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三六章 魅力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是這樣的嗎?庾慶還以為對方只是報恩,沒想到其中還夾了這樣的盤算。

  正因為如此,多少讓他有些心驚肉跳,難道自己的計劃有這么明顯的漏洞,如此輕易就被人看出了有問題嗎?

  轉念一想,又明白了,是因為自己找到了對方,對上了口,暴了短。

  只是這給三成的利,未免也太多了。

  他很清楚,之所以要保這批桃樹,目前真正的獲利重點并不在種出的仙桃,買賣仙桃只是個借口,是為了遮掩當做修煉資源的事實。

  目前仙桃樹才是最值錢的,還是那句話,他隨時有能力為仙桃樹洗髓易經。

  一旦仙桃樹沒了邪氣,作為能長期產出仙桃的仙樹,一棵的價值又豈止五千萬兩,只怕五億兩一棵都很好賣。

  兩百多棵,那得多少錢?

  他現在不惜血本想保下這批仙桃樹,就是為了等一個合適的變現機會,種出的仙桃還能當修煉資源。

  葉點點顯然是不清楚這里面的價值的,一開口就三成的利,讓庾慶有點為難。

  觀察著他的反應,見他有所猶豫,葉點點嘴角微露一抹笑意,看來自己的判斷沒錯,這批仙桃樹恐怕沒那么簡單。

  正因為如此,她反而越發淡定了,相信對方會做出一個理智的選擇,因而端茶慢品,不慌不忙慢慢等著對方想通。

  猶豫良久后,庾慶終于點頭了,“好,可以,不過運費算你的。”

  話畢嘆了口氣,也是沒辦法,想來想去,還是松口了。

  憑他目前的情況,能幫他保下這批仙桃樹的,大概也只有這位了,如若保不下來,摟著不放又有什么意義。葉點點手上可是有一批靈植師的,仙桃樹的種植交給這些人應該是省心的,以他的條件大概也找不到比這更好的人手。

  而葉點點即將嫁的那位的背景,也是他抱了期待的。

  放下茶盞的葉點點搖頭,“我說了,我沒了什么進項,我還有人要養,我手上得留點錢,不可能為看不到底的事掏光家底。再說了,你也不能抱著東西扔哪都是扔的態度,我們不能當你存東西、看管東西的庫房吧,你沒點負擔怎么行?”

  庾慶嘆道:“我現在是真拿不出那運費了,從小云間運到這,都花了兩個億,更何況是遠渡至大荒原。”

  葉點點:“你之前能賒賬,現在不能賒嗎?”

  庾慶:“碧海船行這里的執事我不熟,不好說。”

  葉點點沉默著盤算了一陣,才給出意見道:“這樣,你想辦法繼續賒賬,如果逾期還不了的話,我咬咬牙,幫你還,不過利益分成上可就得變變了,我七你三!”

  庾慶瞪眼:“老板娘,你這也太黑了吧?”

  葉點點嘆道:“探花郎,沒人逼你。”

  庾慶:“還沒逼呢?你這是趁火打劫!”

  葉點點:“那好吧,我換個方式來說,你能不能明確告訴我,我往這看不到底的黑洞里使勁砸錢,還要一批人熬心熬力的一直圍著打理,能得到什么好處?能得到多大的好處?簡單點說,這批仙桃樹的真正獲利點在哪?你只要給我個清楚明白的準話,不要讓我拿身家去賭,什么都好說。”

  庾慶心里嘀咕,若是能說出來的話,我還用找你?

  “探花郎,若不是看咱們的交情,你可以去找第二家試試看,看誰愿意陪你這樣玩,愿意的也肯定是比我所圖更大!探花郎,有些欠賬好還,有些欠賬是還不起的,因為你根本搞不清人家想要什么。

  在我這里最多也就是讓你少得點,連底都給你托住了,不會讓你有什么風險,更不會逼得你沒有退路。該怎么權衡,我不逼你,話說到這個地步,我也算是仁至義盡了,再拉扯下去就傷感情了,剩下的你自己掂量吧。”

  庾慶默默著,良久后嘀咕了一句,“也不知運費要多少。”

  葉點點立馬站了起來,“走哇,去問問,坐這里怎么能知道,走,我陪你一起去問問。”

  也行,庾慶起身,與之一起離去。

  蟲兒等人本想一起跟去,被庾慶喝退了,尤其是針對蟲兒,“你整天在我身邊瞎晃什么,忘了你最要緊的事了,還不老實點去修煉。”

  蟲兒哦了聲,低頭轉身而去。

  在鐵妙青和孫瓶的目光注視下,庾慶和葉點點一起出了門。

  街頭,庾慶伸手示意走這邊,葉點點卻道:“還是先去你存東西的地方看看吧,先看看東西的狀況,有用再談移植的事,不行扯再多也沒用。”

  也好,兩人聯袂向另一邊走去。

  孫瓶目送兩人遠去后,自己轉身去了柜臺那邊,“小姐,探花郎和這個葉點點走的挺近吶,孤男寡女的最是容易出事,你可得多看著點吶。”

  鐵妙青啞了啞,旋即哭笑不得道:“人家的私事,輪得到咱們看著嗎?”

