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二零章 我說的算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師兄弟兩個好像也找不出拒絕的理由,只好跟了兩個女人去。

  孫瓶自有合適的地方,不多時,帶兩人去了一家環境不錯的茶樓,要了一個雅間。

  沒了外人,鐵妙青才將垂紗挽起到紗笠上,露出了真容,依舊是如花似玉的模樣,明眸目光與庾慶碰了一下,略有躲閃。

  師兄弟兩個卻都注意到了她鬢邊還在的那朵白花,代表這位還在為丈夫守節,還在思念丈夫。

  南竹才不管她是不是死了丈夫,巴不得,看她的眼神依然別樣精神。

  庾慶則平常心了不少,不像早先多少會被鐵妙青的美貌撩動,情竇初開的他并不真懂男女滋味,男女之情純潔,終究是被一些人和事給影響到了,還沒走出來,一些情結還沒化開。

  幾人落座時,南竹搶了一步,胳膊肘碰了下庾慶,示意他坐過去點,自己坐在了靠鐵妙青的位置。

  好吧,庾慶只好坐在了靠孫瓶的位置,鐵妙青的對面。

  “你們怎還在幽角埠,難不成一直在幽角埠沒有離開不成?”

  幾人落座后,庾慶問出了心頭疑問。

  孫瓶嘆了聲,“也不知該往哪去,秦訣那些人肯定在暗中盯著小姐,只要是離開了幽角埠,憑我們的實力,怕是要立遭不測。幽角埠客棧的開銷大,這一年多已經花了幾十萬,若不是探花郎您早先留下的錢,我們在幽角埠怕是也無法呆到現在。”

  師兄弟二人相視一眼,南竹笑道:“鐵娘子不用怕,秦訣那個后患,我們已經幫你除掉了。”

  庾慶無語看他,很想提醒他想清楚了再說,人明明是云兮弄死的。

  鐵妙青和孫瓶哪知道這些,當即一臉驚訝,興奮之情難以掩飾,孫瓶追問:“真的嗎?”

  庾慶補了句,“別聽他瞎說,秦訣的死和我們無關,是死在了別人手上。”

  南竹當即一本正經道:“用不著謙虛,秦訣就是因我們而死的。”

  庾慶挑眉,“老七,回頭傳出去了,姓龍的為結拜兄弟報仇,希望你能扛得住!”

  南竹胸脯一拍,“當我怕他不成!”

  庾慶白眼一翻,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服了他,也不看看自己多胖。呵了聲,“行,你有種。”

  兩個女人也不知他們的爭論是怎么回事,孫瓶追問:“探花郎,您給一句準話,秦訣究竟死了還是沒死?”

  在她們兩個的眼中,感覺庾慶說話比南竹還靠譜點。

  庾慶:“死倒是確實死了,在小云間被別人殺了,不過他好像還有些黨羽,會不會干出什么對你們不利的事來,我們也不知道,你們最好還是多謹慎小心一些。”

  “確實死了就行。”孫瓶長舒一口氣之余,復又問:“不知二位從秦訣那邊有沒有聽聞到我丈夫的消息?”

  師兄弟相視一眼,這事他們之前還真沒有放在心上,沒向秦訣問起過,說來慚愧。

  庾慶試探道:“朱上彪到現在還沒歸來嗎?”

  聽到這話,孫瓶懂了,人家也不知道,遂搖了搖頭,慘笑道:“秦訣都死了,他怕是不可能再回來了,算了,其實我心里早就有數了,只是抱了絲希望而已,不說他了。探花郎,看來傳言是真的,不知小云間內見聞如何?”

  “這個…”庾慶猶豫了一下,道:“事關司南府、千流山和大業司,不便多說什么。”

  “沒事沒事。”孫瓶擺了擺手,又試著問道:“您帶來的那些仙桃和仙桃樹是您自己的吧,和那三家無關吧?”

  庾慶斟酌用詞,“算是那三家給我們的獎勵吧。”

  孫瓶:“是拿到幽角埠出售的嗎?”

  庾慶點頭“嗯”了聲,這個沒什么好隱瞞的,回頭出售時定會鬧得人盡皆知。

  孫瓶看了眼鐵妙青,終于吐露了真實目的,“能不能讓我們代為出售?”

  師兄弟兩人同時愣住,幽角埠是不許私對私交易的,都那樣搞的話,還要商鋪干嘛,幽崖管不到了不說,還要白白提供保護。出了幽角埠,隨便你們怎么交易,到了幽角埠就要守幽角埠的規矩,這位不可能不懂這個規矩,被抓到了會嚴懲的。

  南竹問:“妙青堂沒關嗎?”

  孫瓶:“已經被幽崖關掉了,但我們想利用你們手頭的東西重開妙青堂,只要拿到了你們手上的獨家買賣,能豐富幽角埠的吸引力,就肯定在破例范圍內,幽崖肯定會協助我們重開的。利潤分成方面好說,你們看著給一些就好。重點是有了自己的地方落腳,幽角埠這邊住客棧真的是太貴了。”

  南竹立馬笑道:“都是自己人,好說。”

  庾慶立馬冷眼瞅去,淡淡冒出一句,“你那十萬兩工錢,我會盡快給你的。”

  他在提醒對方,這事輪不到你做主,東西都是我的。

  南竹一聽就懂了,臉都綠了。

  沒錯,當初他和老九的認識上跟這位是有點不對付,也的確說了十萬兩工錢的事,但許多事情本來就是此一時彼一時的,東西已經運出來了,這么大的利益肯定要分潤一份,鬼才要那十萬兩的工錢。

  然而當著這兩個女人的面,他又不好說這事,出爾反爾畢竟不是什么光彩事。

  兩個女人面有疑色,不知兩人牛頭不對馬嘴的話是什么意思。

  一句話打壓住了師兄,庾慶方有些不解道:“你們被秦訣逼得在幽角埠呆了這么多年,如今秦訣死了,難道還想在幽角埠一直呆下去不成,不想去外面的世界生活嗎?”

