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一七章 出來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不止一家,三家皆是如此拜托請求。

  不多時,庾慶就從三伙勢力中各要到了差不多百來人,帶了共計三百來號人奔赴桃園。

  人手數量都是其次的,重點是三家都給了人,令庾慶很高興,這說明了三家的態度,在小云間出口開啟前的事,基本上是妥了!

  “看。”

  正在和南竹一起給桃樹根部包扎的牧傲鐵突然示意一聲。

  南竹回頭,從桃樹下看去,只見一大群人朝他們住的洞口位置去了,之后又隱約見那群人陸續扛了東西離去。

  “老十五這家伙,還真把人給請來幫忙了。”

  南竹嘖嘖不已,從桃園弄了這么多東西,還能讓那些人幫忙把東西給扛出去,這都能行,他是真不敢想,這回算是服了。

  牧傲鐵扎扎實實給了句,“我們做不到。”

  “老二那邊…唉!”南竹嘆了聲,不知想到了什么,搖了搖頭,揮手示意,“早做完早放心,咱們趕緊吧。”

  庾慶那邊,雖有一大群人來幫忙,自己卻不好做甩手掌柜,交代了大家搬哪些東西后,率先扛起了一棵大點的桃樹,先行扛走。

  又爬回到了出口山頂一帶,他帶頭將東西扛到了事先尋摸好的地方放下,然后便引導幫忙的后來者有序堆放。

  每碰面一個,都會拱手謙卑道:“有勞有勞,有勞再跑一趟。”

  東西太多,縱然有三百來號人,一趟也是不便搬完的。

  之后他就守在了這里,等候和引導。

  三百來號人,也是多次的來回跑了四趟,才算是將東西給全部搬來了。

  待到這些人忙完了回去,很快便在三方勢力那邊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不少人紛紛跑來看熱鬧。

  守在一堆東西前的庾慶不斷拱手作揖,客套個不停。

  有人問這是什么情況時,庾慶統統回復道:“抱歉抱歉,未經允許,在下不好亂說。”

  同樣的一句話,打發了所有的好奇者。

  有兩人卻不太高興,龍行云滿臉陰郁地盯著庾慶,又不時打量那堆積如山的東西。

  秦訣的心腹手下崔游則緊跟在龍行云后面,他這次能活命,還真是沾了龍行云的光,兩人也確實是不知秦訣勾結云兮的事,甚至連是怎么勾結的都不知道,獲悉了此事后,兩人自己都很震驚。

  只是,惱怒下的天羽對兩人都用了重刑,兩人都躺了個把月才站起來……

  柳飄飄也趁這個機會過來了,獲悉那三個家伙竟把所有仙桃都給弄來了,哪能不驚訝。

  庾慶則趁沒人看到的時候,向她眨了下眼睛,意思彼此心照不宣,讓柳飄飄放心,答應了給她的是不會少的。

  柳飄飄唇角抿了抿,又不動聲色地離開了,她也是真的沒想到,這家伙居然還能把仙桃給弄出去,看這動靜就知道了,肯定是三方勢力都同意了的。

  她真不知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感覺能成為天才第一才子的人確實有點與眾不同……

  把眾人都慢慢給應付過去了,庾慶又爬到了一堆箱子上,坐在了箱子上東張西望,坐守著自己的財產不離半步。

  直到天徹底黑了,南竹和牧傲鐵才來來回回的將剩下的幾十棵桃樹給全部扛回來了。

  放下活后,兩人也爬到了箱子上面坐下。

  庾慶不得不提醒南竹,“你這么重,坐箱子上面行不行,別把箱子坐破了,你還是坐下面去吧。”

  南竹頓幽怨道:“箱子用料很結實的好不好,哪有那么容易坐破。十天了,差不多十天沒合過眼,一直在不停的聽你使喚,不停的干活,就不能說句好聽的?”

  庾慶撇了撇嘴,不吭聲了。

  三人的目光大多時候都觀察著出口牌坊那邊……

  夜漸深沉,夜空有星無月,隨著時辰的漸漸接近,眾人都在期待著。

  向蘭萱、天羽、蒙破三人則站在了牌坊下等著,守著牌坊外的那團迷霧。

  幾團熊熊篝火將牌坊前的情形照的清清楚楚。

  師兄弟三人雖靠的不近,卻勝在站得高看得見。

  子時到后,山頂上更是安靜到鴉雀無聲。

  情況一如大家當初進來時的樣子,直到子時過半,天空出現了一彎細細的月牙,牌坊外的迷霧也跟著跌宕起伏了起來,有冥冥之力在波動,頓令現場一片騷動。

  有人甚至欣喜喊了聲,“開了,開啟了。”

  很多人怕會有意外,需知意外一出,怕是要一輩子困死在此地,如今終于是重重松了口氣。

  不一會兒,牌坊外跌宕的迷霧消停,露出了一條長長的臺階。

  臺階盡頭的山頂上,也早已經是火光熊熊,很多人正在山巔上等候,見到上面牌坊中的熟悉面孔,山巔上爆發出了一片歡呼聲。

  在蒙破、向蘭萱和天羽的示意下,手下各有一人跳出,先踏足了臺階,之后快速直下。

  見到探路的人員成功到達了山頂,蒙破三人這才飛身而下。

  至于其他人,皆等候在原地,暫時沒有出去的意思,要等蒙破三人的號令。

  坐在一堆箱子上的庾慶見此情形,忽然笑了,低聲道:“問題應該不大了,我們這些東西應該能出去了。”

  南竹:“怎么說?”

