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四二章 幽崖任務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躲在幽角埠的日子難熬,對庾慶來說,這輩子都沒有這么漫長過。

  不敢輕易離開幽角埠,知道自己惹下了是非。

  放不下那兩百多棵仙桃樹,因為暗藏著巨大的利益,然獲得的方式卻是要欠下巨額債務,還的了嗎?怎么還賬?不斷且反反復復的患得患失,令人萬分糾結。

  此時,庾慶似乎明白了玲瓏觀歷代先師為什么要偏安。

  最終,葉點點沒有讓他失望,讓他懸著的一顆心放下了。

  說好了一個月左右,不到一個月,葉點點便回到了幽角埠,還帶來了自己的丈夫。

  一個五大三粗絡腮胡子的男人,鳳族族長的小兒子,名叫鳳藏山。

  一身的獸皮衣裳,性格還算豪爽,就是太過粗狂,年紀可想而知了,有過亡妻的人,葉點點又是續弦。

  鳳藏山年過五十,比葉點點大很多。

  至于葉點點,除了頭上戴著鳳族的頭冠,身上已經又換回了曾經的衣裳。沒辦法,露胳膊露大腿的穿著她實在是不好意思在世俗間隨意綻露,暫時真的習慣不了。

  庾慶初見鳳藏山,設宴款待夫婦二人時,肩膀差點被鳳藏山拍散了架。

  鳳藏山很高興,說庾慶這個文人跟其他文人不一樣,對他的胃口。

  對于探花郎,鳳藏山其實也算是久仰大名。早先倒沒注意,因對這種文人無感,準備娶葉點點、了解葉點點家世背景時自然就知道了,為此特別感謝庾慶對他妻子的幫助。

  庾慶心里其實是訝異的,沒想到葉點點嫁的竟是這么個五大三粗的家伙。

  他暗中觀察,發現葉點點待人處事的笑容倒是不曾有變,與鳳藏山頗為情投意合。

  當然,這些都不重要,葉點點也不是來游玩的,是來兌現承諾的。

  雙方開始履行約定,簽訂了仙桃樹的種植契約,又去碧海船行一起簽訂了共同契約。

  契約一定下,碧海船行立刻組織人手,約定了三天后正式開始起運。

  而庾慶也拿出了一億八千萬,其中一億七是買聚靈陣材料的錢,另一千萬是明年的消耗費用。

  至此,他基本上已經被掏空了。

  要買的東西在幽角埠就有,葉點點把東西采買齊全了就和丈夫一起離開了,并未逗留。

  他們也沒必要陪著貨物慢慢走,鳳藏山說了,會安排鳳族的人手去指定地點接應那批仙桃樹。

  三天后,碧海船行通知的人手到齊了,那批仙桃樹再次從貨場吊了上去。

  庾慶等人也親自去了貨場監督。

  與碧海船行全面交接完畢,責任已經到了碧海船行的身上,庾慶才算是松了口氣,也少了一處不小的負擔,至少每天二十多萬的存放費用不用再出了。

  結清貨場費用的錢他已經拿不出來了,還差了個幾十萬,是從鐵妙青那借了點堵上的缺口,也只能是回頭賣了仙桃再還給鐵妙青,畢竟偶爾還能賣一兩顆出去。

  眼看老十五被榨干到了這個地步,南竹和牧傲鐵倒是顯得有些心虛了。

  “是任務。”

  “快看,幽崖又發任務了。”

  一行返回妙青堂的途中,突見街頭一片騷動,屋里的人紛紛跑出,紛紛朝同一個方向看去,庾慶等人也立馬紛紛轉身,所有人的朝向都是那永遠沉浸在黑暗中的幽崖。

  黑漆漆的崖壁上出現了許多的紅色光點,應該是燈籠,正在不斷的移動調整,陸續拼湊出一個個字跡。

  師兄弟幾人大感稀奇,他們久聞幽崖發任務的事,譬如大頭就是因為幽崖的任務被抓的,但還是頭回見到。

  所有的紅燈籠最終在漆黑崖壁上形成了一行字:長明草一株。

  “長明草?”

  “長明草是什么東西?”

  街頭忽然又嘈雜聲一片,議論紛紛。

  初次見識這場面的庾慶偏頭問身邊人,“這就是幽崖的任務,這就完了?”

  一旁的孫瓶頷首道:“是的,就是這樣的。幽崖向來如此,只掛出自己需要的東西,至于大家知不知道是什么,或去什么地方才能找到,統統都不會告知。崖壁上燈籠組成的字哪天消失不見了,就說明有人完成了,或者是取消了,否則便會一直亮在那。”

  南竹好奇:“長明草是什么東西?”

  孫瓶攤手,“不知道。”

  庾慶摸著小胡子,“打聽一下。”

  “好。”孫瓶應下。

  一行回到妙青堂時,發現老二高云節露了面,顯然也是被外面的動靜驚動了,正在盯著幽崖那邊觀望。

  發現庾慶等人回來了,同庾慶一照面立馬扭頭甩袖而去,同時還有一聲冷哼。

  庾慶亦是一聲冷哼,故意走到了南竹他們的院子里,大聲道:“你們看到什么叫白眼狼沒?吃我的,用我的,還敢跟我甩臉色。你們誰去把我的話告訴他,問問他,什么時候吃軟飯的都能這么理直氣壯了?”

