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八三章 老實交代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傳說中的小云間入口就在這里?

  驟聞此言,三方領頭震驚。

  向蘭萱和天羽還好,這兩方都知道庾慶曾在見元山出現過,結合冠風揚古墓,已在懷疑庾慶有了小云間的線索。

  司南府那邊則全然不知庾慶曾經去過見元山,能跑這里來純粹是被另兩家給驚動了。

  過程既復雜也簡單。

  三家的消息網都非同一般,探花郎出現在濘州聞府的消息自然會有所耳聞。

  但一開始真正懷疑庾慶在找小云間的只有殷國大業司,因碧海船行的原因,大業司知道庾慶進了古墓,結合阿士衡的家世背景自然也就知道了庾慶進古墓的目的,本以為庾慶死了,沒想到還活著。

  然這三方勢力沒有哪個是不盯另兩家的,就如同司南府謀算見元山,七拐八拐搞出個州牧嫁女的事也還是被另兩家給盯上了一樣。

  探花郎出現在濘州聞氏,聞氏忽然又出了那么大的變故,碧海船行介入了其中,這已經是引起了另兩家的注意。若碧海船行和聞氏之間僅僅是普通的商業行為也倒罷了,若庾慶能被碧海船行秘密找到也行,可問題是庾慶沒那么好找,師兄弟三個又不傻,一路躲躲藏藏的。

  碧海船行在濘州的人手有限,實在沒辦法,大業司不得不秘密出動了大量人手暗中介入。

  盡管是秘密行動,可一旦出動了大量人手,就很難瞞過司南府和千流山的眼睛。

  找探花郎,說為了殷國公主都解釋的過去,可大業司是干嘛的?為什么會驚動大業司介入?

  這三大勢力,多少年來,一直在互相滲透,一直在互相安插眼線,誰家若是沒個別人家的臥底反倒是不正常了,另兩家自然要發動安插在大業司內的眼線去打探。

  就算沒這個原因,司南府和千流山之后也陸續暗中介入了聞氏,都在向聞氏了解情況。

  這可真是讓聞氏有點“受寵若驚”,感覺事情的背后似乎遠超聞氏的想象,而聞氏新家主聞馨的策略倒也簡單直白,如今的驚濤駭浪不是聞氏能承受的,還是那句話,要把聞氏給摘出去。

  聞氏繼續裝作什么都不知道,你們來問,我就老實告知真實情況。

  獲悉了庾慶來聞氏是在打探一個叫“石磯灣”的古地名,加之大業司又出手了,司南府和千流山立馬連毛都豎了起來,還能忍住不亮出爪子才怪了。

  三家的眼睛都齊刷刷盯向了石磯灣。

  恰好這時,千流山在大業司的內線傳來了打探到的消息,說庾慶三人曾化作苦力跟隨碧海船行的人進入過見元山古墓,千流山聞訊立刻派人去了見元山核查此事。

  古墓里的幸存者只有柳飄飄,首先找到的便是柳飄飄,問她在古墓里有沒有見過那三個苦力。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柳飄飄不得不承認自己見過,說就是那三個供出了秦訣是鑒元齋的人,只是沒想到地下那般驚變那三人居然還能活著。

  到了這個地步,她依然沒說出庾慶是探花郎,也不敢說了,否則必然要被追責為何隱瞞?

  也是因為這個,因為她正面過庾慶三人,接觸過三人,能認出三人,所以直接被千流山給要走了,目的是為了見到人時能核實出來。

  見元山自然要問,此去要多久,柳飄飄畢竟是見元山的大掌衛,掌管著見元山的防衛,他們這里也要好做安排。

  這種事情,千流山哪說得清楚,少則幾個月,多則幾年都是有可能的。

  千流山懶得啰嗦,你們見元山也不用掂量了,另選賢良,柳飄飄這個人,千流山直接調用了。

  偌大個千流山,想安排下一個柳飄飄太容易了,只會更好,所以你柳飄飄大可放心,只需好好辦事便成。

  柳飄飄自己做夢也想不到,本以為此生也就只能窩在見元山了,沒想到竟能進入妖界圣地。

  她是又驚又喜,喜的自然是能進入千流山,驚的是不知道庾慶他們在搞什么,不知道會不會連累她。

  這也是柳飄飄為何會出現在此的原因。

  大業司找探花郎,另兩家自然也要發動力量尋找,等他們的力量觸手都摸到了石磯灣時,庾慶三人早已經輕舟而過,穩當當躲在了這座山中,任由外界找翻了天。

  然而師兄弟三人還是小看了這三方勢力的恐怖,或者說對三方勢力的力量還沒有深刻的理解,他們那點手段搞錯了對象。

  以為躲躲藏藏不留下線索就找不到你們了?

