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九五章 連環招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那叫一陣亂!

  躲閃不急的三人上還拿著劍,還處在防備狀態,又已經是怔怔看著迅速消失了的人影。

  隨后,嘴里一個個咀嚼著,塞進嘴里的干糧都還沒來得及咽下去,現在再慢慢咽下去也來得及。

  然后看地上,三人的包裹哪經得起一群玄級修士的摧殘,碎了,吃的東西更是被震碎成了粉,隨風而去。

  南竹提劍走到一旁,劍杵地,單膝跪地,撿了把破布片在攥著,朝著肇事者消失的方向咒罵,“畜牲,一年吶,要在這里呆一年吶,連件換洗的衣裳也不給我們留啊!”

  庾慶中劍歸鞘,環顧四周,“此地不宜久留,走,以最快的速度走,往出口方向走,那里,三大勢力還派了人守著。”

  師兄弟三人迅速遁離此地,不敢有任何停留,急速翻山越嶺而去。

  好在他們離出口位置本就不算太遠,這般急行之下,沒多久就看到了那座光禿禿的山頂。

  三人一路飛奔上山,發現山上多了些巨人頭骨。

  聽到動靜,頭骨的眼眶里迅速冒出一個個半截的身影,跑上山的師兄弟三人略怔,發現三大勢力留在這里的人居然把巨人的頭骨搬了上來當做了房子住。

  這個辦法倒是不錯,避免了風吹日曬。

  “你們干什么?”有留守人員發出質問。

  三大勢力各留了十人在此,共計三十人。

  庾慶笑著拱道:“他們不愿再帶著我們,我們無處可去,也只能是留在這里等明年的洞府再開啟了。”

  大家也都認識師兄弟三個,聞聽如此,也就沒人再說什么,隨便了。

  庾慶回頭立馬對兩位師兄笑道:“骨頭房子的辦法不錯,咱們也去找三個巨人頭骨來當房子。我留下平整地面,你們去找骨頭搬來。”

  “好嘞。”南竹嬉笑,感覺這辦法確實不錯,跟不上三大勢力的搜尋人,和他們的留守人員混在一起總可以吧。

  誰知庾慶緊接著便朝兩人使了個眼神,微小聲音補了句,“兩個人抬一只來就行。”

  南竹和牧傲鐵有些意外,但又不傻,立刻意識到老十五這家伙另有打算,現在也不好多問,點了點頭便雙雙離開了。

  遇到險情的時候,兩人感覺聽老十五的可能比自己擅做主張要好一些。

  庾慶轉身面對上巨人頭骨里的目光,又露出笑臉,拱行禮一圈。

  有留守者忍不住戲謔一聲,“探花郎,要在一起呆差不多一年了,聽說你寫詩很厲害,此情此景,不妨給大家吟詩一首,就當是讓我們這些粗人開開眼界,將來出去了我們也有說頭不是!”

  庾慶苦笑,作揖求繞過,“諸位前輩,我早已不是什么探花郎,也已發誓棄文從武,鄙人如今名叫庾慶,還請各位前輩今后多多關照。”

  “小老弟,你真的是想多了,人活一世,什么從文從武的,只是活著的方式不同而已。要我說呀,哪一行能做好,就干哪一行,想多了都是瞎想。等你混到七老八十還要打打殺殺,尤其是還要為別人打打殺殺的時候,你就會明白了。”

  “是這個理。探花郎,你現在走的這條路,永遠都達不到你前面那條路的高度,你呀,真的是走錯了路,將來會后悔的。”

  有人接連語重心長的提醒。

  庾慶不愿多提這個,他做個選擇有自己的不得已之處,不足以對外人解釋,再次拱道:“諸位前輩,先不打擾你們,我去那邊空地收拾一下。”

  不少人趴在巨人頭骨的眼眶上看熱鬧似的,反正一天到晚打坐也無聊。

  庾慶找了塊空地,開始嘩啦啦整理平坦。

  等了那么一陣后,南竹和牧傲鐵聯扛了個大頭骨上山頂,看到庾慶所在后,立馬搬了過去,架在了庾慶平整好的地面上。

  庾慶圍著頭骨轉了圈,繞到正面時,跳起從骨頭眼眶中躥了進去,然后對外面兩人偏頭示意。

  外面兩位也立馬翻身而起,各從一個眼眶進去了。

  湊近在了一起,庾慶立刻低聲問道:“桃園盆地外面的那條河你們之前有看到嗎?”

  兩人點頭,南竹疑惑,“什么意思?”

  庾慶:“你們兩個立馬再佯裝去搬頭骨,走遠后,老九立刻趕去桃園摘桃子,摘了立刻去河邊遁入水中等老七。老七則在后面拖延慢行,放風,遲滯后面的跟蹤者,令跟蹤者不能及時跟上老九,為老九摘桃子創造時間。差不多后,老七也遁入河中和老九碰面,你們順流潛水而去,盡管往前走,以最快速度在主河道盡管潛行便可。”

  兩位師兄略驚,南竹非常意外,“不是要跟這些留守搭伙嗎?”

