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三七章 情不知所起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還好沒有誤了你。”

  庾慶苦笑而嘆,回頭想想的話,他也覺得自己當時的條件挺好的。

  他也希望自己有那么好的條件,奈何都是假象,一戳就破,被御史臺和司南府搞什么寫詩作賦,還要參加什么六百年大慶,直接將他給嚇跑了。

  葉點點微笑不語了。

  兩人走出貨場,剛過橋,便被幾人給堵住了。

  迎面走來的不是別人,正是龍行云和崔游,幾人硬生生擋了兩人的去路。

  庾慶不信他們敢在這里鬧事,但還是皺了眉頭,發現這家伙是不是有病,怎么還守在幽角埠,有仇也不必這樣迫不及待吧?

  葉點點也看出了不對,問:“誰?”

  庾慶:“還能有誰。”

  葉點點頓時懂了,目光打量著對方。

  龍行云的目光也盯在了她的身上,稍作審視,樂了,“長的還不錯,能讓這家伙親自陪你來貨場看貨,看來是來了大主顧,不知要買多少東西?”

  能親自跑來,差不多就是因為這個,想壞庾慶的好事,不想讓庾慶得到大量的貨款,有了足夠的錢財躲在幽角埠不出去怎么辦?

  庾慶眉頭越發深皺,感覺對方已經死死盯上了自己。

  葉點點問:“你就是龍行云?”

  對方直呼其名的語氣,令龍行云一怔,問:“你又是何人?”

  葉點點不說話,目光慢慢看向了這些人的身后。

  庾慶目光微動,也忽然看向了這些人的身后。

  龍行云等人也因此陸續回頭看去。

  有一男一女走了過來,一個高大魁梧,一個小巧玲瓏,穿著都很奇怪,獸皮衣褲,裸露著雙臂,戴著獸皮帽子。兩人若在街頭來往走動也許沒人太過在意,畢竟來往幽角埠的怪人不少,有奇裝異服的也不足為怪。

  穿著獸皮的一男一女面無表情,停在了龍行云等人的身后。

  龍行云一掃他們的穿著,就看出了是來自大荒原的人,令他目光定住的是那個男人半敞胸口上露出的鳳凰紋身。

  他又下意識看了那女人的胸口一眼,如果他沒猜錯的話,女人的后背應該也紋有一只。

  這是大荒原某個部族的圖騰,男人把鳳凰紋在胸口,女人紋在后背。

  那個部族的名字就叫鳳族,是大荒原數得上的強大部族之一。

  龍行云不知道他們堵在自己跟前干嘛,不過很快反應了過來,迅速回頭看向了葉點點,見其神色波瀾不驚,頓意識到了什么。

  葉點點終于開口了,“滾開!”

  龍行云臉頰瞬間緊繃,臉色不太好看,但還是轉身扭頭招呼了一聲:“走!”

  崔游等人又不傻,知道撞上了惹不起的人,趕緊灰溜溜跟著離開了。

  而那獸皮男女則對葉點點欠身,之后迅速轉身離開了,守在了不遠不近的地方。

  很明顯,兩人正是因為看到葉點點被人給堵住了,才現身的。

  庾慶錯愕,“這就是你要嫁的那家?”

  “不然呢?”

  “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

  “沒點實力的話,我為什么要嫁那種地方去?”

  “這是哪個部族?”

  “鳳族!”

  “鳳族?”庾慶略驚,“你嫁的是鳳族族長的兒子?”

  大荒原的鳳族,他也聽說過,那是大荒原實力最強的幾個部族之一,也是傳說中和神有關的幾個部族之一,據說這個部族的先人是神的侍從,傳承非同小可,實力很強大。

  葉點點笑了,“很意外嗎?”

  庾慶:“當然意外,確實太意外了。”

  葉點點:“還是感謝你吧,若不是借了你的名氣,我未婚夫也不會來小鮮樓,我也沒機會和他相遇。其實也沒你想的那么高大,族長有幾個兒子,我未婚夫只是其中之一,不過也不是隨便什么人都能欺負的,沒這點底氣的話,我也不可能接桃樹的事。”

  庾慶嘖嘖道:“這已經很可以了,你這也算是一步登天了。”

  葉點點:“沒你說的那么夸張,不過足以讓我果斷嫁了,也足以讓渠荷山那些人從此擔驚受怕,以前是我怕他們找我麻煩,回頭就該他們怕我了,畢竟我娘死在了他們的手上,這一嫁,至少我心里很痛快。”

  庾慶不語了。

  沒多久,兩人來到了碧海船行,也找到了駐當地的執事,商談起了兩百多棵仙桃樹運輸的事。

  運輸沒問題,好說,只要給錢就行,船行開價四個億。

  庾慶驚叫,知道運到大荒原肯定會貴一點,畢竟距離更遠,但是沒想到會貴這么多,竟直接翻倍了,這次可沒那么多仙桃。

  船行說了,距離遠是一回事,大荒原陸運比較麻煩,或者說大荒原比較危險,運輸風險很大,這邊必須調集相當強大的護送力量才行,打前站的費用也會很高。

  價錢怎么談都降不下來,最后還是葉點點另找了個方式,如果船行只負責海運,陸地運輸的事交給她來負責呢?

