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六零章 稀奇古怪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第三六零章稀奇古怪  眾人眼睜睜看著雙騎過了牌坊,沖到了眾人跟前勒停,是一對中年男女。

  男的頭發亂糟糟的扎在頭頂,絡腮胡子,濃眉大眼,背著一支闊劍,胸前掛著鼓鼓囊囊的包裹,看著就像江湖浪蕩漢。女的,則是個女生男相的婦人,穿著打扮干練,單手拿著劍,頗顯颯爽英姿,抬腿一翻裙子,人就跳落了馬下。

  負重一堆東西的絡腮胡男人也跟著跳下了。

  先來的“三枝花”中,鬢邊別著小白花的婦人,審視著男女來客,若有所思,貌似自言自語了一句,“賊鴛鴦…”

  近旁的吳和運聽到了,頓露大感意外的神色,遂又趕緊過去,到了來客跟前,拱手道:“在下裂谷山莊吳和運,敢問兩位可是朱氏酒鋪的朱氏夫婦?”

  英姿颯爽的婦人笑道:“原來是三莊主,難怪我夫婦難過法眼,一眼便被認了出來。”

  吳和運:“朱夫人謬贊,不知賢伉儷登門所為何來,可有裂谷山莊能效勞的地方?”

  被稱為朱夫人的婦人道:“裂谷山莊是釀酒賣酒的,我們家酒鋪也是釀酒賣酒的,同行也不一定是冤家,三莊主不會認為我們夫婦是來砸場子的吧?”

  吳和運哈哈大笑道:“豈能,咱們兩家雖是同行,可賣的東西不一樣,我們這里是葡萄佳釀,賣的是俗物,你們夫婦卻是專門釀造靈酒的,做不了冤家。”

  朱夫人:“三莊主言之有理,你我兩家的買賣并不沖突,所以,此來想與貴莊談合作,不知貴莊有沒有興趣?”

  “合作?”吳和運有些意外,疑惑道:“不知想如何合作?”

  朱夫人:“僅賣靈酒,太單調了,想把貴莊的酒引到我們酒鋪售賣,因而特來看看。”

  “好說,若是不嫌棄,請入內慢慢詳談。”

  吳和運談笑風生,揮手示意,立有人手過去為夫婦二人牽馬。

  夫婦二人也好說,朱夫人掃了眼在場的眾人,回頭又看向路上慢吞吞來的那一騎,“三莊主,藍寶湖畔放羊的那位怎么移駕了,他平常與裂谷山莊也有來往的嗎?”

  吳和運再次面露訝異,看向慢吞吞來客,“那是寧朝乙?”

  朱夫人看了他的反應,“連三莊主也不知,看來是在下誤會了。”

  吳和運轉身對隨從道:“你們先帶幾位貴客去客廳歇著,不得怠慢。”后又對那夫婦倆,還有那三枝花客氣,“幾位貴客先去稍等,我在這里先等等寧先生。”

  鬢邊別了白花的黑衣婦人道:“沒事,聽說這位放羊的甚少離開藍寶湖畔,既然遇上了,等等也無妨。”

  她身邊的另兩位個婦人都沒有表示反對的意思。

  手中拿著劍的朱夫人雙臂抱于胸前,也沒有離開的意思。

  一伙客人的態度搞的待客的下人左右不是,不知該如何是好。

  吳和運揮手示意退下,既然人家愿意等,那就一起等吧。

  庾慶師兄弟三人面面相覷,什么開酒鋪的夫婦,還有什么花滿樓的三枝花,他們都不認識,或者說是沒聽說過。修行界能人輩出,往來者無數,誰又能聽說過所有人?何況大概率上還是殷國這邊的修士。

  不過藍寶湖畔的放羊人,名叫寧朝乙的那位,他們卻是聽說過的。

  修行界每過上一些年代,便會有一次比武大會,符合條件的人都能參加,可以說是一次天下新秀嶄露頭角的機會。每二十年一次,二十年的時間足以讓一代人成長起來,足以讓新秀再一競風流。

