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四七章 喬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恍恍惚惚中,南竹忽出聲打破平靜,“咱們去找點為富不仁的搞搞?”

  庾慶和牧傲鐵醒神,皆眼神怪怪地看著他,哪能不懂他話里的意思,無非就是去打劫。

  庾慶不得不鄭重提醒他,“胖子,賺錢沒錯,變成了人人得而誅之的賊子,那就走上了邪路。師父再三提醒過我們,那種事情一旦得,一旦嘗過了來錢簡單的滋味,一旦再遇頭緊的時候,是很難忍住不去干第二次的,遲早有一天是會露餡的。門規不容的事情,我勸你自重!真要那樣的話,咱們還不如早點把攤子給收了,自自在在回去隱居。”

  “我就說說。”

  南竹嘿嘿一笑,放在從前,他也不敢說這樣的話,這修為突然就破玄了,有點不想矜持了。

  尤其是修為破玄后,成了自己以前仰慕的高,卻一直沒找人證明一下自己是高,有點心癢癢。

  室內又安靜了一陣后,牧傲鐵又問:“咱們是坐船慢慢回去,還是騎飛禽回去?”

  沒人吭聲。

  別看只是飛了一晚上,真要坐船到陸地,再經由陸地返回幽角埠,得花很長的時間,騎飛禽回去吧,又得花十幾萬兩銀子。

  是花錢還是花時間,三人有點糾結,重點是這樣回去了都不甘心。

  特別是庾慶,剛在老二面前立了威、逞了能,成了當家作主的人,就這樣灰溜溜回去了,不好看,他也是要面子的。

  三人就這樣躺在椅子上癱著。

  漸漸的,油燈熄滅了,陽光也照在了窗戶紙上。

  “走吧,天亮了,既然來了,島上轉轉看看吧。”

  南竹招呼一聲,站了起來,拉扯了一下斗篷,連衣帽又扣在了頭上。

  另兩位也如是。

  三人出門,下了樓,來到了酒家大堂。

  “就招五個,一人一千萬兩的報酬。”

  “得去三個月,在冥海呆三個月,感覺有點危險吶。”

  穿堂而過的師兄弟三人聽到堂內食客的一番議論,下意識停步相視一眼,之后找了張桌子坐下了。

  細聽之下才知道,馬蹄島上有一個在修行界頗有名氣的玄級解妖師,名叫喬公旭,整個島上的常住人員皆知,也算是島上名人了。

  喬公旭為了煉制一些物品,經常會雇人去采集一些煉制材料,給價還是頗高的。

  這次依然如故,只是要去冥海采集,估計要在冥海呆三個月的時間。

  冥海是前往海市的必經之路,若無特定的人引路,很容易迷失在其中,來往者都希望快速通過,試問這種地方呆三個月意味著什么?意味著風險很大。

  但干這活的報酬也是豐厚的,一千萬兩!

  一群男人聊著聊著就聊歪了,說到了喬公旭的孫女喬且兒身上,因為長的漂亮,有人見過。

  師兄弟三人聽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隨后陸續起身了,出了酒家,避開零星來往的人,溜達到了偏僻點的地方。

  庾慶觀察著四周問道:“同樣是冥海,要不要去看看?”

  南竹:“就算我們三個都受雇了,加一起也才三千萬兩。同樣是去冥海,要是接幽崖的任務找到‘九子金蓮’則完全不同,我敢保證,三個億都不止,這差距太大了。”

  他自己都沒察覺到自己的口氣變大了。

  庾慶:“若能拿到三千萬,明年兩千萬的那道坎就不用愁了,能用三個月的時間解決的話,已經算是萬幸了。否則,我們到哪弄兩千萬去,動輒上千萬的正經錢沒那么好賺,總不能真去打劫吧?”

  南竹嘆道:“我不是這意思,就是感慨而已,本是為賺大錢來的,結果標準一下降低到這個地步,而且還是去同一個地方,所耗時間可能還更長,冤吶。”

  牧傲鐵:“你們想多了,只招五個人,未必會要我們。”

  “那就別耽擱了,走,先去看看再說吧,順便看看那個什么喬且兒是不是真的漂亮。”

  南竹護示意,態度依然,來都來了,不妨去看看。

  三人當即在島上溜達,隨便找了個店家一問,便知目的地在哪。

  喬公旭所住之地名為喬莊,就在島上的最高處,圈了島上火山口的那處莊子就是。喬公旭之所以占據那地方,也正是為了借助地火煉制東西。

  距離也不遠,師兄弟三人很快就來到了喬莊大門外,一處綠樹成蔭之地。

  只見大門口已經站了一隊人,有幾十個,一看也都是來應征的,看來千萬傭金的吸引力還是很大的。

  沒辦法,估計守著的門房也不會通融,三人只好老老實實的排隊。

  大門內不時有人出來,出來一個就往里補一個。

  庾慶站在最前面,南竹在后面嘀咕道:“還往里補人,就說明人還沒滿。”

