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四零章 二師兄駕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妙青堂有客來,又是蒙在斗篷里進門的,來客到了柜臺前,說找南竹和牧傲鐵。

  鐵妙青試著問道:“敢問尊姓大名?”

  來客道:“你說老二來了,他們自然會知道我是誰。”

  老七、老九、老十五,鐵妙青腦海里閃過這三個稱呼,意識到了什么,“好的,您稍等。”

  話畢朝門口看著這邊的孫瓶點頭示意了一下,示意幫忙看著這邊,然后快步離去。

  沒多久,南竹和牧傲鐵便匆匆跑來了,來客稍抬帽檐與他們照了個面,南、牧二人便趕緊迎了他進去,與回來的鐵妙青錯身而過。

  待她回到柜臺后面,孫瓶也暫時從門口過來了,嘀咕道:“看樣子又是他們自己人。”

  鐵妙青慢慢搖頭,“不太清楚。”

  后院,南、牧二人將來客帶到了自己的院子。

  將來客請進了客廳后,南竹方笑道:“二師兄,一路辛苦了。”說著就要上手幫他寬下斗篷。

  來客不是別人,正是玲瓏觀名義上的二師兄,實際上的大師兄,高云節!

  高云節抬手擋住了師弟的幫忙,小心觀察著四周,低聲問:“你們確定在這里露臉能安全沒事?”

  瞧他小心翼翼的樣子,南、牧二人相視一眼,都明白,也理解他的擔心。

  南竹笑著寬慰道:“二師兄,沒事的,咱們當年那點破事,其實壓根就不算什么。為點上不了臺面的事,過了這么多年,官府不至于追查到這天高地遠的地方來,官府來了這里也沒屁用。”

  牧傲鐵亦頷首道:“二師兄放心,不會有事。”

  其實兩人早先和老二的心態是一樣的,一路緊張害怕,總生怕自己通緝犯的身份被官府發現。當然,現在也依然怕會被發現,但是已經不怎么當回事了。簡單點說,見過世面了,經歷過了那種驚心動魄生生死死的場面,在三大勢力的手底下過過招,心態上確實有了很大的變化,地方官府之類的已經不太當回事了。

  見兩位師弟如此保證,高云節這才放下心來,解開了斗篷,任由牧傲鐵拿走了。

  露出真容的他,須發如墨,眼大神足,舉止沉穩,氣度上有歲月沉淀的成熟韻味,加之外形頗有風采,哪怕年過五旬,也依然是風華不凡,一看就不是一般人的感覺。

  捋了捋胡須,他又習慣性地拉扯整齊了自己的衣裳,之后才道:“小師叔回觀后,大概的情況跟我說了,具體的讓我來了這里再問你們,究竟怎么回事,你們跟我細細說來。”

  兩位師弟對他還算尊敬,畢竟差不多是“大師兄”,其實本來師兄弟之間關系也還行,一直是長幼有序,庾慶也尊敬三位師兄,只是后來掌門繼承的事一出,就徹底亂套了。

  三位師兄的所作所為也令庾慶失望,自然也就失去了庾慶的尊重。

  南、牧二人也不瞞他,當即把情況細細說了,高云節有什么不清楚的問話,兩人也逐一做了詳細解答。

  終于鬧清了事情經過,尤其是知曉了古墓和小云間的驚險后,高云節暗吸了口涼氣,暗叫慶幸,還好沒去,否則自己能不能活著回來還真不一定。

  “嗯,你們辛苦了。”高云節感慨一聲后,又問:“老十六呢,他在觀里住了沒多久就跟小師叔出門了,不是在這里嗎?怎么不見人?”

  說到這個,南竹略有不滿:“不知被老十五灌了什么迷魂湯,住在了老十五那邊,不是在修煉,就是在當小跟班,跟在老十五身邊忙上忙下的打雜,跟條跟屁蟲似的,我和老九都看不下去了。”

  端坐上位的高云節抬了抬下巴,“讓老十五和老十六過來一趟,就說我來了。”

  “額…這…”南竹有點猶豫,說出來又怕傷這位的面子,但最終還是點頭道:“好。”快步出去了。

  來到庾慶居住的庭院,看到蟲兒提水進出的房間,南竹立刻奔那房間去了。

  房間內,庾慶守在一張桌子前,看大頭咔嚓咔嚓的啃食靈米,蟲兒則在往一口大水缸里倒水。

  屋里存放了好些已經裝滿了水并封好了口的水缸。

  在干什么,南竹倒是知道,因為老十五這家伙又在做試驗了。

  這次沒有拿蟲兒一個人做實驗,而是拿大家伙一起做試驗。

  試驗也簡單,讓大頭燒開水,然后把大頭燒開的水存儲好了,現在大家都不再喝大頭現燒的水了,而是喝那些燒好的存儲水,老十五想知道大頭燒的水存放多久還能有祛邪效果。

  對此,南竹他們也能理解,必須得守在大頭身邊多少還是有些不穩妥,多做手準備也好。

  聽老十五話里話外的意思,做這試驗好像也是考慮到了柳飄飄那邊,當初許諾了柳飄飄的,說仙桃也有她一份的,只是一直找不到機會兌現承諾。而柳飄飄也一直沒來,顯然也是不太方便。