  他扔下話大搖大擺地走了。

  南竹、牧傲鐵、蟲兒三人卻是面面相覷,這話誰能在老二面前說出口?也就老十五這混賬能干出這般胡咧咧的事了,還用別人去說么,屋里的老二沒聽到才怪了。

  “那個,孫掌柜打探消息去了,我去前面幫老板娘守鋪子去。”南竹扔下話跑了。

  蟲兒噘了噘嘴,猜也能猜到,七師兄那個話癆肯定又是見鐵娘子漂亮,跑去跟鐵娘子聊天去了。

  他隨后和九師兄進了屋里,只見二師兄陰郁著一張臉坐那,雙手緊抓椅子扶手。

  牧傲鐵本就是沒什么話的人,不善言辭。

  蟲兒也不知該說什么好,反正只要一開口,這邊肯定就是罵掌門師兄的,然后勸他離掌門師兄遠一點。

  蟲兒其實也有點納悶,感覺這所謂的門派好像跟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樣。

  最終還是牧傲鐵開口了,“老二,不用管那翻臉賊,這仙桃也有我和老七的一份,你用的是我們的那份。”

  高云節緊握的雙手慢慢松開了,哼道:“乳臭未干,他值得我計較么?我自然知道我用的是你和老七的份額,否則我焉能留在此地。”話畢長呼出一口郁結在胸膛的悶氣,有那么點自我安慰的味道。

  使用過仙桃,才知道仙桃的好,差不多已經快要突破到高武境界了,他估摸著這樣下去的話,修為破玄亦指日可待,他沒想到自己活了半輩子,居然還有機會破玄。

  之后三人又聊了聊幽崖發布任務的事。

  沒多久,蟲兒找了個機會離開了,又回到了庾慶那邊。

  見庾慶還在盯著幽崖上的字跡琢磨,蟲兒試著說道:“公子,二師兄其實挺好的,您以后也可以對他好一點的,老是羞辱他,好像不太好。”

  “好?”庾慶嗤之以鼻,“那是你沒見過他們仗勢欺人時的嘴臉,你掌門師伯尸骨未寒吶,他就聯合其他人想逼我退位了,我跟他們說盡了道理都沒用,后來我就不跟他們講道理了,他們才發現我拳頭比他們的硬。

  只要他一天不服,只要他一天不認我這個掌門,我有機會就要羞辱他,我又沒讓他自取其辱,他可以走的。一邊吃軟飯,一邊裝什么硬骨頭,什么東西!要不是看你師父的面子,我哪能讓他占仙桃的便宜,早就將他轟走了。”

  “唉。”蟲兒嘆氣,好無語。

  庾慶伸手就掐了他臉蛋扭起,“你小不幾幾的,嘆什么氣,你站哪邊的?”

  蟲兒明眸大眼連眨,毫不猶豫道:“站公子這邊。”

  說這話,他自己都有點虧心,發現自己好像也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墻頭草,跑到哪邊就說哪邊的話,自己也隱隱感覺到自己似乎在不知不覺中沾染了師兄們身上的門風。

  庾慶這才松手放過他……

  孫瓶這次出去了蠻久,深夜才回來。

  回來后直接去了庾慶那邊,早就守著的南竹和牧傲鐵也立刻露面跟了去。

  幾人一碰頭,孫瓶立刻告知,“東家,打探到了,‘長明草’是一種生長在極北冰天雪地里的靈草,只有永夜期間才會生長。根據一些古籍上的記載,說是長在死人的頭骨上的,說是亡魂怕家人在冰天雪地的永夜中找不到自己,亡魂凝聚不散才長出了此物,散發著一定的亮光,卻又不能見光,一旦見光便會飛灰湮滅,需要封存在黑暗中才能采摘帶走。”

  庾慶:“這玩意用來干嘛的?”

  孫瓶:“古籍上說是能治愈魂魄受損的靈草,很罕見。”

  庾慶忍不住撓了撓小胡子嘀咕,“幽崖怎么盡找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其實也就是發發小牢騷,道理大家都明白,幽崖的判官,大荒原的族長,千流山的大圣,大業司的地師,司南府的地母,天下最強大的五人,普通的貴重物品人家也不缺。

  回頭,庾慶又問:“只要找到了‘長明草’帶回來交給幽崖,就算是完成了任務,就可以向幽崖提任意條件?”

  孫瓶點頭:“第一個帶回來的才算。條件過高,或者超出了一定范圍,幽崖是不會接受的,一般只局限于幽角埠內解決的問題。”

  庾慶試著問道:“換錢可以嗎?”

  孫瓶笑了,“幽崖最不缺的大概就是錢了,只要不是獅子大開口太過分,應該是沒問題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