  庾慶笑道:“應該不會有錯,能做主的人應該就在外面。我覺得,能做主的人應該也會想看看仙桃和仙桃樹是長什么樣的,大概會讓東西出去。你們在這等著,我去看看。”

  話畢飛身落地,繼而大步走向了三方人群,從團伙中間的隔道走到了前面,對前排左右盯來的人好一頓拱手作揖,然后也站定在原地不敢擅闖。

  眾人這一等,算是等了好久,等的庾慶都暗暗焦急了。

  根據上次的經驗,開啟時間只有半個時辰,現在半個時辰都快過半了,怎么還沒反應?

  也就在半個時辰差不多剛剛過半的時候,向蘭萱、蒙破、天羽都陸續閃身回來了,落在了牌坊下,揮手下令。

  各方人馬中立刻有近半人員抬著各種蒙住的東西往外嘩啦啦出。

  庾慶急了,也尋機鉆到了三位高手前輩身邊,才剛拱手,懇求的話還沒說出口,蒙破便斜眼喝了聲,“等著!”

  庾慶啞了啞,只好老老實實在旁等著。

  等到抬東西的近半人馬出來后,下面又嘩啦啦沖上來了大量人馬,男男女女一大堆,紛紛背負著大量物資的那種。

  庾慶就在旁眼睜睜看著的,稍作計算,暗暗心驚,待到人員全部收尾進來后,他估摸著各家這次進來的人手起碼是第一次的十倍。

  “其他留守人員,先幫他把東西給運出去。”

  蒙破指了下庾慶,揮手喊了聲。

  庾慶精神一振,連忙向他拱手謝過,然后積極小跑著向司南府的人員揮手示意,“這邊這邊,來這邊。”

  向蘭萱也向手下人揮手示意了一下,“你們也去。”

  天羽也開口了,“時間不多,都去搭把手,速度快點。”

  于是近七百號人紛紛跟著庾慶跑了去搬東西。

  庾慶又率先扛起了一棵桃樹,同時朝兩位師兄喊道:“他們不太清楚,你們留在這里,幫忙指點一下,最后收場時再出去。”

  南竹和牧傲鐵自然是連連點頭。

  趕時間吶,庾慶那真是扛著一棵桃樹在那快跑,穿過牌坊時,樹冠太大,還把蒙破三人給逼得退到了邊上。

  火光熊熊的山頂,大量聚集的人員見到天梯上出現了一棵樹,都很詫異,之后有了角度才發現,原來是有人在扛著。

  沒辦法,樹的兩頭都大,尤其是樹冠,那肯定是拖在地上的。

  看到扛樹人穿著破破爛爛,亂草似的頭發和胡子,跟個叫花子似的,山巔的許多人都一臉錯愕。

  怎么說呢,這十天為了搞到這些仙桃和桃樹,師兄弟三個那叫一個沒日沒夜,形象本來就不好,這十天又完全沒打理,且不停的在干各種臟活、累活,外貌上的樣子真的是非常的不堪入目。

  盡管如此,扛著大家伙拖下來的庾慶卻在那一路展示謙卑,不斷朝看來的人點頭示好,同時目光到處亂掃,尋找合適的空地。

  “那誰呀?”

  有人走到了剛出來的人身邊,問了聲。

  后者呵了聲,“你應該聽說過,那位名動天下的探花郎唄。”

  “啊,是他?怎么弄成了這樣?”

  “他偷偷摸摸找到了小云間,被抓到了,能好哪去?”

  “他怎么扛了棵樹出來?”

  “那可是仙桃樹,也不止一棵,他還把里面的仙桃都給摘了。”

  “仙桃?怎么回事?”

  “沒什么用的東西。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楚,回頭再慢慢說吧。”

  庾慶扛著東西一跑下臺階,就大聲喊道:“讓讓,讓讓,煩請讓讓。后面的,這邊,往這邊走,快跟我來。”

  他從分開的人群中快速拖著一棵大樹跑了下去,山頂上已經沒了位置,只能往半山腰點的地方囤了。

  后面一群扛著東西的人跟著他跑,到了指定的地點后,東西一放,又紛紛往回飛去,再次跑入小云間內搬運。

  七百多人,只用了兩趟,花了很短的時間就把所有東西給搬了出來。

  庾慶守在一堆東西旁連連感謝不停,最后才看到南竹和牧傲鐵各扛了三只摞著的大箱子跑出來。

  跑到庾慶身邊放下東西后,南竹興奮道:“出來了,都搬出來。”

  庾慶點了下頭,也很興奮,但還是朝著幫忙的那群人拱手相送,只見那些留守人員再次返回了小云間。

  三方人馬的交替,不可能全部替換掉,肯定要留一部分熟悉小云間里面情況的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