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三二章 勸誡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第三三二章勸誡  公產?錢要來自然是給自己花的。

  然而話說到這般地步,南、牧二人皆難以啟齒了,說了真話豈不是意味著自己還不如老十五?

  兩個人,一個是一貫的不吭聲,一個則是支支吾吾。

  小師叔也不逼問什么,話鋒忽一轉,“老十五身上有多少錢?”

  南竹松了口氣,真怕對方會較真問下去,真要硬說自己是要來當公產的,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把小師叔糊弄過去,當即回道:“粗算了算,兩億五千萬是有的。”

  小師叔:“我不要聽猜測的,兩億五是怎么得出來的?”

  這個好辦,南竹當即掰著手指在旁算賬給他聽,牧傲鐵也不時會補充兩句。

  小師叔大概了解了近期進項后,一邊眉頭差點飛了起來,“這小子還真是發財了呀,花起錢來,動輒百萬千萬的出手。”眉頭放緩后,他又補充了一句,“這些花出去的錢都是該花的嗎?”

  “這個嘛…”南竹有點不知該怎么說,看向牧傲鐵,后者也不知該如何回答。

  兩人又在那猶猶豫豫了起來。

  小師叔奇了怪了的樣子,“你們怎么回事,怎么老是支支吾吾的,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嗎?”

  南竹尷尬道:“這錢花的是有點大手大腳了,可若說是不該花的錢又說不過去。”

  “嗯,那我就放心了。”小師叔點了點頭,伸手拍了拍這個的肩膀,又拍了拍那個的肩膀,“有你們兩個老成持重的家伙盯著他,我也沒什么好擔心的。”

  南、牧二人唯唯諾諾應聲著,一時間也不知該說什么好。

  “給我找個房間,我也試試仙桃的效果如何。”

  “好。”

  天窗降下的光柱消失,外界漆暗,地下到處燈火輝煌,流光在地下空間飛舞,炫麗多彩。

  孫瓶又在門口掛了打烊,關了門,會同柜臺后面的鐵妙青一起收工,抱了賬本返回后院。

  跪坐等客人的獨目人也在孫瓶的招呼下停工了,起身而去,去了另一個屬于獨目人的小院落。

  孫瓶和鐵妙青意外的發現,庾慶居然無聊在亭子里的樣子,二人當即過去了,順便把賬目交代。

  今天又只賣出了兩顆仙桃,又進賬了一百萬。

  對這進度,庾慶唉聲嘆氣,一年下來也賣不了幾顆,時間久了那皺巴巴的仙桃恐怕就更不好賣了,實在是恨龍行云那鳥人擋他財路,他真想弄死他,奈何人家勢大,又不敢輕易招惹。

  只能是退而求其次的去想,如果每天都能賣出一兩顆,每天都能有進項支撐一些開銷,那也不錯了。

  三人正說談著,庾慶居住的小院里傳來了一些動靜。

  庾慶回頭看了看,讓孫、鐵二人休息去,自己快步離開了。

  他跑到自己院門口,躲在墻后伸頭往里瞅了眼,只見守在書房門口的南、牧二人開門進去了,他當即也過去了,入內一看,小師叔正在書房內捏著仙桃的桃核觀看。

  南竹在旁介紹這桃核里的仁也可以吃,靈氣更濃郁之類的。

  庾慶觍著臉湊近,“小師叔,這仙桃感覺如何?”

  小師叔默算估量了一下后,說道:“確實不錯,一百顆左右吧,大概能抵的上一顆‘廣靈丹’所蘊含的靈氣。”

  南竹訝異,“要一百顆仙桃?廣靈丹竟蘊含有那么多的靈氣?”

  小師叔向他們普及,“廣靈丹是純粹的靈氣凝結成的實物,把靈氣凝結硬化成丹丸,你們說要多少靈氣?不過煉化起來的速度和一百顆仙桃的也差不多,比仙桃強的是,你往肚子里塞一百顆桃子進去,廣靈丹只需小小一顆入腹就夠了,有各種便利性。”

  師兄弟三人恍然大悟,庾慶卻又忍不住問了句,“小師叔,你難道吃過廣靈丹不成?”

  南竹和牧傲鐵一怔,旋即也緊盯小師叔,那玩意雖說是和孽靈丹一樣級別的仙丹,但價錢卻高多了,市價高達三千萬一顆,是絕大多數人都用不起的。

  小師叔淡然道:“這有什么好奇怪的,機緣巧合的情況下服用過。怎么,難道我還需要隨時向你們報知不成?”

  “沒有沒有。”

  “不是不是,就是好奇問問。”

  師兄弟三人或搖頭,或口頭否認。

  小師叔抬住,“那個金墟的事,你們怎么打算的?”

  師兄弟三人面面相覷,庾慶:“真假都不知道,可能又是云兮的圈套,那些線索我們也搞不懂,暫時也沒什么打算。”

  小師叔:“知道可能是圈套就好,豬也知道吃一塹長一智,不要連豬都不如。你們三個聽好了,你們這次能從小云間活著回來,其中有太多的運氣巧合,若不是那三方勢力發現了你們跟進去了,你們早已經死的連渣都不剩了。

  我說三位師侄,不是每次都有這么好的運氣的。

  不管金墟是不是真的存在,你們敢保證金墟里面是個平安祥和的所在?