  “老十五,老十六,二師兄來了。”

  看了看屋內的情況,南竹試探著提了聲。

  “唔?”庾慶抬頭,隨后反應了過來,無所謂道:“來就來了唄,小師叔回去換了他來,又不是不知道。”

  “呀。”蟲兒卻是高興到叫了出來,興奮問道:“二師兄在哪?”

  “在我那。”南竹樂呵呵回了句,又觀察著庾慶的臉色道:“老二讓你們兩個過去一趟。”

  蟲兒放下提水的水桶就要跑。

  “站住。”庾慶回頭喊住他,質問:“活沒干完,你往哪跑?”

  蟲兒的興奮勁立刻被打沒了,犯了錯似的,指了指外面,“二師兄來了,讓過去。”

  庾慶轉身:“我又不是聾子,我不知道他來了嗎?你搞清楚,我是掌門,他來了不主動來見我,還把我這個掌門呼來喚去,他以為他是誰?還有沒有點規矩,我看他是不想吃仙桃了!沒我這個掌門發話,你不許亂跑,老老實實干你的活。”

  “哦。”蟲兒又低頭拎起了水桶。

  某些矛盾,他之前只是聽說,這次,他算是領教了。

  庾慶回頭又對南竹道:“告訴老二,就說掌門在這里,我等他,讓他直接過來便可。”

  南竹頓時干瞪眼,發現這兩個家伙還沒見面便又卯上了,倒把他當成了跑腿的,使喚來使喚去的。

  得,算了,他早就猜到可能會是這結果,他也不想引火上身,大袖一甩,轉身大步而去。

  回到自己住處,一見端坐品茶的二師兄,南竹立刻實話實說道:“二師兄,他說他是掌門,理當你去見他,說你沒點規矩,問你還想不想吃仙桃了。老十六也被他用掌門的派頭給鎮壓住了,也不敢過來。”

  砰!高云節當場拍案而起,風度瞬間全無,一張臉也瞬間陰沉了下來,連牙都呲了出來,一副不堪其辱的樣子,“什么破仙桃,不吃也罷,我不吃嗟來之食!”

  回頭就抓了之前解下的斗篷到手,滿臉憤怒地對兩位師弟道:“老七、老九,借我點路費,我盡快飛回去向小師叔稟報此事,讓小師叔自己看著辦!”

  他哪能有什么錢,來的路費還是小師叔給的,他身上的那點錢,別說乘坐飛騎返回,就連陸上策馬而歸的費用都不夠,不借錢的話,還真不知什么時候能回到玲瓏觀。

  南、牧二人頓啞口無言,這才剛來,屁股都沒坐熱,就回去,你倒是沒事,回頭我們兩個不勸你留下,還給你回去的路費,算怎么回事,小師叔那邊我們怎么交代?

  南竹頓時拍腿道:“二師兄,不是我們不借給你,而是我們兩個真沒錢,錢都被那家伙給把持著呢。”

  牧傲鐵也連連點頭,“得找老十五借才行。”

  屁話!高云節差點氣吐血,想噴他一臉,咬了咬牙,又道:“怎么,是怕我還不起還怎的?外面那兩個女人,你們去找她們兩個先借一借,回頭我從小師叔那借了還你們。”

  南竹嘆道:“二師兄啊,這里就是他的地盤,那兩個女人也是他的人,他不開口,那兩個女人怎么可能借錢給我們。”

  高云節頓握了雙拳,滿臉悲憤,無言向蒼天,充分感受到了一文錢難倒英雄漢的滋味,忽一拳捶在了自己的胸口,“若早知如此,我何苦跑來受此奇恥大辱!”

  南竹立馬上前拉住他安慰,“二師兄,大丈夫能屈能伸,暫且先低個頭,先把修為提上來了再說,這批仙桃保存的時間有限,多耽誤一天都是不小的損失,更何況是大老遠跑來跑去!”

  高云節悲憤道:“你我三人皆堂堂男兒,要這屈辱換來的修為有何用,你們兩個真就咽得下這口氣不成?”

  南竹唉聲嘆氣,“能怎么辦?這些個東西,不管我們嘴上怎么硬,也不管我們怎么去爭取,其實大家心里都清楚,確實是他搞來的,他確實是首要的功勞,現在這里也確實是他說的算。關鍵我們打不贏他,總不能吃里扒外將他給抖出去賣了吧?二師兄,算了吧,有總比沒有強,我都被他打斷了肋骨,不也還死皮賴臉留在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