  價錢立馬腰斬,也不多要,也不少要,還是兩億!

  庾慶又表示要欠賬。

  船行也表示欠賬沒問題,只要有擔保就行,又是葉點點表示會給出有力擔保。

  至于多少時間還清欠賬的問題,船行也很大度,你愿意給利息的話,欠多久都行。

  說什么也不多要你的,一年給一千萬的利息就行。

  庾慶聽的牙疼,一年要給葉點點一千萬的大陣維持費用,還要給船行這邊一千萬的利息,自己的花錢方式真的已經到了這種境界嗎?

  他發現進了一趟仙家洞府出來后,自己都有點不認識自己了。

  要不是考慮到自己有辦法讓那批仙桃樹恢復正常,打死他也不敢答應這些條件。

  一應談妥后,兩人就從船行出來了,并未簽訂契約之類的,只是先談了談,葉點點的意思是要等到她婚后才能處理這事,具體的當外人面沒講。

  到了外面街頭后,葉點點才告知,“鳳族那邊,種植的地方我還沒找好,根據我了解的情況,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但我還是要確認后才能與你正式履行此事。若出了意外不行的話,那只能作罷。這也是我要事先聲明的,我現在不能給你絕對保證。”

  庾慶問:“要多久?”

  葉點點想了想,“一個月左右吧。”

  庾慶嘆道,“也就是說,貨場那邊我還要再支出六七百萬。”

  葉點點:“如果你手頭東西有了更好的去處,就不用管我這邊。我說真的,你自行處理便可。”

  庾慶默默點頭,忽又笑道:“看來我得去大荒原走一趟。”

  “你跑那干嘛?”

  “我不得去喝你的喜酒嗎?”

  “嗨,完全沒那必要,你麻煩,我也麻煩。你本就被龍行云盯上了,就你這點能耐來回,我不找人護送你的話,也不放心,出了事不劃算,真的不用了。”

  說到這,也走到了一條路口,葉點點停步了,“好了,我就不陪你回去了,就此告別吧,我先回京了。”

  庾慶訝異:“才剛來,就回去,是不是太急了?”

  葉點點:“時間長短不重要,事情談好了就行。我婚嫁的日子不遠了,沒了父母幫我操心出嫁的事,我自己把自己嫁出去,自己得操心吶,回京后還有許多事情做準備,我不想太委屈自己,至少要給自己準備點嫁妝吧,還要趕去大荒原,我時間其實也挺緊張的,真的不宜逗留太久。”

  “這…”庾慶嘆氣,“好吧,你都搬出了這么大的理由,我就不留你了。只是,我還沒來得及給你準備結婚禮物呢。不過也沒關系,回頭我找千里郎給你送過去,大錢都花了,不差這點錢。”

  葉點點:“真想送啊,那得送我喜歡的才行。女人都有附庸風雅的夢,我其實也不例外,奈何你又棄文從武了,我不好勉強你。你若真有心的話,回頭能寫首詩詞之類的專門送給我,那就是最好的禮物。”

  庾慶啞口無言,甚至是有點傻眼,搞他都不知該如何拒絕了。

  “好了,跟你開玩笑的,不會讓你破例,你想送什么都是心意。”

  葉點點咯咯笑著擺手,笑畢,忽又湊近了他,在他耳畔低聲道:“我再給你最后一次拯救我的機會,只要你愿意娶我,我就不嫁那邊,我會盡力當好你的賢內助,幫你一起想辦法解決眼前的麻煩,我有這方面的人手,也有這方面的能力,換個地方照樣幫你種好這些桃樹,你也不用背負這么多的債務,我有多少錢就為你掏多少。”

  庾慶瞪大了雙眼,怔怔看著她,感覺這玩笑開大了,可從與之對視的眼神中看不出任何玩笑的意味,反而感覺很認真,這真的有點把他給驚著了。

  安靜,兩人對視著,無視了街頭來往的一切動靜。

  良久后,葉點點忽又噗嗤一笑,抬一了下庾慶的肩膀,“開玩笑的,看把你給嚇的,就你這難看的小胡子,我還真看不上眼。好了,就此分手吧,不送!”

  她就此轉身而去,腳步輕快,很快上了那邊的拱橋,背對著揮了揮手,然后那抹紫色的裙裳倩影就消失在了拱橋的那頭。

  庾慶目送著,神色波瀾不驚,一直盯著那個方向,屹立原地久久不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