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二八章 老十六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第三二八章老十六  靜心打坐修煉狀態中的庾慶被門外的鐵妙青驚動,緩緩收功后起身,過去開了門。

  他多少有些意外,這女人幾乎從來不主動過來找他的,問道:“怎么了?”

  鐵妙青將手中紙給他,“外面有兩個人找你,說你看到這個就知道他是誰。”

  庾慶目光已落在了紙張字跡上,神情頓顯訝異,立刻快步從鐵妙青身邊擠了出去,然沒走出幾步,還沒走下臺階,看到了外面的獨目人,他又驟然止步了,回頭對鐵妙青道:“老板娘,你把他們直接帶過來吧。”

  鐵妙青跟著他的反應看到了獨目人,大概明白了點什么,嗯了聲,腳步匆匆離去。

  這么一個大美人,突然變成了被人使喚來使喚去的身份,倒也沒顯出什么不適來。

  很快,兩個身在斗篷里的人就被鐵妙青領回來了,并直接帶進了廳堂內。

  庾慶正在廳堂內滿臉期待的等著。

  雙方會面,庾慶試圖低頭看來人帽子下的長相,想確認一下。

  高個子倒是直接抬手掀開了斗篷上的連衣帽,露出了一張略帶慵懶風情的美男子面容,正是玲瓏觀小師叔周新元。

  “賊眉鼠眼的干嘛?”

  小師叔一露臉便鄙夷一句。

  一旁的鐵妙青略感訝異,沒想到來客竟是這么個少有的美男子。

  稱呼已到嘴邊的庾慶,目光一掃鐵妙青,又立馬改了口,欣喜道:“先生,你怎么來了?”

  他很清楚,以他們兩個在玲瓏觀快絕種的傳承人身份,基本上是不好一起離開玲瓏觀的,否則一旦出現意外,玲瓏觀真正的傳承可就真的斷代了,尤其是一起出現在幽角埠這種地方。

  幽角埠雖說安全,某種意義上也是個是非之地。

  小師叔:“怎么,我不能來嗎?你小子架子不小,遞了拜帖都不露面,還要我來朝拜不成?”在指責對方不迎接。

  庾慶忙苦著臉道:“先生,你誤會了,我這里目前不太平,外面的獨目人也是新來的,理解一下吧。”

  他嘴上叨叨著,目光已落在了周新元身邊的人身上,看那個頭,很顯然不是二師兄高云節。

  他有點疑惑,什么人竟會被小師叔直接帶在身邊并帶來這種場合與他見面。

  那人也慢慢抬手掀開了連衣帽,露出了一張有點臟兮兮的面容,但難掩相貌底子的俊俏。其人見到庾慶,既顯忐忑,又有欣喜感,對庾慶欠了欠身,怯生生道:“公子。”

  庾慶一臉錯愕,硬是愣了陣神,手指頭懸空指指點點了好一陣,才叫出一聲,“蟲兒!”

  正是當年進京趕考時許沸的那個書童,后來又變成了他的書童的蟲兒。

  他都差點忘了還有這號人的存在,反應過來才又想起,是被小師叔收為了記名弟子帶走了的,又出現在小師叔身邊很正常。

  見他還認得自己,蟲兒頓時很高興,喜笑顏開,露出潔白貝齒,點頭嗯了聲。

  “哎喲!”庾慶立馬上前,還上手了,先捏著蟲兒鼻頭擰了擰,又雙手揪住蟲兒兩頰肉拉扯,然后搓著蟲兒的臉蛋蹂躪,“你看看你,還是不愛干凈,永遠是一副花臉貓的樣子。”

  放開對方的臉后,又抬手比劃了一下蟲兒腦袋頂端與自己身高平等的位置,“喲,小子,三年不見,長高了好多嘛,少年郎變成了大小伙子了,差點都認不出來了。”

  蟲兒嘻嘻一笑。

  庾慶放手時,順便在他胸膛拍了兩下,“不錯,精神頭也不錯,氣色比以前好多了。”

  蟲兒臉色唰一下紅了,一臉迷醉感。

  小師叔翻了個白眼,抬頭看向屋頂。

  庾慶又撥棱了一下蟲兒的下巴,“就一點不好,還是跟個娘們似的,動不動就害羞臉紅的。都長成大人了,男子氣概一點,別整天娘們唧唧的。”說罷還加大力度拍了拍蟲兒胸膛,以示鼓勵。

  蟲兒低頭“嗯”了聲,耳朵根子都紅了。

  “他是,哦,我想起來。”一旁的鐵妙青忽恍然大悟狀,“難怪覺得眼熟。”

  蟲兒已經趕緊轉身了,恭敬行禮,“蟲兒見過老板娘。”

  “不用客氣。”鐵妙青莞爾,亦忍不住搖頭,“我們有三年多不見了,真的是長高了不少呢,原來只高到我眼睛吧,現在好像比我都高了呢,真的成大小伙子了,長的俊俏,將來不知要迷倒多少小姑娘。”

  “不會的。”蟲兒又尷尬低頭了。

  鐵妙青忽想到什么,“咦,你不是那個誰的書童么,怎么…”又看向了周新元,顯然有點搞不明白了其中的關系。

  庾慶哦了聲,隨口解釋道:“許沸后來又把蟲兒送給了我做書童,在京城的時候,遇見了這位先生,被這位先生收為了弟子。”

  蟲兒抿著嘴唇對鐵妙青點了點頭,表示是這樣的。

  小師叔顯然對這家長里短的沒興趣,問了聲,“老七和老九呢?”

