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四九章 一起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喬且兒:“也就是說,只要你不死,他們就還會出現?”

  庾慶無語,師兄弟三人面面相覷,大概都聽出了這女人話中的另一重意思。

  “應該是這樣吧。”

  庾慶最終還是承認了。

  喬且兒忍痛爬了起來,朝出口走去。

  牧傲鐵出聲了,“外面好像有人放了火,不知外面情況如何,現在冒然出去,恐有危險。”

  喬且兒止步,忽又轉身,先是打開了密室里面桌子的抽屜,摸出了一顆熒石,然后朝一處墻角走去,腳尖踩住了墻角下的一塊地磚,用力一踩便聽到一聲咔嚓響,雙手一推墻壁,立見墻壁翻轉,又露出一條地道來。

  喬且兒拿著熒石照明著闖入,師兄弟三人相視一眼,也立馬跟了進去。

  地道一路向下,到了盡頭發現盡頭漲滿了水,喬且兒不聲不響地涉水前行,整個人漸沒入水中,之后只見一團熒光在水中朦朦朧朧漸漸遠去。

  師兄弟三人也陸續入水,鉆入水中追去。

  這一入水,三人便知是海水,意識到了這是喬莊通往海中的密道。

  追上熒光,只見喬且兒口中咬著熒石,雙手緩緩挪開了一塊封堵出口的巨石,然后人從打開的巨石縫隙中鉆了出去。

  師兄弟三人相繼鉆出去。

  不一會兒,幾人便從反復拍岸的海水中爬了出來,爬上了礁石。

  庾慶注意到了喬且兒在疼的瑟瑟發抖,目光落在了她后背被海水浸透的繃帶上。

  天近暮色,島上最高處,也就是喬莊位置,還有未盡的煙氣在升起。

  借著落日的余暉能清楚看出,蒼翠掩映的喬莊大變模樣,已經化作了一片灰燼,明顯是被人給放火燒了,隱約還有人影在其中竄動。

  喬且兒當即朝那飛奔而去,庾慶一個閃身過去,攔住了她,“你身負重傷,那邊情況不明,你不宜公然過去。你在這里等等,我們先去探一下情況再說。”

  這里話落,不遠處的礁石中冒出一顆鬼鬼祟祟的腦袋。

  牧傲鐵冷眼一掃,手握劍柄喝道:“什么人?”

  一個老頭站了起來,老頭朝這邊喊道:“小姐,是你嗎?”

  喬且兒瞥了眼身邊人欲拔劍的反應,解釋了一下,“是莊里人。”之后立刻走了過去,問道:“朱管家,家里怎么回事?”

  聞聽此言,朱管家瞬間老淚縱橫,拍腿跺足道:“完了,小姐,喬莊全都完了,被那幾個惡賊放火給燒了,幾把火給燒沒了。小姐,老爺呢?”

  師兄弟三人聽的皺眉不已,發現白蘭那幾個妖修有夠狠的,找不到人居然放火燒人宅院。

  然而也不難理解,殺夫之仇,哪個女人能忍?自然是想不擇手段挖出兇手來報復。

  喬且兒閉目了,微微搖頭。

  朱管家一愣,旋即明白了什么,踉蹌著噗通跪下了,捶地嚎啕,淚崩大哭,“老爺啊,這是怎么了,為何橫遭此禍啊!”

  喬且兒睜開眼后,咬牙道:“莫哭,當想辦法報仇,那些惡賊還在莊內嗎?”

  朱管家泣聲搖頭,“走了,找不到人后,他們就放火燒了莊子,還是不見人就走了。”

  聽說人走了,喬且兒當即朝喬莊快步而去。

  朱管家卻爬起跑去攔住了她,哭啼啼抹淚道:“小姐,不能去,不能去啊。賊人雖走了,盤龍島的蘇島主卻戴著一干人馬趕來了,正在莊中廢墟內到處尋找您和老爺蹤跡呢。”

  喬且兒不解,“蘇島主找我和爺爺做甚?”

  朱管家當即解釋道:“老爺這次準備去冥海采集的材料,就是要為蘇島主煉制東西。之前,蘇島主把自己籌措了近十年的煉制材料,全部交給了老爺,大火后我去查看了,沒了,被一把火全部給燒沒了。

  蘇島主那批東西,價值差不多十五個億啊!蘇島主聞訊帶著人趕來后,就到處在找您和老爺,嚷嚷著非要找到你們不可,我都不敢露面見他。蘇島主的為人咱們太清楚了,這么一大筆東西,他也不可能作罷,老爺不在了,他肯定要逼小姐您來償還。

  大火時,有惡賊守著,家里一些值錢的東西也沒來得及帶走,也都葬在了火海。老爺想必還有些余財的,敢問小姐,可知道老爺的余財在哪,小姐能償還那十五個億嗎?若無力賠償,則萬不可露面,否則蘇島主定會對小姐您不利。小姐不知,他對您本就有意,只是被老爺拒絕了而已。”

