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九八章 云監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喂,老七,別滾了,金窩銀窩都不是你的豬窩,過來看這里。”

  庾慶回頭喊了聲,揮指向湖畔的房子。

  牧傲鐵聞言先走了過來。

  南竹也知道這些金子不屬于自己,可就是想證明自己擁抱過。

  在金山里打過滾,難道不是一段人生經歷嗎?將來也可以對后輩說道說道。

  聽說另有看頭,也趕緊從金沙中爬了起來,那真是身上到處掉金粒粒,衣裳里面,褲腿里面,最后硌腳,邊走路邊跳腳脫鞋子,連鞋子里都倒出了金子。

  他頭發里面還夾著許多金沙,在月光下閃閃閃,到了兩位師弟跟前順勢一瞅,愣住道:“奇怪了,幾千年的歲月,連那座‘云宮’都垮塌了,這么棟小房子怎會屹立至今?”

  繼而又回頭看向那堆金山,疑惑嘀咕,“為什么要在這里堆一座金山?”

  事實擺在眼前,再多的疑惑都不如面對現實,三人忍不住朝那棟房子走去。

  腳下塵封的土中,不時還會踩出嘎嘣斷裂的聲音,知道是什么東西,也就當做不知道了。

  到了房子外面,才發現是一棟兩層小樓,很小的小樓。從窗格往里看能看出,內部的格局也很小,連左右房間都沒有。門的上方掛匾額的位置有刻字,背光看不太清。

  湊近了仔細辨認后,南竹奇怪道:“云監…云監…小云間的云間和這個‘云監’是同樣的讀音,有什么聯系嗎?”

  “鬼知道。”庾慶搖頭,他反正是猜不出來,走到門口,伸推門。

  這一推之下才驚訝發現,竟然是金屬感,門的份量自然也很沉重,頗費力氣才讓金屬門發出沉悶嗚咽聲敞開了。

  一聽聲音,另兩人也發現了不對,當即過來,欲上去摸,誰知庾慶卻猛然后退,張開雙臂把兩人也帶的緊急后退開了。

  三人閃到門外,都握上了劍柄。

  南竹和牧傲鐵此時才發現,門內的屋里有張桌子,桌子后面有張椅子,椅子上居然隱隱約約坐了個人影,瞬間令他們有炸毛感。

  “什么人?”南竹喝了聲。

  屋內的人沒反應,三人也漸發現了異常,一道穿過里面氣窗的月光蹭到了那人的腦袋,那人腦袋有點怪異。

  庾慶凝神細看,稍微適應背光后,大概看出了點名堂,遂又挪步走了過去,到了門口,觀察著內里四周,小心翼翼邁過門檻進去了。

  南竹和牧傲鐵相視一眼,立刻跟了過去,跟進了屋內,庾慶在觀察四周,他們卻還在小心翼翼觀察那個坐著的人。

  再靠近些后,兩人忽然松了口氣,發現原來也是具骸骨,靠坐在椅背上不倒,搞的他們以為是個活人,把他們嚇了個夠嗆。

  南竹松開了中劍柄,嘖嘖有聲道:“其他人死后都塵封在歲月的塵土里,唯獨這家伙是坐著的,有桌子有椅子還有房子,是不是比其它死者更有地位一些?”

  他伸摸了摸桌子上的塵土,忽又咦了聲,“這桌子也是鐵的?”

  屋內邊上靠墻位置有一通往樓上的樓梯,庾慶正欲上樓看看,聞聽此言,回頭走來,也摸了摸桌子,指節敲了敲,發現確實是鐵的。

  南竹已伸一掏住了桌子底下,用力抬起了一頭,“乖乖,很沉,這可能不是一般的鐵,怕是比金子都要沉許多,什么玩意做的?”

  “椅子也是鐵做的。”牧傲鐵已轉到了那張椅背,在那頭骨邊上的靠背摸了摸。

  南竹放了桌子,放下時,“嗡”一聲震響。

  三人同時看向了腳下,又陸續都蹲下了,在地面上或摸或敲,發現也是鐵的。

  三人隨后起身,散開了在屋內四處查看,連樓上也上去了。

  樓上空蕩蕩的,曾經也許也擺放過東西,但經不起幾千年的歲月侵蝕,可能都風化了。

  樓下再碰面,庾慶道:“連樓梯也是鐵的。”

  南竹點頭,“除了這張桌子和椅子,其它的跟整棟房子都是渾然一體的,乖乖,一棟鐵房子煉制的這般惟妙惟肖,這得花多少心思。還有,這鐵好像都不是一般的鐵…”說到這里,他拔劍了,就要照著樓梯扶砍一劍,似乎想驗證一下。

  “住!”庾慶緊急喊停,“你瘋了吧,這么安靜的地方,你跟這鐵家伙來一劍,幾里外都能聽到。”

  南竹一愣,想想也是,訕笑著插劍回鞘。

  “有沒有發現這小房子有點眼熟?”