  實力強大到一定的程度,某種情況下是不需要線索的。

  只要鎖定了目標區域,人家明里暗里的力量就像是一張篩子,像是一張細密的網,完全有能力將整個區域全部給過一遍,大不了多花點時間。

  找了這么多年的仙家洞府即將出現,三家發動的力量是很恐怖的。

  石磯灣找不到,那就擴大范圍,反復篩,反復過一遍,就不信挖不出你三個人。

  退一萬步說,除非你們三人永遠不要在這世上露面,否則必將追查到你們死為止,吃進去的也能讓你吐出來。

  也就在數天前,相關力量的觸手開始摸到了這一帶。

  司南府的人找到了山中的又馬鎮,找到了鎮中居民詳細了解情況,詢問有沒有發現任何可疑人員。

  山民發現有人乘坐木排從上游來的情況引起了司南府的注意,導致司南府立刻集中了一批人手暗中向這邊來排查。

  這也算是司南府倚仗了地利的優勢,此地畢竟是在錦國的地盤上,連地方官府都要配合他們。

  于此同時,妖界發動的“走山獸”和“巡天禽”也已經秘密搜查到了這個區域。

  首先搜查到和發現到師兄弟三人的正是妖界力量。

  師兄弟三人在山上晃悠,在山上修煉,以為可高枕無憂,殊不知都被看到了,甚至還被飛禽走獸抵近偵查了。

  如此力量的追查,就算他們躲在山洞里不露面,也是躲不過去的。

  與他們認知不匹配的財富,不屬于他們。

  就算現在拿到了,也未必能守得住。

  一方的力量撲來,另兩家立馬被驚動,于是就出現了眼前的一幕,就差直接開搶了。

  對庾慶來說,這已經是自己第二次被大規模圍捕了,第一次在京城之外未能逃掉,這次又落網了,他除了抬頭問候老天爺已經是無話可說。

  “何以確定就在這里?”

  蒙破不解問。

  事實上直到庾慶開口之前,司南府還不知道庾慶是在找小云間,因為到現在都不知道庾慶進過冠風揚古墓,阿節璋生前參與的類似事情比較多,是不好確定的。

  純粹是鯊魚聞到了血腥味,憑著本能沖了過來。

  庾慶一時間想不出別的理由來解釋,只能交代道:“我在冠風揚古墓里見到了云兮,是她告訴我的。她說小云間的出入口在群山中的最高峰上,具體在什么位置她也不清楚,她說那是她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降臨人間。

  她只記得山下有急流,乘木筏半個來時辰就看到了一座到處是山茶花的小鎮,又漂了小半天后,才在一個叫做‘石磯灣’的小鎮上岸了。再具體的她也記不清了,實在是時間太長了,她只記得是在濘州境內。我就是按照這個線索找的,起先以為在濘州,找來找去找不到,后來才發現‘石磯灣’已經在歲月長河中劃到了敖州境內。”

  這個他必須交代,不然一系列的問題他是沒辦法編圓的。

  人家能找到石磯灣來,他已經可以肯定,是聞氏那邊出賣了他,這讓他的心情很復雜。

  三方領頭聽的都很認真,生怕錯過每一個字的樣子。

  聽后,蒙破驚疑不定,“你進過冠風揚古墓?你什么時候進的?”

  “就上回,他假扮成碧海船行的苦力混進去的。”向蘭萱淡淡插了一嘴。

  蒙破越發吃驚,“那你是怎么逃出來的?”

  庾慶:“你們沒經歷當時地下的情況,天塌地陷的,沒人能有逃生的計劃,嚇都嚇死了,總之是見到洞就鉆,我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鉆出來的,反正跑出來后就跟著一群被驅離的賀客一起離開了。”

  這說法是當初和柳飄飄商量好的,一旦被發現還活著,肯定要有個說法,混在驅離的賀客中離開是最好的說辭。

  向蘭萱:“云兮為什么要告訴你小云間在哪?”

  庾慶兩手一攤,“我哪知道,我遇見了她也不認識她,她說自己是云兮,我就問她小云間在哪,然后她就告訴了我。說實話,我自己都不太相信,覺的來得太輕飄了,出來后完全是抱著試試看的目的。我架著木排在山腳漂流著試了下,果真是半個時辰后見到了一個小鎮,才感覺可能是真的。”

  天羽掃了眼四周,“這個地方,別說我妖族,你們大業司和司南府先輩中尋山踏浪之人肯定也來過,哪來的什么仙家洞府。”目光落在庾慶臉上,“真有入口的話,你們為何不進去?”

  庾慶嘆道:“云兮說了,洞府出入口不會輕易開啟,要每年第一個朔日的子時,站在這個山頂才能看到開啟的洞府入口。總之她是這樣說的,真假我也不清楚。”

  三方頭領現在大概明白了這三個家伙為什么要躲在這了,看樣子是在等明年的朔日來臨。

  南竹和牧傲鐵眼角余光碰了下,兩人知道老十五稍作了保留,有一個情況沒說出來,兩人記得云兮說過,要有月光才能看到洞府入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