見有任何反應,大家覺得差不多了,這才收工繼續前行。

  吳謝山依然被聶品蘭押著,劍鋒也始終抵在他脖子上,將他推送在最前面。

  廟堂里依舊燈火通明,眾人小心翼翼摸進去時,里面架子上一排排的油燈都還亮著,長時間沒人挑撥燈芯,一盞盞燈火都昏暗了不少。

  居中首位是一個男人的雕像,手持長戟的坐姿雕像,然后下面是一堆牌位,跟一般的宗族祠堂牌位不同,這里的牌位都是裂谷山莊歷代莊主的牌位,牌位上寫的清清楚楚,第幾任莊主之類的。

  想跟進去的喬且兒被庾慶拉住了胳膊拽回了身后,喬且兒不明所以地看著他,結果發現庾慶三人也沒有進去的意思,都鬼鬼祟祟地縮在了大門外面,探頭探腦的小心往里面張望。

  喬且兒自然不明白三人的想法,三人是做好了一旦有變立刻跑人的準備的,哪能躥到前面去。

  另就是想讓寧朝乙等人認為他們不知道“戟”是怎么回事,讓那些人誤以為他們對“戟”沒興趣。

  進去的人看了看四周,看不出戟藏在哪,手上有活口,也懶得慢慢去搜查,聶品蘭已經逼問道:“說,東西在哪?”

  吳謝山瞥了她一眼,然后抬手了,指向了那尊雕像,指向了雕像手里拿的那只戟。

  聶品蘭頓時大怒,“我們要的不是石雕的…”

  話說一半又愣住了,再向石雕看去,似乎意識到了什么。

  寧朝乙揮手,隔空一指戳去,一道罡勁打在了石雕的戟上,啪嗒一聲爆響,亂石啪啦碎裂開了,戟卻沒有斷,里面又露出了東西,露出了一件金燦燦的東西。

  在廟堂燈火的照明下,露出之物金輝燦爛,非常顯眼。

  盡管里面的東西只暴露了一部分,大部分依然被外殼包裹,但大家都看出來了,里面包裹的應該是一只戟。

  眾人兩眼放光,敢情裂谷山莊把東西藏在了明處,就藏在朝拜的雕像中。

  寧朝乙閃身而起,一把拽斷了雕像持戟的手,將被石料半包裹的戟給摘了回來,翻身回到眾人身邊后,施法一震,包裹的石料全部落地,露出了一只金燦如新的黃金戟。

  眾人的目光都跟著寧朝乙手中的黃金戟翻動。

  門外的人看到后也是兩眼放光,南竹忍不住想進去看看,剛挪腳冒頭,又被庾慶一把拉住了。

  南竹回頭低聲道:“好像沒什么事。”

  庾慶卻抬了抬下巴,朝那坐著的人物雕像努了努嘴。

  喬且兒不明白。南、牧二人順勢看去,卻是一看就懂,畢竟同門師兄弟那么多年,立馬意識到了庾慶表達的意思。

  不是說戟在沉睡者身邊嗎?戟找到了,為何不見沉睡者?戟是在雕像中找到的,那沉睡者是不是也可以這樣推論?

  想明白這個,而且似乎可能性還很大,南、牧二人盯向石像的瞳孔驟然一縮,內心里可謂高度緊張了起來。

  “要不,咱們先撤吧。”南竹回頭低聲冒出一句。

  喬且兒眨了眨眼,還是不明白。

  庾慶低聲回了句,“撤哪去?外面肯定被裂谷山莊的人給守住了。被這幫家伙跑來肆無忌憚的瞎搞一趟,全亂套了,咱們也被搞的身不由己了。”

  南竹一愣,想想也是,撤出去就肯定要跟裂谷山莊的人直接交手,要么殺出去,要么血戰到底,只要一撤就變成他們首當其沖了。

  正這時,里面的寧朝乙轉身朝他們喊道:“躲在外面鬼鬼祟祟干嘛,你們不想進來看看這東西嗎?”手中戟咚一聲杵地,金屬顫音似乎嗡嗡回蕩在了黃金戟鋒刃上,這玩意在火光下十分炫麗。

  庾慶胡子眉毛都快皺到一塊,搞不懂這幫家伙到底什么情況,真把這邊也當成了一伙的不成,他發現對方一幫人還真是一點都不避諱他們。

  怎么辦?他還是有點擔心,遂又朝那石像努了努嘴。

  寧朝乙等人回頭順勢看去,起先不明白,又回頭看庾慶,待庾慶反復朝那石像努嘴,又示意那根黃金戟后,寧朝乙看看黃金戟,再看看黃金戟,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突然抄起黃金戟,朝著那石像投擲而去。

  轟一聲震響。

  端坐的石像被轟了個四分五裂,貫穿石像的黃金戟也插在了石壁上。

  寧朝乙又閃身跳上了神位,拔出了黃金戟,將雕像的坐臺也掃了個七零八碎,哪里有什么東西,就是石像,什么其它的東西都沒有找到。

  庾慶愕然,師兄弟三人面面相覷,發現竟然是自己多慮了。

  戟竟然不在沉睡者的身邊,難道是那黑衣人在說謊嗎?

