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四一章 賀禮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大老遠跑來就遭遇如此羞辱,高云節正氣頭上,哪聽得進去這些,伸手抓了兩人手腕,苦口婆心道;“你我皆男兒,豈可忍辱偷生,我們師兄弟三人聯手,未必要靠他。難道你們就沒想過靠自己的能力去賺屬于自己的修煉資源?”

  南竹嘆道:“二師兄,哪有那么容易賺的修煉資源,就為弄這點東西,都差點死幾回了。”

  高云節:“你們不是說有那個什么金墟的線索嗎?他能去找小云間,咱們就不能去找金墟嗎?”

  去找金墟?

  南竹和牧傲鐵頗為震驚,雙雙傻眼的樣子,發現老二這家伙還真敢想,小云間的兇險過程我們白說了不成?

  挽著斗篷的高云節卻抓著兩人的手不放,繼續為兩人鼓勁道:“難道他老十五都能做到的事情,咱們就做不到嗎?”

  南、牧面面相覷,可謂相視無語。

  兩人發現一個問題,剛才有關尋寶的經過,好像把老十五那廝的作用給弱化了。

  之所以弱化,對兩人來說,那也很正常,指望他們兩個吹庾慶有多關鍵,本就不太可能,一定是弱化的。

  只是如此一來,以致于似乎給了老二某種錯覺,給了老二他也行的感覺。

  對于真正經歷過那兇險的二人來說,不是老十五的臨危應變,他們已經被活埋在了古墓里,不是老十五緊急時刻讓剖開那觸手躲進去跳出,怕是已經被云兮給砸死了。

  換了他們也沒辦法跟三大勢力商量著把那一堆東西給弄出來。

  先不說能不能找到金墟,讓老二牽頭,兩人跟著一起去找金墟,怎么感覺想想都有些不靠譜,就他們三個真能找到金墟?就算找到了,金墟里面真能平安無事,跑進去真的能沒什么變故發生?

  經歷過小云間的變故,兩人感覺金墟怕是沒那么簡單。

  他們聽三大勢力的人說過,說云兮是小云間的守山獸,說海市也曾有守山獸。

  金墟會不會也有守山獸呢?何況也不敢保證會不會又是云兮的連環陰謀。

  怎么說呢,兩人是不太敢跟老二去金墟的,認識也不是一天兩天了,老二裝裝樣子可能還行,真要去金墟玩真的,兩人寧愿跟庾慶去,雖然都不喜歡庾慶。

  把云兮反復騙來騙去還能得手,一身孤勇舍命沖上去劍斬云兮,劍斬云兮兩次啊,最終在小云間誅殺了云兮那邪魔,那種種場面兩人都記得,只是不愿說出來而已,老十五那家伙關鍵時刻是有夠智勇雙全的。

  他老七被打斷了一根肋骨都沒走,也不是沒原因的。

  在高云節期待的目光注視下,南竹先示意他松開了手,而后才嘆道:“二師兄,這里師兄弟稱呼不方便,被外人聽到不妥,還是喊你老二吧,你也這樣喊我們。老二,金墟哪有那么容易找的,我們根本不知道去哪找。”

  高云節:“你們不是說那玉頁上說什么入口在黃金谷嗎?不是說找到黃金谷的持戟守衛就能進去嗎?”

  南竹嘆道:“那只是玉頁上寫的,真假未定,何況黃金谷在哪誰知道?”

  高云節:“你們不是去那個什么望樓買到了見元山的情況嗎?不妨再去試試,看能不能找到黃金谷的所在。”

  牧傲鐵出聲了,“老二,這種線索不宜讓外人知道。我們所知真的太少了,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黃金谷的事,一旦引起注意,后果根本不是我們能承受的,一些人的勢力之強大也不是我們能想象的。我們吃過類似走漏消息的虧,就因為‘石磯灣’三個字走漏了,我們便在小云間外被抓了。”

  他很罕見的,一口氣說出了一大堆的話。

  南竹頷首,“老九言之有理。老二,如果線索是真的,還有那谷外的持戟守衛,那是我們能找的嗎?多少年前的人,可能早就不在了,如果還存在,那該是個何等恐怖的存在,只怕不會遜色于云兮,我們主動撞上去找死嗎?老二,如果真有那么容易,我們又豈能容老十五那廝作威作福,早就另起爐灶去找了。”

  講道理,擺事實。

  高云節也不傻,聽了一堆,知道自己沖動了,漸漸冷靜了下來,但那口憋屈依然難以咽下。

  雖然沒辦法,雖然因為沒錢不得不留下,但讓他主動去拜見庾慶的事也沒干,要么你庾慶過來,反正我一把年紀是不會主動過去的……

  為了體恤大頭,庾慶燒了幾大缸水后,今天的活就暫停了,讓大頭休息休息。

  然直到此時也還沒見老二過來,房間出來的庾慶一陣冷笑,忽對身后跟出的人道:“蟲兒,記住,老二若是找你借錢,你一文都不能給他。”

  人都來這邊占便宜了,居然還不肯服軟,他能讓老二舒服才怪了。以小師叔的德行,他估摸著也不會給老二什么錢,估摸著頂多也就給了個來這邊的路費。

  蟲兒凝噎無語,又慢慢低頭。

  庾慶:“不對,不但是老二,老七和老九找你借錢,你也不許借。他們兩個已經各拿了十萬兩去,要給老二讓他們自己給去,你一文都不許借給他們。聽到沒有,你錢是我給你的,是給你花的,給別人需要經過我同意,明白嗎?”

