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四八章 連累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話剛落,白蘭欺身而出,人影一閃撞向了喬公旭,后者皺了眉頭反擊,轟出了一掌。

  喬且兒大怒,立刻出反擊,助自己爺爺一臂之力。

  誰想此時的樓堂內,一道白霧如匹練般噴薄襲來,轉眼便至。

  喬公旭大驚,明顯應對不足,鬧了個忙腳亂,倉促間空出一反轟向襲來的白霧。

  一掌劈散霧氣,卻不妨霧中一道血色閃過,如錐般洞穿了他的胸口。

  血色影子一閃既回,跟著散去白霧一起消退了回去,沒入了樓堂門口一人的口中,一名白衣光頭壯漢。

  庾慶目光一瞥到此人,不由一愣,他也見過。

  遭受重創的喬公旭滿臉悲憤,同時與白蘭強行硬對了那一掌,胸前貫穿的傷口頓時爆出大量鮮血,整個人當場就不行了。

  喬且兒急救,翻身飛舞,抱住了震飛的爺爺。

  樓堂頂上一個鳩皮老太婆跳下,中長相奇怪的暗紅色拐杖已投擲而出,如雷霆般呼嘯著射向喬且兒。

  空中抱著人翻飛的喬且兒凌空扭身,堪堪避過雷霆一擊,卻不妨那暗紅拐杖另有蹊蹺,恍如木雕竹節蟲似的拐杖突然睜開了眼睛,漆黑如寶石的眼睛,一只如螳螂鐮刀般的突然彈射了一下。

  就那么一下,頓令喬且兒后背血肉橫飛。

  拐杖陡然展開了翅膀,劃出一道弧線沖天而起,變成了一只振翅飛翔的蟲子。

  鳩皮老太婆整個人同時射了過來。

  三名偷襲者聯袂出的配合之迅捷、之默契,銜接之緊密,快到讓人差點沒反應過來,幾乎不給人喘息之。

  庾慶的目光也落到了鳩皮老太婆的身上,發現這人他也見過。

  師兄弟三人都有些傻眼了,好像本來是沖他們這邊來的,怎么變成了另外兩伙人拼命干起來了。

  愣了一下的喬莊護衛們,群擁而上,迅速和白蘭等人怒戰在一塊,瞬間罡風四溢,地磚翻飛如炮射。

  喬且兒人在空中翻飛吐血,懷中抱著的爺爺也分開了,也同樣翻飛著。

  面對鳩皮老太婆的進攻,喬且兒為了保護爺爺,幾乎是硬抗了一擊,當場就被打飛了。

  庾慶縱身而起,長劍倒提,藏劍在臂下,張開了雙臂,當場抱住了飛來的喬且兒。

  牧傲鐵瞥了眼,立刻跳起,抱了飛來的喬公旭。

  南竹也想去抱喬且兒,晚了一步,只好作罷,問庾慶:“干不干?”

  朝打的熱鬧的地方偏頭示意了一下,在問要不要出。

  半遮臉的紗巾上染了大團鮮血的喬且兒躺在庾慶臂彎中,急喘著,“救人,去密室,救我爺爺!”指了個方向。

  庾慶也正想試試破玄后的實力,忽聽到美人所言,才有所反應,忙道:“救人,先救人要緊。”

  趕緊抱著人朝對方指的方向跑去。

  牧傲鐵自然也抱著人跟著跑。

  南竹提劍在后面斷后。

  打斗人群中的白蘭忽厲聲喊道:“小賊休跑!”

  人欲沖起撲來,卻立有三名喬莊人飛起攔截,又硬生生將她給逼了回去。

  回頭看的庾慶發現喬莊護衛人的實力還挺不錯的。

  “妖精!”

  南竹喊了聲作回應,邊退邊揮劍指了指白蘭,一副給我等著、暫且放你一馬的樣子,隨后扭頭就跑了。

  密室的入口在一座小庭院內,又是假山,不過是一座較小的假山。

  喬且兒指了假山的某塊石頭,示意用力推便可。

  南竹當即照做,摁住那塊石頭用力一推,立聽咔嚓一聲,然后整座假山都被推開了,地面漸漸露出了一個臺階入口。

  一行鉆了下去后,又再次將假山復位,然后摘了石壁上的火把,點燃了一路而下。

  到了地道盡頭,也就到了所謂的密室,南竹看到了油燈,又將墻壁上的一盞盞油燈點亮了。

  庾慶將人放坐下后,喬且兒指了室內桌上的一個匣子,“匣子里有藥。”

  南竹立刻過去抱了過來,打開了與之確認都是些什么藥。

  將人放在了地上的牧傲鐵瞥了眼急忙找藥的喬且兒,輕輕走到庾慶身邊,扯了下他袖子,然后對著喬公旭那邊微微搖頭了一下,暗示了點什么。

  庾慶一怔,立馬快步過去,給喬公旭把了脈,又貼指頸項動脈感察,還探了鼻息,又摸了心跳,還施法仔細查探了,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樣子,然而現實就是現實。

  他最終還是慢慢松了,盯著喬公旭胸膛上血汪汪的口子,靜默著。

  人死了,死的不能再死了,能看出喬公旭臉上的悲憤之情依舊,死都不甘心的樣子。

  偏頭一看的南竹,從兩位師弟的神色中看出了點什么,頓時也沉默了。

  “這個,快把這個藥給爺爺吃。”

