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二六章 客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第三二六章客來  小鮮樓?幾人皆感意外。

  小鮮樓的老板娘叫什么,大多人不知道,不過小鮮樓卻也算是個天下聞名的地方。

  說到底還是因為眼前這位探花郎的題字,令小鮮樓一舉揚名。

  “好。”孫瓶趕緊應下,接了信就走。

  其他人都想看看信中寫了什么,男女之間的聯系來往總是容易讓人多想,奈何不好私看人家的書信。

  尤其是鐵妙青,神色中有幾分古怪,小鮮樓的老板娘有“人間好”的題字,她也有的。

  出了門的孫瓶還是忍不住看了看信中內容,因為太容易看到了,就一張紙,庾慶也未做任何遮掩。

  “老板娘:京城一別近三載,不知近況可好?小弟于幽角埠新開設商鋪一家,名喚‘妙青堂’,特邀老板娘前來捧場,還望賞臉。代向林成道林兄問好。”

  整封信,就這么短短幾句話而已,留款是:猶記人間好。

  看不出什么特別的名堂。

  孫瓶心里嘀咕,難怪敢這樣輕易交予……

  次日,整個妙青堂都不想見到的人出現了,門口迎接客人的孫瓶僵住了。

  龍行云和崔游出現在了門外,前者手里搖著折扇,優哉游哉的樣子。

  崔游笑道:“孫掌柜,怎么,有錢都不賺,拒客嗎?”

  孫瓶沉聲道:“你們來干什么,想鬧事不成?”

  崔游呵呵,“這話就不對了,這里是幽角埠,誰敢在幽崖的眼皮底下鬧事。”

  里面的鐵妙青快步過來看了眼,心驚,立馬回頭去了里面通報庾慶。

  稍后又匆匆返回,對門口應付的孫瓶說了聲,“讓他們進來吧。”

  孫瓶這才放了人進來。

  龍、崔二人大搖大擺入內,見到了柜臺后面的鐵妙青,兩人倒也守規矩,來之前顯然已經做過了解,崔游拿出了五十萬兩銀票遞予。

  鐵妙青也照常做,收了錢給他們寫憑據。

  搖著折扇的龍行云盯著鐵妙青觀察了一下,忍不住哼了聲,“鐵妙青,咱們好像也見過一次還是兩次吧?貴婦人不做,偏要做個收錢的臺子,真可笑。”

  鐵妙青沒吭聲,給了憑據后,伸手請二人跟他去了里面。

  不露面招呼客人的庾慶已經露面了,見二人來到,立馬笑著拱手相迎道:“稀客,貴客,龍兄,好久不見。”

  結果熱臉貼了個冷屁股,龍行云二人只是瞥了他一眼,目光便落在了兩名顧客身上。

  沒錯,一對中年男女,明顯是來買仙桃的,正捧著仙桃指指點點笑談著什么。

  別說龍行云他們納悶,就連庾慶自己都感到奇怪,今天上午居然還有客人來,這對男女已經是第二批客人。

  龍行云搖著扇子走了過去,淡淡問了聲,“二位也是來買仙桃的?”

  男女二人回頭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男的“嗯”了聲。

  龍行云又道:“二位難道沒聽到點什么風聲,就不怕惹麻煩?”

  男的反問:“你不也是來買東西的嗎?”

  言下之意很簡單,你都不怕,我有什么好怕的。

  龍行云手中扇子一收,“不巧,赤蘭閣閣主正是我母親。”

  男的哦了聲,似乎明白了對方的意思,“你是在威脅我嗎?”

  能說出這話,就說明他聽到過相關風聲。

  龍行云呵呵一笑,“言重了,只是善意的提醒罷了。”

  他還沒那么大的膽子敢在幽角埠公然承認自己在威脅正常買賣的顧客,有再大的意見也要等出了幽角埠再說,否則秦訣也不至于那么多年拿鐵妙青沒辦法。

  那男的淡定:“你母親我倒是見過,說話還算正常,沒想到生了個陰陽怪氣的兒子。”

  崔游剛想幫腔來著,一聽這話,愣怔,氣焰瞬間收住了。

  龍行云亦略怔,說話也略微客氣了些,“不知尊駕來自何方?”

  一旁女的瞟了他一眼,好像在說,我們來自哪關你屁事。

  她回頭就對跪坐招待客人的獨目人道:“再多買一個玩玩!”

  不但要買,而且還要多買一個玩,人家有錢樂意,多扔五十萬兩銀子玩,怎么了?