  師兄弟幾個,他誰都可以給錢,唯獨就是不愿給老二,想圖謀他掌門的位置不說,還想要他的錢?門都沒有。老七和老九若是想使壞,讓他們自己掏自己的本錢去。

  “哦,知道了。那我現在可以去看二師兄了嗎?”

  庾慶挑眉盯著他,盯的他低頭不語了,忽又松口道:“行了,你愛去就去吧,不過屁股該坐哪邊要記清楚了。”

  “嗯嗯,公子最好了。”蟲兒連連點頭拍馬屁,明眸亮晶晶一笑。

  笑的好看,庾慶看的愣了一下,旋即抬腳就照他屁股上踢了一腳,“滾!”

  被踢的晃了下的蟲兒又驚愣住了,腦袋一低,快步離開了……

  接下來的日子,高云節也不露面,躲在房間里食用仙桃修煉。

  他正好趕上了庾慶正在成缸的儲存水,老七和老九房間里都有,不用經過大頭那一關。

  庾慶心知肚明,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沒說什么。

  他如今更關心的是妙青堂的收入問題。

  仙桃,每天還是一顆兩顆的賣著,偶爾也會一天下來連一個顧客都沒有。

  盡管生意蕭條,但如果真能一直保持這樣的銷售額,庾慶也能接受,至少那些仙桃樹的存儲費用能賺到,持續下去的話,給碧海船行的利息和聚靈陣的維持費用應該也能頂個幾年。

  然而他很清楚,哪怕是這樣零星的買賣也持續不了多久,不怕赤蘭閣和積廬山的人畢竟有限。

  仙桃樹就真的是無人問津了,能買仙桃樹的一般都是靈植門派,沒有聚靈陣的話買回去沒任何意義,而那些靈植門派顯然顧慮頗多。

  一旦葉點點那邊妥了,兩個億的運費,還有每年最少兩千萬的費用,該從哪弄?

  到哪賺兩個億去,成了庾慶頭疼的事。

  而那天與葉點點分別的畫面也偶爾會浮現在他腦海中,葉點點想要的大婚禮物怎么辦?

  葉點點希望探花郎能專門為她寫一首詩詞。

  為這事反反復復思慮了幾天后,他最終還是進了書房,研磨好墨后,鋪開了白紙鎮壓好。

  提筆蘸墨,落筆又寫下了三個字:人間好!

  只是這次的落款,他用的是“庾慶”二字。

  之后又換細筆,寫了封書信,寥寥數語告知,世間已無探花郎,自然也無詩詞可作,唯贈一幅字聊表心意。

  將寫的東西收好后,他親自出門找了千里郎寄送。

  兩天后,他又收到了千里郎送來的回信,拆開信一看,發現是林成道的信。

  信中告知,說自己姑姑已經離開了小鮮樓,已經去了大荒原準備大婚,小鮮樓已經由他正式接手,這邊的信因此被他收到了。林成道說自己會去大婚現場,說這邊收到信的時候,應該已經出發了,會幫他把信和禮物給轉交。

  林成道信中的語氣頗為感慨,說多少聽說了點他的事,表示有機會會來幽角埠看看,讓他有機會也去京城玩玩……

  數日后,庾慶的書信便出現在了大荒原的一座古老石堡內。

  赤足站在毛氈子上的葉點點已經褪去了平常穿的衣裳,換上了一身獸皮衣裙,露胳膊露腿的讓她極不自在,尤其是想到大婚那天要這樣半暴露身子的站出去給許多男人看到。

  獸皮裙上還別了許多華麗的彩色羽毛,頭上戴著古老傳承的木制鳳冠,這是鳳族大婚時女子的禮服,正在試穿。

  這衣服她穿不來,數名鳳族女子圍著她,幫她穿戴。

  趕來的林成道也沒有過多打擾,簡單拜會了一下,留下了庾慶的書信和賀禮便走了。

  葉點點隨后屏退了身邊人,獨自坐在梳妝臺前打開了庾慶的信,看過后又拆開了禮盒,取出了那張紙攤開。

  又看到“人間好”三個字,她會心一笑,下意識想起了和庾慶初相逢時的情形,還有寫下那三個字時的場景,當場就把她給驚艷了。

  一切都恍如昨天。

  見到落款名字,再反復看那三個字,笑著笑著的她忽然就哭了,抬手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哭的撕心裂肺的模樣,卻沒讓自己發出什么聲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