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八六章 小云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子時將近,大家都在等。

  區別在于,站在下面的人不知道在等什么,不知要等到什么時候,而站在頂峰的人則知道在等子時仙家洞府開啟。

  三大勢力的領頭人都在期待著,不斷觀察四周打量。

  師兄弟三人則是緊張,還是那句話,萬一仙家洞府不開啟怎么辦?

  山頂上搬來了調好的計時水漏,滴答滴答的水滴聲不大,卻很清晰,似乎每一滴都敲在人的心房上。

  幾人不時去看水漏上的刻度,眼睜睜看著亥時將過,子時些許微差將至。

  師兄弟三人只感覺嘴里發干,四周依然是靜悄悄,只有不時吹過的風聲,夜空也依然是漫天繁星,看不到絲毫月出的跡象。

  重點在于沒看到絲毫仙府要開啟的跡象。

  當滴答滴答水滴聲中的刻度表終于下降到子時位時,山頂六人的目光都驟然離開了刻度表,快速打量四周,尋找仙府開啟的跡象。

  然搜尋了好一陣,依然是不見任何跡象,眾人小心觀察。

  時間隨著水滴聲一點點過去,沒任何人發出任何動靜,水漏刻度表又慢慢下降了一刻,四周還是無任何異常,師兄弟三人不禁暗暗叫苦,感覺被云兮給坑了。

  說什么洞府開啟要見到月光,還說什么要每年的第一個朔日,這話本來就是矛盾的,朔日哪來的月亮?這天上連一片遮擋的云彩都沒有,有月亮一眼便能看到,月亮呢?反過來說,所謂的洞府開啟條件根本就不靠譜。

  念及此,三人腸子都悔青了,明知道云兮所言可能有問題,不明白自己為什么還鬼迷心竅跑來了,這不是找死嗎?

  水漏刻度表下降到了子時兩刻后,盯著四周好一頓觀察的天羽終于忍不住了,回頭問師兄弟三人,“不是說子時開啟嗎?子時已過兩刻,怎么還不見開啟?”

  庾慶嘆道:“三洞主,我們人都落在了你們的手上,這事我們敢說謊嗎?問題是我們也是第一次來,你問我們,我們也不知道是個什么情況啊!”

  向蘭萱接了一句,“那就再等等看吧。”

  蒙破沉聲道:“波瀾不驚,看不出有陣法要啟動的樣子,但愿不會是瞎忙一場。”

  峰下的人紛紛在盯著上面,就等上面一聲招呼。

  妖界這邊的龍行云嘀咕了一聲,“他們在上面等什么?”

  秦訣搖頭,盯著上面道:“不清楚,這樣做應該有這樣做的原因,上面不是擺了計時的水漏嗎?應該是時辰未到吧。”

  滴答滴答的水滴聲中,很快,浮牘漸漸降至三刻,然四周依然是靜悄悄。

  這像是什么子時要開啟的樣子嗎?師兄弟三人安靜的很,老實的像是受到了驚嚇的小鵪鶉,只有眼睛不時四周晃動觀察,無比的心虛,已經在暗暗做最壞的打算了。

  天羽、向蘭萱、蒙破,已經沒了開始的期待,將信將疑的目光也已經在不時打量師兄弟三人。

  若不是覺得三個家伙不敢說謊,加之也是第一次來,他們怕是已經要揪住師兄弟三人的脖子問話了。

  等著,現場的氣氛也是在忍著。

  當浮牘降至子時四刻,也就是說子時已經過了半個時辰,山巔卻還是平靜無波,天羽忍不住再次出聲,“你們確定你們沒搞錯什么?”

  庾慶攤手,“三洞主,我也很焦慮,你這問題讓我等如何回答?”

  話剛落,牧傲鐵突然抬手指天,“快看,月亮!”

  月亮?庾慶立馬顧不上了天羽,也順勢看去,幾人都跟著看向了空中。

  哪有月亮?

  一眼看去還真看不到月亮,不過細看之下又會發現,夜空中有一道朦朦朧朧、若隱若現的細細彎鉤,仔細辨認確實是月亮,是一道極細的月牙,細到不注意都無法發現。

  隨著時間的推移,月牙倒是越發顯眼了。

  可對天羽、向蘭萱、蒙破來說,月亮就月亮吧,有什么好激動的?

  庾慶三人確實有點小小的激動,隨后發現四周并無任何變化,當即心涼了一半。

  月亮不出來還好,他們回頭還能以“月亮”為借口當退路,現在月亮出來了也沒反應,待會兒怎么辦?

  然就在這時,山頂六人突齊刷刷看向了那彎月牙。

  逐漸清亮的月牙似乎迸發出了一股莫名的氣息,正好噴薄到了山頂六人的身上。

  什么情況?

