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一零章 再入桃園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第三一零章再入桃園  總之只要那位名滿天下的探花郎回頭誠懇認錯,去悔改,臉面也就扳回來了。

  司南府肯定會把那一幕給安排的天下人盡皆知,鐘若辰接不接受都行,無法在一起也是鐘若辰拒絕了,是鐘若辰甩了名滿天下的探花郎。

  反正就那么回事,蒙破大概能猜到地母的心思,估計十有八九會那樣干,不然不會提這事。

  當然,這事是有前提的,前提是阿士衡能從小云間的事情里摘出來,地母不至于為徒弟這事耽誤最主要的事,該痛下殺手時也沒什么好商量的。

  問題是,突然冒出這么一出,對庾慶來說是在為難自己。

  年輕人總是比較意氣用事,年輕人總是利弊權衡不到位,他無法答應,心底深處有一個女人的影子事關他某種尊嚴,何況鐘若辰是阿士衡的未婚妻,而他還是一派掌門!

  可他知道人家是“一片好心”,直接拒絕搞不好會讓人家惱羞成怒。

  從在小云間外被圍開始,再到進入小云間這些日子,面對這些人,語氣上他就沒敢硬過。

  實力相差太懸殊了,要殺他們太容易了。

  不管計劃上出現了什么變化,他來小云間的想法還在,發財,獲取修煉資源,提升修為和實力。

  他也沒忘記自己是一派掌門,沒忘記自己帶著兩位師兄進來的目的。

  尋寶什么的,他已經不指望再介入了,只想把能看到的利益最大化。

  所以他沒有直接拒絕,因為得罪不起,同時也想保命,遂委婉道:“蒙前輩,這是我們年輕人自己的事,你們老一輩就不要插手了。總之,京城的事是我對不起鐘若辰,我遲早會給她一個交代的!”

  態度模棱兩可,讓蒙破也說不出什么。

  蒙破也不好逼的太過,若是把這位探花郎給逼迫去了,那事情就變味了,憑司南府的勢力,若要用硬逼的方式來解決,還用等到現在費這口舌嗎?

  強抓回去摁著腦袋讓人家低頭,沒任何意義,也不會有地母想要的效果,反而會成為笑話。

  蒙破欲言又止,最終也只能是不急于一時,但有件事情還是提點了出來,問:“向蘭萱說的那個殷國公主,你認識?”

  庾慶哭笑不得,搖頭道:“這個真不認識,晚輩見識淺薄,一輩子都沒有出過錦國,連本國公主都沒有見過,哪來的機會見殷國的。”

  蒙破露出一臉的意味深長,“沒見過最好,最好是永遠別見。別說我沒提醒你,你要知道鐘姑娘的身份,也要清楚你自己是什么身份,不是你說棄文從武就行的,你能活到現在,能有資格站在這里跟我說話,憑的不就是你曾經的身份嗎?你放棄了和鐘姑娘的婚約,卻和司南府對頭那邊的公主攪在了一塊,屆時錦國的臉面,司南府的臉面,都容不得你!”

  庾慶無語了,最終聳聳肩,“怎么可能,我一窮小子,哪有資格和什么公主卷一塊,不會的。”心中喟嘆,連和聞氏家族女兒在一起的資格都沒有,和一國公主在一起不是扯么?回頭老是讓自己吟詩作賦怎么辦,駙馬爺拿根繩子吊死自己嗎?

  蒙破:“不會最好。我再好心提醒你一句,想活著離開,就老實呆著,不要再去碰不該碰的事,老老實實等到洞府開啟,再平平安安離開。”

  庾慶目光微閃,立馬接話道:“前輩放心,知道了是云兮的圈套,晚輩已經很后悔跑進來。你們審問我們這么多天的意思,我也懂了,為了避免誤會,你們的事我們再也不攪和了,我們回到出口那一帶等著,老老實實等洞口開啟離開,一步都不亂跑,可行?”

  蒙破:“但愿如此。”

  師兄弟三人真正離開時,借到了三條褲子和三雙鞋,總算不用光著腿了,衣服少了半截照樣穿,畢竟在這里呆一年大家的物資都很緊張。

  另外就是借到了十斤靈米,表面上是自己吃,其實是給大頭吃的。

  師兄弟三人也發現大頭確實比以前懂事了,被關的這些日子沒吃的,讓大頭忍忍,大頭居然聽懂了似的,真的靜伏不鬧了。

  事后他們也知道了,三大高手之所以會趕來救他們,居然是大頭跑去通風報信搬了救兵來。

  見鬼的,這木頭木腦的放屁蟲居然還知道搬救兵了,著實把三人給驚艷了,都有點不敢相信,反復確認后才知道是真的。

  蒙破倒是流露出了些許對大頭的興趣,然而庾慶卻在那裝糊涂。蒙破自恃身份,加之庾慶也有一層阿士衡的身份,蒙破沒好意思點破,也無所謂,既然在古冢荒地能找到,大不了回頭有空了也去古冢荒地抓幾只來養養便是。

