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零八章 審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點點,碎碎,貌似一個活生生的人突然就這樣沒了。

  天羽從上降下,漂浮在了二人當中,二人則同時回頭怒盯向他。

  蒙破厲聲質問:“為何殺她?”

  天羽:“我沒殺她,也沒想殺她,我怎么可能殺她,是你們追我太緊,我一時情急忘了她不能見陽光。”

  向蘭萱冷笑,“你這鬼話能騙誰?以你的速度,天下少有人能及,就憑我們兩個追,就能逼得你殺了她,你自己信嗎?”

  天羽突然抬手,一把抓住自己的衣襟一扯,露出了胸膛,也露出了胸膛上的一道傷口,像是被刀捅過的,傷口是舊傷未愈的感覺,能看到內里的血肉,肯定不是新造就的傷。

  蒙破和向蘭萱皆愣了愣,確實是沒想到這位身上居然帶傷。

  大概也懂了這位的意思,情急之下所為,沒注意,失手導致了云兮的死亡。

  也許是真的,可哪怕是事實,兩人也要堅持懷疑。

  蒙破:“說,她死前跟你說了什么?”

  天羽松回衣襟:“我知道你們懷疑什么,你們非要這樣想,我也沒辦法。但你們都是長了腦子的,不妨好好想想,你們覺得這么點時間她能跟我說什么?什么條件都沒有,她未得到任何保證,或者說還未對她動刑撬開她的嘴,你覺得她就能輕易把什么都給交代了?小云間的秘密,我們想知道的太多了,需要時間交代,我能輕易殺她滅口不成?”

  蒙破和向蘭萱也覺得這話在理,也不認為這么點逃逸的時間那妖魔就能把秘密交代清楚。

  除了那妖魔的一條命,他們也沒別的能要挾到那妖魔,加上被他們搞成這樣,不恨他們才怪了,于情于理都不該這么快交代才是。再說了,如此輕易交代出來的,天羽能信?能不核實就殺了那妖魔滅口?

  但,那妖魔的死就是最大的疑點,兩人絕不會輕易放棄懷疑,向蘭萱一口咬定,“她肯定跟你說了什么!”

  “你非要這樣說,非要胡攪蠻纏,我也沒辦法!”天羽大袖一甩,咻一聲飛走不管。

  臉色陰晴不定的二人倒也沒有做出什么強行阻攔的動作,確實找不到動機,僅僅是懷疑而已,這樣并不值得不惜代價動手,暫時也只能是跟著飛去,事后再看情況。

  待三人陸續飛回到擊敗云兮的地方,只見大地上癱倒著龐然大物的軀體,猶如地面上的一幅畫。

  還有三方之前追來的一些高手,此時也趕到了,正與庾慶等人在一塊。

  落地的三人,都忍不住伸手抓了云兮邪體的焦化物查看,甚至還捏碎了查看,并未看出什么名堂。

  “這是怎么回事?”蒙破問手下。

  手下搖頭道:“不知道,我們來時看到的就是這樣。”

  蒙破又盯向了庾慶三人,不用問,眼神就知道是同樣的問題。

  庾慶立馬解釋道:“我們也不知道,你們走后,這大怪物搖搖晃晃了一陣,然后就從中間受傷的肉盤子開始,漸漸焦化,最后轟然倒下了,然后就這樣了。”說到這,他還看了看三位高手,只發現天羽衣袖上有墨綠色汁液的痕跡,試著問了聲,“云兮呢?”

  向蘭萱立問:“你說她是云兮?能確定?”

  什么叫能確定?庾慶心里頓嘀咕,你們抓了云兮沒確認反倒向老子確認是幾個意思?

  他立刻意識到了,可能出什么事了,嘴上回道:“我當然能確定,她要殺我,要跟我算見元山古墓里的賬,是她親口說的,我才知道這里才是云兮的本體,見元山古墓里的只是她煉化出的一個分身。媽的,我現在終于知道了她為何要告訴我小云間所在,原來是為了殺我。”

  向蘭萱和蒙破面面相覷。

  蒙破隨后沉聲道:“那你逃什么?我們給了你自由,還派了人保護你們,你們為何要想盡辦法逃逸?”

  庾慶兩手一攤,大驚小怪道:“我們沒辦法不逃啊!是秦訣暗中告訴我們,說你們要害我們,他還給我們制定了逃逸計劃,幫我們逃逸,我們逃到這來后,秦訣隨后也到了,我們才知道他和云兮勾結到了一塊,是在幫云兮把我們給引誘過來的,我們才知道上了當被人給坑了,不然我們也不敢見你們。這個你們可以找云兮確認!”

  秦訣?蒙破和向蘭萱立馬回頭盯向了天羽。

  天羽臉頰繃了繃,問:“你是說秦訣也到了這里?他人呢?”