  庾慶頓對鐵妙青道:“老板娘,我們敘敘舊,你先去忙吧,順便幫我把那兩個喊來。”

  “好。”鐵妙青應下,對兩位來客略欠身表示失陪,然后才快步離去。

  緊接著,庾慶又好奇問道:“小師叔,你們怎么來這了?”

  他還準備等情況穩定點后,再安排師兄弟當中的哪個回去一趟呢,仙桃他沒打算分享,是真打算當門派資源來安排的,誰知小師叔居然隨后就來了,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小師叔對蟲兒抬了抬下巴示意。

  蟲兒立刻道:“公子,我跟著師父在石磯灣就看到您了,看到你們撈起江上飄來的樹木裝船。獲悉你們登船來了幽角埠后,我跟師父就走陸路過來了。”

  庾慶錯愕道:“石磯灣?你們也去了石磯灣?”

  小師叔哼了聲,“你把動靜鬧那么大,整個修行界都知道你進了小云間,都知道你們被那三家給逮住了,當我是聾子嗎?我還坐的住嗎?奈何我也進不去,只能是在附近等了。”

  庾慶頓時恍然大悟,想想也是,那么大動靜,怎么可能沒聽說,除非躲在山里面一直不跟外面聯系。

  也終于明白了為何會在這相見,小師叔這是擔心他們,先是在小云間附近守著等候,然后又跑來了這里看情況。

  說話間,外面已經傳來了腳步聲,兩個人大搖大擺進來了。

  “一個人跑腿的事,干嘛非要弄成兩個人跑腿……”

  南竹人還沒到,嘰嘰歪歪埋怨給誰聽的聲音就先到了。

  兩人一進門,看到屋里的人,頓時先后愣住,有點傻眼的樣子,非常意外。

  小師叔淡淡道:“怎么,一個個架子都大了,我請不動了是不是?”

  “不是…”南竹指了指外面,很想說鐵妙青剛才通知他們時,沒說這里有客。

  解釋也沒了意義,老七和老九迅速一起上前,目光瞥了眼現場的外人,一起拱手躬身行禮,“見過先生。”

  起身后,南竹訝異道:“先生別誤會,我們不知道您來了,不是,您怎么突然來這了?”

  小師叔對庾慶偏頭示意了一下蟲兒。

  庾慶當即干咳一聲,指著蟲兒道:“那個,我介紹一下,這位名叫蟲兒,是小師叔收的記名弟子。”話畢又忍不住撓了撓小胡子,回頭問,“對了,蟲兒,一直忘了問你本名叫什么。”

  蟲兒低頭道:“我自己也記不清了。”

  庾慶不解,“你可是會認字寫字的,名字怎么會記不清?”

  小師叔;“行了,蟲兒就蟲兒,拘泥那么多做甚。另外說一下,不是什么記名弟子,我已經正式將他收徒了,以后他就是老十六了,是你們的師弟。門規什么的,我都跟他講了。”

  師兄弟三人頓面面相覷,突然冒出個老十六,大家伙還真有點不習慣。

  庾慶心里清楚,能從記名弟子變成真正的弟子,蟲兒這兩年應該是已經通過了小師叔的甄別,不符合玲瓏觀要求的,小師叔應該也不會亂收。

  “師弟…”南竹上下打量了一下蟲兒,關注下了耳垂,再看了看喉結,“長的還真俊俏,不小心還以為是師妹來著。”

  小師叔又對蟲兒道:“這兩個,就是我跟你說過的,胖子是你七師兄南竹,大塊頭是你九師兄牧傲鐵。”

  蟲兒立刻行禮道:“蟲兒拜見七師兄,拜見九師兄。”

  南竹和牧傲鐵拱手回禮。

  至于庾慶,那就不用介紹了,蟲兒認識的。

  小師叔擺了擺手,讓大家省了客套后,說道:“我說你們三個還真有能耐,當初你們三個出山找什么仙家洞府,我也就當你們是去歷練一下,碰壁了自然也就消停了,沒想到還真讓你們找到了。找到了就找到了吧,干嘛鬧那么大的動靜,嫌自己命太長嗎?我來就是想問問究竟是怎么回事,會不會把門中其他人給牽扯進來,誰能跟我解釋一下?”

  “他,就他惹出的好事,十有八九是為了女人。”

  南竹立馬指向了庾慶,終于找到了發泄的機會,心里也火大,這老十五為個女人差點把大家給害死,得了好處還東有理、西有理不分他們一份。

  牧傲鐵也點頭。

  庾慶當即瞪眼道:“死胖子,沒證據的話別亂說,信不信我把你牙給敲掉!”

  “女人?”小師叔挑眉,抬手指了庾慶,示意他閉嘴,問另兩人,“究竟怎么回事?”

  一旁的蟲兒則明眸閃爍,他明顯也很好奇庾慶為了哪個女人。..

筆趣閣(m.xcxsg)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