  庾慶:“呸,搭伙個屁!你想什么呢?他們和三大勢力才是一伙的好不好,他們是一家,我們是外人,你能指望他們幫我們應付他們自己人?擺出做窩久留的架勢,是為了把跟蹤的耳目給吸引過來懂不懂?咱們自己的性命,還是得掌握在自己里才放心,別指望別人施舍,還是得找個他們不容易找到的地方躲起來才行。”

  兩位師兄頓時恍然大悟,鬧了半天,敢情往這里跑是障眼法,是為了逃跑做準備。

  牧傲鐵:“那你怎么辦?”

  庾慶:“我在這里做窩,擺出要久留的樣子,他們才不會把主要人用去盯你們,才能吸引主要人員在這附近盯著。”

  南竹擔憂:“我們跑了,回頭他們所有人豈不是要集中起來盯你,你怎么脫身?”

  庾慶:“三方勢力不會派太多人盯我們三個,因為看不起咱們,派來的人肯定有限,一旦入水,他們的人是不足以分布長距離河段搜查的。河水里蘊含有邪氣,他們無法長時間泡在水里搜查,屆時到處是漏洞,我會想辦法脫身的。

  老九,仙桃你記得多摘一些,明著不能吃,暗里總能吃吧?這一次,不知那些王八蛋要餓我們多久,仙桃吃飽了肯定比靈米耐扛吧?

  老七,你記得下水前要放火燒煙,我要看信號,好反應在他們前面。記住,我若追不上你們,你們在主河道潛行一個時辰便上岸,記得在你們上岸位置的水里留下明顯標示,我觸及了好上岸與你們碰頭。”

  “好。”兩位師兄一起點頭應下。

  可南竹還是忍不住問了句,“就算脫身了,將來怎么辦,三方勢力一定會想盡辦法找到我們的,就算找不到,我們總得露面出去吧!”

  庾慶:“無緣無故說姓秦的三人要謀害我們,我們沒有合情合理的理由,反倒容易讓報信的人被懷疑。先搞事,出了事才有說頭,才好栽贓,才能說姓秦的他們想謀害我們,導致我們為了保命不得不逃,屆時才好說服三方勢力一起聯設局,引姓秦的入套,才好弄死那姓秦的。

  媽的,幽角埠盯著老子搶了老子幾百萬兩,老子還沒找他算賬,他這回居然又盯上了老子。大頭是自己回來的,又不是我搶回來的,能怪我嗎?這回若是不弄死他,他不想消停,我們也寢食難安。總之,這次一定要借三家的搞他一次,我就不信弄不死他!

  既然連將來的借口都找好了,你們不覺得正是我們逃跑的好會嗎?先跑了,沒人注意,回頭才好偷偷繞回來,才好躲在桃園慢慢吃。所以說,不用擔心,跑掉了就吃桃子,跑不掉就給三方勢力一個交代,借搞姓秦的。”

  南竹和牧傲鐵同時傻眼的感覺,怔怔看著他,敢情老十五這家伙前面帶著他們往這跑時,就已經想好了這么復雜的連環招…

  庾慶:“好了,再扯下去會引起懷疑,你們快走!”

  南竹和牧傲鐵醒神,隨后立刻翻身鉆了出去,再回頭看向骨頭里的庾慶時,神情都有種說不出的復雜。

  庾慶揮,再次示意兩人快走。

  兩人隨后聯袂離去,一起下山,途中互相嘀咕,敲一些細節問題。

  山下附近已經沒了巨人的頭骨可摘,必須要走遠點,兩人按照商量好的,奔桃園方向去了。

  半途時,師兄弟兩人突然一起飛身而起,飛步登上了一座陡峭山頂。

  南竹站在了山頂上觀察四周。

  牧傲鐵則從另一邊快速下了山,而后躲躲藏藏全速沖向了桃園。

  一進盆地里面,他立刻脫外套和褲子,褲腳快速扎起,外套也快速扎口,很快便做成了兩副不成樣的口袋。光著大腿,蹦上樹立馬摘了桃子往口袋里扔。

  必須要快,盯梢的人見不能從七師兄眼皮子底下過來,肯定會想辦法繞過來的,所以說,南竹能給他爭取到的時間不多。

  摘桃子也快,何況桃子太大,兩只不像樣的口袋也裝不了多少,也就裝了二十來個,便光著兩條大腿背著兩袋桃子狂奔而去,真正是窮人做派!

  翻過盆地見到外面河流,一路蹦下去,幾個起落后,最終跳入了水中藏身。

  浮頭在岸邊低垂的草叢中觀察外界時,心里突然犯嘀咕,發現跟老十五那家伙出山后,怎么盡干這么驚險的事?

  他突然覺得玲瓏觀歷代先師的做法可能才是對的,像這樣的話,真要出事的話,就差不多算是滅門了,讓師父在天之靈知道了,也不知會不會后悔傳位給老十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