  喬且兒把一小瓷瓶里倒出的一顆蠟丸送到南竹中,催促著。

  南竹低頭看了下,看到了蠟丸上“血坤丹”的字眼,嚯,竟是價值千萬兩一顆的仙丹級別的保命靈丹。

  這靈丹他也算是久仰大名了,不說能醫死人,但絕對是頂級的傷藥。

  出行在外,若有條件備此藥在身,有時候幾乎就是備了第二條命了,若早用此藥的話,喬公旭應該死不了。

  然而終究是晚了。

  見他遲遲沒反應,喬且兒很快從三人神情上看出了什么,立刻強行起身,踉踉蹌蹌向爺爺走去,還沒走到就倒下了,被牧傲鐵出托住了,見她非要過去,只好扶了過去。

  庾慶回頭看了眼,起身讓開了,讓給了她自己查看。

  跪坐在地,親確認爺爺已經死了,喬且兒懵了一般,沒哭沒鬧,癡癡呆呆坐在那。

  她背后的傷口沒了自身修為壓制,又開始崩血,庾慶目光一掃,突然出了,直接將人給弄暈了,然后將她放平在地,讓人趴在了地上,撕開了她后背的衣裳,看到了那道血淋淋的傷口。

  南竹趕緊將藥箱抱了過來,又將中丹丸遞給,“她剛拿出來的‘血坤丹’。”

  庾慶接了,捏碎蠟丸,立聞沁人心脾的芬芳,紅溜溜的丹丸藥氣十足,他托起喬且兒的腦袋,摘下了她的面紗,露出了一張染血的嬌俏面容,確實很漂亮,想必正常情況下看著會更漂亮。

  他毫不猶豫地直接將價值千萬的靈丹塞入了喬且兒的口中,施法渡入其腹,然后默默上為昏迷中的人處理傷口。

  南竹則到一旁椅子上坐下了,也不吭聲,默默看著庾慶的舉動,偶爾撓撓頭。

  他知道的,老十五這家伙的心里恐怕是要不好受了,本是來追殺老十五的人,結果害了別人一家子,妥妥的被老十五給連累了。

  牧傲鐵則轉身了,又點亮了火把,回了出口那邊守著,避免有人發現入口進來了都不知道。

  外面還有打斗動靜不斷傳來。

  將喬且兒的傷處理好了,也包扎好了,跪坐在地的庾慶挪開了些身子,然后盤膝坐下了,不時偏頭看看昏睡中的人。

  南竹起身將所有油燈的光亮全部調整了一遍,坐回后才問了聲,“問題不大了吧?”

  “嗯。”

  “那個,其實吧,咱們也不想發生這樣的事,誰知道啊!”

  “我在想,我究竟是怎么了,去聞府的時候,給聞府帶來一場浩劫,這次來喬莊,又是如此。”

  “老十五,你想多了,這人吶有時候真的是有命的。你真要有那本事的話,咱們就不怕缺錢了,世間恩恩怨怨數不清,誰想謀害誰,雇你去仇人家里就完了。對了,確定是那個豹子精?”

  “應該是了,另外兩個我也認識。豹子精名叫白蘭。那口吐白霧的是一種蛙類修煉成精,名叫江山。那個鳩皮老太婆人稱鼠太婆。都是當初在古冢荒地伏擊考生的人,我也是到京城聽人說起后才知道他們的名字。本還有個飛禽妖修,名叫高遠。這三人差點置白蘭的丈夫于死地,我也是撿了三人的便宜,不知他們怎么又和白蘭混一起去了……”

  庾慶一陣自言自語似的絮絮叨叨。

  南竹在旁默默聽著,順便重新整理那個匣子,翻看有多少值錢的東西。

  后來,外面的打斗動靜消失了,也不知情況究竟怎樣了。

  考慮到這里還有傷員,為了喬且兒的安全,師兄弟三人未出去冒險,不管外面有什么動靜都不理會,一直在密室內靜靜等著。

  期間,密室內的三人隱隱聞到了煙味,大概猜到了外面發生了什么。

  庾慶偶爾會去查探一下喬且兒的傷勢,發現“血坤丹”不愧是仙丹級別的靈藥,藥效果然非凡,能明顯感覺到傷者的傷勢在快速恢復。

  小半天,趴在地上的喬且兒終于蘇醒了過來,掙扎起身一動,扯動傷口,痛的咬唇。

  庾慶過去搭了把,將她扶了起來。

  不出意料,喬且兒一起來就又走到了爺爺的身邊,慢慢跪在了遺體旁,不言不語,不聲不響,默默淚流滿面。

  待她收斂了情緒,抬袖擦干了淚后,問:“你們是什么人?”

  師兄弟三人相視一眼,這個怎么說?真相沒辦法告知。

  庾慶:“江湖散修。”

  喬且兒又問:“行兇的是什么人?”

  庾慶:“白衣女子是一只豹妖,名叫白蘭。口吐白霧的是蛙妖,名叫江山。鳩皮老太婆人稱鼠太婆。都是妖修。幾年前我殺了白蘭的丈夫,她是來找我報殺夫之仇的,連累了喬莊,除了說對不起,我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