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八九章 共享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柳飄飄的心思也沒跟三方勢力想一塊去,她一直在惦記著南胖子偷吃仙桃的場景,在想著后面那片桃園的事,三方勢力突兀而去的情形也把她給搞懵了。

  也沒想到連聲招呼都不打,就能一窩蜂似的沒了,硬是愣了會兒神才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

  剛好了,現在又剩老熟人大眼瞪小眼了。

  對視一陣后,四人突然不約而同地環顧四周仔細觀察。

  確認其他人確實跑光了后,兩邊才來了一次真正意義上的久別重逢,相對而行,面對面站在了一塊。

  雙方互相上下打量,柳飄飄還是那副背負雙劍的英姿颯爽模樣。

  南竹好奇問:“大掌衛,你不在見元山,怎么也跑來了?”

  “拜他所賜。”柳飄飄盯向了庾慶,“若不是他又出名了,千流山也查不到我頭上。阿士衡,你搞什么,不知道大家都以為你死在了古墓里嗎?為什么還要去那個什么濘州聞氏參加什么文會,生怕別人不知道你還沒死嗎?”

  一見面就問這個,庾慶真正是有苦難言。

  還好,南竹幫他解釋了一下,“他也是沒辦法,在濘州剛好撞見了在京城的同僚,當場被認了出來。對了,他在濘州出名,怎么就讓千流山查你頭上去了,你沒亂說什么吧?”

  “我也不知道千流山從哪獲得的消息,知道了你們在碧海船行假冒苦力進古墓的事。表面上我是古墓里的唯一幸存者,不找我核實找誰?”柳飄飄又盯向了庾慶,“還是拜你所賜,若不是你好好的非要讓我幫忙置那個什么秦訣于死地,我早先也犯不著說我在古墓里遇見過你們。千流山找上門,我又不知道千流山消息的來路,哪敢否認沒見過你們。

  至于亂說什么,你們想多了,我又能亂說什么?說我之前隱瞞不報嗎?我見過的只是碧海船行的苦力,鑒元齋的三個伙計,并不知道你們的真實身份。我如今已不是什么千流山的大掌衛,已經被要到了千流山,隨隊來的目的是要確認你阿士衡是不是在古墓里出現過的人。”

  原來是這樣,三人頓時放心了不少,心頭繃著的一根弦算是松開了。

  南竹忽又訝異道:“你成了千流山的人?”

  柳飄飄略抬下巴,“嗯”了聲。

  師兄弟三人相視一眼,南竹立刻喜笑顏開地拱手道:“那應該是值得恭喜的吧,千流山的人,現在就算是見元山的山大王洪騰見了你,怕是也要恭敬著吧?”

  柳飄飄不置可否,“離了見元山后,我還沒去過千流山。出山后,就一直在跟著他們搜尋你們的下落。”

  南竹好奇,也正要請教,“我們自覺行動已經算是隱蔽,你們是怎么找到我們的?”

  這也是庾慶和牧傲鐵想知道的。

  柳飄飄:“一離開見元山,我就跟他們直奔了濘州,見到了那個聞氏的什么新的女家主。”

  南竹點頭,“名叫聞馨。”

  “嗯,是聞馨,這個姑娘,還算是不錯的…”

  提到聞馨,柳飄飄腦海里想起了初見聞馨時的畫面,那是個給了她別樣意外感的一位姑娘。

  她見到聞馨時,聞馨已不在濘州首府,而是在海邊。

  恰逢籌備已久的祭神大典開始,聞氏主祭,聞馨以聞氏家主的身份領銜主祭。

  萬眾矚目下的聞馨妝容較濃,烈焰紅唇,遮去了年紀上的青澀,說是濃妝艷抹不為過,但也刻畫出了別樣氣質。一襲黑底描金長裙,上繡金色云紋,頭戴黃金鳳冠,手捧刻滿祭文的玉板,一人在前,領袖群倫,身后是濘州各族的族長慢慢尾隨。

  那一刻沉穩向前的聞馨,目不斜視,竟有母儀天下的氣度。

  面對海天宣讀祭文時,文辭郎朗,抑揚頓挫,宛若一代女皇向海天昭告!

  兩旁數以萬計的各類人群旁觀,虔誠者跪祈。

  柳飄飄那時就在人群中,讓她訝異的是,一個這么年輕的姑娘竟能領銜這么大的場面,紋絲不亂,氣度上讓人不敢小覷,竟能鎮住場,這姑娘得是打開了多大的胸懷才能迎接這一切?

  后來,柳飄飄就跟千流山的人一起見了聞馨,又見識了聞馨的不卑不亢,令人賞心悅目,這讓她不得不暗暗贊嘆,這大家族培養出的女子就是不一樣。

  南竹點頭認可了一句,“是長的挺不錯的。”

  他和牧傲鐵的眼神下意識都瞥了庾慶一眼,發現庾慶的神色間果然有些不對勁。

  柳飄飄:“見到她后,千流山亮明了身份,那姑娘也痛快,直接告知了你在聞氏藏書樓找‘石磯灣’這個地址的事,千流山立馬就調集人手往‘石磯灣’趕赴……”

  后面說了什么,庾慶壓根沒聽進去,只聽到是聞馨親口出賣了自己。

  他想起了書房里聞馨哭泣哀求的一幕,想起應該是自己給聞氏帶來的慘劇,估計聞馨之后也應該明白了,應該會恨死他這個“騙子”吧!