  擺明了懶得廢話,直接打龍行云的臉。

  龍行云鬧了個尷尬,臉色晦明不定,又不敢說什么,首先人家明顯不怕赤蘭閣,其次這里是幽角埠,他也不敢公然放肆。

  那對男女說多買一個就真的是多買了一個,就在龍行云眼皮子底下多買了個走人,硬是整的龍行云沒脾氣。

  庾慶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大概明白了今天還能登門的兩批客人是怎么回事,要么是真不知道消息,要么就是無所謂的,不怕赤蘭閣和積廬山。

  南竹和牧傲鐵也已經出現了,發現龍行云來了后,兩人就立刻過來了,守在庾慶身后左右,神色中戒備意味明顯。

  待那對男女一消失,龍行云立刻偏頭對崔游道:“去查查什么來歷。”

  “是。”崔游也立刻離開了。

  再回頭,龍行云終于和庾慶對上了,當場冷笑,“探花郎,聽說你賺了不少錢嘛。”

  庾慶拱手道:“小錢小錢。龍兄若是有興趣,咱們不妨合伙,我那批仙桃樹可以不賣,可以找個地方種植,龍兄出地方就行…”

  他想化干戈為玉帛,也真的是想讓利,然龍行云卻連聽下去的耐心都沒有,一口打斷,“少跟我來這套,這些沒用的廢物,你坑蒙拐騙糊弄別人還行,竟然還敢糊弄到我頭上,我看你是真活得不耐煩了。”

  庾慶皺眉道:“龍兄,咱們之間其實并沒有什么仇恨,何必非要跟在下過不去?”

  “沒有仇恨?”龍行云唰一聲攤開了折扇搖著,“我大哥難道不是你害死的嗎?”

  庾慶攤手:“龍兄難道不知道嗎?秦訣是被云兮殺害的,和我們無關,你若不信可以找千流山打聽。龍兄,都是誤會。”

  龍行云冷笑:“誤會?好啊,若真是誤會,你若真有心化解誤會,那就把鐵妙青那娘們交出來。你只要解除她幽角埠的身份,把她送出幽角埠,我就當你真有誠意化解誤會。”

  此話一出,站在入口墻后面探聽的鐵妙青頓提心吊膽。

  庾慶沉默了,慢慢左右回頭,看了看南竹和牧傲鐵的反應,最終還是苦口婆心的勸道:“龍兄,咱們之間的誤會,干嘛非要跟一個女人過不去?真的沒這必要,咱們還是就事論事吧。”

  龍行云頓一臉怒意,“你睡著我大哥的女人,跟我說是誤會,還他媽說要就事論事,當我傻嗎?”

  庾慶忙擺手道:“絕對是誤會,我和鐵妙青之間不是你想的那樣,絕沒有發生你想的那種事。”

  龍行云怒道:“那女人本是要嫁給我大哥的,她爹也親口許諾了,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天經地義!結果她卻被別的男人給拐跑了,這女人要是搞不回來,別說我大哥,讓我們做兄弟的臉面往哪放?”

  這事,庾慶都有些無語了,完全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事,鐵妙青也有自己的理由,扯不清楚的。

  但他卻清楚一點,說鐵妙青是紅顏禍水真沒錯,真的是給他們帶來了大麻煩,甚至是惹來了殺身之禍。

  “我和老二全力支持大哥在這里開了個鑒元齋,就是讓大哥雪恥的,關你阿士衡什么事?你不去當你的官,跑到修行界瞎摻和什么?你敢說鑒元齋被取締,不是你在見元山搞鬼?你敢說你沒有在見元山對我大哥暗下殺手?

  為什么這么做?不就是為了那賤人嗎?我大哥剛死在小云間,你回頭就接手了他的女人,你說你在小云間沒害我大哥,誰信?居然還他媽有臉跟我談合作,你是真當我傻還是怎的?你若真有誠意,先交出那女人!”

  庾慶很想告訴他,見元山對秦訣下手,是因為秦訣先下黑手搶了我錢。

  然而沒辦法解釋,一解釋就等于是親口承認了確實謀害了他大哥。

  躲在墻后的鐵妙青暗暗咬唇,龍行云的一番話算是讓她確認了,原來瓶娘的猜測沒錯,鑒元齋的取締和秦訣的死真的是阿士衡在幫自己。

  為什么要這樣做?

  還用猜嗎?她腦海中已經浮現了題字上的內容。

  南竹忽出聲:“我們若是不交呢?”

  龍行云冷眼斜睨,“那就等著瞧。”

  牧傲鐵嘴里蹦出兩個字,“不交!”

  庾慶嘴唇動了動,這次終究是沒吭聲。

  龍行云盯了他一陣,最終一臉冷笑地甩袖而去,見到獨目人送來的桃子,揮手甩飛了,“送給你們買藥吃!”

  待人消失后,南竹嗤了聲,“真有錢,五十萬居然就為了過來發個脾氣。”

  庾慶回頭冷眼一瞅,南竹頓一臉訕訕,摸著鼻子不說話了,知道自己的話算是導致矛盾越發難以化解了……

  次日,妙青堂外面的街道上,一行數人走來。

  為首二人,一個是身穿白衣長裙款款而行的女子,舉手投足間頗為文靜有禮,另一個則是身穿黃紗罩衣的女子,腳步歡快,但都雙雙戴著紗笠,讓人看不清面容。

  兩人的身后,跟著六人,一路觀察著四周,明顯是護衛。

  一行靠近妙青堂時,黃杉女子指了下妙青堂的招牌,白衣女子明顯有些排斥,想靠另一邊走,黃杉女子卻抓了她手腕往那邊拖。

  守在門口的孫瓶見到有客來,當即有禮。

  黃杉女子抬頭看了看招牌,直接問孫瓶,“這個招牌上的字,不是阿士衡寫的吧?”..

筆趣閣(m.xcxsg)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