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九一章 須字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扯開了覆蓋的植被,才發現能看到的殘破建筑只是完整殿宇的一小部分,宏大殿宇因漫長歲月,大部分已經垮塌。

  殿宇的主體結構是白玉,但這座建筑數千年前的真正容貌已經無法窺見,被歲月碾壓成了廢墟。

  盡管如此,依然阻擋不了三方勢力發掘廢墟的熱情。

  明擺著的,這座殿宇生前的規模肯定不是一般人住的地方,尤其是他們在殿宇正大門的位置,翻出了砸碎的匾額,將其拼湊出來后,隱約是“云宮”二字。

  匾額無疑證明了這座殿宇就是仙人曾經的居住地,試問一群人如何能不興奮,都希望能找到仙人的遺物。

  就連龍行云、秦訣和崔游也都加入了發掘的隊伍,什么風范和什么形象都不要了,只顧著不斷挖掘尋找。

  天羽、向蘭萱和蒙破則站在了高處看著,或者說是盯著下面人的舉動。

  時間一久,三人的興奮情緒穩定下來后,也漸漸察覺到了不對,向蘭萱目光在現場忙碌的人群中掃視了好幾遍后,問道:“阿士衡他們三個哪去了?”

  天羽和蒙破一怔,旋即也目光搜尋了一遍,發現沒有。

  此時,蒙破方若有所思道:“咱們急吼吼的往這跑,似乎把他扔下了沒管。”

  天羽和向蘭萱相視無語,好像的確是如此。

  正這時,三人又察覺到動靜陸續回頭看去,只見山緣下慢悠悠走上來三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庾慶三人,最后面又冒出了柳飄飄。

  竟然主動回來了?三方頭領頗意外。

  天羽當即招示意了一下,柳飄飄立刻趕到了他跟前行禮。

  天羽問她,“你們慢吞吞在后面是怎么回事?”

  柳飄飄當即稟告,“回三洞主,大家突然朝這邊蜂擁而來,我本也想跟過來,卻發現大家把他們三個給扔下了不管。屬下覺得這三人還是得看著,就管住了他們三個,將他們一路給押送了過來。”

  聞聽此言,無論是天羽,還是向蘭萱和蒙破,都微微頷首,對柳飄飄的表現比較滿意。

  這事他們也覺得確實是自己疏忽了,一時激動,竟忘了還有阿士衡他們三個,柳飄飄無異于及時幫他們堵了漏。

  柳飄飄的這個說法一出,沒人會想到是庾慶三人主動要回來的。

  這也是庾慶的意思。

  庾慶覺得四個人一起回去容易惹來懷疑,也認為反正左右都決定了要回去,不能回去的太便宜了,最后決定還是得撈點好處才行,干脆便宜柳飄飄好了。

  有那么點賊不走空的意思。

  理由也簡單,接下來可是要在小云間呆將近一年的時間,他們師兄弟三個在這里真的是無依無靠,柳飄飄越得重用,對他們的幫助才可能越大。

  南竹和牧傲鐵聽后深以為然,也覺得合該如此。

  柳飄飄起先還有些不屑的,明悟后,也就默認了去占三人的便宜,于是才有了這一幕。

  也因此,天羽忍不住上下多打量了一下柳飄飄,有頗感意外的意味。

  他之前只是把柳飄飄當做了一個找來認人的人,并沒當回事,直到此刻才有了那么點另眼相看的感覺。

  千流山一群人,包括他在內,都被仙家遺寶給沖昏了頭,急著爭著趕過來,另兩家又何嘗不是如此,反倒是唯獨這么個女妖比大家都沉著冷靜,沒有利欲熏心,難得難得確實難得。

  只不過,他最終還是略皺了下眉頭。

  而庾慶三人此時看到了廢墟中的挖掘場景也頗為意動,人都有一種相同的自信,萬一自己能找到寶貝呢?

  蠢蠢欲動了一陣后,庾慶終于忍不住邁步向廢墟走了去,他兩位師兄自然也不會客氣。

  天羽冷眼一掃,當即喝道:“站住!”

  師兄弟三人回頭一看,發現確實是對他們說的才停下。

  天羽冷冷道:“你們想干什么?”

  庾慶干笑道:“多雙多個助力,我們三個干看著不好意思,愿效犬馬之勞。”

  向蘭萱出聲了,“我說探花郎,你好歹也是天下第一才子,能寫出憂國憂民的詞賦,說話能不能不要這么諂媚,聽了實在是讓人倒胃口,惡心。”

  “……”庾慶無語,天下第一才子怎么了,連說兩句軟話都不行嗎?

  一旁的南竹和牧傲鐵都為他感到尷尬,兩人就搞不懂了,老十五這家伙是怎么考上的進士。說作弊兩人就更不信了,犯得著自找麻煩把自己給搞的狼狽不堪嗎?