  這一刻他黯然神傷。

  南竹和牧傲鐵聽完后,再看庾慶的反應,不由眼神互相碰撞,肯定確定了,這廝和聞馨之間絕對不尋常,就憑老十五這狼心狗肺的東西,單相思絕不至于如此。

  “你怎么了?”柳飄飄盯著庾慶問了一句。

  南竹伸手拍了拍庾慶的臉,“你爹娘早死了,哀哀戚戚的樣子干嘛?”

  庾慶揮臂一把推開了他。

  柳飄飄隨后問出了自己想問的,“我記得你們不怕邪氣,這仙桃你們吃了是不是沒事?”

  聞言,庾慶從傷感中走了出來,點了點頭。

  柳飄飄立刻振奮了,那仙桃中的濃郁靈氣誰不覬覦啊,當即追問:“在古墓里我就奇怪,就算是天賦異稟,也不可能三個人都天賦異稟,你們是不是知道什么化解的辦法?”

  這話問出口了,讓庾慶三人感到為難,不好回答。

  柳飄飄漸驚疑,指向那片桃園道:“我說你們不會是想三個人獨吞這大片桃園吧,胃口不要太大了,你們吞的了嗎?小心撐死自己。”

  庾慶嘆道:“不是我們想獨吞,是我們怕你想獨吞。”

  柳飄飄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反問:“那你們想怎樣吧?我丑話說在前面,這好處我肯定是要占一份的。

  這些仙桃雖未必能助我從初玄境界突破到上玄境界,但卻能助我快速抵達初玄境界的巔峰。

  道理你們應該懂,越早抵達初玄巔峰,在初玄巔峰逗留的時間越長,就越有機會觸摸到進入上玄境界的門檻。這么好的機會放在眼前,我既然知道了你們的秘密,就決不能錯過!”

  庾慶雙手摁了摁,“你放心,這好處我們肯定跟你共享,咱們什么交情?同過生死,共過患難的人,你救過我的命,當然,我救你命的次數更多。上次你能背著見元山幫我們離開,沒有出賣我們,你的為人我們是信得過的。”回頭問兩位師兄,“你們說是不是?”

  南竹立刻挺胸,一本正經道:“那是當然!柳大美人一看就是好人,人好又漂亮,可惜我這長相,實在是自慚形穢,否則…別的不說,這小云間內,我們三個除了相信你,還能相信別人嗎?你是我們最信任的人。”

  牧傲鐵點頭,“沒錯。”

  庾慶話接回來,“你知道我們的這個秘密,一旦抖出去,三大勢力必然要逼我們交出來。而你上次也背著見元山幫了我們,等于是欺騙了千流山,我們一旦抖出來,你怕是也性命難保。”

  柳飄飄當即咬牙,“你是在威脅我嗎?”

  庾慶一口否認,“哪有?我們又打不贏你,怎么威脅你?我的意思是,咱們是一條船上的人,本來就是朋友,就應該互相幫助。但我這位同伙可能比較小人之心…”他指著南竹示意了一下,當外人面不會說是師兄弟。

  南竹心中錯愕,看著他,不知他要說什么。

  庾慶換了稱呼,“飄飄姐,之前我們就商量過,可這胖子怕你過河拆橋。飄飄姐,你也要理解我們,所以化解邪氣的秘密我們肯定是不會告訴你的,不過我們肯定會幫你化解邪氣的,畢竟你是我們在這里的唯一幫手,我們想順利離開還得倚仗你的暗中相助。你放心,我們一定讓你盡享仙桃的美味。”

  牧傲鐵看向南竹,“他雖是小人之心,亦有些道理,可兩全!”

  南竹慢慢抬頭看天,沒否認,心中卻是怨恨難消,自己舍命吃仙桃試毒,可這兩個畜牲是怎么對他的?可有一點點對他這個師兄的尊重?

  柳飄飄盯著庾慶冷笑,“當初幫你,是信了你探花郎的虛名,以為能寫出‘民哀則國衰’的人豈能是小人?定不會負人!想著背著見元山和千流山幫了你,你也不會出賣我,沒想到如今反倒成了你要挾我的把柄,什么天下第一才子,我還真是信了你的邪。行,算我瞎了眼,說吧,怎么幫我化解邪氣?”

  庾慶被她說了個一臉尷尬,唉聲嘆氣道:“飄飄姐,我早已棄文從武,嘗試著習慣這江湖,否則你我豈能相逢于此?那個什么天下第一才子,不值一提,你就當臭狗屎好了。

  總之理解一下吧,我們三條小命畢竟捏在你的手里,容不得不小心些。

  我發誓,只要飄飄姐你不負我們,我們也定不負你!那個,現在化解邪氣還不方便,咱們回頭還得找機會,這個待會兒再說,你先給我們放放風,趁那些人沒注意,我們先去嘗嘗那仙桃還有沒有其它毒。”說罷第一個閃身跑了。

  南竹和牧傲鐵相視一眼,之后亦快速閃身而去,跟著沖向了仙桃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