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四四章 死撐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一座庭院,一座亭子里,高遠、江山、鼠太婆靜默在座。

  白蘭從屋內出來,掃了眼四周,看到亭子里的三人,也走了過來,也入內坐下了。

  鼠太婆低聲問她,“不是要殺那小賊為你報仇么,為何搞了幾個月,咱們還是悶在這一動不動?”

  白蘭輕嘆一聲,“我哪知道,可能是不便下手吧,小賊還是有些背景的。”

  幾人在亭子里嘀嘀咕咕,樓上窗戶縫隙里,那個鐵面人在盯著這邊。

  身后有熟悉的腳步聲傳來,不用看也知道是自己的手下,鐵面人背對著徐徐道:“你不是說那位探花郎欠了一屁股的債,要離開幽角埠做幽崖的任務嗎?為何等到現在還沒有離開的跡象,等別人回來把任務給交了,再去做任務不成?”

  后面半張臉蒙在斗篷里的人道:“的確出現了誤判,不過他已經快扛不住了,碧海船行那邊把貨送到了指定的位置,已經在催他交付頭年的欠款利息,他手上沒有什么錢,最多拖到一年期滿,為來年計,他應該是要出門去搞錢的。”

  鐵面人:“手頭上不是還有一千來萬嗎?”

  斗篷人:“那些仙桃還能零零散散賣出一點,對許多人來說依然是不小的進項,他還不想放棄。已經做了安排,會讓他錢不夠用的,定要逼他離開幽角埠。”

  一些時日后,庾慶從陰涼處搬出了一顆包裹在樹脂里的仙桃,猶如抱著一顆琥珀,走到了庭院中,對著正午的太陽查看。于朦朧通透中看著看著,忽然發現不對,回頭就去屋內拔劍而出,回來一劍斬開了包在樹脂里的仙桃。

  單手杵劍,蹲地一看,只見里面的桃肉已經黑變,明顯是從表皮開始變壞的,核心位置還有一點好,但已經沒辦法用了。

  劍插在了地上,庾慶又回屋內把其它樹脂和膠類封存的幾十顆仙桃搬了出來,逐一劈開查看。

  結果無一好的,或多或少都開始變壞了。

  鐵妙青從院門口過的身影停下,見到里面情形,款款走來,看到地上仙桃壞變的情況,訝異,“你這是干什么?”

  庾慶:“那些仙桃會逐漸衰敗,目前這是唯一進項了,我想盡量延長保鮮期。”

  鐵妙青頷首,表示理解,看著地上的壞桃,“都不行嗎?”

  庾慶納悶道:“我以為密封起來后會好一點,沒想到還不到十天就壞了,居然比不密封的壞的還快,也不知是怎么回事,看來這仙桃果然跟一般東西不一樣。”

  鐵妙青亦蹙眉。

  庾慶拔起地上劍,又快步回了自己房間,打開了封住的大缸口,提劍照著里面的封冰嘩嘩開鑿。

  門外伸頭看的鐵妙青不知在干嘛,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了進來一看究竟,到了缸前,剛好看到庾慶挖出了一顆冰封的仙桃。

  抱著仙桃看了看,庾慶忽揮劍劈砍,咔嚓將冰桃一分為二。

  兩人立刻盯著仙桃剖開面看,甚至還抹上了“藍色妖姬”仔細查看,發現桃肉冰鮮,冰封的很好,里面的靈氣封存如故,并沒有任何損壞。

  鐵妙青又看了眼缸里的情況,問:“你這是用了冰魄封存?”

  庾慶點頭,“暫時看來,冰魄比那些東西的封存效果更好,但愿長期封存可行吧,我應該早一點做嘗試的。”

  他也是看到窗臺上那三顆最早采摘的仙桃試驗結果才做了新的嘗試。

  說到底還是被龍行云給坑慘了,早先本以為能賣出去好多的。

  鐵妙青沉吟道:“就算可行,那么多仙桃,得使用多少顆冰魄封存才行?”

  “先看這一缸的結果再說吧。”

  庾慶嘆了聲,將缸口又重新封好了。

  兩人出了門后,并排站在屋檐下,看著天窗光柱貫穿在這地下世界所制造出的迷幻感。

  “碧海船行那邊又在催收利息。”

  “那個不急,還沒滿一年,可以先拖拖,又不是不給他們。”

  之后無言,兩人就這樣靜靜并肩而立,沉默著,平靜著。

  庾慶想到了葉點點曾經說的那番話,他不知道真假,幾次想和這女人談談,但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偏頭看了看這女人的側顏,發現真的好美,精致無暇,連眼睫毛的微微動顫都別有風情,堪稱風華絕代,尤其是站這么近的距離下還能聞到她的體香,怕是足以讓任何男人心旌蕩漾。

  他也蕩漾,有摟抱的沖動,但又不敢,也不懂怎樣去做。

  還有,他很清楚,就憑他自己,這種女人是看不上他的,如果能看上,看上的也是那個“探花郎”,他如果真的逾越了,那就是騙。

  看看她一身的黑裙裳,還有鬢角的那支小白花,他還是試著問出了一聲,“真的要給顏許守節一輩子嗎?”