  六人驚疑不定,很快發現那莫名氣息并非來自月牙,而是月牙下方一點的虛空隱隱在扭曲,隱隱出現了裂縫一般,氣息是從裂縫里噴薄出來的,月牙像是一把利刃劃破了虛空。

  裂縫如虛波,正在慢慢撕開,慢慢擴大,里面隱約有什么景象出現。

  天羽、向蘭萱、蒙破皆振奮,皆意識到了,傳說中的小云間開啟了,仙家洞府真的開啟了!

  師兄弟三人目瞪口呆之余,又同時互相打量,看得出來,皆如釋重負一般。

  向蘭萱忽回頭問了一句,“你們剛才對月亮的反應為何如此之大,月出,虛空之門也開啟了,你們是不是有什么瞞著我們?”

  天羽和蒙破也下意識看向了兩人。

  牧傲鐵暗暗后悔了,悔恨剛才不該失態,解釋了一句:“月亮憑空出現,好奇而已。”

  是嗎?三方首領將信將疑。

  向蘭萱盯著彎月方向道:“我大概明白了為何是朔日子時開啟。子時正是朔日與次日交替之際,朔日無月,朔日過,新月始。每年第一個朔日的子時,乃新舊交替之機,意味著天地運轉的冥冥之力進入了新一輪的周而復始,是一個重新啟動之機。這洞府的大門利用了天地之力封印,對我們來說,也需天地之力才能開啟,尋常看不到也進不去。”

  另兩位微微頷首,蒙破沉吟道:“這也就是為何新年第一天的新月出現時,便是洞府開啟之時。”

  天羽:“難怪非要等到每年第一個朔日子時。”

  三位說這些話時,目光依然是忍不住打量師兄弟三人,顯然牧傲鐵的反應過大令他們無法釋懷,好在現在也沒心思計較什么,他們繼續盯著擴大的虛空口子觀望。

  庾慶三人很無奈,但也同樣忍不住好奇,緊盯著虛空缺口。

  “他們好像都在盯著空中的那輪新月看,有什么問題嗎?我什么都沒看出來,你們看出了什么嗎?”

  下面的龍行云問秦訣和崔游,得到的答復是搖頭。

  秦訣也看出了上面六人的異常,但他同樣沒看出任何情況。

  虛波般晃動的虛空缺口穩住了,一條較長的古老臺階憑空出現了,在臺階的盡頭是一座古老的牌坊,上面隱約有三個字,細看,正是“小云間”三字。

  牌坊后面是什么則不清楚,但能看到內里也是夜晚星空,好像和外面沒什么區別。

  山頂六人皆激動了,確認無疑了,傳說中的小云間真的找到了!

  “走,你們三個先上前帶路。”

  天羽忽然出手推了庾慶一把。

  踉蹌一步的庾慶錯愕回頭,問道:“我們也要進去嗎?”

  蒙破道:“鬼知道你們還有什么事瞞著我們,你們不進去,我們如何安心?”

  庾慶立道:“這入口顯然不可能一直開著,你們要我們進去多久?”他又不瞎,自然也發現了三方人馬背著大包裹的情形,明顯是做了長久的準備。

  向蘭萱微笑,“有我們陪著你們呢,怕什么,到了該出來的時候自然會出來。”

  一聽這情況,庾慶立刻挺直了腰板,“我們愿意為你們賣力,但我們也不能白忙,我們也想得點好處。”

  見到真的找到了小云間,他不再心虛沒譜,頓時有了底氣,開始討價還價了。

  天羽沉聲道:“少啰嗦,趕緊進去。”

  庾慶堅持:“沒有我們,你們找不到小云間。我沒別的意思,至少我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你們吃肉,我們也想喝口湯,這不過分吧?你們若是連一點道理都不講,說實話,我們很害怕,怕你們過河拆橋。”

  “沒時間跟你啰嗦,這入口堅持不了多久。”天羽回頭招手,“來人!”

  下方的妖界群妖立刻蜂擁而來。

  “上!”

  蒙破和向蘭萱也陸續揮手招呼。

  率先上來的人,終于看到了小云間入口,皆震驚,終于明白了上面的六人在看什么。

  就峰頂上下的區別,下面的人竟然看不到洞府開啟,只有在山頂這個角度才能看見開啟的仙府山門。

  那場面,仿佛有一座山門長階浮在空中,著實神奇。

  “將他們三個押進去!”

  天羽一聲令下,指向浮空的小云間入口。

  數名妖修立刻上手,別了庾慶三人的胳膊,直接給推上了浮空的石階。

  起先上腳踩踏的人還有點擔心害怕,一腳踩了個踏實才放心拾階而上,反正押了庾慶三人探路。

  三方頭領也就是這個意思,若知道什么危險不說的話,你們三個先死!

  庾慶三人又不是傻子,自然明白這些人的用意,心頭不禁恨意滿滿,搶了他們的東西還要他們拿命擔著,然又能怎樣?無力反抗!

  師兄弟三人一路上期待進入小云間尋寶,卻沒想到自己會是以這種方式進入小云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