  庾慶回頭指向湖面,“我們跳進湖里逃跑的時候,秦訣追入湖中追殺我們,云兮那個龐然大物突然從湖底現身了,我們也不知道云兮在搞什么鬼,居然先把秦訣給殺了,然后才追殺我們。你們審訊云兮的時候可以問問,我們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問個屁!蒙破和向蘭萱心里閃過同樣的念頭,然而誰都不說云兮已經死了。

  “然后才追殺你們?你的意思是說,云兮殺了秦訣后,卻沒能殺了你們三個?”

  向蘭萱提出質疑。

  庾慶四處張望,看到了遠處那倒地的鐵房子,抬手指去,又是一番繪聲繪影的講述,講述怎么被浪拍到岸上的,講述怎么被折磨的,講述怎么躲在鐵房子里抵抗的,講述怎么剖開大觸手藏身的。

  能講的都講了,主要經過也確實是真的,完后又補了句,“不信你們可以問云兮。”

  旁人聽的都心驚肉跳,沒想到三人竟是這樣躲過一劫的,這若不是三方頭領及時趕到了,三個家伙怕是要在劫難逃。

  多的先不說,聽說那棟鐵房子竟有那么結實,一群人紛紛過去了查看,看后甚至還拔劍試了試看,結果也只是在上面留下了點痕跡而已。

  眾人立馬知道遇上寶了,然而東西太重,搬也不好搬走,又不好分割,暫時也只能是扔在這了。

  三方勢力協商分配是必然的。

  而庾慶則趁此機會提醒了南竹和牧傲鐵一句:云兮死了!

  兩位師兄會意,之前老十五一口一個往云兮身上推,他們就覺得奇怪,現在懂了,解釋不清的就往死人身上推!

  當天,三方人馬就給調了過來,也必然是要調過來的。之前是漫無目的的尋找,如今發現了云兮的老巢,自然要就地搜尋。

  搜尋事宜布置下去后,龍行云也被人帶到了那間鐵房子里。

  屋里,天羽、向蘭萱、蒙破及部分骨干人員都在場,鐵房子明顯已被暫時當做了指揮中樞。

  “嘿,居然是個鐵房子。”

  進來東張西望的龍行云忍不住樂呵一聲,在這里能看到建筑已經是稀奇,居然還是鐵的,自然訝異。

  當然,也不忘行禮,禮后卻發現大家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對。

  天羽踱步上前,盯著他問道:“你獻策放逐阿士衡他們三個,給他們斷水斷糧的事,還記得嗎?”

  那是自己的得意之作,龍行云忍不住笑著點頭道:“記得,看這鐵房子,三叔,是不是有效果了?”

  天羽又問:“誰教你的這個辦法?”

  龍行云眨了眨眼,“當然是我自己想出…”

  啪!話還沒說完,臉上已經挨了記耳光,自然是天羽抽的。

  沒辦法,秦訣是妖界這邊帶進來的人,如今庾慶供出是秦訣勾結云兮在謀害他,還說是秦訣幫他逃跑的,又是天羽跟另兩伙商議的放逐阿士衡,加上之前“誤殺”云兮的事,難道都是誤會不成?

  想不給個交代都不行了。

  手中的折扇啪嗒落地,龍行云捂住臉,驚了,“三叔,你…”

  對他來說,這還是對方第一次對他動手。

  天羽冷冷道:“我再問你一次,是誰教你的那個辦法?”

  龍行云還想嘴硬,然一看眾目睽睽的神情,感覺到了不對,心虛了,猶豫著。

  天羽陡然喝道:“說!”

  龍行云嚇一跳,脫口而出,“是秦訣。”

  天羽那叫一個咬牙切齒,當時這位獻策時,自己就挺意外的,還覺得自己小看了,當庾慶一招出秦訣,他就反應了過來,意識到了是怎么回事,此時得到了證實,那真是宰了這混賬的心都有了,冷冷道:“經過,詳情,敢隱瞞分毫,一旦查出,讓你娘來小云間給你收尸!”

  一旦較真,龍行云也怕了,當即嘟嘟囔囔著把秦訣出謀劃策的經過詳說了遍。

  到了這個地步,天羽又懷疑上了龍行云為何執意進小云間,一問,果然,也是秦訣的唆使。

  很顯然,那個秦訣本就是個圖謀不軌的人。

  加上庾慶三人甩開大家逃逸后,秦訣后來也失蹤了,一路理順下來,基本就證實了庾慶說的,是秦訣在勾結云兮謀害。

  事情到此,不會輕易結束,必然要深查,而且是三方會審,龍行云再被詳細審問免不了,秦訣的手下崔游更是難逃審訊。

  別說他們,庾慶三個也被分開了,同時被進行嚴密審問,首先的問題便是云兮為什么要殺你們?

  事情從頭開始,審問從見元山開始,開始反復深挖所有的疑點。

  連柳飄飄都沒能逃過審問,再次核實她與庾慶三人在古墓里的相遇情形。

  審問期間,秦訣的尸體找到了,被吸干精血后,又泡漲的尸體,證明了秦訣確實死在了云兮的手上。

  還有庾慶三人剖開藏身的三只大觸手也在湖里找到了,印證了三人確實曾借此逃生。

  師兄弟三人都被單獨限制了自由,這次的審訊短時間內也不可能結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