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九三章 啟發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秦訣焉能錯過如此天大緣,忙誠惶誠恐道:“上仙放心,小輩定肝腦涂地、全力以赴完成上仙賜予的考驗。”

  白衣女子點到為止,話題又隨心所欲的一轉,“小云間突然進來這么多人,本座問你,你們是如何發現的小云間入口?”

  秦訣回道:“說來還是那個搶了小輩火蟋蟀的人的功勞,那個家伙在一座古墓里找到了小云間入口的線索,各方都是因追查他而找到的。”

  白衣上仙似乎很不解,“找到了小云間入口線索,豈會到處張揚?私下找來不好嗎?何以鬧得如此沸沸揚揚?”

  “可能是盛名所累,抑或是他自己太過招搖惹的禍,事實上大家原來都以為他死在了古墓中,他若悄悄找來確實無人知曉……”

  秦訣不瞞她,將大致情況講了下,因為聞氏文會暴露的經過自然是不可避免的重點。

  白衣上仙聽完后,神情寡淡的臉上竟流露出些許恨得牙癢癢的神色,“蠢貨,竟能惹來這么多人!”

  秦訣略低頭,并未看到她臉上神色,跟著附和了一句,“那個阿士衡確實不是個東西!”

  白衣上仙默了默,又道:“好了,你不能久留,呆久了你的同伴會生疑,回去吧。”

  “是。”秦訣應下后,又試著問了聲,“若拿到火蟋蟀,還來此地找您嗎?”

  白衣上仙:“你拿到了,本座自會聯系你,若隔天都沒有聯系你,你再來此也不遲。好了,去吧。”

  “是。”秦訣又磕頭一個,這才站了起來,低頭退下。

  到了門口,他又撿起了自己遺棄的火把,身后也同時驟然一黑,回頭一看,已是黑漆漆一片,仙影亦無蹤。

  怕失禮熱鬧仙人,不敢過多張望,點燃火把,快步離開了。

  一路回到龍行云和崔游身邊后,他又盤膝坐下了,示意崔游繼續休息。

  崔游表示不用,主動表示愿意幫他當值,被他拒絕了。

  待崔游進入調息狀態后,他的情緒依然是暗暗激動不已,沒想到,太沒想到了,自己竟然和傳說中的仙人聯系上了,這不是緣是什么?

  想到自己被打掉的幾顆大牙,他也不覺得憋屈了,覺得一切都值了。

  若不是自己想盡辦法都要進來,若不是自己遭了罪也不肯放棄,若不是自己的鍥而不舍,又豈能有如此天大緣。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激動了多久,差不多到了換值的時間,他也不喊替,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亢奮情緒中。

  好不容易等到情緒平靜了下來,他又陷入了憂愁中,上仙的考驗該怎么完成?

  三方勢力把庾慶給盯的死死的,但凡有一方的人靠近,立馬就有另兩方的人貼過去,連三方勢力自己想單獨找庾慶聊聊都難,又何況是他,他根本沒下的會。

  怎么辦?瞅啊瞅,一直犯愁……

  五天,足足花了五天的時間,三方勢力才算是連片瓦礫都不放過的將整個廢墟給翻查了個徹徹底底,沒有找到任何有價值的東西。

  善后的情形是,一群人挨個的接受檢查,防備有人藏私。

  天羽、向蘭萱和蒙破,則是各蹲在一堆刻有文字的古物前翻看,希望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線索。最終也沒找到什么希望,不過這些刻有文字或圖案的古物并未亂扔掉,都被收拾了起來,將來要帶出去上交的,畢竟誰也不敢完全保證沒用。

  三家各自自己的,誰找到的算誰的,也沒有哄搶,為不明所以的東西大打出不值得。

  山緣邊的一棵大樹下,庾慶師兄弟三人倒是心無旁騖,在樹蔭下打坐修煉。

  不讓他們走,也不讓他們效力,被扔在一邊,他們傻看著別人忙碌也無趣,只好如此。

  噼里啪啦……

  一陣骨節的悶聲爆響動靜從南竹的身體內傳出。

  樹下各朝一個方向盤膝打坐的庾慶和牧傲鐵齊齊睜眼,皆扭頭看向南竹。

  待到南竹徐徐睜開雙眼長吐出一口氣后,庾慶好奇道:“突破了?”

  南竹面露興奮,微笑頷首:“嗯,終于突破了。”

  熬了這么多年,終于突破到了上武境界,確實值得高興。

  也有賴于那吃進肚的兩顆仙桃,經過煉化吸收其中靈氣,一舉助其突破到了上等真武境界。

  當然,也是他自己的修為本就抵達了上武境界的門檻邊,兩顆仙桃只是發揮了臨門踹一腳的功效,一舉幫他打開了那道門而已。

  牧傲鐵也表示了恭喜,就兩字,“好事。”

  庾慶朝他喂了聲,“武癡,全家就剩你還在初武境界了。”

  牧傲鐵坐了下去,伸出了一只巴掌,亮出了三根指,“感覺,再有三十個,應該夠了。”

  庾慶和南竹相視一眼,懂他的意思,這是三人的小秘密,老九指的應該是再吃三十個仙桃就差不多可以突破了。

  然而眼前的情況,壓根就不讓走開,哪來的會再去吃什么仙桃,更何況是三十個,就算偶爾有出走的會,哪怕是給一天的時間,肚子里也難裝下三十個那么大的桃子,總不能背一袋回來當大家伙的面吃吧?