  孫瓶欲言又止,透過垂紗看到她鬢邊隱約的小白花后,終究是沒說什么,口中一聲輕嘆,又轉身去了門口。

  柜臺后的鐵妙青亦靜靜沉默著,當初臥室內的那場曖昧,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該要個結果。

  探花郎的那幅題字,無疑表明了心跡,但她卻沒有答應。

  如今那位探花郎卻似乎沒了那方面的意思,她反而有些不上不下了,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期待對方再次主動。

  可她又不知對方一旦主動后,自己該不該答應。

  答應了會不會讓人家看輕了?

  就如同那天那位黃衣女子罵的那樣,她年紀比男方大不少,真的合適嗎?

  還有,當初那場曖昧留字,是她主動要求的,她清楚記得自己說過,“寫一幅字給我,當借條!”

  回頭想起來,人家當時本無意,是她自己不小心撩撥出了那場曖昧,想想都心慌慌。

  如今,人家把那十萬兩還了,自己的“借條”卻沒還給人家,那東西她也不好意思拿出來,在等人家主動開口要。

  總之亂七八糟的,反正她如今的心是亂了……

  幽角埠的最大天窗下,庾慶陪著葉點點在一堆桃樹間兜兜轉轉查看。

  基本上把所有桃樹都給看了遍后,葉點點才給出結論,“保管的還不錯,確切的說,是桃樹里積聚的靈力充足,給了它們頑強的生命力。運到那邊去種植,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這么多東西堆這里的費用不便宜吧?”

  庾慶苦笑:“一天二十多萬。”

  葉點點:“那也沒辦法,人家這里本就不是長久存放東西的地方,大家都這樣搞,幽角埠也吃不消。走吧,去碧海船行那邊看看。”

  庾慶伸手請,步行著盯她側顏看了陣后,忽笑道:“同是老板娘,差別還挺大的。”

  葉點點哦了聲,“對比誰?”

  庾慶:“我鋪子里的,你比她更稱職。”

  葉點點:“過獎了,都是逼出來的,她長的好看,好看也是種活法。對了,她的情況,因為你的原因,我在小鮮樓多少也聽人提起過,你跟她究竟是什么關系?”

  庾慶:“其實真是朋友關系,鋪子里表面上她是老板娘,我是背后的東家。”

  葉點點莞爾,“還挺亂的,你們這關系我看不明白。”

  庾慶:“這不挺清楚的嗎?”

  葉點點:“這事,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說。算是個人建議吧,要么讓她當真正的老板娘,要么讓她當你的情人,要么就給她安排個好去處,不建議你把人留在身邊,不好。”

  庾慶訝異,上下打量她,“看不出來呀,在你眼里,非得發生點男女之情才行嗎?”

  葉點點:“不是我眼里,而是人家眼里,是人家在期待。你以為這么個大美人整天戴著面紗甘心給你守柜臺是憑什么?不是我小瞧你,憑你目前的財力,你這個東家一年能給人家幾個工錢?你信不信只要她愿意,隨便收件禮物,就能抵你很多年的工錢,你真以為人家不清不楚的在你這就沖你那點工錢呢?”

  庾慶:“不是,她在我這里也是沒辦法,龍行云想給結拜兄弟出氣,盯上了她不放,她也很無奈。”

  葉點點:“你搞清楚一點,她丈夫死了,而且死了很久了,她隨時可以另做選擇的。憑她這些年的潔身自好和幽角埠一支花的名氣,龍行云敢把她逼急了試試看,只要她愿意,隨時有人出來教龍行云怎么做人,還用得著你來庇護?對上龍行云,你連自己都庇護不了,拿什么庇護她,在自己鋪子里都還要蒙著臉也算庇護嗎?省省吧你。

  探花郎,你問問你自己,你能給她什么,你給什么才能讓她滿足?明擺著的,她要的就是你這個人,是你這個名滿天下的天下第一才子。你倒好,要跟她做朋友,還保持什么距離搞什么雇主和被雇的關系,人家憑什么?既然不得親近,有更好的去處為什么不去,去哪不是一樣跟你做朋友。她難道不知道跟你混在一起會產生各種謠言,會毀了自己聲譽?”

  庾慶頓步茫然了好一陣,最終摸了摸小胡子,“被你這么一說,我怎么感覺我還挺有魅力的。”

  葉點點停步在旁,“本來就有魅力呀!長的不難看,年輕,天下第一才子,家世背景又好。至少當年在京城的時候,任誰都會覺得你前途無量,當時連我對你都有了想法,要不是覺得自己年紀比你大,不太合適,加上獲知你有了未婚妻,何況你后來又搞出那些個事,還扯上了地母,我是真覺得招惹不起了,才熄了那念頭,不然肯定要利用林成道跟你的關系試試看。”說罷忍不住捂嘴竊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