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三五章 我要嫁人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第三三五章我要嫁人了  三個億?

  蟲兒還好,沒什么感覺,因為對這邊手頭的財力不知深淺。

  老牌師兄弟三人卻是皆平靜到只有眼珠子在動。

  葉點點并未說完,補充了一句,“不包括日常的陣法運轉消耗和維護方面的費用。”

  庾慶尷尬著笑道:“布個聚靈陣要花這么多錢嗎?”

  葉點點:“不多,你這已經很少了,一些靈植門派的靈田,建造聚靈陣的投入動輒高達數百億。當然,他們的產出也大,每年的收入動輒十幾億或幾十億的。玩的大,投入自然也大,很正常。”

  庾慶苦笑,“在他們眼里自然正常。”

  葉點點看出了點什么,徐徐道:“成規模的靈植,本就不是一般人能玩的,哪怕是按修行界的標準來說,那也得是有實力的人才能玩得起。一百兩銀子,對普通百姓來說,夠一家人用一年的,而貴婦手上隨便佩戴的一只鐲子,就能價值上百萬兩,甚至可能比你仙桃樹的售價還貴,你覺得這有什么不正常嗎?

  普通人家不要奢望去佩戴貴婦的鐲子,戴不起的。吃糠咽菜的也沒必要去理解另一個層次的生活,理解不了的。駑馬之姿不要去強逞麒麟之力,拉不動的。如果手頭確實緊張的話,說實話,我不建議你玩這個,你投入三個億的話,每年可能還要砸上千萬進去維持,開銷會很大的。”

  庾慶不吭聲,沉默許久后,看了看一旁亭子邊跪坐的獨目人,又對葉點點伸手請道:“別站這里了,屋里說話吧。”

  一行遂回到了廳堂內落座,葉點點用茶,茶水慢咽,眼角余光不時觀察庾慶反應。

  良久后,庾慶又問道:“這桃樹什么時候結果,什么時候果熟,真的不能預知嗎?”

  葉點點:“這個我真的確定不了。怎么,探花郎還不愿放棄,還想試試不成?”

  庾慶沉吟道:“老板娘,不瞞你說,我現在最擔心的其實是放哪種合適,如果能找到合適的地方,我倒是想盡力一試。不過你也知道,我把赤蘭閣和積廬山給得罪了,天下之大,也不知放哪種合適。此番,我也想請教老板娘,有沒有好的辦法指點一二,你是有這方面經驗的。”

  葉點點默了默,說道:“每年都要投入的,就算種出了仙桃,也不知多久一熟。就算找到了合適的地方,也可能是給自己攬了個無底洞,你真的要冒險?”

  庾慶:“真要有合適的地方,我肯定要試試。”

  葉點點忽笑道:“如果是這樣說的話,你找我,恐怕還真是找對了人。”

  庾慶眼睛一亮,“此話怎講?”

  不但是他,南竹、牧傲鐵和蟲兒都瞬間打起了精神,目露期待。

  畢竟是那么多仙桃樹,賣五千萬兩一棵啊,兩百多棵白白扔掉,有幾個能忍心?

  葉點點:“我雖不敢招惹赤蘭閣和積廬山,可若是依了我選的地方來栽種的話,他們也未必能奈何我。”

  庾慶有點疑惑,一個渠荷山就逼得你躲躲藏藏了,赤蘭閣和積廬山反而奈何不了你?當即順話道:“愿聞其詳。”

  葉點點平平靜靜冒出一句,“我要嫁人了。”

  在場幾人同時傻眼,不知這和她嫁人有什么關聯,不過很快都聯想到了點什么。

  “呃…”庾慶略怔后,追問關鍵,“不知嫁予何方高人?”

  葉點點微笑,“談不上什么高人,嫁的地方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嫁去蠻荒之地,嫁給一個部落族長的兒子做續弦,那個部落還是有點實力的,足以讓赤蘭閣和積廬山不敢輕舉妄動。”

  南竹脫口而出,“大荒原?”

  葉點點看著他點了點頭,問庾慶,“對面這兩位怎么稱呼?”

  “別管他們。”庾慶沒好氣的一句話撇過,又繼續追問:“憑老板娘的出身,好好的怎甘心給人填房?”

  葉點點:“我哪有什么出身,早就成了過去的事了,也沒什么甘心不甘心的,至少那邊的部落不講究這個。也是想找個能真正安身的地方,說實話,躲了這些年真的累了,隨著小鮮樓聲名鵲起,渠荷山那邊又漸漸視我為后患了。這人吶,總有人看不得你好。

  剛好,那位從大荒原來錦國,京城貴客在小鮮樓設宴款待,他就與我相逢相識了。

  他對我有意后,我也對他的情況進行了一定的了解,人看著是粗狂了點,但也不失為一個能托付終身的人,后來就答應了他的求婚。婚期不遠了,再有半個來月,我就要正式嫁過去了。”

  現場陷入了靜默。

  好一會兒后,庾慶忍不住撓頭,“好像是件好事,可我怎么還是有種為你感到委屈的感覺,心里有點不舒服。”

  葉點點掩嘴竊笑一陣,忽又問他,“委屈又如何?你能幫我嗎?你有能力幫我擋住渠荷山的威脅嗎?如果有,我就不嫁了!”

