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一一章 畸形桃樹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第三一一章畸形桃樹  南竹這話聽著有點囂張。

  庾慶偏頭示意,“管飽再說,先把今天的管上吧。”

  “別說今天的,我先把這幾天的都給你管上。”南竹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又蹦進了山壁上的洞內。

  他們把洞口挖在了離地一丈的位置,洞口還給修成了露臺似的。

  洞里很快又傳來了開挖的聲音,庾慶暫不管,先飛巖走壁上山,到了盆地上面觀察四周的地形。

  等他溜達了一陣回來,恰好見到新挖出的洞口在冒煙,趕緊跑去一看,煙越來越大,那叫一個濃煙滾滾。

  南竹和牧傲鐵都在洞外昂頭看著滾滾冒煙的洞口。

  庾慶不用猜也知道是南竹搞出的好事,走去便問:“你在干什么?”

  南竹好整以暇,呵呵道:“沒事,回頭你就知道了。”

  見他還賣關子,庾慶只好耐著性子等著,結果答案沒等來,反倒把徐覺寧給等來了。

  徐覺寧也是跑來便問:“你們干什么?在那邊山頭都能看到你們這里在冒煙。”

  南竹接話道:“山洞里有點潮,弄了點柴火進去,燒一燒濕氣。”

  徐覺寧無語。

  等到濃煙過了,洞里的火徹底熄滅了,南竹又跑了進去打掃,徐覺寧還特意跑進去看了看,發現洞里熏的烏黑,南竹正在刮壁上的黑。

  沒看出什么名堂,徐覺寧隨便聊了幾句便走了。

  傍晚時分,南竹站在洞口招呼了一聲,庾慶和牧傲鐵進入洞內一看,發現洞里盡頭又多了個小洞,只見里面堆了怕是有上百個桃子。

  “趕緊吃,大家輪流吃,輪流放哨,我已經吃飽了,我去給你們盯著。”南竹笑嘿嘿轉身去了洞口。

  庾慶和牧傲鐵相視無語,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其它的先不管,就是沖仙桃來的,沒什么好客氣的,兩人扒拉了洞里的桃子出來先啃再說。

  也吃不了多少,一人先吃了兩個就飽了。

  庾慶回頭喊了南竹進來,南竹立刻將之前準備好的用來當室內桌子的石塊移回小洞口擋住了。

  “行了,以后就別用這么復雜的辦法了,既招人,還累得慌。老七,你那個什么練劍砍樹的辦法也別用了,別呆一年便把這里的桃樹枝給砍光了。那個,以后晚上趁天黑摘桃子,一個摘,兩個在四周放風,輪流著來就行了。別逮住一棵樹搞,記住這點就不會有多大問題。”

  庾慶交代了一番,算是給了個簡單直接的辦法,手上的桃核遞給肩膀上的大頭,知道這家伙好吃硬的,試試看。

  有機會也的確是要多試試看,看看還能不能試出大頭會不會吃些別的,吃的種類太貧乏也確實是個問題,前段時間被關,硬生生在那餓著就體現出來了。

  而吃靈米和骨頭,也是當初無意中發現的,這肯定也不是大頭天生就吃的東西。

  怎么說呢,知道大頭去搬過救兵救過他們后,對大頭的基本生活算是比較上心了吧。

  咔嚓,大頭試著咬了口,然后“哭”了聲,吐了點火星子,算是吐了,表示不吃。

  “唉,不要亂吐火好不好,就剩半件衣服了。”

  肩頭衣服在冒煙,庾慶唉聲嘆氣著伸手拍滅了,留下了幾個燒穿的黑點點。

  他又運功將桃核一捏,咔,相當堅硬的桃核裂了,剝出了里面的桃仁,然后扔進了自己的嘴里嚼著吃了。

  大頭歪頭看著他。

  “味道還不錯,咦,這桃仁里的靈氣更濃郁。”

  庾慶意外一聲,繼而又捏碎了一個桃核剝出了桃仁放石桌上,又抓了肩頭的大頭下來放在桃仁邊上。

  大頭咬了口,又哭了一聲,吐了火星子,還是不吃。

  庾慶撿起來自己吃了,找了把靈米放石桌上,大頭這才嘎嘣嘎嘣享受起來。

  南竹和牧傲鐵則學著剝了桃仁嘗,發現確實還不錯……

  數天后的清晨,庾慶和南竹坐在露臺上喝茶,其實也不是茶,就是大頭燒的水。

  知道大頭燒的水喝了能辟邪后,師兄弟三人是每天都要喝一次的,畢竟生活在這到處是邪氣的鬼地方。

  清晨的陽光照耀下,眼前的桃園郁郁蔥蔥,粉嫩的桃子點綴在其間,令人賞心悅目,還有桃香。

  洞內,突然傳來一陣骨節的悶聲爆響,庾慶回頭看去,起身了,走進了洞內。

  洞內盤膝打坐的牧傲鐵長呼出一口氣來,臉上露出難以自禁的喜色,之后慢慢站起。

  庾慶看著他,問:“突破了?”