  只能說是有希望,這里也搞不清喬莊的征用標準是什么。

  一群人排著隊一點點的往前走,搞到太陽當空了,也沒見前進多少。

  也許是喬莊自己也發現太慢了,出來一個人后,門子忽指著眾人喊道:“五個五個一組的往里進。”

  如此一來,速度果然快了好多。

  約莫半個時辰后,就輪到了師兄弟三人,三人剛好在五人一組當中,前后都各多了一個外人。

  五人進入莊內,只見到處是姹紫嫣紅的花壇,綠樹處處點綴,莊中風光秀媚。

  一行來到一座飛檐斗拱的樓堂外停下,有人示意他們一字排開,面對臺階上的一張桌子。

  桌子后面是個身穿水碧色裙裳的女子,云鬢高綰,眉如遠山,明眸似水,肌膚瓷白,一看就是個貌美的佳人。奈何一條白絲巾擋在她的鼻梁上,半蒙面的樣子隱隱約約,讓人看不清真容。

  “蒙面干嘛。”南竹輕輕嘀咕了一聲。

  庾慶會意地看了他一眼,很是明白他的意思,因為他心里也是這樣想的。如果沒猜錯的話,這個女人搞不好就是喬公旭的孫女喬且兒,三人也沒把握能應聘成功,如若不能,能大飽眼福一場也是好的嘛,蒙個臉就看不清了。

  牧傲鐵似乎猜到了二人的心思,鄙夷地掃了兩人一眼,繼續擺自己的孤傲樣子。

  臺階上的女子在紙上寫寫畫畫一陣后,抬頭看向了下面的五人,自然注意到了斗篷連衣帽扣在頭上的師兄弟三人,當即聲如黃鸝道:“你們三個,把帽子摘了。”

  這個不難理解,跑來應聘的,若連長什么樣都不清楚,誰能聘用?

  師兄弟三人自然是抬把帽子給揭下了,露出了真容。

  站三人兩邊的兩人都忍不住朝中間看了眼。

  “從左至右,一個一個開始,名字。”桌后女子說了聲,提筆蘸墨,準備記錄的樣子。

  然就在這時,一個女人的冷笑聲傳來,“就是這副嘴臉,沒錯了,果然是你!”

  眾人抬頭看去,只見樓堂二樓的扶欄外,不知什么時候站了個白衣女子,就站在傾斜瓦面上。

  最令庾慶意外的是,這白衣女子說這話時,好像是盯著他說的。

  猛回頭的案前女子驟然站起,喝斥道:“什么人竟敢擅闖我喬莊!”

  白衣女子高聲道:“且兒姑娘,無意打擾,借貴寶地行個方便,回頭再行賠禮道歉。”

  說罷飛身而下,掠過案前女子頭頂,落在了臺階上,盯著有些迷惑的庾慶,可謂咬牙切齒,“夕月坊外,讓你逃過一劫,踏破鐵鞋四處尋覓,更是在幽角埠守了你一年多,終于讓我守到了你,殺夫之仇,今日定連本帶利討回來!”

  一聽夕月坊外,再看她白衣女子的形象,庾慶立馬有了猜測,再聽‘殺夫之仇’,頓時心中一凜,知道了是誰,中劍立刻出鞘了。

  聽了對方的話,他大概明白了,敢情這位一直在妙青堂外守著,這次明顯是躲躲藏藏也沒瞞過人家,被人家跟來了此地。

  他沒猜錯,來者正是白蘭。

  南竹和牧傲鐵自然同樣長劍出鞘。

  “誰呀?”南竹問了聲,神色間竟有幾分躍躍欲試。

  庾慶:“豹子精。”

  “哦。”南竹立馬懂了,揮劍指去,“妖精,念你修行不易,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勸你回頭從善,莫要自尋死路!”

  牧傲鐵亦橫眉冷眼,渾然不懼的樣子。

  站他們三人兩邊的那兩位,立刻各自閃開了,明顯在撇清關系,免得被連累。

  喬且兒喝斥,“要打要殺,出了喬莊隨便你們,此地不容撒野,誰敢放肆,休怪我下無情!”

  “是誰在我喬莊鬧事?”

  一花白頭發的灰衣老者從天而降,正是喬莊主人喬公旭,目光炯炯有神。

  繼而又有一群看家護院的人出現了,半圍在了臺階下。

  白蘭從容淡定道:“喬莊主,無意打擾,你若是能讓這三人滾出去,我立馬走人。”

  喬公旭冷哼,“這是我家,該怎么做,輪不到外人跑我家里指畫腳。他們是堂堂正正進來應聘的,問完話后自有決斷,倒是你,不請自入,還是先請出去吧。”

  白蘭冷冷盯著他,“喬莊主,你若非要這樣,那就別怪我了。”

  喬公旭厲聲道:“你想怎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