  柳飄飄也忍不住瞟了眼庾慶,她有和向蘭萱一樣的同感,當初聽聞天下第一才子探花郎的大名,可謂仰慕已久,結果發現竟是這樣的人,確實是有點讓人倒胃口。

  她就想問問,這還是那個自詡為仙人寫下“人間好”三個字的探花郎嗎?

  本來吧,聽傳聞就覺得該是個風華絕代的才子,畢竟自詡為仙人嘛,跟眼前這么個粗俗不堪的小胡子確實有點對不上號。

  蒙破亦偏頭道:“回來一邊呆著去,不差你們三個幫忙!”

  說白了,不是他們的人,讓這三個家伙混進去撿漏,無論哪家都不放心,傻子都看出了三人也眼饞。

  無言以對,還能怎樣?除了眼巴巴多看幾眼,師兄弟三人只好退場靠邊站。

  天羽忽對柳飄飄偏頭示意,之后從高處跳下,踱步而去。

  柳飄飄略怔,隨后跟了過去。

  稍避開身邊人,天羽在一棵樹下停步了,待柳飄飄過來,他方低聲道:“你做錯了,知道嗎?”

  柳飄飄愣住,旋即拱道:“請三洞主指正。”

  天羽繼續低聲道:“剛剛,他們三個落在了你的上,你應該先把他們帶走藏起來,而后再過來密報于我,懂嗎?”

  柳飄飄自然懂他的意思,可這卻不是庾慶三人想要的,對庾慶三人來說,那樣才危險。然又不可能泄露真相,只能是拱賠罪道:“是小妖無知,三洞主恕罪。”

  天羽淡淡瞥了眼,“罷了,你連千流山怎么回事都不清楚,想不到也不能怪你,下次注意就好。對了,你叫什么來著?”

  柳飄飄忙回道:“小妖柳飄飄。”

  天羽:“行了,暫時就在我這聽用吧。”說罷負而去。

  另一頭,向蘭萱和蒙破也先后落在了庾慶身邊。

  向蘭萱朝柳飄飄那示意,“探花郎,那女妖沒有威逼你干什么吧?”

  庾慶眨了眨眼,道:“不用威逼我們自己也會過來,出入口都封了,我們能往哪跑?”

  向蘭萱:“那女妖就沒問你點別的,譬如這小云間究竟有什么寶物。”

  庾慶搖頭,“沒有”

  南竹也插了一嘴,“這個真沒有。”

  向蘭萱不理胖子,似笑非笑道:“小云間有什么寶貝,你應該知道吧?”

  庾慶哭笑不得,“我們只是想進來尋寶,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寶。”

  向蘭萱呵呵道:“不會吧,云兮是從小云間出去的,小云間有什么她是最清楚的,若真的就這么破敗荒蕪無一物,還有必要告訴你小云間的位置嗎?逗你玩,讓你來這荒山野嶺無聊一趟不成?”

  庾慶唉聲嘆氣道:“你們怎樣才能相信我們?”

  天羽的聲音突然傳來,“你若是能一死了之,我們肯定就信了。”

  蒙破:“阿士衡,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現在,我們暫且相信你說的是真的,可若是我們將整個仙府搜了一遍都沒有收獲的話,那只能是在你身上再想想辦法了。”

  庾慶瞪眼道:“你們之前發過誓的,只要我告訴了你們小云間入口在哪,便保我們平安的,莫非想食言,難道就不怕天譴嗎?”

  天羽冷笑,“若非我們發了誓,你以為你還能好好站在我們跟前油腔滑調嗎?早就撬開了你的嘴問話。保你們平安不等于不采取辦法讓你們開口說實話!”

  師兄弟三人陰著臉,庾慶一字一句道:“此間的情況,我們確實是什么都不知道。”

  天羽、蒙破、向蘭萱皆不置可否……

  就這么一座殿宇廢墟,一群人翻到了傍晚都沒有翻完,三方勢力已經分了人去砍樹木,準備制作火把,擺明了要熬夜繼續。

  “翻這么久,連件擺設都沒看到,看這架勢,這殿宇內的東西垮塌前似乎就讓人給搬空了。唉,不找了!”

  折騰了一個白天的龍行云沒了耐性,他的出身,本就不是干這種活的人,揮撂了挑子。

  秦訣倒是很有耐心,然龍行云一走,他和崔游也只好跟了去。

  三人想離開現場還沒那么容易,天羽讓人把他們三個仔細給搜了一遍,確認沒夾私才放離了。

  天羽勒令三人不得離開這座山。

  從山頭上下來,三人遇上送火把上來的人,要了些火把,在山腰一陣尋找,找了個山洞就鉆了進去休息。

  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也不敢全都休息了,輪流值守。

  夜漸深,山上翻找東西的動靜還是會不停傳來。

  輪到秦訣值守后,他換掉了將滅的火把,看了看盤膝打坐的二人,坐地的自己靠在了洞壁上,思索考慮目前的情況。

  突然,他臉上漸漸浮現錯愕,目光怔怔看著對面的洞壁。

  只見洞壁上的植物根須竟然集合扭曲成了一行字:欲得仙寶,噤聲勿言,前往洞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