  牧傲鐵突然冒出這么一句,也不管疑惑的兩人,自己率先走了出去,門口走開了些才轉身回頭,正對小房子審視。

  庾慶和南竹面面相覷,老九說話向來簡單,這次真沒聽明白,哪里眼熟了?

  滿頭霧水的二人也跑了出來,一左一右往老九身邊一站,跟著審視那小房子。

  沒看出什么,南竹忍不住問道:“老九,房子不都差不多,眼熟不很正常嗎?”

  庾慶皺著眉頭,徐徐接話,“他指的是‘四腳屋’。”

  “挑山郞的‘四腳屋’?”南竹愕問,旋即再看,被這么一提醒了,還真別說,這房子突兀在此的感覺,加之內部的渾然一體,明顯是能整個搬來搬去的房子。

  牧傲鐵又走向了房子,這次走向了房子一側,走到了湖水邊蹲下往房子底下看。

  庾慶二人也趕緊過來了,也蹲下了查看。

  一看才知道,這房子半坐落在水中,有點吊腳樓的味道,確實是靠四角的柱子支撐的。

  牧傲鐵踩入了水中,摸出了火折子點燃,用捂住火光,送到了房子底下照明觀察。

  這次都看清楚了,房子下面確實有類似挑山郞“四角屋”的關構造。

  牧傲鐵吹滅了火從水中走出來,趴地上看的二人也慢慢站了起來。

  “還真是‘四角屋’,仙人存在的那個時代,好像還沒有挑山郞吧?再說了,對挑山郞來說,‘四角屋’的用材都是越輕便越好,這房子的用材則很不一般,絕對比金子重,像這么重的家伙,一般修為連扛都扛不動,更別說走遠。至少我們三個的修為肯定扛不動。”狐疑難解的南竹滿嘴的奇怪。

  庾慶:“眼前事實明擺著,說明仙人時代就已經有了類似的東西,也許就是后來‘四角屋’的原形。”

  南竹雙摸著自己被桃子撐圓的大肚子“嗯”了聲,又納悶,“這里擺堆金山,又擺棟這個房子是什么意思?”

  “好了,不管這房子是什么材質煉制的,也不管金山如何,在這里都沒有仙桃實用,關鍵咱們沒能力帶走。地下的腳印,屋里的腳印,地下挖出的骸骨,還有那堆金沙上薅掉的草皮,都要恢復遮掩一下,不能讓人隨便一看就知道有人來過。老九,你處理屋里,我和老七弄外面。早點搞完早點走人!”

  庾慶指畫腳指揮了起來。

  牧傲鐵沒說什么,向屋里走去。

  另兩位向來路走去,走過草丘看到流淌一地的金沙,庾慶忍不住罵道:“死胖子,這都是你造的,你自己恢復。”

  南竹還了一嘴,“我不是為了讓大家看的更清楚嗎?”

  庾慶不理,徑直朝那挖出骸骨的地方走去,要恢復現場。

  屋內里恢復起來倒是簡單,牧傲鐵先上了二樓,運功施法掃蕩出風,鼓動起灰塵,待塵埃重新落定,走過的腳印自然就消失了。

  處理完了上面,他又下樓處理下面。

  經過那張桌椅骸骨時,牧傲鐵的動作倒是悠著了一點,保持對不知何人遺骸的基本尊重,免得掌風將其吹倒了。

  然就在小心繞過椅子一側時,他腳下一僵,感覺踩到了什么東西,低頭看,光線不好看不清,用腳撥了撥,能撥動,遂俯身到地上摸了起來,似乎是個小石片,指摸了摸,一頓。

  他趕緊走到氣窗前,彌漫的灰塵中舉起小石片對照月光查看,發現小石片是一種黑玉石,上面赫然有“督監容”三個字,后面似乎還有字的余痕,給斷裂沒了。

  牧傲鐵當即回到椅子旁,在撿到東西的地方蹲地一陣摸索,不出所料,很快又摸到了碎片,也摸到了碎片上的字跡。

  抬將中碎片都放在了桌子上,他拿出了火折子,再次點燃了,捂著火光在椅子旁、在桌子下照明查探,灰塵還在彌漫,但能看清地面上的東西。

  不是他運功以掌風一陣鼓搗,還真看不見,都被地上厚厚的灰塵給掩蓋了。

  大大小小的,他共撿了七八塊碎片,直到再也找不到了,他才捂住火折子光芒起身,之后面對湖面,背對門外以身形遮擋火光,站在了桌前,將四分五裂的玉石碎片進行拼湊。

  火光照著對面坐的骷髏,骷髏頭上有積塵,黑洞洞的眼眶似乎在盯著牧傲鐵的舉動。

  碎的也不厲害,七八塊碎片而已,對比著很快就拼湊出了玉石文書原來的樣子,上面一篇文字湊合了出來。只是拼湊的斷口處有些地方細碎了,應該是摔壞時造成的,邊緣細碎點不少剛好在字跡上,導致一些字都辨認不出了。

  不過文中的開篇抬頭卻清晰可見,和牧傲鐵開始撿到的碎片有關,后面又補了一字,完整的字面是:督監容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