  孫瓶:“怎么會沒想過,可我們出去了能干什么,探花郎能給我們更好的安排嗎?”問出這句話后,她倒是有所期待。

  鐵妙青也在悄悄觀察庾慶反應。

  庾慶無語,對方這話問的,他犯得著安排這些個嗎?自己都找不到好的落腳點,為了保護那批東西,才來幽角埠的。

  看出他的為難,孫瓶嘆道:“小姐外出戴著紗笠不是沒原因的,您應該能理解,離開了幽角埠未必是好事。”

  庾慶想想也是,鐵妙青的姿色絕對是紅顏禍水那種級別的,出去了不惹人也得被人惹,不從的話遲早會出事,然而他也有為難的地方。

  不是不能把東西給她們賣,而是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兩個女人并不是自己人。

  目前來說,他只信任玲瓏觀的人,雖然他這個掌門難以服眾,雖然跟師兄們不合,甚至會大打出手,但他最信任的還是那些人。

  仙桃販賣只是表面上的,當做玲瓏觀的修煉資源才是真的,回頭大家把桃子吃的嘩嘩響,兩個女人這邊怎么解釋?一旦走漏了風聲,那麻煩可就大了去了。

  “老十五,做人得講良心,鐵娘子當初明知道火蟋蟀在幽角埠能賣不少錢,還給了一只給你,你得想想意味著什么。”

  南竹又忍不住胳膊肘往外拐了,話里有話,在提醒因為那只火蟋蟀得了多大的好處。

  這個其實不用提醒,若非如此的話,庾慶當初也不會給鐵妙青二百萬兩,恩恩怨怨的,大家有個扯平。

  只是,他確實有所顧慮,對鐵妙青她們的底細畢竟不太了解。

  孫瓶桌子下的腳輕輕碰了下鐵妙青,示意她開口說話。

  鐵妙青有點猶豫,若無當初的那一絲曖昧,她反倒不會猶豫,肯定直接實事求是。

  孫瓶有點急了,又用力碰了碰。

  不得已之下,鐵妙青終于盯著庾慶開口了,“交給我們售賣有什么不妥嗎?”

  與她四目相對,庾慶嘆了聲,“實不相瞞,我本跟你們的想法差不多,我是想自己在幽角埠開鋪的,好自己當家作主,因為我也有自己人要兼顧。既然話說到了這個地步,那我提個折中的辦法,你們若是覺得行就行,若是覺得不行,那我只能是對不住了。”

  鐵妙青嗯聲點頭:“說來聽聽。”

  庾慶:“鋪子可以給你們開,也還可以叫做‘妙青堂’,明面上你們也可以繼續是老板,但我才是真正的后臺,我說的算。你們能接受嗎?”

  兩個女人相視一眼,鐵妙青想問孫瓶的意見,誰知孫瓶竟直接點頭答應了下來,“行的,行的,都是自己人,都一樣的。”臉上笑容可掬,她就知道只要小姐開了口就沒問題,暗怪小姐早就該開口了,否則也不用費口舌繞這彎子。

  鐵妙青只好也點頭道:“行。”

  既然意見統一了,雙方隨即開始談具體的。

  一切談妥后,兩個女人起身就要去操辦此事。

  庾慶也站了起來,摸了摸兩邊袖子,對南竹道:“去開間客房吧,我身上沒帶錢,錢在你身上還是在老九身上?”

  南竹愣了一下,旋即反應了過來,心里那叫一個鄙夷,就差開罵了,你有個鬼的錢!

  好在他自己也窮的跟孫子一樣,不敢捅破真相,立馬也摸了摸身上,呀了聲道:“錢都在老七身上,我去找老七拿吧。”

  哪能讓他們這么麻煩,孫瓶不至于這點眼色都沒有,立馬道:“不用麻煩,我去幫你們開好。”

  庾慶嗯道:“也行,一點小事沒必要跑來跑去,那就有勞孫掌柜了。對了,幽崖那邊開鋪的費用,你們也先墊著,回頭我一起結算給你們。”

  南竹抿了抿嘴唇,深知這可不是開兩間客房的小錢,好像得上百萬兩吧?

  鐵妙青柔聲笑道:“沒事的。”

  一行旋即出了茶樓,先去了客棧要房間,為了方便溝通,干脆就去了鐵妙青她們落腳的地方。

  待到正式在客棧落腳了,客房推開窗透氣的南竹才忍不住嗤了聲,貌似在自言自語,“有些人吶,身上窮的一個子都沒有,還欠了一屁股的債,兩個億啊,竟然還敢招搖撞騙裝大爺。”

  屋內踱步的庾慶回頭瞥了眼,貌似也在自言自語,“鄙人清高不屑而已,想賺錢,拎支筆出去隨便寫幅字就值幾萬兩,不像有些人,那是真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