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八四章 朔日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幾人再次觀察了一下這座山頂,除了比周圍的山高以外,實在是沒看出這山頂能有什么特別的。

  天羽目光回到庾慶臉上,“你也不清楚?這就算是交代了不成,讓我們如何相信?”

  南竹和牧傲鐵被問的暗暗緊張。

  庾慶卻再次兩手一攤,應付的話隨口就來,“三洞主,云兮突然告訴我這個,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更不知她是何居心,事情弄到這個地步,我們已經是在賭命了。一旦到了所謂的洞府開啟之日卻沒有開啟,我們自己都不知道該怎么辦了,我們是能打贏你們,還是能跑掉?就算能跑掉一時,一下得罪了你們三家,以后怎么辦?”

  聞聽此言,三方領頭想想也是,這已經是對方唯一活命的機會了。

  蒙破忽道:“好了,該說的都已經讓他說了,他是我錦國人,我先帶回去。你們三個,跟我走。”揮手朝庾慶三人示意了一下。

  “慢著!”天羽喝住,警告蒙破,“骷髏頭,你少跟我來這套,跟你走?我怎么知道他有沒有說真話,怎么知道他避開我們后會不會又跟你多說什么?”

  向蘭萱亦咯咯笑道:“蒙破,你這樣做就不對了,不說我殷國公主是不是鐘情于他,起碼我們幾個可是發了誓的,若他說的是真話,可是要保他平安的,被你帶走了,他萬一出了什么事,我豈不是要遭天譴?”

  天羽嗯聲點頭,“是這個道理,大家都起了誓的。”

  向蘭萱又道:“一碗水攤平,還是把他們放在我們大家都能看到的地方,這樣大家都放心。”

  蒙破沉聲道:“你們跑到我錦國來搶肉吃,還敢啰里啰嗦提條件?”

  天羽:“骷髏頭,下面人不在,這里就我們幾個,你那大道理就別跟我們瞎扯了,這樣的事情你司南府在我妖界也沒有少干。現在事情就擺在這,要么大家一起等機會看誰手快有本事,要么我們兩家打你一家,你自己看著辦!”

  這話說的,太直白了,搞的師兄弟三人怪不好意思的,生怕知道的太多被人滅口了。

  蒙破陰著一張臉不說話。

  向蘭萱笑瞇瞇盯著庾慶上下打量了一陣,忽喂了聲道:“探花郎,寫首詩夸夸我唄。”

  庾慶心里立馬咒她以青樓為家,低眉垂眼,面無表情道:“在下庾慶,不是什么探花郎,也不會寫詩。”

  向蘭萱咯咯一笑,見他就是不肯,也就不勉強了,揶揄道:“年紀輕輕的,干嘛留兩撇那么難看的小胡子?”

  庾慶懷疑她的眼光有問題,抬手摸了摸自己小胡子后,發現是有點長了,當即回道:“長時間沒修理而已。”

  向蘭萱:“嫩秧子裝什么老茬,還是刮掉吧。”

  庾慶略有不滿道:“我胡子不影響你們找仙家洞府吧?”

  “行了,你們兩個別扯淡了。”天羽聽不下去了,抬手一指最高峰頂,“上面,你們三個就住最頂上,洞府開啟日之前,誰也不許離開頂峰半步。”

  蒙破抬頭看了眼,微微點頭,這樣也好,三家都隨時能看到這三個家伙,誰也無法單獨帶走。

  向蘭萱也同意了,“行吧,這樣大家都能放心。”

  師兄弟三人卻變了臉色,庾慶第一個反對,“上面風吹日曬的,你們知道這高山頂上的晝夜溫差有多大嗎?光禿禿的連個遮擋都沒有,是住人的地方嗎?”

  天羽皺眉道:“有你討價還價的資格嗎?想舒服就別辭官。”

  向蘭萱咯咯笑道:“行啦,行啦,給你們搭個窩棚,吃喝全包了。”

  形勢比人強,不得不低頭,沒辦法,師兄弟三個最終還是被轟到了山頂上去曬太陽。

  不過隨后也有人拖了一堆砍伐的樹木和樹枝來,還真的就在山頂上搭了個棚子起來。

  就一個棚子,四周連遮擋的地方都沒有,好讓三方勢力的視線隨時能看到他們。

  于是師兄弟三人就在這四面通風的地方住下了。

  “真要是因此找到了仙家洞府,那我們真的是虧大了。”

  盤膝坐下的南竹小聲嘀咕了一句。

  說到這個,三人心在滴血,抱在一起痛哭一場的心都有了。

  太委屈!

  這又是被人搶劫,又是做苦力,又是跑去古墓里犯險,差點連命都丟了,還愣是跑去做了幾個月的家丁,這一路風里雨里東奔西跑的何止萬里迢迢,花了多少心血去謀劃呀,眼看果子要成熟了,卻成了別人的。

  憑什么呀?你們那么大本事自己去找呀,干嘛搶我們這些小人物的?