  牧傲鐵慢慢握緊雙拳,左右看看雙拳,嗯聲道:“是,終于突破了。”

  “好事。”庾慶呵呵一笑,慢慢喝著石頭杯子里的水,心情無比愉悅,甚至是比自己突破還高興。

  這一刻,他突然覺得所有的冒險都值了。

  之前每次遇見性命之憂的時候,他都會懷疑自己帶著兩位師兄出來冒險是不是錯了。

  現在看到了切切實實的結果,他覺得自己這個掌門沒做錯,終于將整個門派的修為水準快速提升了。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他回頭喊道:“老七,老九突破了。老七…”

  洞內兩人發現南竹正坐在外面露臺上發呆,不由相視一眼,然后一起走了過去。

  到了南竹身邊才發現,南竹正看著洞口一側的一棵桃樹發呆。

  較小的一棵桃樹,只有兩丈來高,樹冠正好超過這邊的洞口,貼著山腳長的,長的有些畸形,并不旺盛。根據桃園所有桃樹的長勢可以看出,這應該就是桃子掉在了地上自己生根發芽長出來的。

  兩人沒看出這桃樹有什么值得發呆的地方,庾慶推下南竹的肩膀,“怎么了?”

  南竹這才慢慢站了起來,低聲道:“你們仔細看這棵桃樹的葉子和其它桃樹有什么區別。”

  庾慶和牧傲鐵立馬盯去,仔細觀察。

  看了那么一陣后,庾慶問身邊的牧傲鐵,“你看出了什么差別嗎?”

  牧傲鐵搖頭。

  南竹又出聲,“看陽光照透的葉子,對比其它樹被陽光照透的葉子比一比。”

  得了這個提醒,兩人再認真一看,很快發現了不同。

  其它桃樹的葉子在陽光照耀下,葉子里面的經絡明顯呈黑色,這很正常,因為已經被邪氣侵染了。

  不正常的是洞旁那棵畸形桃樹,陽光照耀下,葉子里面的經絡明顯和外界植物的葉子相似,好像并未遭遇邪氣侵染。

  庾慶走到洞邊,伸手夠了一截樹枝到手,頗費了點力才扭斷韌性十足的樹枝,連同一只桃子一起摘到了手,回頭直接摘了一片樹葉撕開看斷口,發現里面果然不見邪氣侵染的跡象。

  他又直接把那顆仙桃給捏開了,汁水滴答,里面的果肉水嫩滋潤,還有晶瑩剔透感,果肉里的經絡干干凈凈,也不見絲毫被邪氣侵染過的跡象,一股濃郁的桃香撲鼻。

  又看了看桃枝扭斷的橫面,同樣未發現被邪氣侵染的跡象。

  三人面面相覷,庾慶隨后將手上捏開的仙桃給扔了,或者說是直接用力往地上砸爛了,浪費了也沒留下。

  也是沒辦法,萬一有人看到了怎么辦?

  誰都可以明目張膽摘著玩,就是不能留下。

  盯著那棵桃樹琢磨了一陣,庾慶自言自語道:“怎么會這樣,為什么這棵桃樹能不受邪氣影響,難道這樹下埋了什么寶貝不成?”

  南竹嗯道:“我也是這樣想的,那樹下應該有什么克制邪氣的東西,就是不好挖呀,容易被人發現。”

  牧傲鐵突然出聲,“想多了,樹下沒寶貝。”

  庾慶和南竹齊刷刷看向他,南竹訝異,“何以見得?”

  牧傲鐵淡定道:“這幾天,大頭煮的頭道水,我一直是順手往這邊上潑的,正好是往樹下潑了。”

  他們用大頭燒水有個習慣,嫌大頭臟嘛,亂爬亂飛的,所以都是要先燒個頭道水的,涮一涮,洗一洗,這水沒人喝的,都是倒掉的。

  老七和老十五皆啞口無言了,因為瞬間懂了老九的意思。

  南竹小聲嘀咕,“這么夠勁的嗎?人喝了能辟邪,樹根吸收了也能給整棵樹驅邪的嗎?”

  牧傲鐵提醒了一下,“應該是剛好能克制邪氣。云兮邪體是怎么崩潰的,你們也看到了。”

  庾、南二人腦海中立刻浮現了云兮邪體輻射性蔓延崩潰的場景,不得不承認大頭真正是邪物的克星,連云兮都害怕的。

  南竹又小聲道:“想確認是不是真的很簡單,另找棵樹試試不就行了。”

  庾慶則是抱臂胸前,摸著小胡子,瞇著眼睛嘀咕,“如果真的可以…也就是說,只要把桃樹給弄出去了栽種,以后咱們就算進不了小云間,也可以在外面種出仙桃賣…”

  南竹搖頭,“這怎么弄,先不說人家給不給咱們,這桃樹高的高達十丈有余,枝冠寬幅也差不多,憑咱們幾個弄一株出去都夠嗆。”

  庾慶:“不是還有小的么,大的弄不出去,可以多弄點小的出去…就是不知道這仙桃是幾年一熟。”

  看這家伙兩眼放光的德行,南竹和牧傲鐵相視無語,都知道老十五這想法不太現實,別說什么幾年一熟,首先人家未必會給你,就算弄出去了,途中的運輸,到哪找地方種都是問題,誰懂種這玩意?

  真要是長出仙桃來了才叫麻煩,未必能落到自己肚子里去。

  有句話說的好,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庾慶忽又咦了聲,“不對呀,咱們有點目光短淺了,就算桃樹的邪氣不能化解,種出來了,咱們自己可以吃的嘛。”

  南、牧二人算是看出來了,老十五這家伙怕是真動了把仙桃樹也給弄出去的歪念頭,前面還只惦記桃子的,現在居然想把樹給連根拔出去。..

筆趣閣(m.xcxsg)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