  喬且兒回頭,眺望落日余暉中破敗的那個家,潸然淚下。

  獲悉蘇島主的人正在島上四處搜尋,幾人也不敢繼續逗留,遂又潛回了海中,鉆回了地道內。

  密室中見到喬公旭的遺體,朱管家可謂哭了個死去活來。

  遺體不好久留,次日幾人便將喬公旭給秘密安葬在了島上的某個角落,暫時連墓碑都不敢立。

  事畢,庾慶欲去島上看看情況,讓南竹和牧傲鐵留下,實在是兩人的體型比較明顯。

  誰知跪在墓前的喬且兒見狀立馬站起,快步跟到了他的身旁。

  庾慶停步,愣愣看著她,不知她什么意思。

  喬且兒問:“你去哪?一起。”

  庾慶無語,師兄弟三人也明白她的意思,一看便知果然。

  從之前這女人問出是不是白蘭只要沒報仇就還會出現之類的話,三人就大概猜到了意思,怕是想跟著,想等兇手出現好報仇。

  現在則明擺著,果然就是那個意思。

  庾慶默了下,嘆道:“你放心,這事我會給你個交代,不會扔下你不管跑人。我就是想在島上轉轉,打探一下情況,你在這里的熟人太多,跟著很容易被人認出來。”指了下兩位師兄,“我的人在這里,我不會跑的,你們先回密室躲著。”

  喬且兒凝望他的眼神似乎極為復雜,最終還是默默轉身回去了。

  庾慶雙手搓了把臉,也很無奈的樣子,將斗篷連衣帽罩在腦袋上后,也轉身走了。

  這一去,就足足去了一個多時辰。

  回到密室后,庾慶一見幾人,開口便道:“此地不宜久留,盡快離開吧。”

  看他比較趕的樣子,南竹立問:“怎么了?”

  庾慶當即把自己打探到的情況說了出來,如同朱管家所言,那位蘇島主的確在找喬公旭爺孫,也的確在嚷嚷有一批東西在喬公旭手上,蘇島主主要是擔心自己的東西。

  這都沒什么,真正讓庾慶不敢逗留的是,獲悉了那位蘇島主在這一片海域赫赫有名,竟是一名上玄境界的修士,這就有點恐怖了,一旦被發現,恐怕是跑不了的。

  上玄境界?南竹和牧傲鐵也吃驚不小,這可不是初武和上武之間的差距,也覺得應該盡快走人。

  “你是想跟我們走,還是…”

  決定了離開,庾慶看向了喬且兒,試著問了句。

  喬且兒沒回話,而是又走到一處墻角,撬開了一塊地磚,拎出了一只鐵箱子,拿到了朱管家跟前打開,露出了一箱銀票,大大小小面值的都有。

  南竹看的眼睛發直,不斷朝庾慶使眼色,那意思是,這女人挺有錢吶。

  喬且兒拿了一沓放自己身上,其余的全部推給了朱管家,“這是爺爺早先備下的,兩億,我拿走了一百萬,剩下的你想辦法交給蘇島主,以示我的誠意,請他寬宏大量,暫且放我一馬。幫我蘇島主,剩下的錢,待我報了仇,我一定想辦法還他,若還不了,愿做他的女人,讓我干什么都行,定做牛做馬償還報答他!”

  這話,尤其是出自這么漂亮的一個女人口中,聽的師兄弟三人牙疼。

  特別是庾慶,忍不住撓自己的小胡子,真正是感覺自己造了大孽。

  南竹也撓頭,目光難以離開那箱錢,甚至下意識扯了下庾慶的袖子,示意他勸勸喬且兒。

  庾慶瞟他一眼,立馬懂了他的意思,咱們很缺這筆錢,既然是暫不和那位蘇島主見面,就沒必要給這么多錢,不如先帶走解決困難。

  然而庾慶并未吭聲,也沒有任何說服喬且兒的意思。

  朱管家已是泣不成聲,不斷抹淚點頭。

  喬且兒這時才回頭看向庾慶,“我跟你們一起走。”

  好吧,除了朱管家外,其他人立刻離開,喬且兒不讓朱管家送,說是人多目標大。

  喬且兒將密室內能打包的都打包帶上了。

  之后一群人又從海邊爬了出來,庾慶讓幾人就在海邊稍等,他先去給大家找飛禽坐騎。

  待他一走,南竹終究還是有些忍不住了,朝喬且兒說道:“且兒姑娘,這報仇啊,是很花錢的事情,光這飛來飛去的路費都不得了,錢動輒以萬計。

  那些千里郎,你讓人家載你飛個千萬里的,給個幾百兩幾千兩也打發不了,關鍵人家不干吶。

  那個什么蘇島主,欠多欠少都一樣的,現在沒必要給他錢。你不知道,我們三個其實很窮,我覺得吧,你給朱管家的錢還是得先用在刀刃上。”

  一副正兒八經、嚴肅認真說教的模樣,已經暗示的很明顯了,先把錢拿回來。

  牧傲鐵是個有骨氣的,立馬往邊上靠了靠,表示某人的話與自己無關,劃清界限。

  喬且兒卻道:“這筆錢是表示誠意的,看到了誠意,蘇島主才知道我們不想賴賬,才不會火急火燎非找到我們不可,才會高抬貴手容我們籌措,否則你以為我們能輕易跑掉不成?一旦被他發現了我們的下落,必然是千里追殺而去算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