  現場又安靜了,庾慶更是沉默不語,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人家,事實是,他確實無能為力,沒辦法給出任何許諾。

  凝視了他一陣,葉點點又笑道:“好了,跟你開玩笑的。也確實是躲累了,想過點自由自在的生活,還有那些跟我逃出渠荷山的人,這么多年一直對我忠心耿耿、不離不棄,我得給他們一個交代。

  他們也需要一個能庇護他們、能養老的地方,這是我的責任。嫁人就能解決問題,多簡單,何樂而不為?剛好了,我們順帶幫你種種桃樹。”

  現場再次安靜,蟲兒明眸一眨一眨地盯著葉點點。

  庾慶的心頭有一種莫名壓抑感。

  其實大家都知道,不是沒得選擇的話,沒哪個女人愿意嫁到蠻荒之地去。

  葉點點:“怎么不說話,你擔心的問題有了解決之策還不高興嗎?”

  庾慶慢慢嘆出一口氣來,“說實話,三個億,我目前是真拿不出來。”

  葉點點意外,“不對吧,我之前剛到幽角埠,就聽人議論說你發財了,聽說你起碼賺了好幾個億。”

  “怎么說呢,基本都開銷了出去。光把東西運到幽角埠的運費,就花了我兩個多億,先欠了賬,后還了錢,碧海船行的錢也不敢賴。剩下的嘛,七七八八開銷一下也就不多了。”

  庾慶說到這,免不了冷冷掃了南、牧二人一眼。

  兩位師兄略顯尷尬,都知道,本不大的缺口,被他們給捅大了。偏偏這事還不好找小師叔商量,只要一說,別說不會退那一個億回來,甚至還可能阻止種桃樹的行為,小師叔已經是再三反對了。

  話說回來,他們兩個也難以接受拋棄這么多仙桃樹的行為,費那么大勁弄來的。

  關鍵他們有辦法隨時祛除仙桃樹的邪氣,讓他們怎么舍得扔?找個地方栽好了,以后有了合適的機會也能變現吶,怎么可能聽小師叔的直接扔掉?

  葉點點猶豫了一下,問:“你老實告訴我,你還差多少錢?”

  庾慶:“我手頭只有一億六千萬的樣子,現在東西被搗亂的人攪的不好賣了,打亂了我的計劃,不然憑我手頭的貨,這點錢不算什么。我甚至可以用錢砸出一塊合適種植的地來!”

  這次,葉點點陷入了沉默,良久后,徐徐道:“這樣,布陣材料方面的開銷,我盡量幫你省著點花,余下的缺口我掏錢幫你填上,其它的費用我就幫不了你了,我還有那些人要養,我手上也得留點錢。桃樹到位后,我負責一應種植的事務,不用你操任何心,你每年給我一千萬的聚靈陣維持費用。你若覺得行,咱們就這樣定。”

  眾人訝異,庾慶更是驚訝,“你掏一個多億幫我堵缺口?這怎么好意思。”

  葉點點:“你可以當我是在感謝你,也確實要感謝你,沒有你那幅字幫忙,小鮮樓的生意不會那么好,我也賺不到這些錢,沒小鮮樓后來的名氣,我也沒機會遇見現在的男人,就算是對你的回報吧。”

  蟲兒聞言看向庾慶,嘴角彎鉤,滿眼的好感,就知道公子師兄是個樂于助人的好人。

  他再瞥了眼愣愣的南竹和牧傲鐵,眼神復雜。

  庾慶連連擺手,“受之有愧,受之有愧,一幅字哪要的了這么多錢,這錢我真不能收。”

  葉點點抬住,“我出這筆錢,既是感謝你,也是為我自己,你聽我把話說完。

  離開錦國后,小鮮樓我要轉給林成道去經營了,我這大侄子為了我,那些年確實受了不少的委屈,就當是給他的補償吧,他想怎么安排、怎么經營隨便他了。

  我跟他說好了,現成的東西全部給他,不用他花一分錢,今后的凈利給我三成就行,賺多賺少,給多給少都隨便他了。另外,我嫁到那邊去了,他也算是有了個靠山,以后錦國朝廷那邊,有人想動他的話,多少要掂量一下他的背景。

  之前在小鮮樓就聽到客人在議論你,所以你的境況我有聽說,接到你的信后,我大概就猜到了你想干什么。我此來,既是敘舊,也是來答謝,更是想確認一下我自己的猜測對不對。

  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么要盯著這批沒了價值的東西不放,甚至明知道可能是無底洞還要為此冒險嘗試。但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是天下第一才子,是能找到小云間的人,還是能從那三大勢力手中搞出這批東西的人。

  我不信你這種人會為無價值的東西這般冒險,你這樣做,就說明其中肯定有巨大價值,且值得你去冒險一試。那么我也想沾點光,或者說是賭一把。我也不要多了,跟林成道一樣,這批仙桃樹種植的獲利,我要三成!

  蠻荒之地,我沒了個人進項的渠道,還有一幫人跟著我,若能在探花郎這里沾點光,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筆趣閣(m.xcxsg)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