  如今的情況,也只能是等有了會再說,何況不久的將來可能還有個大麻煩,這幫家伙找不到寶物可能就要對他們屈打成招。

  三人重新坐好,又閉目打坐了一陣后,突然感覺到了異常動靜,似乎起了大風。

  三人又陸續睜開了眼,才發現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已是滿天烏云,再看這狂風起的勢頭,明顯是變了天要下大雨了。

  開了法眼的人能發現,漫天烏云中摻雜著暗紅。

  經提醒,司南府那邊,閉目施法一陣的蒙破驟然睜眼,炯炯有神的雙眼盯向上空。

  他這是以一身修為開自身的法眼,使用“藍色妖姬”也算是開法眼,只不過是采取了借用外物的方式而已。

  稍作觀察,蒙破沉聲道:“看來,這雨云是汲取了高空中飄蕩的邪氣,這邪氣怕是要隨雨降落大地,通知大家小心點。”

  很快,搜身檢查完了的人紛紛成群結隊下山,去尋找能避雨的山洞。

  庾慶師兄弟三人雖不怕邪雨,但也犯不著在雨中硬抗,遂也申報下山躲雨。

  這事不會為難他們,三方勢力現在也不想讓三人死,自然是準許了。

  就在三人躲進一處洞窟沒多久,傾盆大雨便降下了。

  小半個時辰后,三方人員才全部被搜查完畢,冒雨回到了洞內。

  雨不知何時停,大多人趁好好休息。

  “這邪雨下的,難怪這里的植被都被邪氣給污染了,敢情是這么回事。邪氣隨雨落地,又隨水氣蒸發升空,周而復始,不斷被植被吸收。”

  “怕是得虧被植被吸收了好多,不然的話,這小云間我看是很難久呆的。”

  “你以為現在就容易久呆嗎?這明擺著的,小云間的水都不能喝,長的什么東西也不能吃,出口又封閉了。”

  “這都沒什么,憑大家的修為,吃的方面可節制,三天兩頭偶爾吃一口也不要緊。水嘛,憑大家的修為,餐風飲露,吸點干凈的濕氣補水沒問題。修為不夠的,也有高在,施法從空氣的濕氣中凝聚出一點解渴的水不成問題。所以呀,無論是吃的還是喝的,堅持個一年,堅持到出口打開是沒問題的。”

  “但愿能平順吧,總之感覺這仙家洞府有點邪門,邪里邪氣的,能見到的動物都只剩骸骨,沒一點仙府的感覺。”

  “是哦,也不知這仙家洞府究竟發過什么,總不能從開創伊始就這樣的吧?”

  坐在人群中心不在焉的秦訣,聽到眾人議論后,忽目光一亮,受到了啟發。

  略思索,暗暗欣喜,一直想不到的解決辦法,竟因為這場大雨帶來了希望,真可謂是天賜之際。

  將辦法在心中稍作醞釀,有了說辭后,他忽微微左傾,對一旁的龍行云道:“三弟,我有個辦法可解三洞主的心頭不順,你可愿去討三洞主的開心?”

  “哦?”正感覺無聊的龍行云頓來了興趣。

  秦訣起身示意,龍行云會意,立馬跟著起身離去。

  兩人在人群中穿過,找到了洞中一處僻靜角落后,秦訣方在龍行云耳邊一陣小聲嘀咕。

  龍行云聽著聽著,漸明悟,眉頭漸敞開,有那么點眉飛色舞的味道,完后竟忍笑在秦訣胸口小捶了一拳,繼而又拱了拱,一副謝過大哥的樣子。

  秦訣則拍了下他胳膊,一副別客氣、咱們誰跟誰的樣子。

  龍行云眉開眼笑,雙袖一甩,立刻大搖大擺而去。

  他也沒去別的地方,直接找到了天羽身邊,喚了聲,“三叔。”

  天羽正與下交談,偏頭看了他一眼,問:“干什么?”

  龍行云嘆了聲:“三叔,我看這小云間的面積可不小啊,一點都不遜于海市的面積,照咱們這一點點翻找的樣子,得折騰到什么時候才能消停?”

  天羽立刻訓斥:“讓你出去不出去,現在知道煩了,早干什么去了?我看你就是欠收拾!”

  龍行云無奈的這樣子,“唉,三叔,你小看我了,我沒煩,我是覺得,用這種笨方法,不知道折騰到什么時候不說,也很沒效率,是不是還有點可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