  師兄弟三人的內心驚疑不定。

  神位上,裂谷山莊歷代莊主的牌位自然也都掀翻了,已是搞的一團糟,這和砸了人家祖宗牌位沒什么區別。

  哪怕自己性命在人家的手上,吳謝山亦怒容滿面道:“你們是不是太過分了?東西,你們也拿到了,還毀我山莊祖先神位,是何道理?”

  沒人理他。

  寧朝乙站在神位上朝庾慶喊道:“瞎指點一通,搞什么,幾個意思?”

  這里沒有沉睡者嗎?庾慶終于小心翼翼摸了進來,不知該如何回答對方,總之高度警惕著,東張西望著。

  南竹等人也跟在后面小心翼翼進來了,手已經摸在了劍柄上。

  之后庾慶帶頭,在石壁上到處敲敲打打地檢查,連地面和穹頂都不放過,那叫一個爬上爬下。

  寧朝乙等人注意著他們的反應。

  等到把廟堂都給敲打檢查了一遍,幾人碰頭在一起搖了搖頭,表示都沒有任何異常發現。

  庾慶頓感奇怪了,難道真是黑衣人在說謊?那沉睡者食用心頭血的說法又是怎么回事?雖然感覺黑衣人有許多事情瞞著他,但他感覺對方沒必要說這樣的謊,問題出在哪里?

  屋里查找了一圈,他慢慢晃到了神位前,看著寧朝乙手中的戟。

  寧朝乙順手一拋,將黃金戟扔給了他,之后自己也跳下了神臺。

  一把接住黃金戟的庾慶有點懵,幾個意思,給我了不成?

  另一邊走來的南竹和牧傲鐵也傻了眼,什么情況?這么重要的東西能隨便給人?

  “送給我?”庾慶試著問了聲。

  寧朝乙翻了個白眼:“你想什么呢?憑什么送給你?”

  庾慶托了托手中的家伙,“那先生您的意思是?”

  寧朝乙:“看在你救了我們命的情分上,想看就看,犯不著躲在角落里偷偷摸摸跟做賊似的,看完了就老老實實還給我。這裂谷山莊地處荒涼地帶,也沒什么值得修行中人惦記的東西,你們跑這里扭扭捏捏的,還老是跟在我們后面,千萬別說你不是沖這黃金戟來的。”

  庾慶啞了啞,沒說是,也沒說不是,總之感覺對方的反應不正常,按理說知道秘密的人不可能輕易把這東西給人,遂反問道:“寧先生,你們沖裂谷山莊的這只戟來,不惜以身犯險,總得有個說法吧?”

  聶品蘭出聲了:“修行界有一個隱秘傳言,說裂谷山莊族徽上的那只戟里面藏有一個秘密,只要找到了這只戟,就能發財。我們起先也是不信的,后來無意中獲悉,很多來探尋這個秘密的人最后都悄無聲息的消失了,某種程度來說,這是不是印證了那個傳言?難道你們不是因為這個傳言來的嗎?”

  庾慶師兄弟三人再次面面相覷,有點懵,難道他們自詡的秘密在外界早有傳言的嗎?

  吳謝山明顯也有些懵,忍不住出聲道:“我怎么不知道修行界有這個傳聞?”

  聶品蘭:“少在這里裝蒜,東西我們都找到了。”

  “……”吳謝山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什么,卻愣是把話又給咽了回去,臉上開始浮現納悶神色。

  庾慶滿臉狐疑,試著問道:“一個流言而已,就能讓你們這樣的人物一起聯手趕來?”

  寧朝乙:“我們是什么樣的人物?不是人嗎?不要少見多怪,我們本就相交多年,暗中聯手干的事多了去,不差這一回,你婆婆媽媽個什么勁,還看不看?不看就還給我。”

  是這樣的嗎?師兄弟三人包括吳謝山都啞口無言狀,心里都在嘀咕,真的假的?

  奈何,一時間也沒辦法確認。

  之前他們都懷疑,究竟是誰能把這些人物給捏成一伙,鬧了半天,敢情他們暗底下本就是一個相交多年的團伙,這到哪說理去?

  “看看看。”庾慶應了聲后,又托起手中戟,試著問道:“那這只戟中藏有什么秘密?”

  寧朝乙淡然道:“不知道,反正傳言說只要解開了戟上的秘密就能發財,既然東西真的存在,那想辦法解開上面的秘密就行。看在你們救了我們性命的份上,只要找到了財寶,也算你們一份。你們難道不是為了發財來的嗎?如果不是,如果跟我們不是一路的,那就當我什么都沒說,東西還我!”伸手索要黃金戟。

  庾慶瞪大了眼,攥緊了黃金戟,連連點頭道:“是是是,正是為發財而來。”

  南竹更是笑瞇了眼幫腔,“還是坦白了吧,確實是為發財而來,咱們這點小心思還真是逃不過寧先生的法眼。”

  一旁的牧傲鐵也在那點頭,師兄弟三人目光碰了碰,都松了口氣,敢情對方知道的秘密跟這邊知道的壓根不是一回事,害這邊疑神疑鬼。

  更讓三人心里喊妙的是,不用再琢磨怎么從這些人手上弄到這只戟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