  那位寧朝乙便是上屆大會的第五名,下一屆大會也就一年后的事了。也就是說,寧朝乙成名的那次大會,一轉眼已經是近二十年前的事了。

  那種比武大會,可是全天下的青年才俊匯聚一起一較高下,數不清有多少名家子弟參與,連司南府、大業司、千流山每屆都會有新人參加,能從中拿下第五名便可想而知了,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眼看功成名就,會有無數人出重金招攬,誰知他卻發瘋了似的,找機會放倒了自己的師父,還將師父全家給滅門了,然后將功名利祿全部拋之腦后,去了藍寶湖畔過起了天蒼蒼野茫茫的放羊日子,甚少再與外界來往。

  傳言說,他之所以狂性大發,是因為發現師父強暴并殺害了他的妻子滅口。

  事情真假不知,但這傳言確實流傳甚廣。

  這位寧朝乙,二十年前便能在一群名家子弟中出類拔萃,二十年后的實力更加可想而知了。

  所以師兄弟三人也很好奇,也停在了原地等候,想看看那位寧先生的風采。

  馬蹄聲慢,能聽到蹄聲時,一人一騎也已經到了牌坊下。

  來客慢慢晃悠在馬背上,頭發扎了一個簡單的馬尾,再加一個小胡子,讓南竹和牧傲鐵看著眼熟,皆忍不住回頭看了看庾慶,發現兩人腦袋上的款式有點雷同。

  但很顯然,人家的更自然,不做作,年紀也到位了,加上成熟的臉型上掛著的淡淡微笑,怎么看都挺有味道的,不像庾慶那小胡子看著就別扭。

  不過庾慶顯然不這樣認為,看到對方的打扮后,發現不錯,還挺好看的,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眼中透露出了明顯的欣賞意味,似乎也堅定了自己的審美眼光。

  來者懷里還抱著一只三弦琴,跟他的衣裳一樣樸素,撥著隨性的調子,一路“當當當”的自娛自樂而來,那叫一個天地悠悠不慌不忙的樣子。

  琴聲停了,馬也勒停了,吳和運也到了跟前拱手道:“在下裂谷山莊三莊主吳和運,敢問來者可是藍寶湖的寧先生?”

  寧朝乙點頭,“是我,你們這是…”說著也跳下了馬。

  吳和運回頭看了大家一眼,笑道:“自然迎接寧先生。”

  寧朝乙滿臉意外,“你們知道我要來?”

  朱夫人道:“途中看到了先生,先生的形態與傳言中相似,故而斗膽猜測是先生。”

  “哦。”寧朝乙一副原來如此的樣子,繼而又對吳和運道:“三莊主,我一人獨自游蕩,聽聞裂谷山莊有各種葡萄美酒,嘴饞,嗅著酒香就順道拐了個彎過來了,不知貴莊的美酒能否散賣,多了我也買不起。”

  吳和運笑道:“寧先生能來,裂谷山莊蓬蓽生輝,來者是客,自然有美酒招待。先生走時,如果覺得味道還行,不妨順便帶上一些,不收錢。”

  “那怎么行,一碼歸一碼,該多少錢就多少錢。”

  抱著琴的寧朝乙搖頭表示不妥。

  “好,就按先生說的辦。先生,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先里面去歇腳,有什么話回頭慢慢說。”

  吳和運熱情邀請。

  寧朝乙鼻翼動了動,看向了差不多熄滅的火堆,“這味道…在燒死人不成?”