  鐵妙青略有動靜,微低頭,不看他也知道他看到了什么,下意識抬手觸碰了一下鬢邊的小白花,輕輕回了句,“在外人看來,我怎么做都是錯的。”

  庾慶不知她這句話想表達什么意思,不懂,也就沒有去回應。

  靜默了一陣,見他沒話說,鐵妙青步下了臺階,走入了光柱中,身形款款離去……

  幾個月后,南竹和牧傲鐵都相繼破玄了,兩人都很興奮,也都從庾慶口中知道了目前的困境。

  也是意料之中的困境。

  仙桃保鮮期內,可能是他們這輩子最后一次的快速提升修為的機會,所以先不管別的,繼續抓緊時間利用仙桃提升修為。

  那感覺,就像是要把在玲瓏觀這些年缺的修煉資源給做一次性補償。

  同時也發現,破玄后煉化靈氣的速度陡然加快了很多,然自身的容納能力也明顯感覺到成了海量,真正是另一個境界。每日的煉化,吸收的再多,也是滄海一粟的感覺。

  高云節自然也已經是在高武境界內繼續提升。

  就連蟲兒,修為也同樣邁入了高武境界。

  兩人破玄,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就憑這修為提升速度,庾慶敢保證,放哪個門派都是了不起的。

  想到不久的將來,整個玲瓏觀全部都是玄級修士,連外門弟子都不例外,誰敢說不是自己這個掌門的功勞?

  庾慶自己想想都有些小激動,很驕傲,感覺為此承擔的一切風險都值了……

  又數月后,該面對的事情還是來了,碧海船行的利息不可能一直無限期拖下去。

  碧海船行提醒了后,庾慶終于拿出了一千萬給了對方,算是做了交代。

  交付了這筆錢后,庾慶又打開了冰封的大水缸,又挖出了一顆冰桃,再次斬開了查看,發現冰魄保鮮的效果依然不錯后,又觀察了一下冰魄的大小,發現只縮小了一圈,遂做出了蓄謀已久的決定。

  “抵押妙青堂?”

  園子里的桃樹下,聽到庾慶的決定,孫瓶驚呼,鐵妙青錯愕。

  庾慶點頭,“先換筆錢應急。”

  孫瓶急道:“不是,妙青堂沒了,我們以后在哪落腳?”

  庾慶:“沒了東西賣,幽角埠三年一次的淘汰我們也過不去。先抵押換錢,剩下的我再想辦法。”

  沒辦法,那些仙桃已經開始出現褶皺了,他需要大量冰魄來封存。也因仙桃如今的賣相不好看,越發難以賣出了,幾乎沒人買了。

  孫瓶還想說什么,鐵妙青抬手阻止了,對庾慶點頭道:“就按東家說的辦吧。”

  之后兩個女人出了門,找到相關的商家,將妙青堂做了抵押,拿到手的卻只有兩千五百萬。

  而且只給兩年半的期限,到期不還錢就直接收鋪子,人家得趕在幽角埠把你妙青堂淘汰前收到手。

  結合手里的錢,庾慶湊了三千來萬,一口氣采購了近百顆冰魄。

  之后又對一些房間進行改造,要做好幾個大水池子,要用冰魄將所有仙桃給封存……

  “把妙青堂給抵押了?這就是你所謂的沒錢扛不住了?”

  一間光線昏暗的屋內,踱步來回的鐵面人沉聲質問,人也走到了窗前,透過窗縫觀察著外面溜達的白蘭等人。

  斗篷里的人,語氣尷尬:“確實沒想到那位探花郎居然會這樣干。”

  鐵面人:“這家伙死撐在這干嘛?”

  斗篷里的人道:“可能還是怕龍行云找他麻煩,龍行云一直盯著他不放。”

  “早干嘛去了,現在才提醒?”

  鐵面人一把壓攏了窗縫,回頭怒斥。

  斗篷里的人低頭不語……

  妙青堂外,一行經過的人員暫停。

  為首的龍行云啐了口唾沫,“什么探花郎,我看是縮頭烏龜,竟害老子在這里守了差不多一年,狗東西,有種一輩子躲這里別出來。”

  一旁的一名老頭嘆道道:“少爺,別磨蹭了,閣主真的是不高興了,限期返回呢,晚了怕是要遭罪了。”

  龍行云甩袖而去,一行相隨。

  陪同的崔游回頭看了眼,也只能是一聲嘆息。

  沒辦法,聽說有人在警告赤蘭閣主,說龍行云放出風聲搞的妙青堂生意難做的事已經引起了幽崖的注意,一旦落了實在證據到幽崖手中,幽崖的那位判官可不會給大圣面子,到時候誰都保不了龍行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