  關鍵連個訴苦的地方都找不到,還不敢反抗,如人家說的,沒資格。

  不,還得期望別人能成功順利摘到他們的果子,否則他們可能會小命不保。

  師兄弟三人坐在一起,高胖瘦的靠在一起看窩棚外的山景,回想往事,回想一路的艱辛,皆一副死了爹娘的樣子……

  新的一天,又是個好天氣,陽光普照。

  又馬鎮,一座依山而建的祠堂,兩個包著頭巾的山民打扮的人被押了進來。

  這兩人不是別人,正是秦訣和其手下崔游,假扮山民被識破了,被抓了。

  某種程度上,庾慶師兄弟三人一路上確實有夠小心的,到了石磯灣都沒有上岸,只是遠遠確認了一下坐標而已,便立刻離開了。

  他秦訣本身也沒什么人手,甚至不算是赤蘭閣的人,只是與赤蘭閣內的某人有關系而已,仗著這層關系在外面小小利用一下赤蘭閣的招牌便于行事而已。

  就他那點人手,根本沒辦法找到師兄弟三人。

  大業司知道了他的存在,都懶得理會,壓根沒把他放在眼里,只是暗中盯著,看他有沒有辦法而已。

  他的人手沒發現師兄弟三人的動向,反倒發現了司南府的動向,因司南府最近的動作頗大,于是跟來了這邊,想喬裝打扮混來摸摸情況。

  他沒想到的是,又馬鎮暫時已經被司南府暗中戒嚴了,跑這來湊熱鬧,等于是一頭撞進了網里,一來就被抓了,束手被擒。被突然冒出的一群司南府人員給圍了,也不敢反抗。

  祠堂內,一名灰衣人負手而立,待二人被押到跟前,灰衣人繞著兩人轉了圈,再回到兩人正面后,問:“你們什么人?”

  秦訣道:“這是一場誤會,我…”

  啪!灰衣人抬手就是一記措手不及的耳光。

  崔游驚了。

  秦訣也被打懵了,瞪大著眼,怔怔看著對方,嘴角已有一絲血跡。

  兩人一身修為都被制住了,暫時也無能力反抗,只能是硬生生挨了這一巴掌。

  灰衣人再問:“你們什么人?”

  秦訣憋著怒氣道:“你們真的誤會了…”

  啪,又是一記耳光。

  “你們什么人?”

  秦訣這次學乖了,也算是被教訓到位了,人家的意思很簡單,問什么答什么就好,哪來那么多廢話,立刻伸手從懷里掏出了那枚血玉牌子遞出,沉聲道:“在下赤蘭閣的人。”

  灰衣人接了血玉牌子翻看后,眉頭略挑,繼而手掌一握,當著對方的面,咔嚓一聲,直接將牌子給捏成了碎渣,散落一地。

  “你…”秦訣大驚大怒,這塊無往不利的牌子,還是頭回撞上如此無禮之人。

  啪!又是一記耳光。

  “此乃赤蘭閣…”

  啪!又是一記耳光。

  臉已被打腫了,連大牙都被抽掉了兩顆的秦訣,嘴角淌血,終于安靜了。

  灰衣人問道:“赤蘭閣是干什么的?”

  秦訣憋著滿腔怒火道:“不干什么,一方修行之地。”

  灰衣人:“聽說閣主曾是千流山老妖頭的情人?”

  秦訣想反駁或提醒對方放尊重點,但對上對方那沒有表情的眸子,又不得不忍耐了下來,“是。”

  灰衣人:“你知不知道我們是誰?”

  秦訣:“應該是司南府的人。”

  啪!又一記耳光。

  秦訣抬手捂著臉,不知道對方為何又動手,自己已經是老實答話了。

  灰衣人:“不就是陪老妖頭睡過嗎?膽子不小,竟敢跑來探司南府的底。拖下去嚴審,通知赤蘭閣過來領人,告訴他們,若不給個交代,那就派人來收尸吧!”

  “是。”

  立馬有人過來揪了秦訣和崔游的后頸押走。

  此時秦訣才反應過來最后為何還挨了打,人家壓根沒把赤蘭閣給放在眼里,敢放肆,打的就是你赤蘭閣的臉。

  能通知赤蘭閣來領人,已經算是給了面子。

  司南府的蠻橫和霸道,他這次算是領教了,壓根不跟你講理。

  地上有血,還有幾顆大牙……

  半個多月轉眼過,又馬鎮的山民不管外界的什么是是非非,照樣熱熱鬧鬧的慶祝新年來到。

  新年第一天,朔日的夜晚,漫天繁星不見月,山民聚集在篝火旁載歌載舞。

  遠處最高峰的山頂上,住在窩棚里的師兄弟三人過足了住山頂上的癮,晚上下雨的時候,高山上的寒風吹那叫一個過癮。

  也許是知道他們過足了癮,閃來幾人幫他們把窩棚給拆了,直接扔往了山下,免得礙事。

  師兄弟三人看看山頭下,三方人馬不少人手都在整裝待發,等待仙家洞府開啟的那一刻到來。

  稍候,三方頭領又來了。

  碰面后,向蘭萱忽然問道:“探花郎,有件事我實在是想不明白,你為什么要介入濘州聞氏的文會暴露自己?若不暴露,今天倘若仙門開啟,除了你們三個,別人也無福分享。”

  別說她了,南竹和牧傲鐵也搞不懂老十五這傻鳥是怎么想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