  “唉,興許大家也聽說過裂谷山莊的事,常有妖怪來襲擾,昨夜又出現了……”

  吳和運唉聲嘆氣著,將少年被妖怪殺害的事又說了遍,為何火化的理由,也和告知庾慶等人的一樣,沒多說什么,解釋了一下便再次請來客們一起去歇腳。

  一群人就此離去,庾慶等人逗留原地目送,新來的客人他們也不認識,不好硬擠過去湊熱鬧是一回事,關鍵也不想到處混臉熟,巴不得此行能記住他們的人越少越好。

  “裂谷山莊時常會有這么多客人來嗎?”庾慶嘀咕自語了一句。

  這個問題,在場幾位還真不清楚。

  南竹道:“看樣子都是有名號的人,我去打探一下。”扔下話就厚著臉皮追在那些人后面去了。

  看了看收集骨灰的現場,庾慶慢慢扭頭看向了村莊內,看向了村內不時跑來跑去嬉戲玩耍的小孩,最終面無表情地轉身離開了,帶著喬且兒和牧傲鐵回去了。

  三人回到各自房間后,庾慶站在了陽臺上,望向了那片浩瀚的葡萄田地,精神恍惚狀。

  屋內的喬且兒靜靜坐在一張椅子上,似乎也有些走神,不知在想什么。

  走神了許久,突然響起的敲門聲令庾慶回過神來,走回屋內時,喬且兒已經打開了房門,門外是南竹。

  南竹點頭打了個招呼,便進了房內,快步走到了庾慶跟前點頭道:“那些人的來歷都打聽到了,來的都是些稀奇古怪的人。”

  “稀奇古怪?”庾慶不解,明明看起來也挺正常的,“什么意思?”

  南竹反問:“藍寶湖的寧朝乙,咱們都聽說過,榮華富貴不要,殺師滅門,跑去湖邊放牧,難道不古怪嗎?前面來的那兩撥人更古怪,那三個貌美如花的女人,就那個什么花滿樓的三枝花,你知道他們是什么人嗎?是女兒的女兒的關系。”

  庾慶愣是沒聽明白,“女兒的女兒的關系是什么關系?”

  南竹換了個說法:“女兒,母親,外婆,這下懂了吧?三人是一家人,這就是她們的輩分,三代人看不出來吧?那個看著年紀最小,就是穿的花里胡哨最暴露的那個,名叫婁玉淑,你能看出那個竟然是輩分最大的外婆?知不知道她年紀多大,好像差不多快一百歲了。”

  “……”庾慶確實有點聽懵了,想了想那三個女人的畫面,確實有點不敢想象。

  “輩分居于中間的就是那個身穿黑衣戴朵小白花的,名叫陸星云。然后那個淺綠裙裳的才是輩分最小的,名叫沈傾城。除了她們自己,估計沒人知道這兩個女人的父親是誰。這祖孫三代的發財路數可謂一代傳一代,那真正是做娘的教的好,都是靠引誘男人來發財的。

  姓朱的夫婦,也挺有意思的,男的名叫朱寬鎮,女的名叫聶品蘭,綽號‘賊鴛鴦’。

  說兩人小時候是青梅竹馬的關系,后來因為世道離亂,兩人分開了,都各自有了家,各自嫁娶。后來兩人再相逢后,聶品蘭竟然殺了自己的丈夫,又殺了朱寬鎮的老婆,然后兩人又結合在了一起繼續青梅竹馬的緣分,有了這么場事后,才被人稱呼為‘賊鴛鴦’。兩人確實是釀酒的,搜羅各種靈草之類的,以釀制靈酒為營生。”

  聽完講述后,庾慶和喬且兒都有些目瞪口呆,沒想到突然來了一幫這樣的人。

  好一會兒后,庾慶才冒出一聲唏噓,“確實都是些稀奇古怪的人,都是些正常人里面看不到的。這些個奇葩,怎么會湊在一塊出現,還都是為了酒來的,不會是一伙的吧?”

  南竹呵呵道:“都是這么有個性的人,誰能有那么大能耐把他們給捏合在一起?”

躍千愁說  感謝“滄水哥”的大紅花捧場支持。

  晚飯前只寫出了這么些,怎么辦?..

筆趣閣(m.xcxsg)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