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零五章 內訌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巨劍凌空,呈徐徐下沉之勢。

  劍柄之上,蒙破浮立,斜睨大地上的鼓動位置,一聲冷哼炸響于空:“想跑?”

  人突如流星般撞在了劍柄后端。

  轟!似九天之上傳來一陣雷鳴。

  巨劍呼嘯著從天而降,蒙破站在劍柄后端,不斷施法推動巨劍加速沖擊,巨劍墜落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如此巨物最后竟成虛影……

  湖面上陸續冒出了三個腦袋,離岸邊或遠或近,正是庾慶師兄弟三人。

  當蒙破和向蘭萱撞塌地面時,掀起的強勁風暴就將躺在地上裝“餡”的三人給吹飛了出去,和一堆垃圾一起掀飛到了湖中。

  三人身不由己地洗了個澡,下意識冒頭看究竟。

  看到了蒙破引漫漫塵埃上天的情形,看到了席卷上天的塵埃于天穹凝結成巨劍,此時又見巨劍如幻影般轟向大地。

  轟咣!

  巨劍似萬鈞雷霆,瞬間沒入了地下,塵埃沖擊波剎那沖向四面八方。

  蒙破穩穩站在地面,衣衫獵獵,處于爆心的他反而不受任何塵埃干擾,偏頭看向自己肩頭趴著的小蟲子,而大頭亦偏頭看著他。

  向蘭萱揮袖一甩,沖擊波撞到她身,波動了一下繞過。

  “啊…”有凄厲慘叫從地下裂縫中傳出,好似發自深淵幽魂,又被沖擊波動靜灌入淹沒。

  已浮空的天羽提袖遮面側身,任由裹挾飛沙走石的沖擊波拂身過。

  庾慶三人驚呆了,這就是傳說中高玄境界的實力嗎?竟如此恐怖!

  三人是頭回見識到此等境界的出手,算是大開眼界,滿眼的艷羨,不知自己何年何月才能有如此驚天動地的修為!

  眼見摧枯拉朽的沖擊波襲來,三人又嚇得趕緊鉆入水中,驟然發現水中噪音極大,尖銳雜響差點鑿穿耳膜,不得不雙手捂住耳朵,又見水底淤泥中沖起大量氣泡,繼而驚濤駭浪至,又將他們三人卷的浮浮沉沉而去。

  沖擊波快速過去了,地面還震蕩著淡淡如氤氳般的塵煙。

  這一方草原的大地,目力所及之處幾乎是見不到任何一株草,地面也出現了大量坍塌。

  地面突然砰砰連響,土石爆開,一只只巨大觸手沖破了地面,大片地塊翻騰,鉆入地底的龐然大物又沖了出來。

  實在是地下空洞全部坍塌了,到處都堵死了,已經將其給活埋在了地下,不出來便沒有了出路。

  龐然大物的身上不見傷口,但體型卻明顯縮小了不少。

  終于逼出來了,站在地上的蒙破和向蘭萱亦抬頭仰望,見到了上面大肉盤子上吸附的人,兩人才有了一定的懷疑。

  見元山古墓里的云兮,他們是沒見過什么樣,但卻聽說過。

  向蘭萱對前面的人施法朗聲道:“此獠似與見元山古墓里的類似,莫非是同一種東西?”

  蒙破哼道:“墓里的云兮本就來自小云間,小云間有同類不足為怪。此獠想必就是小云間的‘守山獸’,不想實力不過爾爾,比起海市的差遠了!”

  向蘭萱略挑眉,實力強不強并不重要,關鍵是此獠究竟知道多少小云間的秘密。

  大肉盤子上的云兮已經盯上了地下的兩人,身上的無數巨大觸手如同刺猬般張開,一個扭身旋轉,頓時風起云涌一般,實在是體積太大了。

  且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那無數巨大觸手甩開的聲勢簡直恐怖,就算是一座山給掃一下,怕是也得殘破。

  旋轉的龐然大物朝地上兩人碾壓而去。

  “笛笛笛。”