  水不用借,進來這些日子,三伙勢力已經發現了,用火多煮一煮可以祛除水中的邪氣。

  同時,他們身邊又多了四人。

  徐覺寧和唐布蘭護送,向蘭萱和天羽也各派了一人跟著,說是順道的,是給出口守衛帶話的。

  柳飄飄躲在角落里目送,她大概猜到了庾慶三人要去干嘛,不肯留在這里,美其名曰離是非遠點,說什么老實守在出口一帶,恐怕是還惦記著那些桃子,說好了有她一份的,那三個家伙也沒有兌現。

  當然,她也能理解,三個家伙能保下一條命已是萬幸,暫時沒辦法做其它的。

  她也知道三伙勢力并沒有相信三個家伙,說是給了自由,其實還是手段,暗中還在采取之前的手段,至少天羽這邊是暗中安排了人繼續盯著的。

  唯一的不同是,這次沒了秦訣,沒人會趁機要他們的命。

  柳飄飄很想把這些告訴師兄弟三人,但是找不到接觸的機會,她也實在是不便再公然與三人再接觸。

  事后她知道了一些情況,見元山古墓里的事,庾慶三人被反復審問都沒供出她,口供里始終保持著和她的關系距離,雖也是為了三人自己,但三人確實也是在保護著她,這也是她還能好好站在這里的原因……

  一天后,不疾不徐趕路的六人終于走到了出口一帶的桃園盆地內。

  見到滿樹的嬌美仙桃依然掛在那,師兄弟三人暗暗松了口氣,其實之前一直暗暗擔心果子熟了會掉落,他們也不知這種仙桃成熟后的掛果期能堅持多久。

  在不能確定的情況下還要往這跑,理由是他們之前在桃園里并沒有見到一顆成熟落地的仙桃,所以估摸著掛果期應該會很長。

  “行了,咱們就在這仙桃園里找個地方落腳熬過今年吧。”

  桃園中忽然停下的庾慶突張開雙臂嚷了一聲。

  三方勢力的隨行人員一愣,徐覺寧狐疑道:“在這里落腳?你不是要去出口嗎?”

  庾慶:“這里也差不多是出口了,重點是,這里能孕育仙桃,可能有聚靈陣,靈氣應該比一般地方充裕,在這里修行,進度應該會更快。”

  牧傲鐵面無表情,南竹面露矜持微笑點頭。

  三方勢力人員相視一眼,想想,倒也是這個理,這三個家伙又沒有肩負守衛出口防止人搞破壞的任務,確實不如躲在這里修煉好。

  他們也沒有被授權需要強迫師兄弟三人怎樣,也就沒說什么,回頭報給上面,看上面怎么定奪吧。

  唐布蘭留下了,徐覺寧與另兩人繼續去了出口,向那邊各家的守衛傳話。

  等到徐覺寧再回來時,發現庾慶三人已經選好了落腳地址,正在山壁上開挖安身的洞府。

  徐覺寧和唐布蘭觀望了一陣后,也就離開了,他們沒有住這里,因為不能把庾慶三人看的太緊,要給他們一定的活動空間,這是上面的意思。安排他們來,是因為彼此有點交情,方便偶爾過來近距離看看情況。

  洞窟挖好后,剩下的體力活都交給了牧傲鐵,譬如門口堆積土石的清理。

  庾慶蹦到附近的樹上摘了幾個仙桃回來,擺放在洞口外面,或放在陰涼處,或暴露在能風吹日曬到的地方。

  洞內做精修的南竹出來見到后,趕緊到了他身邊低聲提醒,“你瘋了嗎?公然摘桃子,鬼知道暗中有沒有眼睛盯著。”

  師兄弟三人也不傻,也感覺自己還處在危險的邊緣,感覺那三伙人并沒有輕易放過他們。

  庾慶:“沒事,這些桃子不吃,就放在這做試驗,就當是玩了,讓他們看到也沒關系。”

  南竹不解,“做什么試驗?”

  庾慶發問:“這里有多少棵桃樹,有多少只桃子?”

  南竹看了看四周,嘀咕道:“大大小小怕是有上千株桃樹,桃子嘛,一棵樹上幾十只是有的,總數估計至少得有超過五萬只桃子吧。”

  庾慶:“我們目前的修為,一天能煉化多少只仙桃的靈氣?”

  南竹:“修為不同,煉化速度也不同,三到六只吧。”

  庾慶:“就算是每人每天六只,三人一起我算它二十只,一年下來往死了算,我們也才消耗七千來只。明年洞府開啟時,我們肯定要被趕出去的,這里便和咱們無關了,剩下的桃子放這里豈不是浪費?我得看看這些桃子摘下來在不同環境中能保存多久,若可以的話,吃不完的弄出去咱們繼續慢慢吃。”

  “啊,還能讓我們運出去?”南竹有些吃驚。

  “這個回頭再看情況,先做好準備讓自己心里有數總是沒錯的。老九上次說還要三十只就能突破到上武境界吧?嗤,死骷髏頭拿‘廣靈丹’擺有錢人嘴臉,欺老子沒見過世面,什么三年入玄,當老子這一片仙桃林是擺設不成,我就不信我躺這里吃一年的仙桃還爬不進玄級的門檻!老七,摘桃子的時候要小心了。”

  “嗨,摘桃子簡單,每天練練劍,砍點帶桃子的樹枝下來,剛好撿來當每天燒水的柴火。摘桃子的辦法多的是,這個交給我,仙桃讓你們管飽,都給我敞開了吃,呵呵!”..

筆趣閣(m.xcxsg)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