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三一章 中邪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幾個意思?庾慶愣是沒聽懂,怎么感覺小師叔像是在罵人,是嫌自己管的太多了嗎?

  目送小師叔離去的背影,他覺得自己得找個機會跟小師叔好好聊聊。

  這事可真不是小事,亂收徒弟可是玲瓏觀大忌,他這個掌門不能當擺設,不能知道了當不知道,有些事情必須要有底線,必須要及時提醒才行,不然就是他這個掌門失職了……

  另一邊,南竹也將牧傲鐵給拉到了邊上,嘀嘀咕咕道:“看出來沒有,小師叔對那個小師弟比較看重。”

  牧傲鐵看著他,眼神在問,然后呢?

  南竹低聲解釋:“跟小師弟搞好關系,不好說的話讓小師弟找小師叔說去,拉攏小師弟,一起對付老十五那賤人。”

  牧傲鐵會意,明白了,微微頷首。

  不遠處,搖著折扇的小師叔慢悠悠走來,看到了湊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師兄弟二人,耳朵一陣微動,看向師兄弟二人的目光頓顯古怪。

  而師兄弟二人也趕緊走了回來,與之打招呼,小師叔嗯嗯啊啊的應付了兩句。

  幾人陸續回到屋里時,蟲兒已經將茶水燒好了,也已分別斟好了晾著,在那一臉笑的逗弄大頭,見到師父回來了,才趕緊起身站好。

  最后進來的庾慶摸了摸小胡子,發現蟲兒這家伙的性格好像開朗了不少,記得以前總是一副唯唯諾諾、小心翼翼的樣子,眉眼和身段也長開了不少,好像變得更好看了,多看看,發現長的還挺有味道的。

  忽然,他感覺自己似乎知道了小師叔為何要收蟲兒做徒弟,那個喜歡照鏡子的小師叔不會是見蟲兒也長的好看才收的吧?念及此,心頭越發無語了。

  “師父,大頭燒的茶泡好了。”

  蟲兒先捧了一杯給自己師父。

  小師叔端著那茶水左看右看了一陣,還是有些猶豫,最后又盯著自己徒弟問道:“蟲兒,你確定這個能喝?”

  庾慶師兄弟三人頓時齊翻白眼,敢情鬧了半天還是不信他們的話。

  蟲兒點頭:“師父,能喝的,肯定沒問題的,我以前喝了,一點事都沒有。”

  見到徒弟再三保證了,小師叔這才舉杯一口悶,閉著眼昂頭一口給喝干了,搞的跟吃毒藥似的。

  其他人算是看出來了,這位小師叔還是那么愛干凈,若不是為了吃仙桃,估計打死都不會去喝大頭的洗澡水。

  蟲兒隨后又給三位師兄奉茶,完后這才自己也端了一杯。

  他正欲飲時,庾慶忽喊住,“蟲兒,那個,你先別喝。”

  蟲兒怔住,其他人也意外。

  庾慶走去放下茶盞,“我突然想起一事,蟲兒,你以前也是喝過大頭燒的水的,也不知隔了這么久還有沒有辟邪的效果。要不,先不要喝茶,先吃個仙桃試試?”

  聞聽此言,南竹和牧傲鐵迅速相視一眼,已經知道了老十五是什么心思,想讓老十六試毒。

  他們三個當初在桃園時,就琢磨過這事,都想讓對方停一段時間不要喝大頭燒的水,然而沒哪個愿意試,因為誰都不想讓自己遭罪。

  蟲兒怔了怔,慢慢放下了茶盞,還是比較信任庾慶的,相信庾慶不會害他,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

  南竹、牧傲鐵看著手中的茶盞,靜默默不吭聲了。

  小師叔卻不干了,上前道:“這么久了還能有效嗎?拿活生生的一個人去試這個,不是開玩笑么?”

  庾慶:“小師叔,弄清喝了大頭燒的水是否長久有效,這很重要。放心,不會有什么事的,這不是有大頭燒的水在旁備著么,發現不對立刻喝水就是了。”

  小師叔沉默了,知道這個嘗試其實是重要的,決定了食用仙桃的人能不能離開大頭,如果確定了是長期有效的話,完全可以悄悄運一批仙桃去玲瓏觀,那邊畢竟還有一個人。

  蟲兒很相信庾慶,見庾慶想試,立刻幫著說話道:“師父,有大頭在身邊,沒事的。”

  小師叔還在猶豫。

  庾慶卻立刻拿了顆仙桃,直接放在了一旁的水甕里清洗,之后雙手奉給了蟲兒。

  小師叔剛反應過來想出聲阻止,接桃在手的蟲兒已經毫不猶豫咬了一口,那叫一個甜美多汁,她還朝著眾人連連點頭道:“師父,仙桃真的很好吃。”

  小師叔欲言又止,見他已經吃了,也就只好作罷。

  幾人緊盯蟲兒的反應。

  蟲兒一口接一口的吃,一口接一口的往肚子里咽。

  然五六口之后,她的臉色忽然變得慘白,整個人開始抑制不住地哆嗦,兩眼眼球開始變紅,而且轉紅的速度很快,兩眼很快便成了血紅色。兩頰以及頸項部位的血脈開始呈現樹根般的黑色,鼻孔里有一道血跡滲出。