  退一萬步說,你們若實在是止不住自己的貪心,非要想去找,我也不可能把你們綁起來。但你們起碼得把自己的修為和實力提升了吧,有了實力出門是不是能更安全些?

  眼前你們要錢有錢,要修煉資源有修煉資源,這收獲和成果不及時享受轉化了,又去惦記別的好處去了,小心撐死自己。貪多嚼不爛的道理,你們不會不知道吧?”

  師兄弟三人唯唯諾諾應下,表示不會。

  小師叔又伸手道:“那顆你們說邪門的珠子給我看看。”

  庾慶當即抬手,從脖子上解下了一條項鏈遞給他。

  小師叔提溜起項鏈,看著那銀網兜里的暗紅色布滿詭異黑色紋路的珠子,立問:“里面的玉膽呢?”

  庾慶自然道:“扔了。”

  小師叔兩眼一瞪,“扔了?那玉膽是我花了十萬兩買的,佩戴在身上能溫潤身心,助凝神靜氣,是有益修煉的,你就當石頭直接給扔了?”

  南竹和牧傲鐵自然齊刷刷盯向庾慶,給他們舍命拼死拼活的工錢也不過才十萬。

  “呃…”庾慶略顯尷尬,“那么值錢的嗎?當時沒地方存放這東西,怕被發現搜走了,覺得這東西可能比較貴重,就把里面的石頭撬出來扔了,把這珠子裝進去了。”

  小師叔無語了,隨后也只能是算了,都已經這樣了,又能說什么,只好晃了晃鏈墜,里面的珠子比原來的玉膽小,滾動在內,有網格阻攔,手倒是無法直接觸及。

  他隨后就把銀網兜給撬開了,小心將珠子倒到了自己的掌心,翻來覆去滾動了一陣,問:“我怎么沒有感受到你們說的那邪門?”

  南竹解釋道:“您聽了我們說的,已經有了戒備,自然感察不到。”

  小師叔又翻來覆去把玩一陣,一時間也沒發現什么太過特別的,只好將珠子塞回了鏈墜里面,扔回給了庾慶。

  并叮囑道:“行了,蟲兒就交給你了,別再傻乎乎拿他來試毒了,他沒你們皮糙肉厚,經不起你這樣摧殘。回頭等他好了,安排他食用仙桃,讓他盡快把修為提升上來。這次,他算是沾了你們的光,也算是他命中的機緣吧。”

  一聽這話,師兄弟三人皆愣住,南竹問:“小師叔,您要走嗎?”

  小師叔頷首:“家里不能沒人,總得留個人看家吧,我回去把老二換過來。不能光你們修為嘩嘩往上升,回頭讓他那個做師兄的情何以堪?”

  南竹:“師叔,這仙桃放不了太久的,你也不能錯過這個機會啊,家里暫時缺下人沒關系的,那窮山破觀的,沒人稀罕的,您也留這一起吧。”

  庾慶也點頭,“是啊,老二那邊讓他自己過來就行了。”

  小師叔擺手,“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我修為已達初玄巔峰,這仙桃暫時對我沒什么用處,無法讓我再有寸進。欲邁入上玄妙境,外物對我已無作用,還得看我自己的心境,得靠我自己去領悟,才能找到打開那扇門的鑰匙。”

  師兄弟三人皆驚,知道他的修為已經破玄,但是沒想到已經到了初玄的巔峰。

  他們邁入高武境界后,切身感受到了越往上境界差距的越大,玄級境界所需吸納的靈氣之龐大,也越發可想而知了。

  憑小師叔的年紀,和出山歷練的時間等線索來看,三人估摸著,這位小師叔使用過的廣靈丹恐怕不止一顆,哪弄到的那么多錢?

  再則,這么年輕就達到了初玄巔峰,此生邁入上玄妙境的幾率也大大增加了。

  另外,庾慶心里也明白,回去看守道觀是次要的,小師叔還是考慮到了師門訓誡,兩個真傳弟子一起在外不合適。

  “所以啊,我呆在這沒什么用,老二更需要,他早來一天,便能多一天的好處。另外,我再說一次,不管金墟的存在是真是假,都不要再打那主意了,那不是我們的實力能承載的福氣,不要再去碰運氣了,不碰則已,一碰必然會有兇險加身。

  我們玲瓏觀以平安為首要,那些桃樹實在賣不掉就扔了算了,太多的錢我們背不動的,太多的好處我們也吞不下,會招禍的。所以,沒什么好不舍的,千金散盡還復來,只要人好好的,以后就還有機會。

  這店鋪該讓就讓出去,硬扛沒意義。總之當斷則斷,一切以避開和龍行云那邊的恩怨為先,別讓那么大的麻煩纏身,把這些仙桃煉化完后,你們立刻脫身跑人,回山隱居。我想你們不至于連從幽角埠悄悄脫身都做不到。”

  小師叔走到書桌旁,邊說邊研墨,話畢提筆蘸墨寫下了一個地址,遞給三人道:“萬一有什么事需要聯系我,直接跟觀里聯系又不方便的時候,你們可以把信寄到這里,自然會有人想辦法跟我聯系。”

  三人立馬接了地址查看。

  小師叔又坐在了書桌后面的椅子上,“那個,老十五,我跑來跑去的開銷也大,你先拿個幾千萬給我當路費吧。”..

筆趣閣(m.xcxsg)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