  趴在蒙破肩膀上的大頭鏗鏘鳴叫一聲。

  蒙破偏頭看它一眼,頗奇怪,發現這小家伙膽子不小,看到如此怪物居然一點都不怕。

  砰!他突然一腳跺的地面顫三顫,后面地面更是大面積垮塌,彌漫的煙塵中突然有嚯嚯聲響沖出。

  地下沖出的是一支支土黃色的飛劍,比尋常重劍大兩倍的樣子。

  幾支,數十支,數百支,然后是成千上萬支,然后數不清了,密密麻麻的飛劍從地下滔滔不絕而出。

  面對碾壓而來的龐然大物,蒙破屹立原地不動,以身立命,以心御法,身后濤濤劍云突如盤旋游龍出擊,以“咻咻咻”不絕之勢沖向旋轉碾壓而來的龐然大物。

  旋轉的巨大攻擊力不斷將劍雨給拍打成爆開的粉塵。

  呼呼強風中的粉塵并未四散,而是如流云緞帶般蜿蜒飄回到蒙破的身后,再次重新凝聚成飛劍,再次加入劍雨的攻擊之中,如此循環往復不斷,攻勢滔滔不絕。

  旋轉的龐然大物雖在不斷擊散劍雨,自身卻也在不斷被劍雨所創傷,這無可避免。

  劍雨的不斷沖擊,其實就是加大阻力,龐然大物的旋轉速度越來越慢了,越慢越容易承受更多的攻擊,承受的攻擊越多,旋轉速度也就越慢。

  后面好似看熱鬧的向蘭萱明眸眨了又眨,她發現這大怪物遭遇創傷后,體型似乎在越來越小。

  沒辦法,云兮的肢體再生能力再強,也是需要消耗本體的能量來恢復的。

  旋轉攻勢才發動并沒有多久,便被蒙破的游龍劍雨給強行扼停了,游龍劍雨的攻勢卻未停,直接殺向了肉盤子上的本尊。

  云兮當即架起一堆觸手封堵在身前抵擋,神情痛苦。

  如此強行硬扛攻擊根本不是個辦法,一條條觸手當即被劍雨打的稀巴爛掉落。

  旁觀的向蘭萱目光閃爍,突然閃身挪閃而去,竟趁云兮架起觸手自己擋住自己視線時,幾個閃身便從一側的觸手縫隙間鉆了進去,直逼大肉盤子的云兮本體。

  云兮猛然回頭看去,大驚,正欲揮動觸手抵擋防御,眼角一花,猛回頭,發現了天羽不知什么時候又穿了過來,頓措手不及。

  見有人搶先,向蘭萱怒喝:“天羽!”

  天羽已經一把抓住了云兮的肩頭,就像是撕墻壁上的一張紙一般,竟直接將其整個人從肉盤子上撕了下來,提上閃身就走。

  “啊!”云兮發出凄厲慘叫,滿臉痛楚,后背墨綠色的汁液如血一般噴濺。

  整個龐然大物松垮了下來,上方兩條人影先后飛出。

  蒙破目光一掃便知是怎么回事,頓又急又惱,發現與這兩幫人真的是難以正常共伙,稍有遲鈍便會被鉆空子。

  他在這里辛辛苦苦出手攻擊,那兩個家伙卻趁機摘桃子,他無法坐視,一聲喝:“站住!”

  大袖一甩,所有飛劍頓無序崩解成塵埃,他已沖天而起追去。

  此時,停在他肩頭的大頭才攸地閃身飛走了,他也只是回頭看了眼,顧不上了其他事,緊急追趕那兩個要緊。

  大頭之所以飛走,是看到了庾慶。

  庾慶終于回到了岸邊,見到有高手收拾住了云兮,也終于敢回來了,誰知他才剛登陸,才剛爬上坡觀戰,那三位高手就忽然搞出了這一出。

  邪魔都還未打到,你們就內訌去了是幾個意思?

  還有大頭,庾慶看著落在了自己肩頭的大頭,頓時破口大罵,“你死哪去了?差點丟命的時候,正需要你克制這邪魔的時候,你倒是躲的沒影了,沒事了你又跑出來了,還真會偷懶!”

  罵歸罵,邊罵還是邊拔出了劍,拼盡一身修為朝那還在掙扎晃動的龐然大物沖了去。

  沒辦法,他當初在古墓底下是和云兮交過手的,也曾一劍將云兮的肉身從那肉盤子上斬下來過,誰知云兮的肉身居然不是云兮的命門,那個肉盤子才是其致命之地,不搗毀那肉盤子,云兮肉身毀了也能重生。

  他當時就因為不知道啊,結果后悔莫及,差點被活埋了,如今那三位高手倒好,也犯了同樣的錯誤。

  后面陸續上岸的南竹和牧傲鐵見狀也明白是這么回事,因為都在古墓底下經歷過,當即也拔劍在手拼了命地往前沖。

  大肉盤子上的創口已經凝固了,已經如一層膜一般,膜下已經開始有動靜在鼓動。

  這重生的節奏很快。

  庾慶跳上了一只只觸手,全力往上蹦,結果見到肉盤子上的那層膜已經繃緊蠕動,隨時要破開重生的節奏。

  他頓時急了,情急之下一個跳高蹦起,手中劍倒提,揮臂拼盡全部修為投擲了出去。

  好在中間無任何阻礙,長劍飛出近五十丈的距離,噗一聲,正中肉盤子中間鼓起蠕動的位置。

  龐然大物當即劇烈扭動。

  掉下砸落的庾慶翻身攀附了一條掃過的巨大觸手,又開始拼命快速往上蹦跳。

  當他快沖到肉盤子上時,繃緊的膜后面鉆出了兩只手,抓住了插在身上的劍往外拔,拔出隨手一扔。

  庾慶大驚,飛身撲去接住了劍,腳蹬肉盤子下面的巨大褶皺,再次奮力縱身而起。

  噗!肉盤子上蒙蔽的膜徹底崩開了,又一個云兮破開而出,搖頭晃腦,甩動長發。

  她出世的第一面便對上了跳起的庾慶,“啊!”頓時向庾慶張開嘴發出最憤怒的嘶吼。

  一道寒光當頭閃過。

  唰!庾慶一劍劈了個墨綠汁液飛濺,當場將云兮的腦袋給劈成了兩半。

  龐然大物再次劇烈掙扎搖擺。

  庾慶卻不肯善罷甘休,一把攀附住肉盤子,單手劍一陣亂劈亂砍,將新生的云兮砍沒了不說,還直接在肉盤子上殺出了一個洞口,他竟硬生生鉆了進去,揮劍四處亂劈亂砍。

  突然,他低頭一看,發現雙腳如陷沼澤,已經沒到了膝蓋,有一股強大的吸力裹住他的腿強行往里拽。

  “大頭,你大爺,發什么呆?”庾慶一把抓了肩頭的大頭,直接扔進了墨綠汁液中,吼了一聲,“燒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