  這么快就中邪了,而且反應是如此的明顯,幾人大驚,也實在是桃子里的邪氣太過濃郁。

  這其實已經不是一般的邪氣了,和桃子里面蘊含的靈氣一樣,已經是近乎實化,將近乎實化的邪氣往肚子里吞,效果可想而知。

  蟲兒還有一絲神志未被邪氣泯滅,他此時只看庾慶,見瞪大了眼睛的庾慶沒喊停,哆嗦著繼續去咬桃子。

  幾人幾乎是同時出手,但還是小師叔速度最快,一把就將那啃過的仙桃從蟲兒手中扇飛了,迅速出手連點蟲兒幾大穴位,阻止邪氣的快速蔓延,然后快速將人拖上了榻。

  師徒二人盤膝而坐,小師叔雙掌抵住蟲兒后背,快速運功幫徒弟壓制邪氣。

  庾慶趕緊拿了水杯,捏開了蟲兒的嘴巴,運功強行往他的嘴巴里灌。

  蟲兒臉上神色顯得整個人非常痛苦,身軀在劇烈顫抖,若不是被師父給強行施法制住,一定是痛苦掙扎模樣,可他嘴角卻露出一抹恐怖的詭笑,兩眼球更是血紅如妖魔。

  天知道他現在正在承受多大的痛苦!

  怕一杯大頭燒的水不夠,庾慶灌完后,扔掉空杯子,又伸手隔空一抓,攝來了他那杯沒喝的水,也直接灌入了蟲兒嗚嗚反抗的口中。

  還怕不夠,扔掉杯子后,又閃身直接將水壺拿了過來,將壺里剩下的還有些燙的熱水全部灌入了蟲兒肚子里。

  做完這些后,他才退開到一旁看著,也只能是看著,與南、牧二人相視一眼,師兄弟三人可謂心有余悸,慶幸自己當初沒做那個試驗品。

  尤其是南竹,慶幸當初自己第一個嘗試仙桃時體內的祛邪之力還在。

  好在有小師叔在運功快速催化那些灌進蟲兒肚子里的水,蟲兒稍后便不再顫抖了,鼻孔滴答的鮮血也停下了,臉頰和頸項上如樹根般的黑色紋路也在慢慢淡化。

  蟲兒雙眼已經閉上了,臉上的痛苦神色也漸漸平息了。

  師兄弟三人都松了口氣,估摸著祛邪效果出來了,危險已經過去了,從負責運功治療的小師叔的反應上便能看出。

  好一會兒后,小師叔單手摸出了一粒丹丸,塞入了蟲兒口中,助其服下后再次運功催化。

  待正式收功后,小師叔將蟲兒扶平躺了,拉了榻上的錦被輕輕蓋在了昏迷的蟲兒身上,蟲兒的臉色依然很難看。

  起身的小師叔忽回頭,冷冷盯向庾慶,“你自己為什么不試?”

  庾慶訕訕道:“這不是蟲兒隔的時間更久么,試試在人體的長期效果如何正合適。”

  南竹卻忽然擊掌道:“小師叔,經你這么一提醒,我想起來了,這廝在小云間桃園的時候,就想讓我們兩個做這個嘗試,我們不肯,便讓他自己做,結果他自己卻死活不做。”

  牧傲鐵臉色凝重點頭,“沒錯,確有此事。”

  庾慶當即轉向兩人,大怒道:“你們兩個狗東西在故意落井下石…啊!”話還沒說完便是一聲慘叫。

  一道人影閃來,咣一聲,直接一腳將他給踢飛了出去。

  飛出門外,砸落在地翻滾,驚得遠處的獨目人朝這邊看來。

  連滾帶爬而起的庾慶拍拍身上,灰頭土臉著立馬走人,先躲躲,先避避晦氣,在人氣頭上撞上去肯定還要倒霉,從小挨那位拳腳總結出的經驗,先躲起來就對了。至于掌門的威風,理虧在先,暫時不擺也罷。

  南竹摸了摸自己肋骨斷處,不肯罷休,繼續在小師叔耳邊進言道:“小師叔,老十五這家伙確實不是個東西,他現在手上捏著大量的錢,又在幽角埠掌控著這么大的鋪子,這么多仙桃的買賣大權全捏在他手里,還有那個能祛除仙桃里面邪氣的‘大頭’也是他養的靈寵,什么好處都被他一個人占了,試問他哪還會把我們給放在眼里。小師叔,等他破玄了,只怕連您也不會被他放在眼里。”

  小師叔轉過了身來,反問:“你們老實告訴我,他弄到這些仙桃后,有沒有克扣你們,有沒有不讓你們煉化?”

  南、牧二人相視一眼,前者不太自然道:“那倒沒有。”

  小師叔再問:“他賣仙桃的那些錢,是使作了門派的開銷,還是自己私下花銷了?有一樁說一樁,你們只要能說出一樁來,我立馬收拾他。”

  兩人欲言又止,琢磨好一陣后,南竹也只冒出一句,“暫時還沒有發現,但不代表他以后就不會。”

  小師叔抬住,“以后的事,以后再說,以后你們發現了再告訴我也不遲。也就是說,目前為止,他手上的一切都在為門派做各種開銷。

  換句話說,那就是他那個掌門暫時掌管門派財產也沒什么不妥,我們也沒有發現什么可指摘的地方。

  那么我現在就想知道一件事,兩個億啊,那可是天大的一筆數目,你們要那兩億想干什么,是想當做自己的私產,還是準備當做門派公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